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猫下班时间,我低着头踏入电梯,寻找着那双光可鉴人的皮鞋,每次,我都试着在皮鞋上找到自己的影子。每次看到那双鞋子,强烈的反射着电梯里的灯光,我都会把鞋子的主人和小杰联想在一起。 我顺路去了超市,买了一些日用品和一些猫粮,当我把钥匙插进锁里,打开门后,我就听见小杰已经在我脚边讨好的叫着,一边叫一边蹭我的脚。我关上门,把小杰抱起来,把脸埋进它的皮毛里,狠狠地闻了一下,小杰的身上有我想念的味道,想一种毒瘾。我把它放下,撕开猫粮的包装,这时的小杰已经是迫不及待,张望的抓着我手上的食物。我一边安抚地拍它的脑袋,一边向它的碗里倒猫粮。看着它狼吞虎咽的吃着,我也笑得开心。 小杰像是我的情人,我只想讨它高兴。 小杰吃饱以后,优雅的踱回卧室,开始梳理它一身雪白的毛,每一处都舔得湿湿的,舔完身上的毛就开始舔自己的爪子,用舔湿的爪子擦自己的脸。我晚上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它打理它的毛。它认真的样子让我想到皮鞋的主人是否和小杰一样小心翼翼的整理自己外表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他和小杰都有出众的外表。 下班回家,突然想走楼梯,爬楼梯时,一抹白色的影子突然从我身后窜到我前面,是小杰。 “小杰”我叫,它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迅速地跑掉了。在我房子以外的地方,小杰从不理会我。我回到家,小杰已经在家,它有来到我的脚轻蹭我的腿,用它粘腻醉人的嗓音催眠我,我拿出猫粮,倒给它吃。它吃完,骄傲的走回卧室,跳上床,开始舔它的毛,一点儿也不理会我的呼唤。我真是贱。我把正在舔毛推倒让它躺在床上,把脸埋进它的肚子。它挣脱站起来,走到床的另一端,继续它先前做的。 我走进电梯,电梯里只有那一双鞋,是我平时寻找的那双。我做晃右晃,想这次一定可以在鞋子上找到我的影子。绑在脑后的头发突然散开,披散开,几缕跑到颊边。是发夹松了,我没有去找发夹,就像从来不关我的事一样,我仍旧低着头。再说,我也拿不到它。这是个我们之间的无聊游戏,发夹出现在我眼前的大掌中,上面的水钻折射出刺目的光线。我翻了个白眼,无聊,心想。那束刺目的光惹恼了我,我决定把发夹抢回来,等到我认为皮鞋的主人放松了警惕时,我迅速的去抓发夹。只是,仍旧慢了一步。这时,电梯到了,我走出去,不忘记给他一个白眼,只记得他的那口整齐的白牙。 凌晨,世间的一切都在熟睡中,只除了……,那个正在拉开我被子,脱我睡衣的人。 “杰……”我迷迷糊糊的呢喃。 他的吻,想雨点一样洒落在我的脸我的身,我的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然后是小声的呜咽,我渴望着他。 “杰……杰……”我叫着他。 然后我被满足,亦或是他? 最后,他走了,我仍旧一个人睡,他从不留下,因为,我水单人床。 曾经好奇过他是怎么进我的房间?他没有钥匙,从阳台?那时唯一的可能,因为有小杰的关系我从来不关阳台的门好方便它进出。我对面的阳台倒是可以爬过来,可是对面一直没人住,要从那里过来……,是不可能的。我住十楼,我一直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我的房间的。呵,猫一样的男人。 黎明,小杰回来,它在床边叫,然后跳上床,用头蹭我的手。我摸它的头,它瞌睡了,我听见它打呼的声音。它最后走到我脚那头,团成一团,睡了。早晨,醒来,坐到镜子前面梳头,梳好后拿起梳妆台上的发夹夹好头发,然后我笑。 我回到家,小杰没有出来,大概在卧室睡觉。放下东西,轻手轻脚走到卧室。果然,它正团成一团,在床上睡得正甜。我突然把脸埋进它肚子的毛里,它只是懒懒地睁开眼,眯着看了我一眼,它开始打呼(熟睡的猫是不打呼的),然后雍懒的轻叫一声,那声音渗进我心里,感到无比满足,我闻着它身上的味道,觉得全身每个细胞都舒畅,我开心的笑。 