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血与性 第001节 一个男人

本文有色情描写,讨厌这些描写者请自重,别骂人!

第001节  一个男人

    好像是以为很有名的人说过: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有两样:政治与性!可是到底是谁说的韩风已经没有心思去想了。

    现在韩风正在一个女人身体上摩娑,他的器官正在轻轻摩娑着刘雨芷的靶心--如果一个稍微丰满些的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他(或她)的身体蹦直了,大腿同屁股的交界处就会形成两段互不连接但是又在一条直线上的两段直线,这两端直线如果串起来就跟屁股沟形成了一条十字交差线,当然了这个交叉点儿就是韩风认为的靶心了。轻轻用自己的器官蹭着刘雨芷的屁股上的肉,韩风的两手也不老实地摸到了刘雨芷胸前最敏感的两粒葡萄上,轻轻用食指和拇指、偶尔加上中指揉捏着刘雨芷诸多神经末梢交差的部位,韩风感觉刘雨芷的身体热了起来,同时不知道是汗水寒士什么其它的分泌物,韩风的器官感觉到了湿润。

    没有语言,韩风轻轻褪去了刘雨芷刚刚褪到骨盆以下的衣物,然后用手引导着自己的器官接触到了刘雨芷的器官,刘雨芷颤抖了一下,紧闭的眼睛也没有张开,但是她的右腿却配合地太高了些,这样韩风从后面过去的器官就能跟她最敏感的器官接触了。现在韩风确认刚才自己器官感受到的潮湿是分泌物了,韩风的又腿放到了刘雨芷的两腿间,支撑住了同时左侧卧的刘雨芷的右腿,然后身体前后动作起来,刘雨芷的喉咙里发出了轻微呻吟声。这种轻微呻吟生在韩风的右手摸到她全身最多神经末梢汇集的那个地方时变成了嘴巴微张的压抑的轻轻呻吟。

   “雨芷,让我进去吧!”韩风把嘴巴凑到刘雨芷耳边轻轻说。

   “不!”刘雨芷的回答是否地的,可是她的身体表现却跟她嘴里的回答不一样,她的身体从左侧卧变成了平躺,韩风紧贴着刘雨芷趴在了她身上,然后他的器官开始慢慢顶在了刘雨芷已经分开了两扇门的门口,轻轻地往里送,刘雨芷喉咙发出的声音从压抑的轻轻呻吟变成了牙齿紧咬下唇的无声喘息,随着被温润的感觉,韩风的器官开始了摩擦,刘雨芷的嘴巴终于张开了,呻吟声大了起来,时高时低。随着韩风器官的每次进出,刘雨芷的身体不时碰触着床头,她满头的长发也散乱在分红的枕巾上。随着刘雨芷呻吟声的急促,刘雨芷的腰完成了一条虾,她的眼睛睁开了,看了一眼韩风的器官在自己体内进出的情景,刘雨芷一下子软了,更急促的呻吟声发了出来。

    猛然韩风停止了抽送,粗野地把刘雨芷的身体扳成类两腿跪、两手撑床的姿势,他的器官又冲进了刘雨芷已经没有了防御的城门中,随着分泌物的增多,两人之间的摩擦也越来越快,刘雨芷的双手很快无力再支撑上半身的重量,脸朝下贴在了床上,同时她嘴里的叫声也停止了,韩风耳朵里听到的只是噗哧声和刘雨芷的喘息的呼哧声,然后就是刘雨芷突然紧崩的身体瘫成了一对烂泥,全身的细密的汗珠汇成细流滴到了床单上。韩风知道自己身上的汗水也跟刘雨芷差不多,用准备好的毛巾被擦干净两人身子,他把刘雨芷抱在了怀里,刘雨芷如同一只小猫般温顺地贴在了韩风身上,四点钟醒来的刘雨芷又沉沉睡去,可是韩风却睡不着了。

    韩风是被四点钟睡醒的刘雨芷摆弄醒的,本来昨晚两人疯狂了一次,可是四点钟刘雨芷就开始用自己柔软的手指、顺滑的舌头、敏感的嘴唇开始刺激处在凌晨返阳期的起光了,韩风当然忍不住,所以他反客为主,将刘雨芷激起的欲望发泄了出去,同时也让刘雨芷需要安抚的部位得到了安抚。看看床头的钟表,现在6:40,自己又在女人身上浪费了100分钟的体力,再有半个多小时就该天亮了,干脆也别睡了。想到这里把搂着自己的呼呼大睡的刘雨芷的胳膊轻轻那开,穿好衣服的韩风轻轻走下楼梯,在院子里打了一趟家传的拳法,然后登上了金鸡岭,对着刚刚升起的太阳深深呼吸了几大口,对着远处的太平庄大喊一声。韩风的这声大喊让林间的几只小鸟暂时停止了歌唱,大约过了几秒中后,这些天使般的鸟儿又恢复了歌唱。

