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集][转帖] 佣兵天下 作者:说不得大师

                第一卷(冰雪友情)
                         

                     第一章 冰雪故人来

是历史造就了英雄,还是英雄造就了历史?

这一直是很难辨析关系,但是,就从红月历203年开始,以一个小佣兵身份进入艾米大陆史的艾米·哈伯来看,前10年,是历史在造就英雄,而后10年,则是英雄与历史的共舞。

——大陆史学家艾米的第十二代玄孙尼尔·哈伯研究手迹

※※※※※

“呜……”“呜……”

一阵紧似一阵的牛角号在海克村北边响了起来,伴随着号角声,一个嘶哑的声音从远到近的传来:“雪狼来了……雪狼来了,大约有20只,大家快躲呀,还有10分钟就进来了。”一个气喘吁吁的猎人骑着雪鹿出现在村子北口。

村子里外所有干活的人的手全都停了下来,无论是男女老幼,都以最快的速度把地里的干活的雪鹿解下干活用的工具,把屋檐下的雪鸡赶到笼子里,把正在吃食的雪豚用筐子装起来……每一户人家都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些家畜赶到屋子里或者抱到屋子,不约而同的掀开床上的铺盖,把床上一个铁板掀开,把一个个家畜从一个大洞里扔了进去,然后所有的人都从洞里下去,把铁板门反锁上。

“艾米,快进来呀”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村子南边的一个小茅草屋里响起,“雪狼马上来了”,老爷子的声音越来越急,越来越严厉。

“等等,爷爷,我马上就来,昨天刚刚孵出来的两只小雪鸡跑到草丛里了”,稚嫩的声音在茅屋篱笆外传来。

“嗷呜……”狼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从屋子里冲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冲到院子门口,一把从矮草从里抓住一个小男孩的后脖领子,不顾他的又踢又打又叫,“爷爷,放开我,马上就找到了,否则他们都要被吃了,呜呜……放开我,爷爷。”两个人身影也藏匿在了自家床上的洞里。铁门刚刚扣上,雪狼已经冲到屋子里,一只最雄壮的雪狼的爪子已经开始试图掀开铁板,其他几只狼围着铁板嗅来嗅去,白色的呵气从铁板上吹了下来。

“呜呜,爷爷,小鸡肯定死了”,洞里的小孩子一点都不在意头顶上的响动,哭着说。

“艾米,听话,小鸡还可以再孵出来的,下次会出来更多”,老人无奈的劝着孙子。

“爷爷,为什么村子里那么多猎人,没有人去打死哪些雪狼?上次我们一起去杀雪熊,雪熊比雪狼厉害很多,我们都可以杀死,为什么大家不杀雪狼”。艾米一抽一喘的哭着问。

“唉……”老者长叹一口气说“雪狼是不能杀的,谁如果杀了,那么要以命顶命的。”

“那上次哪些外面来的叔叔怎么就杀了雪狼,而且杀了30多只?”艾米不服气的问。

“他们是佣兵呀,佣兵可以杀死的。”老者也不想和小孙子解释过多。

“长大了,我也要当佣兵……”艾米握住拳头。

海克村位于冰封大陆的暖水河的东侧,按照艾米帝国和哈米人王国的边境划分来看,这里应该属于哈米人王国的领地。但是哈米人自古以来就习惯生活在寒冷的冰雪中,而暖水河的发源地是一个火山爆发后形成的温泉湖(雪月湖),雪月湖的附近以及暖水河的沿岸就形成了冰封大陆上绝无仅有的没有冰雪的地区。

在艾米帝国500年的历史中,屡次希望通过外交、战争、讹诈等手段获取雪月湖和暖水河领域,却均未成功。

红月历3年、红月历12年、红月历35年,红月历47年、红月历52年,在短短的50年中,艾米帝国两代国君以雪月湖和暖水河领域为目标发动了五次大规模的战争,动用了包括龙骑兵在内的所有兵种。每次的战争却以千篇一律的结局告败。

在大陆南端,艾米帝国往往在最短的时间内攻占了所有的土地——或者不能用攻克这个词,因为在这个领域哈米人王国从来没有放过一兵一卒。战争开始后,在艾米帝国北部连邦的最北侧——冰雪森林,大批的哈米人狼骑战士总是沿着冰封大陆唯一的龙牙山大陆公路向艾米帝国北部连邦发动进攻。

在冰封大陆上,无论是任何兵种,面对须发洁白的哈米人,面对用白色熊绒编制的冰雪战衣,面对雪白的雪狼战骑,面对雪白一片的大陆,都只有一个结局:逃跑。

任何兵种在冰雪大陆能够发挥的战斗力只有10%不到,即使是天下无敌的龙骑兵,能够发挥的战斗力也不过50%,艾米帝国的龙骑兵数量是多少呢?还不如哈米人的狼骑兵的一个小队多。

