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21

蓝岭号

 里斯双手抱拳支着下巴,爬在指挥台前,两眼紧盯着作战显示屏,与其说他在随时掌握各舰的战位,不如说他心有他婺,他的面前仿佛摆着一个无形的棋盘,他正在与一个看不清的对手对弈,这每一招每一步里都玄机重重、杀机密布,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下一步…”,他环视着手中的棋子,他在思考,该走那一步棋,该出那一招。这本应是一局实力悬殊的棋,他曾经相信他可以轻松的几步就置对手于死地,但令他难以置信的是,对手远比他想象的难以对付,他用有限的子力与他周旋,他巧妙的化解着他一次次致命的攻击,他走的每一步应招都让他感到别扭,让他不知从何处下手。
 “难道它真的能从第七舰队的眼皮底下溜走吗?”里斯摇了摇头,“不可能!”,他很自信他的判断,这种自信是建立在他36年的海上经验基础上,建立在第七舰队强大的技术实力基础上,特别是后者,他从来没有怀疑过。
 在海军里,里斯属于坚定的技术至上派,他坚信,技术是战争胜负决定性因素,特别是在现代化作战条件下,强大的武器技术、完善的信息控制、可靠的后勤保障是迅速赢得战争优势的基础。1983年,美国实施了援助格林纳达的“暴怒计划”,里斯作为“独立号”航母的一名间见习军官,亲身经历了那次仅仅持续了一周的战斗。10月21日,由“独立”号航母编队和“关岛”号两栖攻击舰编队隐蔽驶抵格岛海域,迅速在该岛周围50海里范围内建立海、空封锁区,25日拂晓,美军在格岛东北部和西南部同时发起突袭。在东北部,以“关岛”号为首的两栖攻击舰编队所载海军陆战队,搭乘直升机和登陆艇上陆,仅2小时便控制珍珠机场,随后占领其南面的格伦维尔兵营,并派出部分兵力沿格岛北岸绕至西岸的大马尔湾登陆,配合空降小分队营救被软禁的英总督保罗·斯库恩。在西南部,“独立”号航母出动A-6、A-7攻击机对萨林斯角机场实施火力压制,特种部队和驻本土及巴巴多斯的第82空降师各2个营先后由大型运输机运往机场上空伞降和机降,控制机场后分兵两路向圣乔治推进。其间,攻击机以猛烈的轰炸和扫射配合地面部队行动,26日,美军攻占格军要塞弗雷德里克堡,27日攻占军事要地里奇蒙山监狱。至28日下午,南、北两路美军经激烈巷战占领圣乔治城,战斗结束。
 作为生平参加的第一次实战,虽然与以后他陆续参加的海湾战争、打击伊拉克战争等相比,在规模上、激烈程度上都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却是他第一次切身感受到技术优势的巨大力量,战斗开始后,在独立号上,看着冲天而起的战斧导弹,看着一架架满载各种型号导弹、火箭的舰载攻击机,看着一辆辆坦克、装甲车…,他兴奋极了,他爱这些混杂着机油味和火药味的钢铁,正是这些冷酷无情的家伙让格林纳达军和古巴军尝尽了苦头,也使他们能以微乎其微的伤亡,迅速赢得胜利。以后的一次次战争反复的证明了一切,科索沃、阿富汗、科威特、伊拉克….他感觉他们好像是一个魔术师,在一个个目瞪口呆的观众面前展示着高技术战争的魅力,那些观众们羡慕、嫉妒、赞叹、臣服,他们也亦步亦趋的模仿,但不幸的是,他们永远都学不会,那只属于美国。
 当然,一把锋利的剑只有在一名好的剑客手中才能成为最为致命的武器,虽然里斯对剑的欣赏远远超过对剑士的欣赏,但实际上在剑士的培养上他比谁都重视,他可以自豪的说,第七舰队每个岗位上都有全海军最优秀的士兵,恐怕没有人敢出来反驳他,而实际上,他本人就是海军最优秀的舰队指挥官,一个无敌的剑士。可今天,这名剑士却遇到了对手。
 里斯重新从头检讨了一下他的整个指挥过程和战术运用,希望能找出能够让中国潜艇逃出这片封锁区的漏洞,但他找不着,他认为自己的布阵没有漏洞,中国潜艇不可能从他眼皮底下溜走。那么,那艘该死的潜艇会在哪里呢?在600米、900米的深度上他们曾经连续两次探测到那艘潜艇,他判断这两次都是那艘潜艇正开机移动,之后它就消失了,对此,最为合理的解释就是那艘潜艇深潜停机,首先保证不被探测到,避免受到鱼雷攻击,而后企图被动躲避深水炸弹攻击。这招很合理,但也很冒险,谁能说定下一刻深水炸弹不恰好撞上你呢?但是,单凭深水炸弹攻击这种二战就有的老式攻击方式,盲目性太大,而自己的优势在精确打击武器,并须把它引上来,让它动起来,让精确武器对付它。
 “给它开个口子!”
 “长官?什么?开口子?”
 “对!开口子!!”
 