记得我刚这样做时,它一下就跳了起来,瞪大了眼看我,像是从来没有睡着过一样。我喜欢把耳朵铁在它身上,听它打呼,我喜欢看它从睡梦中刚醒来是的雍懒的样子,喜欢听它的呼声伴着娇媚的叫声,喜欢它的毛贴着我的脸起伏是那柔和的触感。 小杰睡醒,伸了懒腰,走到客厅,在我的沙发上磨他的爪子,我放纵它,在它抓沙发时从不赶它。我宠它,顺着它,我是真的把它当成我的情人,我的伴侣。我常在它的耳边说:“没有你,我不会死,但会寂寞。”虽然它听不懂。 凌晨,是他活动的时间。我们之间的关系只限于凌晨。其他时间,他只是我的同事。 他第一次凌晨时出现在我房间,把我吓的半死,以为是入室抢劫劫财劫色。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在我耳边轻轻说些什么,因为睡得迷糊,因为他的吻,他的人。总是听不真切,只知道他是乎跟我要什么答案。被激情烧昏头的我总是回答“恩,好”。随即,就会跟他进入激情的天堂。我会听见他低沉的笑声,想一块磁石,最后,就是我甜蜜的梦乡。 小杰失踪了,我不知道它失踪的这几天我是怎么过的。每天下班,总要以最快的速度回家,我总希望可以在家找到小杰。也许猫就是这样绝情,失踪,是它惩罚我的方式,因为我在乎它,所以用它失踪来报复我,因为我给它洗澡,它厌恶洗澡,我知道,可我偏偏给它洗了。它走得毫不留恋,只剩下我。我想起我对它说的:“没有你我不会死,但是会寂寞。”是的,它走了,没有它的时候寂寞开始侵略我,像疯牛病的病毒,把我的心变成一个又一个的空洞。如果小杰要我后悔,那我已经在后悔了。我常常想,只要它肯回来,我就再也不会给它洗澡了。现在的我坐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郁闷得想哭。 凌晨的他也不再出现,不是他看上了另外的人,只是…… 我不想我们的关系有所改变,也许他想,所以他在公司时吻我。我想也没想就给了他一巴掌,并且狠狠地瞪他,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看我,然后他就再也不再凌晨时出现在我的房间。我后悔了,是的,非常后悔,我不知道最近生活怎么了,我尽做一些让自己后悔额的事。去他的小杰,去他的杰,如果不是你们我就不会坐在这里郁闷得发疯…… 我正想大叫时,我听到了猫的叫声,不是很大,可我听见了。我跑到阳台,我在对面的阳台上看见了小杰的影子,它的毛没有那么白,还有几块灰色的污垢,它显得那么狼狈。我突然想哭,也许,它离开我过得也并不好。 “小杰,小杰”我叫着。 我继续叫,但就是不过来,我只想抱它,所以,我反出我的阳台,沿着墙缘小心的爬过去,十楼的高度,足以让我粉身碎骨。 小杰还是对我保持那种防备的态度,我爬进阳台它有溜进了卧室。我追过去,在角落抓住它,狠狠抱在怀里,闻它身上我怀念的味道。这时有人推门进来,我楞住,原来这里有人住?而住在这里的人是…… “杰?” 我一下子被抱在怀里,有点窒息。 他终于放开我,我刚才只注意追小杰,现在才看清周围。原来,他一直住这里,我终于明白了他能到我房间的原因,原来,他住我对面。 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晚上都我说些什么。” 他抱我回他怀里:“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 我闭上眼回答:“恩,好。”我想都没想,答案就从我嘴里出来,这种对白已经重复很多次,根本就无须思考。 我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是,从他怀里挣拖,抬头看他,看见他那口整齐的白牙。突然心里平静了,又躺回他怀里。 呵,他身上有着和小杰一样的味道,然后我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