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狗运战神第301章,美国伞兵VS非洲土著

灵冰雨 收藏 9 461
导读:[原创]狗运战神第301章,美国伞兵VS非洲土著

春天诺曼底的夜晚,有着秋意的凉爽。冬天的寒冷已经被驱散,紧跟而来的是舒适的春季之风。来自大西洋的暖流,笼罩在了这个海滨地区。使这里的气候分外宜人,非常适合成为小夫妻观光作爱的良地,有情人私奔偷情的场所。

在这个春季的夜晚里,盟军精锐的美军第82和第101空降师降落到了诺曼底地区,降落到了德军的防御纵深。虽然这几支部队并没有按照原定计划到达指定地点,然后向重要的目标发起进攻。但他在战略上取得的成功是难以想象的。

盟军伞兵部队降落后,迅速集结到了一起,像一把锐利的尖刀死死的钉在了德军的心脏部队。如果不将其消灭,德国人的诺曼底防御体系将面临崩溃。

“克拉特上尉,我们到了、、”长途奔袭后,克拉特上尉率领将近一个营的士兵赶到了集结地点。此时,这个地图上无名的树林旁边,已经聚满了盟军伞兵。他们七零八落的围挤在一起,看似杂乱无章,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防御的队型。只不过,美国人率意的性格,使他们无法做到德国人那样的有条理。

克拉特的部队到达后,使这一地区的盟军伞兵的数量达到了1万多。这在战争史上,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一个被分散的伞兵部队,竟然在没有遭到任何敌军阻击的情况下,从容集结到一起。这就已经算是盟军的一次伟大胜利,德军的一次重大失误。

“克拉特上尉,欢迎你们的到来”。美国101师的战地指挥官泰勒上校,得知一个普通的上尉率领将近一个营的士兵赶到这里后,兴奋的上前迎接。目前兵力越聚越多,德国人又没有任何的行动,泰勒上校有了一种即将胜利的感觉。

见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前来迎接,克拉特上尉立即挺起了胸膛,敬了一个军礼,“泰勒上校,3营A连指挥官克拉特上尉,向您致敬!我们3营的指挥官失去了踪影,请问我该听从谁的指挥”。

“由你来指挥吧!3营的营长我也联系不上他。从现在开始,3营就归你指挥,直到战役结束为止,好好干!小伙子”泰勒拍了拍克拉特宽阔的肩膀,用鼓励的语气提出了新的任命。

“是!泰勒、、、、”。

“啊、、”突然,一阵濒临死亡的惊刺声响起,回荡在并不平静的夜空中。打断了克拉特上尉的回答。声音很近,似乎就在这个附近。

“敌袭、、、、”刹时,集结起来的美军乱成了一团,有若沸腾的小米粥,不停的在混狡着。刚刚还挂在脸上的喜悦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于战斗的惊愫,和死亡的恐惧。

“大家不要急,做好战斗准备,做好战斗准备,观察敌人的情况,我们不要慌乱”。泰勒上尉最先冷静了下来,看到眼前闹哄哄的场面,立即努力让士兵们保持冷静。黑暗中,不知道惊叫声是从哪里发出来的,也不知道敌人在哪里。泰勒上校只能让士兵们保持冷静,保持战斗的队型。

“啊、、在树林、、”又是一声叫喊,但声音没有发完,就宣布中断。呼喊者用生命的代价,向战友们发出了警告。

“大家做好准备,防御树林,敌人在树林里,大家防御树林”泰勒上校在确定了敌人的位置后,从胸膛里喷出了嗥叫,“大家不要惊慌,敌人的数量肯定不多,我们能赢,我们能赢”。

混乱的美军士兵终于安定了下来,他们举起了枪口,对准了幽暗的树林。枪声也稀稀拉拉的响起,为夜空演奏了一段小夜曲。刚才还准备躲进树林内的美军士兵也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

美国伞兵不愧是盟军最精锐的部队,他们很快就组成了战斗队型,密密麻麻的压向了黝黑无光的树林。

树林里没有任何的动静,没有任何的异响,只有旋风吹过树林时发出了晰唆的声。美国伞兵们倾吐着浊气,呼吸着清气,踩着郁郁青青的草地,缓缓的向树林前进。他们不知道敌人的具体方向,也知道敌人的具体的数量,但他们仍然勇敢的前进。