威海号
 
 深水炸弹的爆炸声渐渐稀落了下来,好像一场急雨渐过,最后,停了下来。
 哈里米依然被笼罩在深水炸弹恐怖的影子中,“这该死的铁棺材…该死的…”,他的嘴唇哆嗦着,反反复复喃喃自语,以至于对周围突如其来的寂静一时毫无感知,当他猛然清醒过来之后,简直就要为又一次挣脱死神的魔爪而欢呼起来。不过他的情绪却丝毫没有感染指挥舱中的中国人,他们的脸上,依然是阴云密布。
 “艇长,深水炸弹停止攻击了!敌舰队队形在变!”,刘伟仔细辩别着耳机中的声音,语气中带着些不自信,显然,水面上舰艇的运动让他感到迷惑不解,突然,他握紧了耳机:“艇长,左22度,出现探测盲区!”
 鲁卓成迅速看了一眼海图,他不解的揪着下巴:“怎么回事?难道美国人放弃了!”,就在刚才,美国人已经牢牢的把他们压在了海底,现在他们想干什么? 为什么突然改变队形?
 “艇长!我们躲过去了!”刘伟轻轻出了一口气,鲁卓成默默点了点头,他不怀疑094可靠的隐身性,但他也不会轻视美国舰队的反潜能力:“但愿如此!”
  “嘭嘭…”,几声撕心裂肺的金属声从威海号艇身上方传来,又有一处部位在塌缩。
 “艇长,我们恐怕要撑不住了!”,大个子焦急地盯着压力表,“艇长…”
 此时,鲁卓成的心里其实更为焦急,他何尝不想早点离开这地狱式的深海,但是他在犹豫,因为他还猜不透美国人到底在想什么、在干什么。
 “艇长,左22度,敌撤走航空声纳浮标,两艘水面舰离开!”,刘伟提高了声音,提醒着有点走神的鲁卓成。
 这个突然洞开的探测盲区正是鲁卓成走神的地方。美国人会那么慷慨吗?鲁卓成自问着,一种感觉越来越清晰:“这是个饵!”,但这却是一个十分诱人的饵,海图上,这个开口的方向恰好对向那片深海谷地,并且只有8海里,如果能够从这个口子突过去,钻入深海谷地,那么美国舰队再想轻易的围住“威海号”,就不那么容易了。“咯吱咯吱….”,威海号钢结构变形的声音不断传来,鲁卓成没有再犹豫下去,就算这真的是个饵,这也是一个存在机会的,值得去冒险的饵:“开机上浮!”他轻声命令着。
 个子麻利的拉下排水阀,威海号轻轻呻吟了一声,开始上浮……
 
 
蓝岭号
 
 “突击者号报告、突击者号报告…”扬声器中一阵兴奋的呼叫将里斯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发现目标!发现目标!”,仿佛是久旱逢甘霖,里斯几乎跳了起来,旁边的值班长也直奔过来,目光里带着歉意:“天呐,它真的还在这里!”
 突击者号的探测信号传过来了,一个绿色圆点忽隐忽现的闪烁着,测绘雷达正在迅速测绘目标,不一会儿,094外形显现在屏幕上,“就是它,目标方位,32-67,深度450米,速度15节,正在加速!”值班长大声判读着显示屏上的参数,面带倾佩的向里斯报告着:“天呐,它真的朝我们开口的方向运动!”
 “它受不了了!”里斯淡淡地说,语气里满带着踌躇,他用一个逼真的假动作,诱使对手伸出了拳头,暴露出了防守的空当,这恰恰就是打击对手的最好时机,接下去,他会一鼓作气,以一阵暴风雨般的组合拳彻底摧垮对手。“命令,集中火力,攻击!”
 
