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历史小说《翻天覆地》第一集第二章(修订版)

第二章 罗家庄园

罗振华躺在床上,逐步把心情平静下来,只觉得耳朵的听力也大有进步,仔细凝听,能够听到在50米外巡逻的庄园护院的脚步声,隔壁房间的四个丫头睡觉的呼吸声更是清晰可闻,听了后面正房里的母亲和西边厢房里两位妹妹平和的呼吸声,能够感觉到她们这两天的确没有睡好,现在终于松了一口气,睡得特别地平静和香甜。母亲在时娘家姓乔名叫淑娟,16岁就嫁给了罗振华的父亲时年18岁的罗旭明,过了一年就生下了罗振华,又过了二、三年分别生下两个妹妹罗珍兰和罗珍红,现在两个妹妹都住在家里,没有上过洋学堂,都是在私塾通过教书先生来知书达礼,平时也跟管家罗进宝的老婆罗大婶(娘家名于盼娣,只是在这里没有人称呼)学点武艺,也不能说是花拳秀腿,基本的防身还是有作用的。虽然罗振华5岁以后在家里的时间并不多,但每次在家都要带妹妹去玩,还经常给她们讲故事,也陪她们练武,在罗振华这个武林奇芭的指导下,她们的武艺也达到了与一般护院的水平,罗振华兄妹的感情也非常的好。罗振华的爸爸罗旭明最近一个月不在家,到山西和直隶两省的荣泰升分号去巡视了,估计要到年关时分才回到家。罗振华的爷爷罗志斌由于年轻时长年跑西口,经历过多次生死磨难,落下了一身伤病,前年就去世了。他的奶奶更命苦,很早就去世了,甚至还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罗旭明娶媳妇。罗振华一家三代单传,父系也没有什么血缘相近的亲戚。不过他的外公乔福隆家到是人丁兴旺,娶了两房老婆,生有四个儿子五个女儿,家族企业恒通社经营着西北到华北、东南两条商道的贸易运输,在老家榆次还有近4000亩土地。

罗振华再把听力凝向前面护院住的房间,能够听出每个人都练过武艺,尽管没有江湖一流高手,但也都学过拳术或掌法,也都会舞刀弄剑,家里有10把汉阳造的步枪,还有20多杆土枪或猎枪,所有护院人手一支,每个人也都会打枪,但由于要节约子弹,枪法上就没什么突出之处了。罗振华也跟护院的几位师傅对练过,从12岁出山时可以以一对二,到17岁突破第五重能够以一对四,其实罗振华的武艺在突飞猛进,这些陪他练的师傅也大有收获,特别是护院队副队长罗忠平,今年21周岁,是罗家从小收养的孤儿,从小肯吃苦,对罗家也很忠心,平时喜欢跟院子里的丫头冬梅说说笑笑,看样子已经蛮有感情了,已经练有一身硬气功和一套刚猛的刀法,在护院当中武功可以排到第三。武功排名第二的是护院队队长柳如金,今年29周岁,他的爸爸柳絮飞是罗振华的爷爷罗志斌的保镖,曾经多次与罗志斌一起出生入死,罗家待柳絮飞也不薄,年纪大了后给了100大洋银圆和15亩地,就住在罗家庄园边上,柳如金从小在罗家长大,也在罗家私塾读过几年书,武功是家传的,练得一手好剑法,还有独门暗器绝招——柳家追命旋风镖,现在已经结婚,娶妻黄晓凤,生有两个儿子,分别有9岁和7岁,平时住在自己家里,只是白天负责护院队的管理和训练,晚上一般都是由罗忠平负责护院工作。武功排到第一的是父亲罗旭明的随身保镖魏成仁,据说今年已经32岁,没见他有家人,平时喜欢喝酒聊天,来罗家已经有4年多,曾经在一次收银过程中救过罗旭明的命,从那以后一直跟着罗旭明,老家据说在山东,罗振华与他一起练武时共交手五次,只有今年正月里双方交手500回合不分胜负,其他四次都是罗振华败北,不过罗振华也因此而受益良多,他也非常感谢魏成仁,平时都尊敬地称他魏叔叔,由于整个护院队员中绝大多数都没有跑过江湖,所以魏成仁的江湖经历是大家最感兴趣的,平时有空大家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都喜欢听魏成仁讲一些武林逸事,尽管他对自己过去的经历总是闭口不谈,但是他讲的故事照样吸引着大家,他的武艺又是最高的,每个人练武时多经他指点,因此尽管他只是个保镖,却在护院当中享有很高的威信。在庄园的三十几名护院中,还有3人与罗振华感情最深,就是罗忠虎、罗忠明、罗忠海,年龄分别是222120周岁,都是罗家收养的孤儿,虽然他们三人武艺还算不上武林高手,但对付一般的人好几个没有问题,而且他们现在都还年轻而且身体素质好,假以时日还是很有希望成为江湖一流高手的,由于罗振华的爷爷、父亲平时对待仆人和员工都很好,他自己在五台山上也干过各种重活,所以他养成了平易近人,待大家真诚关心,没有少爷的架子,大家都很喜欢他,罗忠平、罗忠虎、罗忠明、罗忠海都与罗振华年龄接近,平时还经常跟他学认字和练武,所以他们四人可以说是罗振华的铁杆保镖和忠诚下属,被称为罗家的四大金刚