    回到家的时候刘雨芷还没有醒过来,韩风把刚才从街上买的豆浆和油条放到桌上,又把昨晚吃剩的菜放到微波炉热了热,走到卧室用嘴巴和鼻子封住了刘雨芷的嘴巴和鼻子。刘雨芷从憋闷中醒来,给韩风的脖子留下了几道爪痕,然后被韩风裹着床单抱到了客厅,客厅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餐。没有刷牙洗脸,刘雨芷结束了早餐,然后才继续有些迷糊地去刷牙洗脸、涂抹各种化妆品。看着刘雨芷的样子,韩风笑了,笑得很甜,这是他最想过的日子,如果再能生上几个孩子就更好了,可是这样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打断,自己再去接触那些肮脏的东西,去过那些爱幻想的人眼里的“绅士共淑女起舞、酒杯伴粉黛生色”的日子。

    “韩风,我们结婚吧!”刘雨芷提这个要求不是一次两次了,从韩风22的过去一直到26岁的现在,刘雨芷一支在提,“我爸妈老催我结婚,我们也该要孩子了,昨天你不是逗着楼下的小姑娘玩儿了半天吗,我也给你生个女儿,长得比她母亲还好看,再生个儿子,长得跟他爸爸一样有男人气!”刘雨芷陷入了幻想中。

    “等我把手里公司做上市好不好?到时候我就天天陪着你!”韩风知道自己在撒谎,谎言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只要自己说的谎言在别人看来是事实就行了。

    “你不会借我爸那家饲料企业的壳上市吗?我爸早就说过愿意帮你了,如果你再不娶我,我爸说不定就逼着我嫁给别人了!”刘雨芷说的是事实。

    “乖!”韩风把刘雨芷抱在怀里,“你舍不得我,我舍不得你,再等我几天好吗?我尽快在纳斯达克上市,现在我很多时候都在美国那边忙这件事情,现在我找了中国银行和摩根担任承销商,普华永道担搞审计,保荐商也找到了,再等等吧,我的小乖乖!”韩风的指头挑逗着刘雨芷的敏感的嘴唇,两人都笑了起来,这时候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条短信:“美国那边的保荐商出了点儿问题,王会计请韩总速回电!”

   “真是好事多磨,怎么就偏偏在这个关头除了问题呢?上市辅导期都过了!”韩风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杨主任,怎么回事?”

   “保荐商那边说我们公司的财务有问题,要等普华永道的审计报告出来再说,韩总你来躺美国吧!”说话的杨瑞刘雨芷认识,负责阳文生物科技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事情,他却不知道杨瑞有个跟他说话、长相一模一样的各个杨泰。

   “我马上过去!”韩风挂了电话对刘雨芷歉意地摇摇头,然后抱起地上的刘雨芷进了卧室,没多久刘雨芷就呻吟了起来。

 

    对于一个特工来说,最有力的武器永远是色相。

    韩风道北京的第一件事情是去天上人间,他要见一个人,这个人是骆师制药的首席谈判代表Cherry Clinton,一个年届四十的犹太女人。尽管近年来阳文生物制药成了亚洲第二、世纪第二--第一大生物只要企业是深圳的一家中国企业--的生物制药企业,可阳文生物的最大软肋是缺乏足够的核心技术,所以韩风根骆师制药谈上了,他要购买骆师制药在生物只要方面的几项最新成果,这几项最新成果刚刚申报美国专利。但是美国对中国抱有敌意的美国政府却千方百计组织中国得到这些技术,所以这次谈判是以别的名义进行的。

    要了一个带两个内间的大套间,杨泰走了进来,他是韩风的住手,今天跟美国人谈就全靠这两人的发挥了。仔细用一个如同手机的设备检查了室内的每一寸地板、地毯、桌椅、装饰品后,杨泰对韩风点点头。

    Cherry Clinton终于带着两个人来了,谈判马上就开始了,不过在谈判开始正式开始后,杨泰带着Cherry Clinton的两个随从出去了,屋子里剩下了韩风和Cherry Clinton两个人,当然娱乐场昂贵的服务员也被请了出去。

