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20

第五章

威海号
 
 威海号继续沉落着,“吱呀吱呀”,钢质的外壳在数千吨的水压下发出痛苦的呻吟。大个子的背早被汗水溻湿了,呈显出一个倒三角,他瞪大眼睛直盯着深度表,那个颤巍巍的指针正一点点地在血红色的区域内滑动:“900米”,他擦了擦沾在眼角的汗,指针仍然在滑落。
 “噼啪噼叭…”,恐怖的声响不断从四周传来,所有的人都摒住了呼吸,待到威海号复又陷入沉寂,这才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把这个大铁壳子吹炸了。
 哈里米的脸蜡白蜡白,他的嘴唇微微翕动着,默默的念着真主,一只手贴着额头上,极力使自己保持清醒,另一只拿枪的手不知不觉地颤抖着,在枪弹的叫嚣声中过惯了的人,这种死亡的静默几乎轻易地就可以把他推到崩溃的边缘:“头!”,他几乎带着哭腔轻轻叫了一声,他相信泰伦奴,他相信他能把他救出地狱。
 泰伦奴愤怒的转过脸来,狠狠地瞪了哈里米一眼,哈里米咽一口唾沫,绝望的大口吞着越来越稀薄的空气。
 一声剧烈的爆炸响起,就像在众人的头顶上炸响了一个闷雷,紧接着就是连续的几次爆炸,有近有远,威海号被滚滚水浪推得晃来晃去。
 “深水炸弹!”鲁卓成努力控制着身体平衡,“抓紧固定物!”,在威海号的一次次抖动中,他迅速寻找着他的艇员,“刘伟,注意!大个子,别紧张!”
  “1000米!”,深度指针几乎划到了危险区域最顶端。
 “停止下潜,双车停!”鲁卓成的命令声未落,大个子已经麻利的做完了一系列动作:“双车停到…关闭进水阀…推出升降舵…艇身平衡…”,随着威海号渐渐沉寂下来,大个子长长出了一口气。
 泰伦奴使劲捏了捏手中的枪,他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感觉愤怒就像一头恶兽,正疯狂地噬咬着自己的神经。他看了看一边的几个中国人,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他们所有的人都显得过于平静,就连始终都准备跟他们拼命的大个子,都安静的坐了下来。
 泰伦奴抿了抿干裂的嘴唇,仿佛尝到了这个狭小的闷罐中充满了的死亡气息,他示意哈里米和马佐尼轻轻坐下。
 此时鲁卓成坐在甲板的一角上,闭上眼睛,好像是在小睡,“你们怎么想到要这样的?”他淡淡的说了一句,似问非问,好像是在跟谁拉家常。
 “嗯…”泰伦奴很惊讶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地应了一声,他有些迷惑地看着眼前这个疲惫的中国人,不知怎的,他感到了一种强烈的言语的渴望。他真的想说点什么,说点什么呢?他努力的回忆着自己的语言,现在,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在这个鬼地方呆了多长时间了,一年,不,十年?他真想回到枪林弹雨的阿富汗、伊拉克,他可以放大嗓门向他的弟兄们高喊:“冲啊!上!把他们都杀了!弟兄们!复仇啊!”但在这里,他几乎要把语言给忘记了。
 “想不到是吗?”泰伦奴的嘴角轻轻的歪了一下,他挑悻式迎着鲁卓成向他射来的目光,他恨一切来自所谓文明世界的目光,那种歧视的、虚伪的、恶毒的目光,但是,与鲁卓成目光交接的一刻让他产生了动摇,此时在这个东方人的眼里,他没有感觉到那么多复杂的成分,这目光中充满了真正的疑惑,这里面有一种你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坦诚。这倒让泰伦奴有点不知所措,他避开鲁卓成的目光,头顶上那盏因为潜艇晃动而拼命旋转的警告灯让他有点目眩,他不由自嘲式的笑了笑,“是的,也许下一分钟,我们就得喂鲨鱼了!对吗?好吧,你有权知道一切!”,他向马佐尼和哈里米做了一个手势,“来吧,坐下!”,哈里米困惑的搔了搔头,在他的记忆中,泰伦奴从来没有用这样平静的语气与他说话,他已经习惯了喝斥、怒骂,对于这样的变化他真的有点不适应。
 “你们原本不在我们计划中”,他感觉到周围中国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我们的目标是美国潜艇”
 “那艘俄亥俄级?”鲁卓成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他们在被称为没有别的国家舰艇的区域受到俄亥俄级的追踪。泰伦奴朝他点了点头:“我们的计划本来很完美,我们劫持一艘邮轮,而后在那艘美国潜艇的航道上制造海难事故,于是他们热心地营救起我们这群可怜人,然后却发现他们已经被一群可怕的武装劫匪控制,更糟糕的是,他们的洲际核导弹被控制,美国人自己的核导弹对准了美国人自己!他们终于遭到了报应!”泰伦奴平静的叙述着,他尽量放慢语速,仿佛在回味一段美好的往事。
 “可惜,我们遇到了坏天气!……,哈里米忍不住在旁边插了一句,当他意识到自己打断了泰伦奴的话后,连忙闭上了嘴。
 泰伦奴并没有责怪哈里米的意思,他额头的疤痕一动,冷冷地笑了一声:“是的,我们遇到了该死的飓风,那艘船的导航系统出了问题,魔鬼让我们失去了美国人,但真主把你们送上门来!”
 泰伦奴话音未落,几颗深水炸弹在威海号周围接二连三的爆炸,鲁卓成平静地摇了摇头:“这真是不错的选择!”,而后,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你们怎么知道美国潜艇会出现在哪里?你们怎么知道他们的航线?”,泰伦奴诡异地笑了笑:“真主的指引!”。
 “俄亥俄级?”,鲁卓成头脑里产生了很多问号,有一些模模糊糊的问题在浮现在脑中,他说不清那到底是什么,他只是感觉到有更多的阴影堆积在他意识的深处…
 