“咻咻、、”正当美军士兵靠近了树林时,风云突变。树林里,突然射出了漫天的箭矢,金属的箭头,扯动着空气,全部没入了美军士兵当中。溅起了细密的血花,浓郁的血腥味迅速在空气中蔓延。走在最前面的美军士兵,在刺痛神经的喊叫声中,没来得及挣扎,就在第一轮的箭雨洗礼中失去了生命。已经被战争淘汰的英格兰长弓,在刚刚开始的诺曼底战役中,吹响了德军战斗的号角。

“呼、、呼、、”箭雨还在继续,树林内又飞出了无数的长矛。银色的矛身在黑暗中如同划漆黑的闪电,组合在一起后,形成了遮盖天际的圣洁光幕。带着死亡的召唤,流星一般的锥头,飞入了密集的人群中。

“啊、、”一根长矛准确的刺入了一名美国伞兵的胸膛上。带着下坠时的冲击力,被打磨光锐的锥头顺势划开了整个胸膛。内脏像子弹喷射一样爆出,这名士兵还想呼救,但只感到喉咙处一阵血腥味,随后就双眼一黑,倒在了已经发红的草地上。那双蓝钻的眼眸,久久没有和上。

一阵箭雨过后,树林前的草地上躺满了美国大兵的尸体,地上插满了箭矢和长矛。重伤者的哀号,刺鼻的血腥味,与死者的惨状,深深的震撼了幸存者的心灵。转顺间,刚刚还在一起谈笑风声的战友,就成了冰冷的尸体。没有了呼吸,没有了笑容,只留下了对生命的留恋。

“杀、、”几万人的吼嗥响起,惊醒了还呆滞中的美军伞兵。黑暗中的树林里,跳跃出了成千上万的黑影。从四面八方蹦杀出了树林,包围了刚刚经历劫难的美国伞兵。

出现在美国人眼前的,正是德国人的非洲土著师。黑色的皮肤有如死神干枯的手指,头上佩带的狗头盔饰,像是看守地狱之门的饿犬一样真实。手中的弯刀锐利而光莹,刀锋处的弧光,在黑暗中折射出钻晶的亮度。

“上帝啊!是德国人的非洲土著师。这些酗血的魔鬼,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异教徒,让神来惩罚他们吧!”一名美军士兵发出了最恶毒的诅咒。原本被他们不屑的非洲土著师,一出现就给美国人重重的一击。这让不少美国士兵,感到彷徨无助。只能用诅咒的方式,给自己壮胆。

“开火、、开火、、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等着非洲人请你们吃人肉插烧饭吗?给我狠狠的打”。唯一还保持冷静的泰勒上校,用吼叫指挥着还呆滞的士兵。

此时,伞兵们才从地狱般的噩梦中惊醒过来,纷纷举起了武器。枪口,对准了嗥叫冲上来的非洲土著。“哒、、哒、、哒、、”“砰、、砰、、”机枪,步枪的怒吼响起,伞兵们举枪开火。子弹,组成了死亡的圆舞曲,召唤着敌人的生命。

人倒下,血洒下,冲出在最前面的非洲土著,像镰刀扫过麦杆一样,齐刷刷的倒下一片。沉重的扑倒声响起,中弹者的嘶吼、悲鸣在黑暗中回荡。死亡就如同呼吸一般的正常,刚冲出树林的非洲土著们,一下子被击毙一大片。与草地上的美国大兵躺在了一起。死前,他们是生死之敌。死后,他们成了伙伴。

“啊、、”一名非洲土著神气加幸运的躲过了所有的子弹的飞舞,冲进了美军的人群中。野兽一样的嚎叫着,手中的弯刀化做了死亡的呼啸,刀锋砍过,“噶啦”骨骼与金属摩擦的声音响起。

长长的伤口从胸膛上破开,鲜血,带着腥辣的味道,带着盐酸的味道,喷洒响天空。将亮银的刀面,变成了燃烧的胴红。将弯刀抽出,挥刀砍向了另外一名美军士兵。刀锋带着正冒热气的血液,破风而下,又一人应声倒地。

“砰、、砰、、”枪声响起,这名土著没有机会再砍出第三刀,额头上就出现了一个焦圆的单空。没有惨叫,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杀、、”更多的非洲土著,跨过了死亡线,不畏惧生死的冲入了人群中。弯刀变成了锁命的厉鬼,没有停歇的人人群中挥舞,双方士兵迅速混杀在一起。