威海号
 在密集的弹雨中,威海号象暴风中的一支风筝,承受着疯狂的肆虐,随时都会被撕得粉碎。
 毫无疑问,美国人已经发现了威海号,现在,速度和机动是威海号冲破封锁的唯一手段。鲁卓成紧紧抓住潜望镜旁的扶手,努力控制着身子,同时,也极力使自己保持镇静,因为他知道,在这种危机关头,作为一艇之长,如果自己失去镇定,那么肯定会给全艇带来混乱。他推出潜望镜,迅速向四周观察着导弹和鱼雷来袭的方向,判断着水面美国舰艇的攻击队形。
 “前车进二,右5度,速度20节….双车停,左10度,前车进一,加速5节…”威海号努力的做着规避动作。鲁卓成锁紧眉头,他知道威海号现在已经完全暴露在美国人的监控系统中,潜艇的最大优势在于隐蔽,一旦暴露不但丧尽优势,而且就会完全成为别人的活靶子,何况上面是整整一个舰队。
 “鱼雷!”此时,刘伟的叫声已经变的声嘶力竭。
 “位置!”鲁卓成暗暗骂着,目光迅速向作战显示仪投去,突然一阵电火花嘭嘭炸响,液晶显示屏上一片黑暗,“艇长,电路短路!”刘伟顾不上什么了,他紧捂耳机,“妈的!”,他不由骂了一声,耳机里混进了各种杂音,导弹、鱼雷和深水炸弹的入水声,爆炸声,他觉得耳朵就要被震裂。
 “位置!”鲁卓成吼了起来,他紧抓潜望镜手柄,眼睛紧贴目镜,迅速作了一个180度的扫视:“位置,它从哪里过来!”
 “快,快,来吧来吧!”,刘伟咬着牙关,诅咒着,对于声音,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厌恶,“出来吧!…”,汗水已经流了满脸,他眯起被汗水刺的生疼的眼睛,从各种杂音中努力分辨着鱼雷的啸叫声,“来吧…来吧…找到它了!”他几乎欢呼起来:“右舷,两枚,速度40节,距离500米!”
 几乎在同时,鲁卓成已经把潜望镜对准了鱼雷即将出现的位置,“右舷扰流弹,4发发射!”
 刘伟跳起来,使劲按下扰流弹发射按钮,但却没有任何反应,他又按了一下,发射指示灯依然不亮,他几乎咒骂着一拳砸在发射按钮上。
 鲁卓成心中一凉,潜望镜中,那幽暗的海水深处,正有一个鬼魅狞笑着向他们扑来…
 

蓝岭号

 “长官!声纳信号很清楚,他们跑不了了!”此时值班长的脸兴奋得有点发红,当然也许还夹带着点不好意思。
 “是的,他们跑不了的!”,两枚鱼雷有一枚丢失目标,一枚爆炸,从反馈的情况看,这枚鱼雷至少是炸伤了目标,在被动侦测声纳中,能听到清晰的艇体破裂声,虽然可能不致命,但它肯定是伤痕累累了,最主要的是,那艘中国潜艇已经是笼中之兔,他的命运只能是任人宰割。
 “不能再让它逃了!”里斯深深地坐进指挥圈椅里,直到此时,他才感到轻松了下来,值班长会意地点了点头,目标尽在掌握中,现在一切事情变得简单了,他只要再下一次鱼雷攻击命令,那艘中国潜艇就会化为齑粉了。“给我接五角大楼…”里斯接过勤务员送过来的一杯咖啡,这时他才意识到有点渴,一仰头喝了个精光,不知怎的,他不由有些惆怅起来,他的目标就要达到了,可是从心里说,他还真想与这个聪明的水下对手继续较量下去,可是马上他们就要完了,就要葬身茫茫的海底,他甚至都没有与对手打个照面,他摘下军帽,心情复杂的等着值班长下达攻击命令。
 “老鹰1号锁定目标…请求攻击”
 “老鹰2号锁定目标…”
 两架反潜鱼雷攻击直升机飞行员的呼叫清晰异常。里斯眯起眼向外眺望,仿佛能看到四枚鱼雷闪烁着着寒光。
 值班长向里斯点了点头,“老鹰1号、老鹰2号,开始…..”
 “空中目标!!!”突然,一声惊叫打断了值班长的命令,“我们遭到雷达照射”,雷达员话音未落,指挥室中已经响满了危险警报凄厉的嘶叫声。里斯推开勤务员递过的咖啡杯,他匆匆指了一下值班长,“舰队戒备,目标方位?”
 “空中目标!舰队戒备!”值班长扔下对空通话器,对着舰队送话器大声命令着。
 “什么目标,他在哪里?”雷达员用汗淋淋的手指了指屏幕上一个时隐时现的小亮点,“低空目标,好像是战斗机,左舷50公里…”话没有说完,他面前的告警灯亮了起来,“我们被雷达探测!!!”
 “50公里!”里斯骂了一句,一切来得太突然了,里思甚至还有点回不过神来,如果现在有一枚导弹飞来,那么50公里只用眨眼的一瞬,“不会是中国人的飞机吧?难道他们已经发现了我们在干什么?”,他扔下手中的咖啡杯,大声下着命令:“舰队防空!舰队防空!”
 两架攻击直升机由于突然失去探测数据链,只得仓促丢下鱼雷,紧急跃升,海面上,第七舰队已经迅速行动起来了,8艘驱逐舰、护卫舰将蓝岭号指挥舰和小鹰号航母紧紧围在中间,“滕腾腾腾”,几十枚锡箔干扰弹在半空中爆炸,像是漫天的礼花。
 “怎么回事?我们的执勤护航战斗机干什么去了?怎么会让他们冲入舰队防御圈?”里斯冲着小鹰号舰长咆哮着,话筒的另一边小鹰号航空母舰舰长的回答有点沮丧,“他们全都在执行反潜警戒任务,返回需要5分钟”
 5分钟,如果这是一场战斗,那么5分钟战斗早就应经结束了。“长官,甲板上现在有两架待命机,他们可以马上起飞!”
 “还等什么!叫他们马上起飞,拦住那个家伙!”里斯没有好气的命令着,这边,值班长向他报告:“长官,潜艇目标消失!”,里斯懊恼地扔下通话器,他恨死了这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飞机,他真想一巴掌把它揍下来,而后狠狠的踏上一脚。“各舰防空火力搜寻目标,把它给我打下来!”,他一把推开勤务兵递过来的防弹背心和头盔,透过舷窗望出去,小鹰号上的一架FA35在引导员的指挥下被弹射器狠狠弹了出去,在离舰的一瞬间,它向下猛地一沉,似乎要落到海里去了,而后又慢慢的爬升、爬升,终于刺向了天空。
 
