白玉刻成的这个秋天
露水在清晨遐想一条涌动的河流
为谁缄默的黑夜
霜花碎裂
凌乱的赤裸的梦里
该用什么分辨季节

有某种延伸你无法拒绝
正如黄昏醉醒后迷离的漆黑
正如多年以前那一刹的眺望
多年以后回首的哀伤

无论如何
今夜你有着明亮
而我蜷缩墙角
无法预料你推门而入时
我该如何象一只狗一样的
仓皇

只是墓碑永远的沉默
只是鬓角逐渐苍老的陈说
料想远古寂寞的洪荒
你衣袂飘飞
却无处轮回

这个季节的声音
在你徘徊的小径流淌
而秋天独倚窗前的诗意
轻轻揉碎
再无从提起

累了么 一盏青春的灯火
今夜我用烟灰祭奠
盛宴后无处落脚的
伤悲

这个秋天绯红而冰冷
一如我假装的眺望和沉默

这个秋天沉重而飘忽
**在墙边
赶在黄昏凋落之前
学着临摹
一条没有标识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