在付出了重大的伤亡后,上万名非洲土著士兵与上万名美国伞兵,开始在这个狭小的地域内,作对撕杀。过时的弯刀和世界上最先进的枪支,这两种完全属于两个时代的武器,跨越了时间的阻碍,踏过了时代的壕沟,疯狂的阻杀到一起,试图决出胜负。

1944年2月28日3点15分,盟军最精锐的伞兵,与德军的非洲土著师在诺曼底地区的一个树林旁遭遇。戏剧般的拉开了诺曼底战役的序幕。

双方在这个狭小的地区,都投入了足够多的士兵疯狂撕杀。

树林四周到处是浓烟,空气中弥漫着浓刺的硝烟味和焦血味。美国大兵的吼叫,非头土著的嗥吼。枪械的鸣唱,手榴弹的轰鸣。还有刀刃与骨骼碰撞时发出了破碎声,混杂在一起。吟颂着生与死的交响曲。

不论是非洲土著,还是美国伞兵,都像野兽一样撕咬对手。子弹打光了,美国人就拣起地上掉落的弯刀与非洲土著对砍。弯刀卷刃了无法使用,非洲土著就拾起步枪当狼牙棒挥舞。不少已经歇斯底里的美国大兵,在沉重的压力下,拉响了手榴弹,不论敌我,通通炸死。任何的人性与理智都消失了,铁与血,外加一点点运气,在这里代表了一切。

诺曼底战役,也在难以想象的惨烈中,开始了。而这只是整个诺曼底战役开始后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

“葛丝运元帅,不好了!不好了!后方发现大批的美军空降兵,盟军开始登陆了,开始登陆了”。奥马哈海滩的指挥官,马特加中校一边高喊,一边冲进了海滩的了望室里。此时,葛丝运元帅正和康斯坦丁一起用望远镜观察海滩的情况。

“葛丝运元帅,不好了,不好了,海滩后方发现大批的盟军空降兵,盟军开始登陆了”。马特加中校走到了金田面前,把话重复了一遍。

金田闻言,只觉得浑身冰凉,“你说什么,盟军伞兵登陆了。我的上帝啊!我怎么把盟军的伞兵给忘了。”金田真想打自己一巴掌,作为一名未来人,竟然忘记了伞兵的作用,忘记了盟军可能动用伞兵。这下糟糕了,纵深的部署里,没有任何应对伞兵攻击的策略,这下完蛋了。

马特加接着说道“葛丝运元帅,盟军伞兵是在2点钟左右的时候登陆的。不过,我还得到的报告是,非洲土著师正赶向出事地点,他们好象要去阻击盟军的伞兵”。

“非洲土著师?他们出动了?”金田跑到了挂着作战地图的墙壁前,冷静的问道“马特加中校,敌人目前在哪”。

马特加指着地图说道“葛丝运元帅,目前一部分盟军伞兵集结在了离非洲土著师很近的树林旁,还有一部分出现在奥恩河畔卡昂附近。我们该怎么办,各部队正等待您的命令”。

金田沉思了一下,说道“马上发出命令,让在奥恩河畔隐蔽的黑帮流氓装甲师立即出击,以最快的速度消灭盟军伞兵。”说着,金田转过身,对一旁的康斯坦丁下令道“康斯坦丁,你马上去指挥黑帮流氓装甲师。要用最快的速度消灭盟军伞兵,我不希望这个时候自己的后方有麻烦”。

“是!葛丝运元帅,不过、、”康斯坦丁又发出了疑问“我们为什么不调兵支援非洲土著师呢?还有就是,现在就出动预备役的黑帮流氓装甲师合适吗?现在就暴露底牌,是不是有点早”。

金田摇了摇头,回答道“没有办法了,现在不是考虑底牌的问题,只有动用装甲师才能快速的消灭敌人的伞兵,我可不想后院起火。至于非洲土著师,我相信他们,我们现在也只能相信他们,你就不用担心了”。

“是!葛丝运元帅”康斯坦丁一路小跑的走出了门。

金田又对着马特加下令道“马特加中校,你马上以我的名义下达最新的命令,让各部队准备战斗,猎物终于来了。再告诉所有的士兵,我的指挥部就在奥马哈海滩上,我要亲自督战”。

“是!葛丝运元帅”。马特加也急匆匆的出了门。

金田走到了观察口前,望着已经开始掀起波澜的海面。一看手表,时间已经是凌晨3点59分。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