红箭

 “快…快…”,荆诚攥紧了拳头,心里默默地念着,“洞幺,怎么样?”,郑威急促地催促着,“我要拉杆了!”。
 “再等一等!”荆诚觉得手心在一阵阵的出汗,对海底扫描屏幕上,扫描线在迅速的扫描着,一大片光斑已经占据了屏幕中心,显然,那是第七舰队,光斑越来越大,荆诚的心跳越来越快,他仿佛已经感觉到歼侦10BE已经落入了第七舰队的罗网中。“快…快…”,荆诚恨不得自己变成那个搜索吊舱,马上把水下的目标找出来,突然,一道红光刺入他的眼中,几乎在同时,耳机中传来郑威的叫声:“我们被锁定,我们被锁定!我要下降了,我要下降了!”。
 “不,再等一下!”,被锁定意味着危险会随时而致,但荆诚不死心,他不想就这么无功而返,冥冥中有一种力量让他坚持下去。
 “它出现了!”,对潜搜索仪突然一闪,发现目标指示灯开始不停的闪动,荆诚的心抑制不住得狂跳起来,海底目标!很清晰,他用颤抖的手按下测绘分析仪,几乎在同时,机舱内的危险警告灯闪烁了起来,
 “导弹!”,郑威惊叫了一声,几乎在那一瞬间,他迅速的侧压杆,蹬舵,歼侦10BE一侧机翼,横着向海面平抛出去。
 巨大的过载像一座大山一样刹那间压向荆诚,他只觉得眼前一阵模糊,他努力低下沉重的头颅,机载计算机正根据探测参数,绘制着水下目标轮廓图,虽然身体反映变得越来越迟钝,但荆诚心里十分清醒,“快,快…”,他嘴里默默地念着。
 一连两道红光从歼侦10BE机腹一侧一闪而过,躲过了导弹袭击,歼侦10BE紧贴海面迅速改平,逃脱了过载,荆诚长出一口气,他紧张的瞄了瞄警戒雷达,危险远没有解除。
 “它们转向了,”荆诚迅速转过头,向后搜索着,不远处,两个亮点转了一个大弯后,拖着火舌直冲过来。“洞两,2点钟方向!”
 “妈的!”,郑威嘴里咒骂着,眼看导弹就到眼前了,歼侦10BE突然猛地一抬机头,几乎笔直的冲向高空,“轰…轰…”,扑空的导弹钻入海中,巨大的爆炸激起两条水柱,追着歼侦10BE冲向空中。
 “威海号,是威海号!”,在急速飞驰的战机中,荆诚兴奋地狂呼着,在闪烁的潜艇轮廓边,机载计算机已经算给出了参数计算答案:中国.094级…
 “洞幺,看下面!”,第七舰队在歼侦10BE机身下倏忽而过,但荆诚还是看清楚了,许多舰艇后面还拖着反潜声纳浮标,几架反潜直升机在歼侦10BE前方,象小鸡逃避空中的老鹰一样四散而去…
 “下面是威海号…天哪,他们要干什么!”
 他们要干什么?荆诚喜悦的心一下变得冰凉,快,向泰山报告,就在他按下密码通话器按钮的同时,机舱中告警灯又发出凄厉的闪光。
 “我们被锁定,它在哪里?”郑威紧张地向四周寻找。
 耳机中是嗤啦嗤啦的噪音,荆诚又按了一下通讯按钮,噪音仍然没有消失,而面前的搜索雷达屏幕已经被一片电子雪花覆盖了:“电子干扰!妈的” 他暗暗地骂着,警报信号的嘟嘟声越来越急促,他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他扳开护目镜,用手擦了擦透过吸汗衬帽流下来的汗水,穿过云层的太阳放射出的暖光在后视镜里闪耀了一下,刺得他的眼睛生疼。
 “天哪!洞幺!拉起来!”,突然,一股冷气从他的眼睛直刺入心里,就在他扳开护目镜,视线扫过后视镜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从太阳的暖光里,喷吐出一条火舌。“拉起来!”
 歼侦10BE几乎是呻吟着向上冲起,巨大的过载让机身剧烈的抖动着,荆诚感到机体就要解体了。那条火舌从歼侦10BE下方掠过,由于突然失去目标,它盲目的打了几个旋,凌空爆炸了。
 “10点钟!”,在同时郑威也看到了,一架FA35从太阳方向冲破云层,紧紧咬住歼侦10BE。
 
