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湖南长沙,A国第81空降师驻地。
    男子,消瘦而黝黑的脸,沧桑中一丝淡淡的悲伤。
    然后是沉默,久久的沉默,仿佛时间因之而窒息。此刻,电视
机器前的观众,无论是处在灾难飓风中心的中国人还是趾高气扬的
征服者,都在作着种种猜测。因为,这副画面出现在中国战时最权
威的新闻频道。
    “大家好,首先做个自我介绍”男子终于打破了沉默,他的声
音极富磁性,幽雅而沉稳,显然受过良好的教育。
    “我,一个平凡的中国人,受过研究生教育,战前从事法律工
作。和大多数我这个年龄的人一样,没想过会握起枪秆子。战争,
于我们这代人只是个遥远的梦,一丝隐约的斑点,它只在很远很远
的未来伸出一根手指而已。
    无数悠闲的黄昏,恬静的午后。生活,有时激烈,有时缓慢。
在每个人或长或短的一生中,酸甜苦辣之味,都将尝尽。可是,A
国人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切。看看我身后这冒着浓烟的废墟吧!36小
时前,她还是一座鲜活的城市。如今,剩下的只有尸体和鲜血。是
巡航导弹,激光制导炸弹,集束炸弹和战术核弹毁灭了她。
    在这里,我要善意的提醒各位尊贵的先生:你们已经踏入了死亡
的陷阱!这,是一片被诅咒的神秘土地。任何对她的亵渎和染指,都
会遭到残酷而彻底的报复!正如斯巴达人说的:一座以人墙代替砖墙的
城市就上一座巩固设防的城市!中国人历来是以鲜血和尸骨来捍卫母亲
的尊严,入侵者唯一的宿命,便是在这尸山血海中窒息,灭亡。
    此时此刻,遥远的大洋彼岸,你们的同胞想必沐着春日的阳光,
享受你们的上帝赐予的幸福吧?但,A国人不是世界历史的导演,更不
是中国人的上帝!我操你妈的上帝,用你们的话说叫作FUCK YOUR FAT
-HER吧。
    既然往日的宁谧一去不返,大约沉睡的雄师亦该醒悟。我们要,杀
死你们的上帝,捻碎你们的野心和霸权。那时,才会有真正的和平。惩
罚已经开始,最后一次告戒所有入侵者: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如果你们自认为是上帝的十字军,那么,我,就是你们的撒旦。现
在,你们面临着最严酷的审判:杀人者,死!
    再祝我伟大的祖国母亲万岁。 再会!”
   
    发言者的画面嘎然而止,一名身穿迷彩服,手持话筒的男子出现在
屏幕的最中央。
    “他曾经是一名出色的律师;一名陆军预备役上尉;一名率领部队
在两个月前的长沙阻击战中顽强战斗到最后一刻,歼灭入侵者数百人的
优秀指挥官。如今,他拿起狙击步枪,出没在敌人的心脏。他单枪匹马
给予入侵者最严厉的报复。历史的法则,黑暗与邪恶终将被驱散。当他
的子弹一次又一次射向罪大恶极的魔头,枪火点燃的是整个世界,整个
宇宙的光明。在伟大的抗击侵略的战火中,这样的英雄还有许多。
    众志成城,坚韧不屈!坚信我们会又一次将入侵者毁灭!
    新华社记者杨飞,湖南前线报导...“

    信号中断,屏幕一片雪花。
    A国第81空降师师长斯密斯少将面无表情的盯着空白的屏幕,感到十
分沮丧。正如他所说的,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无影无踪的魔鬼。短短两个月
不到,仅81师就有18名少尉以上军官被狙杀。至于前沿战场机场的被破坏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是他干的。但斯密斯将军依然坚决认为是他的杰作。
A国军队所向披靡,有形的钢铁炸药和无形的电子武器令中国人无力招架。
可是,面对这样近乎原始的独狼战术,武装到牙齿的联军也毫无办法。
    81师的军官们已经快崩溃了。悲观,绝望的情绪笼罩着各级指挥员。
    必须尽快解决了他,否则,81师将不战自乱。斯密斯想。
   