    “韩先生,你真爽快,我们董事会你以为你会杀价呢!”Cherry Clinton想不到韩风只是提及了一些细节后就爽快地跟他签了一份合同。

    “那你们董事局以为我会压倒什么价位呢?”韩风很自然地把自己的椅子靠近了Cherry Clinton,两人距离进了好多。韩风端起桌上的一杯红酒一饮而尽,然后笑嘻嘻看着Cherry Clinton这个一年前丧夫的女人。

    看着韩风极具阳刚之气的脸,Cherry Clinton的喉咙有些发干,他端起桌上的红酒喝了一口,却喝呛了,韩风赶紧拿起桌上的面巾纸为Cherry Clinton擦衣服上的红酒,他的手不知道怎么就碰到了Cherry Clinton的胸部,同时他不停地在Cherry Clinton的耳边说着:“慢慢来,别着急,我让服务员给你出去买套新的”,可是他不但没有喊外面的人进来,反而把自己呼出的灼热气息不停喷在Cherry Clinton的脖子、耳朵上,Cherry Clinton感觉体内升起一股压抑已久的冲动,她拉住了韩风的手,放到了自己胸脯上。韩风的手轻轻向外拽拽,然后就是按在了她的身上,嘴巴开始亲吻Cherry Clinton的耳垂、耳根。

    尽管有自慰器和情人,但是Cherry Clinton的性生活却不怎么有规律,而韩风身上特有的东方阳刚之气更点燃了这个女人身上的欲火。她把韩风的手放进自己衣服里,然后自己拿着韩风的手在自己敏感部位揉搓起来。韩风的手指头上的技巧开始发挥,Cherry Clinton的喘息突然变得急促,她的手绕过椅子后背抓住了韩风胯下已经粗帐起来的器官,她不知道,这时候韩风把她当了刘雨芷。

    “中国人的性器官跟美国人的区别大吗?”韩风在Cherry Clinton的耳朵边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I don't know,but you are enough strong to me!”Cherry Clinton拉开了韩风裤子的拉链,把韩风的器官掏了出来。

    “告诉我,黑人、白人、黄色人种,那个种族的器官最强壮!”韩风还在问这个问题。

    “你是我经见过最大、最硬的男人,我要你更持久!”Cherry Clinton疯狂了,她的手套弄起韩风的性器官,韩风知道自己成功99%了,剩下的1%就看自己如何让这个女人表演了。

    一边互相揉捏着,两人到了里间,Cherry Clinton马上变成一头发情的北美母牛,他把韩风推倒在床上,然后自己的嘴巴凑到了韩风的身上,实战着各种技巧,快感袭击者韩风,他猛然一个以腰部为中心的旋转,让自己的器官留在Cherry Clinton的嘴里的同时也把嘴巴凑到了Cherry Clinton的腰部,然后解开了对方的衣服,不过韩风没有用自己的嘴巴去接触这个女人的器官,他的五只如同拨弄琴弦一般开始了动作,Cherry Clinton弯腰的姿势马上变成了侧身趴在床上,她喉咙里发出的畅快声如同从捂着被子的嘴巴里发出来那样低沉。

    终于,Cherry Clinton被韩风的技巧征服了,她两条腿猛然并拢在一起,一阵大叫之后安静了下来,可是韩风的器官如同这几年的人民币一样坚挺地留在了Cherry Clinton的嘴里。

    “我要让你看看什么叫中国男人!”韩风说完开始挥戈跃马,他要在这个中年妇女身上试试自己从小习武的身体到底有多高的耐力。一波一波的快感冲击着Cherry Clinton,他从这个中国男人身上开始体会美国白人、黑人都不曾有过的感觉。

    “那个中国男人真持久,我怀疑他吃了10颗伟哥,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中国功夫,现在我只到为什么中国古代男人娶好多老婆了,因为他们都有功夫!一个女人根本满足不了他们!”这是Cherry Clinton在回国后跟自己年轻时的一个女友说的话。“那个中国人的性器官真的比白人还大、比黑人还持久?”女友不信。“从回到国内到现在,我已经半年没去找Bill了,我喜欢中国、喜欢中国男人、喜欢中国功夫!”Cherry Clinton以后常常把“功夫”两个字挂在嘴边。

    Cherry Clinton昏迷了,韩风感觉自己还能控制,于是他继续抽送,Cherry Clinton醒了过来,求饶地看着韩风。

    “送你三件礼物,这是的第一件!”韩风的动作猛烈起来、快速起来,Cherry Clinton再次开始翻白烟了,韩风在Cherry Clinton二次昏迷过去的一瞬间把自己体内的分泌物射了出来。

    “第二件件礼物是中国的一个医药配方,纯天然,其实也是被你们西方人在以前认为是巫术的中药配方,我爷爷交给我的!”寒风说着找出一张纸、一支笔,在纸上写了几种中草药:“汉妃暖炉丹--青木香、枯矾、牡蛎各七分,川椒五分,麝香三分,木毙子九个,碾为细末,炼蜜为丸,做成莲子大小的丸剂;每日一丸,放进阴部,药物自然融化,这样你们生过孩子或者因为滥交的女人的阴道就会重新收缩,这样的女人会重新找回快感!”