 
 威海号
 
 上面发生了什么?所有的人,包括鲁卓成在内,心里都不住地问着。
 “上面…上面…很乱”,刘伟小声地报告着声纳探测情况,他无法准确描述他听到的情况,“是的,很乱!”,他摇了摇头。
 “很乱?”,鲁卓成也摇了摇头,他的心仿佛依然停留在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刻:所有的人几乎都绝望了,虽然鲁卓成仍然操控着潜艇拼命做着规避,但是他心里清楚,一切都是徒劳,第七舰队反映非常迅速,没等威海号冲到缺口处,就已经重新完成了合围,威海号在瞬间便成了一个靶子,它只能等待第七舰队的裁决。在那一刻,他几乎不敢去看周围同志们的眼睛,他觉得是自己的决策错误,是自己没有尽到一个艇长的责任,没有兑现自己要把威海号带回去的诺言。
 “艇长”,鲁卓成转过头,刘伟眼光闪烁着,努力撑直身子,“领…着我们…唱…唱支歌吧!”
 鲁卓成看了看他的士兵们,大家的眼里没有泪水、没有死亡将至的阴霾,那些目光是那么的清澈、柔和,一股暖流涌上了鲁卓成的心头,他的嘴微微翕动着,狭小的指挥舱内,轻轻飘起了歌声:
 千里风云,
 万里浪,
 战士驰骋祖国海疆,
 ….
 那一时刻,恐怖突然蔓延在艇上的几个不速之客中,泰伦奴的眼睛发红了,周围游动着死亡的阴影,不!他不相信死亡的来临,但中国人低沉的歌声让他心烦意乱,此时,哈里米和马佐尼已经开始小声地祷告了。“怎么样?”,当碧姬转过噙满泪水的脸,泰伦奴知道没有希望了,电脑屏幕上,还有最后两个数字在飞快地变化着,17位的密码号,还剩下两位,难道这是主的意志,难道主竟不给他们最后的时间?
 但转机不知不觉就来了。“艇长!”,刘伟的歌声突然小下去,他向大家挥了挥手,仔细辩别着耳机中的声音信号,“不可思议!”,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敌舰转向,他们的队形散开了…..!”
 “什么?”指挥室中的人们相互交换着不解的眼神,“上面…上面…很乱”…
 鲁卓成迅速从片刻的回忆中清醒过来,他疾步跨到刘伟跟前,摘下他头上的耳机自己戴上,是的,水面的目标在仓促移动,他们仿佛在向一起集中,紧密的反潜队形完全打乱了。
 怎么回事?鲁卓成已来不及思索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威海号脱离与敌舰接触的最好时机,鲁卓成迅速翻开海图,用手指比照着测量了一下,一捶砸在一片曲线密集的区域,“左20度,前车进二,加速到30节,我们走!”,虽然一时无法解释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在心里,鲁卓成在暗自庆幸着威海号虎口下突现的一线生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