                   一  浴火的南方
                        
                           1
  
    炮火再度来袭,刹时间地动山摇,原本光突突的山上,几棵长命的
老树终于被抛向天空,继而被撕得粉碎。一轮炮击之后,陷入了沉寂。
整座山仿佛死去,除了隆隆燃烧的火焰和遮天蔽日的硝烟之外,空无一
物。整个山体,已经被烧成焦黑。
    半山腰的地下,陈染拿着望远镜站在了望口前观察着对面的敌人阵
地。三轮炮击之后,对方的地面部队才慢吞吞的向前推进,那缩手缩脚的
样子既滑稽又龊劣。MIA2主战坦克极富未来感的金属驱壳在午后的阳光下
闪闪发光,炮塔贼眉贼眼地左右旋转着;每辆坦克间隔大约400米,中间是
一辆布雷德里步兵战车;山脊那边升起的硝烟中,冒出几只黑色的秃鹫----
阿帕奇武装直升机。
    这就是所谓的空地机步一体化的立体攻击方案,陈染想:A国鬼子就
他妈爱排场,要是他们的步兵敢摆脱坦克和直升机的保护摆开阵势,老
子早叫他们的机步一体化变成机步遗体化。
    “他们的三板斧抡完了,现在该轮到我们了。呼叫重炮群火力支援,
把他们的MIA2给我揍成废铁!”陈染回头对身后的士兵说。
    中国的炮火比之A军,有过之而无不及。打击范围内的空气都被烧了
一遍,隆隆的怒火似要把入侵者撕得粉碎。
    然而,隐蔽阵地上的155榴弹炮群的轰击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除了
先头的5辆M1A2和3辆步兵战车被击毁外,并未对A军地面部队主力造成毁
灭性的破坏。反而暴露了155炮群的位置,引来前沿的A军A-10攻击机的袭
击,好在事先隐秘的集团军空军歼-8截击机群及时升空。双方在炮兵阵地
上空遭遇,比之受命保卫地面攻击力量的歼-8,A-10攻击机的空战性能明
显差了一档。象征性的A军护航战斗机也面临着严重的数量劣势,几乎全军
覆灭。
    浓烟尚未散去,A军第二地面攻击群便出现在刚刚吞噬了同伴的土地。
恃无忌弹,仿佛刚才的一幕不是发生在他们身上,似乎他们自己才是凯旋
者。这次的坦克编队更加密集,和混杂其间的步兵战车起头并进,犹如一
队野蛮,凶残的钢铁巨兽。
    看来敌人这次是势在必得,陈染想。
   “再召炮火支援,炸死这些不知死活的秃崽子!”
   “连长,炮兵阵地正在转移,暂时无法提供支援...”士兵沮丧地说。
   “他妈的,老子自己来解决!命令8哨位、17哨位、16哨位和21号哨位准
备接敌!反坦克手前出60米,进入临时散兵壕。3班带机枪和迫击炮转移至25
,26号哨位,等老子把鬼子步兵引上来,就做掉他们!”陈染说。
   “催魏,杨剑你们两携带单兵防空导弹,上到31号哨位。鬼子的小鸟就交
给你们了。是炒是炖,就看你们的了。”
   “是,放心吧。连长,管保叫A国人从此阳痿。”
    看得出实际的情形并没有他们说的那么简单。一具防空导弹发射器对5架
武装齐全的阿帕奇可不是拧小鸟脖子。事实上,他们面对的是和拔虎牙的反坦
克手一样危险的任务--扭掉翼龙的脖子。
    “连长,团部指示,要我们放弃阵地北撤到561号阵地3连的防区。”通信
兵说道。
    “妈的,便宜狗日的了。1班殿后,沿1号线路撤退,注意防空...”正说着,
一阵密集的炮火在山后原定的撤退线路上。“狗娘养的,一个连犯得着大动干戈
,用这样密集的炮火阻拦吗?”陈染骂道。
    “这回估计咱都得玩儿完。”士兵沮丧的说。
    “你怕了吗?”陈染铁青着脸,他不能容忍自己手下有熊兵。
    “不怕!毛主席不是说过什么重于太山,轻于鸿毛的吗?老子死了是英雄,
他们死了,是个鸟。”
    “恩,不错。象个兵。你家是哪里的?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士兵沉默了一阵:“福建的...妈妈战争初期就转移去了内地,有个姐姐...”
士兵说着哽咽起来,“在A军第一次轰炸中就被...”
    “别哭啦,瞧你那熊样!哭有个屁用,有仇找鬼子报去。”陈染喝道。
    此刻,反坦克兵们躲在前沿的临时散兵壕里。敌人的坦克已经进抵到离他们
不足1公里的地段。阵地前沿是一片开阔的地面,大约有2公里左右,这对于敌机械
化步兵的运动非常有利。
    轰隆隆,打头的几辆坦克主炮打出一连串高爆弹。猛烈的爆炸将前沿掀了起来,
倒霉的反坦克手们藏身的战壕正好处在炮火试探的中心。短短的几十秒内,陈染损失
了连属的反坦克力量......