    “神奇的中国配方!” Cherry Clinton后来以这个药方为蓝本制成了一种非常受美国妇女欢迎的药品,“韩,你送我的最后一件礼物呢?”

    “气功修炼书籍,只要用心跟着上的动作联系,你会越来越年轻!”韩风把一本太极拳图解送给了Cherry Clinton,“我们的合同是不是可以再商量商量,钱不能都让你们美国人赚了!”

    “我可以给你最低价!”Cherry Clinton把原来双方商定的合同条文撕毁了,然后一把火烧光,又跟韩风签了一份合同。

    “我还需要一些资料,只要有了他们,我的制药企业就会由你或者你子女2%的股份!”韩风开除的资料清单让Cherry Clinton的脸色变得惨白,但是当她看到韩风渴望的目光时,她点点头。

    “中国男人没有歌包皮的习惯,这点儿犹太男人比中国人男人强!”Cherry Clinton临走时说,不过他的两个住手发现跟韩风谈了五个多小时才出来的Cherry Clinton一脸兴奋,同时脚步有些虚浮。

    “你下一步的任务是乘中构国航的飞机去北京,不过路上有任务……”杨泰把一张照片给韩风看了看,然后随风一晃,照片马上起火,看着渐渐变得焦黑、卷折起来的照片,韩风笑笑,然后走进洗手间去清洗自己,这是他每次跟刘雨芷之外的女人接触之后的必修课,因为他感觉自己身上、心里都沾染了赃东西。洗澡后韩风从杨泰手里要出了DV带销毁了,他相信Cherry Clinton是个靠得住的人,没必要用这东西要挟她。事实如韩风所料,Cherry Clinton帮了他不少忙。

    韩风进的是贵宾候机室,在机场大厅入口几个空姐的目光在韩风走进候机大楼的同时都亮了起来,不过韩风只是很斯文的对她们一笑,然后进了贵宾候机室。这里的施舍跟外面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韩风的目光在一个如同木偶娃娃的女子脸上扫了一下,然后低头开始看报,他手里拿着的是一份刚从机场大厅买的无聊小报《环球名人》,中国南边那个叫做塞国的国家公主来华旅游的消息占了很大的版面--“塞国公主结婚前的最后履行”,副标题是“公主不大喜欢瓦猜家族,所以此次旅行有向自己快乐生活告别的韵味”。韩风感觉这张小报比专业侦探、特工毫不逊色,它居然说出了公主的下一个目的地--美国,据说公主在那里生活国半年。韩风对这些小报记者的佩服加深了一层,他想将来自己退休了可以去当小报记者,混口饭吃。

    广播里开始用中文、英文播报国航8655次航班马上要起飞,请旅客登机的消息,同时一名机场服务小姐带着甜甜的浅笑来到贵宾是,用中文、英文、法文、德文、西班牙语、俄语、日语告诉大家马上登机,韩风故意提着行礼落在后面,然后在出口加快了脚步,他的手提箱看似不小心碰到了陪同布娃娃女孩子登机的一个短粗汉子,同时他用不屑的目光看了一眼短粗汉子,但是当其他人回头的时候,韩风却连忙有礼貌地向短粗汉子道歉。短粗汉子有些气氛地看了韩风一眼,刚要发作的时候被那个少女的几句话给压了下去,然后一行人开始登机。

    可是好像是故意--其实就是故意--韩风在进入贵宾舱的通道口又碰了短粗汉子一下,还挑衅的看了短粗汉子一眼。这时候布娃娃女孩子已经进入了贵宾仓,短粗汉子终于按耐不住,他飞起一脚踢向韩风的小腹,这小子出脚速度奇快,看样子练过泰拳、跆拳道一类的功夫。韩风没有躲避这一脚,在狭窄的通道里也没法躲闪:韩风在短粗汉子出腿的一瞬间突然跨前了一步,站到了短粗汉子踢出左腿的腿弯处,同时他的左腿却别短粗汉子更快地踢在了对方右腿小腿上,短粗汉子的右腿传来喀嚓声--韩风踢裂对方的小腿骨!短粗汉子一声惨叫,所有人被吸引了过来,刚才两人打架没人看见。布娃娃女孩子带着人从贵宾仓跑了出来,这时候短粗汉子已经在呻吟了,而被踢中肚子的韩风也在捧着肚子痛苦地呻吟,同时斗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掉了下来。一个空姐目睹了全过程,当短粗汉子和极具阳刚之美的韩风同时在地上呻吟时,她已经冲到了寒风身边。