也有几位艾米帝国国君希望通过外交手段或者是讹诈来获取雪月湖和暖水河,但是哈米人王国简单的脑子,只要看到任何和国土有关的字样,都拒签任何协议。

造成这种局面的唯一原因,是因为艾米帝国的开国君主艾米一世已经成功的欺骗了一次哈米人帝国的国君,并且在那次欺骗中,获取了大约相当与原有帝国领土25%大小的哈米人帝国的领土,并建立了艾米帝国北部连邦。艾米一世承诺哈米人帝国,愿意用自己国家最好的领土——艾米诺儿大陆腹地花语平原,换取冰封大陆南端的领土,并向哈米人帝国国君展示了盛产与此各类水果、动物。哈米人帝国谬亚七世其心大动,不顾王弟和皇太后的极力反对,签下了当时两个大陆震惊的领土交换协议,在协议签订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艾米一世疯了,用最富有的领土换取了最贫瘠的领土——除了哈米人帝国当时的皇太后和王弟,而后者愤然回到了自己的领地,冒着被处死的危险宣布独立,成立北哈米人帝国。

当时,谬亚七世急于迁都花语平原,并做出了逐步放弃冰封大陆领土的重大决定,所以没有和王弟斤斤计较,而王弟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把自己的属地从哈米人帝国陪都迅速扩张,直到占领了整个龙牙山以东以北的大陆。

欢天喜地的谬亚七世以及群臣来到了花语平原,最先的感觉是来到了世外桃源,花语平原北部,一年四季如春,空气湿润,各色的鲜花绽放不断。在平原上策马扬鞭跑三天三夜,眼前不会没有鲜花,鼻间不会没有芳香。花语平原南部,是潮湿的多雨地带,大面积的阔叶雨林中有无数甜美的瓜果。

但是,定都五年间,谬亚七世所建立的新的都城三次被周边诸国攻破,最后一次,谬亚七世冲入帝国军队中,以血洗刷了自己错误决断后的耻辱。

为什么冰封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到了艾米诺儿大陆后虎落平阳被犬欺呢?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雪狼骑兵到哪里了?

据后世兵法学家称,兵种相克学说和兵种加持学说,是用皇帝的血和十万雪狼骑兵的血写成的。

世代居住在冰封大陆的哈米人,须发都非常长,尤其是眉毛和眼睫毛,为了避免阳光照射在雪地上致人盲目,哈米人的眉毛和眼睫毛不但长,而且生长迅速。但是到了潮湿的花语平原后,这种生理现象,简直无法忍受,眉间常常挂满水滴。王公大臣尚且有时间请人帮自己修理。士兵呢?这种情况如何打仗?雪狼毛发更长,而且均为白色,到了闷热的平原地带,不适应气候的雪狼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在战争中,原来天然的保护色,现在变成了每次打仗后裹尸布的颜色。

最后,十万大军进入花语草原的大军,只有一万多人踏上了故乡的土地。从那之后,哈米人学会了一点,不再与任何人谈任何有关于领土的事情。

雪月湖是在哈米人退回冰封大陆100年以后火山喷发的产物,哈米人不会在这上面犯任何错误。

基于花语平原的原因,哈米人对雪月湖和暖水河敬而远之,不派任何部队,但也绝对不允许这边领土丢失。战争一旦爆发,立刻从冰雪森林出兵威胁艾米帝国外部连邦的都城冰之堡垒。最后,胁迫艾米帝国退兵。

暖水河和雪月湖对哈米人王国还是有一定的利用价值——放养雪狼的觅食地。为了保证雪狼的战斗力,哈米人王国所有的雪狼都不会圈养,全部都是放养在野外,或者换一个说法会更准确一些,在战争爆发后,哈米人凭借自己天生的感觉,寻找到野狼群然后招募野狼入伍,野狼们也异常配合,战狼们会以群落划分到各个狼骑兵团队,狼头就成为队长的坐骑,其他的狼会根据在狼群中的地位,分派给不同级别的战士。

事实上,哈米人王国也没有实力饲养这么多战狼,对于建立在贫瘠的冰雪大陆的哈米人帝国来讲,任何一次全员动员的战争都不能超过6个月,否则国家经济将自动崩溃,其经济崩溃的核心原因就是被战狼吃穷的。

雪狼的数量一直在十五万头左右,原来是遍布在冰封大陆的各个角落,自从艾米帝国在冰封大陆拥有领土后,雪狼很奇怪的自动退缩到哈米人王国和北哈米人王国领地,各有七万头左右。大陆上动植物非常稀少,雪狼的觅食难度也非常大,往往几天几夜的奔波才可以捕捉到一只猎物。于是,袭击非哈米人人类村落也成为雪狼觅食的主要手段。哈米人并不反对其他种族在冰封大陆上居住——只要缴税就行,但是哈米人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雪狼。凡是人类的村落中,均有躲避狼群的各种办法。而且越来越多的常住居民已经习惯了这种“狼来我藏,狼走我出”的生活,并认为这也是应该交付给哈米人王国的一种税赋。本来哈米人王国清廉的生活就不会向国民收太多的税,所以即使加上“狼头税”相对于其他国家还是要轻很多的。

海克村就是这样一个需要缴纳“狼头税”的村子,人们已经习惯在每次狼群来到时候,只带走主要的大型家畜,而留下适当的家禽供狼爷爷们享受。狼群一般不会呆很长时间,第一,他们很不适应这种闷热潮湿的空气;第二,下个村子离这里只有半天的路程,那里也需要收税。它们一般停留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天。

“怦……怦……怦……”

在刺拉刺拉的狼爪子抓挠中声音中,艾米头上的铁板有节奏响了起来,一个悦耳的男声响起:“请问这里哈伯家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