                              2
    陆军上尉余思哲呆呆地坐在装甲车里,午后的阳光渐渐被一团乌云隐去,天空顿
时暗了下来。他刚刚接到团部的命令,原本要增援710团2连的711团2连转向710团3连
驻防的561号阵地。因为,710团2连已经不存在了。这也不难想象,一支轻装步兵连队
如何能抵御对方强大的地空立体攻势呢?增援,实在亦是无奈之举,事实上并不能改
变他们的命运,甚至将增援部队也赔个精光。这是一场非对称的战争,一边是屠刀高
举的恶魔,一边是几乎赤手空拳的守护者。
    前面出现一座山梁,翻过它,就是561号阵地。漫过南部这道环形的屏壮丘陵,便
是战役要保卫的终极目标--长沙。自古以来,这是一座引爆战火的城市。沟通南北,交
流东西的独特地理位置和中南地区首屈一指的经济文化地位,使其在这场战争中成为侵
略者和守护者争夺的焦点。
    从大陆的战火点燃以来,中国空军精锐的SU-27、SU-31和大部分歼-8E歼击机消身匿
迹,另A国情报部门头昏脑涨。毫无疑问,解放军肯定有一支为数不少的主战战斗机部队
隐藏在附近的某个角落;更仍A国人头痛的是解放军主战坦克集群的位置和规模一直是个
谜。对于A军地面部队指挥官来说,如果中国人大量装备了传说中的俄罗斯T-100主战坦克
那么,对方的装甲部队将是一支可怕的力量。
    另一方面,对于解放军前线指挥员来说,一旦迫不得已,使空军主力机群和数量有限
的T--90坦克与A国主力F-22,M1A2发生决战的话。那么策划中的长沙阻击战极有可能变成
对方机械化步兵和空中力量对解放军地面部队的屠杀。所以,从A军出现在大陆海岸线时,
解放军空军就受命保护地面攻击力量,尽量避免与A国F-22主力机群发生大规模空中决战;
而部署在南方战区的3000多辆主战坦克则基本上被作为战略反击力量使用。于是,解放军
指挥员的无奈之举,反而使A国人陷入了迷茫。
    乌云已经过去,陆军上尉余思哲懒懒地望着窗为渐渐明朗起来的大地。一片阴影最终
难以遮掩光明,从中似乎寓意了这场战争的结局。711团风尘仆仆,刚刚从东部战场返回,
脱离与A军的接触尚不足一周。余思哲指挥的连队原属于预备役122师524团,在掩护撤退
的沪西阻击战中122师建制完全被打散,余的部队被编入擅长战术阻击的141师711团。
    远远看见561号阵地前沿来回穿梭的工程车和忙着部雷、修筑工事的工兵。561前方的
山梁背后升起一片浓烟,渐渐淡去。枪声已经宁熄,711团2连?余思哲记得那个叫陈染的
大兵,粗野,干练,勇敢,机智---那可真是块打仗的料。他总是能绝处逢生,在最不可能
中抓住战机,将敌人一通狠揍。余思哲记得他,是因为在沪西阻击战役结束后,作为师后卫
部队的3个连被A国和E国地面部队团团围住。当时,都是抱了必死的决心。田忌赛马,余思
哲那时想,3个预备役连队阻击近两个团的A,E机械化部队,而且要迟滞敌人至少6个小时。
最要命的是在一片足有两公里宽的开阔长江上,长江三角洲,一马平川。
    后来,他们死守了6个半小时,在155自动榴弹炮的支援下,成功脱离了战场。
    余思哲蓦然想起陈染对自己说过,他是长沙人。隐约记得当时聊了几句,至于具体聊了
什么,已经忘记了。
    哎,战争叫人健忘。余思哲想。其实这也难怪,战火中的每一天都象一生那么长。当夜
色来临,如果没有战斗的话,你便会庆幸又多活了一日,此时,你会睡得香甜,仿佛这场战
争只是个可怕的噩梦,醒来时,依旧是风淡星隐。可是,当你睁开眼,有时是黎明的光芒提
醒你又一次人生已经开始。有时则是漫天的流弹,它们象流星一样坠向大地,它们告诉你死
神期盼已久,它在死亡的宫殿里欢迎你的前往。
    每一座城市,都是一座岛。对于许多远离战火的人来说,长沙,无非是地图上一个不甚
起眼的小点;无非是已经或正要迎击侵略者的数以百计的南方城市中的一个;长沙,从前是
今后仍将是许多人足迹踏过的一抹淡淡典雅。可是,外围的战斗打响的那一刻起,没有知道
会有多少人的生命之船会在这座岛前触礁,沉没。
    当战火来临时,我们卒不及防,来不及想它对我们究竟以为着什么。余思哲的意识中依
然清晰的保留着那一片通红的火焰。集束炸弹坠落在上海曾经繁华的街上,一枚导弹击中东
方明珠,零落的碎片纷纷向地面坠落,如樱花,似流星,一片片死亡之帷幕。余思哲忘了此
前他做了什么,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便已经成为一名善战的老兵了。在这样铁流浇灌的大地
上,作为步兵,只要能活着看到第二天的日出,就算是个合格的老兵了。中国人是,A国人
和E国人,D国人也是!
    没想到陈染会到在自己的家门口,余思哲不禁在内心深处为他燃起一丝悲哀。可是,既
然豺狼已经踏上了祖国神圣的大地;既然所有中国人的家园都在风暴中摇摇欲坠;既然抓起
了枪秆子,血洒疆场便是迟早的事了
    左侧山脊后面升起一阵发射火炮的沸腾,杂乱无章,榴弹炮,迫击炮,中间还夹杂着火
箭炮尖锐的嘶鸣。大约前沿的连队将各自的火炮凑在一起,临时建立了一个炮兵基地吧。此
刻,看着一排排炮弹拽着空气的哭泣砸向刚才2连的阵地,余思哲想象刚刚占领阵地还来不及
喘口气的A军地面部队被撕得粉碎。但这种快感并未持续多久,因为,对方更强大的炮火打击
很快就会落到刚才喷出复仇火焰的阵地上。
    余思哲想,其实,自己并不喜欢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