    中国当地警察马上上飞机展开了事故调查,飞机上的监控录像是和空间的话成了唯一的证据,从监控录像上看是韩风先被对方无辜踢到了肚子然后还手的,这样韩风成了正当防卫,再加上空姐一面倒的作证,韩风成了受害者。但是韩风很大度,他不向对方索赔,同时承诺对方所花费医药费自己全包,最好马上上协和医院治疗。在留下一笔钱后韩风再次回到飞机上,短粗汉子被抬下飞机,布娃娃女孩子随飞机起飞了。坐在自己的包厢里,韩风知道对方很快就会来找自己的。

    果然敲门声很快传来,打开门是刚才的空姐,他说有人想见韩风,问韩风是否要见对方。

    韩风点点头,一会儿布娃娃女孩子带着剩下的两个保镖过来了。

    “这位先生很厉害,连我的报表都被你打伤了!”女孩子的中文不怎么好,韩风却知道这个完全西华的塞国人英文一定好,因为她在英国念过大学。

    “小姐是华侨吧,怎么长得跟这个人这么像?”韩风一翻报纸,指着塞国公主的照片说道。

    “我们是小姐是塞国人!”一个保镖的中文非常流利,“小姐想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伸手那么好,还能做得起包厢!”

    “中国商人,不安你们塞国人的事儿吧?”韩风对着布娃娃女孩子笑笑,“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上也不是只有塞国人坐得起包厢!”韩风故意一脸挑衅地看着布娃娃女孩子,不过布娃娃女孩子显然耐心很好:

    “这位先生既然这么对我们抱有敌意,那么就不用谈了,我代表我的工作人员向你道歉!”布娃娃女孩子说完站起身,对着韩风点点头。

    “站住!”韩风叫了一声,对方的两个报表紧张起来,“这是我在美国用的电话,到目的地之后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尽管开口!”韩风把自己用中文、英文两面印刷的名片递了过去,一个保镖刚要伸手,韩风已经把名片送到了布娃娃胸前,同时用非常正视的目光看着布娃娃。

    布娃娃的脸红了一下,然后结果了名片,说声“谢谢”之后走开了。

   “你不还是保留了东方人的某些特征吗?”韩风嘴角的浅笑没人能看到,否则不知道又要迷倒多少女孩子。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塞国公主在后来自传中写道,“那个中国男人居然让我心跳加速了,可是我不能嫁给一个中国人,以为塞国人不会答应,所以我成了政治的牺牲品--嫁给了瓦猜家族!”

    命运?什么事命运?好多看似自然的事情其实极其不自然!韩风在午餐的时候故意走过布娃娃的包厢,故意把一杯热茶交在了那个懂中文的保镖身上,保镖也把一杯浓咖啡撒到了韩风身上。两人没有发生冲突,而是互相礼貌地致歉,这样的动作当然又惊动了布娃娃,韩风跟布娃娃又说了两句话:

    “美丽的小姐对不起,我这几天心里老不踏实,刚才经过你门口的时候又把热茶浇到你的同伴身上了!”

    “如果这飞机如同中国的国土一般广阔,你们不会撞到一起了!”布娃娃说完笑笑走了。

    特工的色相失败的机会也很多,譬如当年克格勃的美丽“燕子”对付印尼总统苏加诺。当时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苏联人在苏加诺前往苏联的飞机上安排了自己的“燕子”,这些燕子跟苏加诺不止一次发生性关系,并且用摄像机把这些大战镜头录了下来,然后把一盘录像带送给苏加诺,胁迫苏加诺就范。

    “再给我复制几盘吧,我的国民肯定很喜欢看到他们的总统政府不止一个俄罗斯美女的镜头!”苏加诺要求苏联人多送几盘,然后在自己国家的电视台上去播放,苏联人想不到遇到这么一个站着撒尿的主儿,赔了夫人又折兵。

    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东亚国家身上会怎样呢?韩风不敢想象后果,他对政治、性非常恶心,可是自己却不时卷进这样的漩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