蓝岭号

 “长官,动物园报告…”,值班长把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依然没有发现目标!”,这是整个舰艇编队对于那个可恶的水下敌人的第二次原地深水炸弹进攻了,值班长不由想象着水下的情景,这个可怜的地方被他们用深水炸弹整个翻了一遍,“那艘潜艇?”,值班长的想象中出现了一片空白,不过此时他到不是很沮丧,至少他认为应该沮丧的不是他。
 “长官!”,值班长挺了挺胸膛:“也许它已经不在这里了,”他顿了顿:“我们是不是放弃这里,扩大搜索范围?”从侧后方,他仔细观察着里斯表情的变化,他希望他能认识到目前的情况,希望他能意识到他的存在。
 里斯的眼依然眯着,仿佛还在眺望着茫茫大洋出神,值班长正要再报告一遍,里斯的眼皮突的一挑,“深水炸弹定深900-1200米,各舰再攻击一次!”
 “长官!!!”,值班长不可理解地耸了耸肩膀,他极力的想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但一时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这很让他意外,因为他原以为,接连两次的无功而返应该让里斯改变决定,应该让里斯重视自己当初的判断,可是…他嘴张了张,最后挤出几个字:“我们在浪费时间!”
 “不!”里斯转过身来,“跟中国人打交道,不要怕浪费时间!”,他走到作战海图前,俯下身子,盯着上面一条一条的海标线喃喃自语:“他们在考验我们的耐性!”值班长还想争辩什么,可是被里斯的一个手势打断了,“执行吧!”
 “是,长官!”值班长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他抓起通话器:“命令,深水炸弹定深900-1200,一个基数,攻击!”
 
 
 威海号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威海号剧烈的一震,一阵撕心裂肺的炸裂声从艇艏传来,危险警告灯血红光线凄厉的掠过每个人惊骇的面孔。
 鲁卓成也顾不上剧烈地摇晃了,他一个箭步冲到指挥台前,抓起通话器,“各舱报告情况!报告情况!”
 在随后暂时的平静中,鲁卓成眉头紧锁的听着相继而来的报告,“鱼雷舱!鱼雷舱向我报告!鱼雷舱向我报告!……”通话器里只有电流的嗤嗤声,“我们被击中了!”大个子的目光从深度表上移开,他与刘伟交换着不安的眼神,“他们击中了鱼雷舱!”他们不约而同的寻找着鲁卓成,他们看到,一颗豆大的汗珠正顺着鲁卓成的脸颊滑落下来。
 “鱼雷舱报告!鱼雷舱报告!我是楚天云!”死一般的寂静突然被打破了,通话器里传来了清晰的声音。
 
 “情况不太妙….”楚天云边向鲁卓成报告着情况,边接过一个水兵递过来的毛巾,胡乱擦了一把脸上的海水,鱼雷舱内的忙乱已渐渐平息了,他赶到这里的时候,鱼雷长正指挥着几个几乎裸体的水兵拼命的封堵着艇壁漏水,威海号算是命大,那颗深水炸弹如果再沉落10米,就会把威海号的艇首扎个稀巴烂,不过,虽然没有直接命中,但巨大的爆炸威力,却炸裂了威海号艇首左侧鱼雷舱,“我们不得不封闭左侧鱼雷舱,否则,海水会淹了威海号!”
 “干得好!右侧鱼雷舱情况怎么样?”通话器里鲁卓成关切地问。
 “不妙,3号4号鱼雷发射管控制线路可能受损,我们试了一下,无法加压!”鱼雷长接过楚天云手中的通话器。
 “马上抢修!给你十五分钟。”鱼雷长有些沮丧地扔下通话器,楚天云拍了拍他的肩膀,“干吧!伙计,威海号不能没有牙齿!”
 “当然!”鱼雷长狠狠地给了那个不争气的鱼雷发射管一拳,吼了一声:“过来,江雷,给你十分钟,修好它!”
 “副艇长,轮机舱漏水!!”扬声器里传来的焦急的呼声让刚想放松一下的楚天云又紧张了起来,在被深水炸弹爆炸波推动的来回摇晃的潜艇过道里,他几乎是小跑着从艇首向艇尾奔去,穿过艇员舱、穿过餐厅、穿过狭窄的弹道导弹发射管中间的过道…到处都是焦急的面孔,到处都有水兵们在封堵由于承受不了水压而破裂的管道…“坚持住…坚持住…”他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嘎吱嘎吱”,艇壳上钢铁扭曲的声音不断传来,“啪…吱…”,一根蒸汽管道变形破裂,从裂口出喷出的蒸汽把站在旁边的马佐尼吓了一大跳,“该死!该死!!”他恐惧地大骂着。
 鲁卓成眉头紧锁,他紧握送话器的手浸满了汗珠,“楚天云、楚天云…轮机舱怎么样?”,如果动力系统出问题,威海号只能是死路一条。
 “艇…艇长…”,扬声器里楚天云粗重的喘息声几乎被湍急的水流声、水兵们的呼叫声淹没了:“一条注水管破裂!水很大!我们正在想办法!!”。
 “一定要保证动力系统正常工作!”鲁卓成能够想象此时轮机舱内忙乱的场面。
 “放心,我们全力以赴”,楚天云提高了音量:“不过,艇长,我们不能再呆在这里了!再呆下去,迟早会被压扁的!”
 是啊,1000米的深海,潜艇要承受约100倍的大气压力,一点点破损,随时都可能引起全艇结构的大崩溃。 “保持深度!”鲁卓成面无表情。
 “保持深度!”大个子重复了一句命令,语调里饱含着失望。
 
红箭
 
 “再压低一点高度,”荆诚仔细调整着面前的液晶显示仪,“滚雷”搜索吊舱发出的探测波一遍一遍地梳理着海面,“我需要再低一点”,海面下的世界比人们想象的更为激烈和复杂,各种水流、高低起伏的海底山谷、各种类型的海底生物还有各种各样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要从这一切中分辨出一艘潜艇,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明白!我再下降100米”,郑威向自动飞行控制仪中输入了数据,歼侦10BE机身一沉,高度下降到580米。
 这个区域应该是他们判断标定的最边缘区域,海面上什么都没有,荆诚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海底了,他旋转着搜索旋钮,仔细判断着每一个可疑的信号。可很快,他便失望了,他抬起头,揉了揉双眼,看着机身下倏忽而过的太平洋浩瀚的水面,不由得要大喊一声:“他们到底在哪里呢?”
 “洞幺,情况怎么样?”耳机里传来前舱郑威的声音:“一点踪影都没有”荆诚不免有点上火,“也许我们应该再往前面飞!”
 “往前飞?!”郑威的声音显然有些犹豫:“洞幺,这可是我们任务的最边缘!”
 “但谁敢肯定,威海号不就在前面呢?”
 “也许…”
 荆诚没有再理会郑威,他按下加密通话器:“红箭呼叫泰山,红箭呼叫泰山…”
 耳机里很快传来北京号引导员经过解密的声音:“泰山听到,请讲”
 “A3号地域,红箭没有发现标靶、没有发现标靶,红箭请求越过A3,搜索A4,完毕”
 耳机里沉寂了一会儿,“红箭,A4地域有黄蜂,A4地域有黄蜂,你们返航,完毕”
 “黄蜂”,荆诚明白,这是美国第七舰队,在他们起飞前的任务部置会上,高长海特别点到了第七舰队的位置,并要求他们尽量不要靠近第七舰队,不要为第七舰队探测到,高长海的意思荆诚明白,在海上两个舰队之间,任何鲁莽的行为都可以被认为是充满敌意的,而两个大国舰队间敌意的行为,很可能引起更大的波澜。
 “红箭回答!红箭回答!”耳机里传来北京号引导员焦急的呼叫,荆诚仿佛看到了同样焦急的高长海。“红箭明白!”荆诚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突然有种预感,威海号就在前面的某个地方,耳机里不断传来北京号的呼叫,“红箭马上返航、红箭马上返航”,军令如山,荆诚一咬牙,把头脑中的一切想法抛到一边:“洞两,我们返航”。
 “返航,洞两明白!”郑威轻轻做了一个踩舵和侧杆的动作,歼侦10BE机身一侧,利索的做了一个小半径转弯,返回原航线。
 郑威开始加速,海面在荆诚的眼中越来越快的离去,一种焦躁慢慢在他体内弥漫开来,他变得越来越不安起来。“怎么回事儿!”,荆诚摇摇头,努力的清理着自己的思路,他不由转头望了望身后,透过透明的气泡型座舱,歼侦10BE高立的双尾翼下,两台涡扇-14矢量喷气发动机喷射出的灼热气流将后面的一切都虚幻化了,看着那袅袅迡迡的幻境,一种感觉越来越清晰,“它就在那里,它就在那里…”,荆诚不由自主地喃喃自语着,他仿佛从那幻影里看到了什么,而且越来越清楚。
 “洞幺,你没事吧”前舱传来郑威关切的问话,让荆诚从冥想里猛地清醒过来,“它就在那里!”他高喊了一句。
 “什么?你说…”郑威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威海号!A4区域,一定是的,它一定在那里!”,荆诚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一时的激动让他有点语无伦次。
 “你怎么能肯定!”郑威松了松油门,歼侦10BE放慢了速度。
 “我能感觉到,真的,它就在那里!”
 “但是…”
 “快点,让我们回去!”
 “可命令….”
 “是的,我们应该执行命令,但是我们的任务是寻找威海号,”荆诚缓了缓语气:“想想吧,命令我们很容易执行,但是如果因为执行命令而错过了威海号,我们会后悔一辈子!!”
 前舱一阵沉默,荆诚能感觉到歼侦10BE在犹豫的减速,“洞两,我们自己干!”他知道郑威是无法拒绝的,因为他太了解郑威了,他的那种认准一个理儿,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劲跟自己几乎一模一样,果然,很快前舱传来郑威的声音:“真拿你没办法,好吧,让我们看看去!”,话音未落,歼侦10BE一个漂亮的筋斗转过机身,“洞幺,回去后,你得为这趟旅行埋单!”,荆诚哈哈笑了起来:“老惯例,请客喝啤酒”
 “红箭…红箭…”郑威举起一个手指头在头顶晃了晃,“红箭,你的航向错误,你的航向错误,请修正、请修正…”,荆诚也听到了,他按下加密通话器,“泰山,泰山,红箭暂时与你们断开联系,请放心,我们将按时返航,再见!”,他毫不犹豫地切断了通讯器,“现在,就剩我们了!”,他极目前方茫茫的海面,“洞两…”
 郑威向后伸出了大拇指,“洞两明白!”
歼侦10BE一个猛子扎向海面,在距离水面60米的高度迅速改平,涡扇14喷射出的强大气流立即在海平面上激起一道沸腾的水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