第二天(1905117日)(为了方便,今后一般写日期都用公历)清晨,罗振华早早起床,来到后院的练武场上锻炼身体,经过昨天夜里近一夜的思考,只休息了2个小时的罗振华,还是很早起来练功了,他先在房间里把玄玉功运转三十六周天,感觉特别地耳清目明。他来到院子里,这个时候正是一年当中最冷的季节,前几天下了一场大雪,到处都是一片银装素裹的景象,今天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往东面方向看去,60里外的白雪皑皑的太行山清晰可见,说明当时的空气的确清新,能见度相当好,不象后世100年后的这里,空气和河流污染都非常严重,重化工业和火力发电业一直是后世山西省的支柱产业,因此山西省也是全国有数的污染大省,他想到自己以后也要办这么多工矿企业,必定也会带来污染,可是如果不搞工业,国家就不能强盛,就会被列强侵略,人民就更苦了,这种被污染的代价还是能够承受的,但自己也一定要尽自己所能把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带给灾难深重的祖国,包括尽力把污染控制到最小程度。

现在的罗振华,身高180,体重65千克,身体看起来有些偏瘦,英俊的脸蛋透出一份刚毅,只见他在场上不断地飞舞,一套少林伏虎拳打的虎虎生威,练完拳术以后,罗振华又拿起大刀舞了起来,整个练武场上顿时闪动着飞光流影。过了不久,除了守门的护院外,其他人都来到练武场,大家看到罗振华精神饱满、神采奕奕的身影,都很高兴,纷纷前来与他打招呼,然后一起在场上练了起来,一时间整个练武场上杀声震天,拳来剑往,好不热闹,……。由于这些年到处都是兵荒马乱、匪盗横行,罗家庄园和所属的兴隆煤矿成立了护卫队,除了柳如金、罗忠平等三十多名从小在这里学习武艺和文化成长起来的核心成员以外,还有220多名庄园的长工和煤矿工人跟着罗家学武健身、看矿护院,罗振华虽然平时在家时间不多,但每年节假日回家时都要指导护卫队员练武学文,罗振华与大家建立了良好的感情。

一直到管家的婆娘罗大婶来喊大家吃早饭。罗振华与妈妈及两位妹妹一起吃的早饭,在吃饭时总是听到她们喋喋不休的问寒问暖声,罗振华耐心地陪着她们说话,并好说歹说才使她们相信自己已经完全好了,前两天昏迷不醒其实也不是生病,只是练功的一种特殊状态,以后也不会再出现这种状态了。吃完早饭,罗振华决定开始实施自己的奋斗计划,目前正是农闲时节,正好把庄园里的护卫队员和长工组织起来进行系统训练,虽然在目前情况下罗振华还不能把推翻满清统治的革命口号讲出来,但按照后世人民解放军的训练方式进行正规化训练还是可以的。罗振华从上午8点开始用了一个上午给大家讲课,两个时空的罗振华有许多方面有着相同的特点,都有善良的品性、聪明的头脑、出色的组织才能和口才,原来的罗振华曾经多次教大家认字和介绍太原听来的奇闻轶事,所以身体恢复过来的罗振华进行讲课大家并不感到奇怪。由于召集起来听课的人有两百多,罗振华在演讲中结合了自己独特内功,保证每个坐在院子里的人都能够听到他的讲话,甚至隔壁院子和房间里的家人、丫头和仆人也听得清清楚楚。他以自己生动形象的语言讲述了鸦片战争以来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掠夺中国人民的土地和财产,肆意屠杀和欺压中国人民的丑恶罪行,对于帝国主义国家重视科学技术和现代化建设的情况也作了详细的介绍,至于腐朽无能、丧权辱国的满清朝廷,他没有直接用言语加以谴责,也没有发表反清言论,但无情揭露帝国主义邪恶面目的本身就是对满清王朝丑陋行径的无声鞭策,大家听了以后在痛恨帝国主义的同时,对于朝廷也不会有任何好感,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思考最多的自然是怎样改变这种糟糕的局面。罗振华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向大家说明关心国家大事的道理,用自己心目中理想的新社会的情形来激励大家,这是大家第一次听到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社会:人人平等、男女平等、民主自由、人民当家作主、老百姓个个过上幸福生活,跟天堂的生活一样,罗振华适时引导和鼓励大家,只要大家团结起来,努力奋斗,建立这种美好的新社会一定会实现,把所有人的心都说得热乎乎的。

到了下午1点,罗振华又以练武健身、保家护院的名义组织大家进行标准的队列训练,他重点训练了护卫队中武艺、才能、人品和威信最高的12人:柳如金、罗忠平、罗忠虎、罗忠明、罗忠海、楼云飞、陈元、兰坚勇、许直勋、吴永前、孙志达、陈有富,这些人平时跟罗振华接触最多,接受罗振华从中学里带来的进步思想也最早最深,他们有着良好的武艺基础,学习速度自然也是最快的,这些人本来就是庄园的骨干,他们的模范带头作用自然不同一般,罗振华以这12人为榜样和示范,让大家观摩和学习,然后让这12人作为小队长,带领大家训练,自己在边上指导。罗家所属的兴隆煤矿的一百多名工人的训练工作以后再由庄园里派一些人帮助训练,煤矿里的活本来就是大家轮流干。就这样罗振华手里的第一支队伍正式形成,他们每天上午参加文化、军事、政治和经济知识学习,其中一些骨干还要专门抽出晚上休息时间开小灶,认真学习一些军事理论和战略战术,每天下午都要进行军事训练,晚上还要组织大家讨论和交流活动,在课余时间还学唱一些后世解放军常用的进行曲,自然有些歌词作了技术处理。罗振华还编写了一些用简体字撰写的小册子供大家学习,这也是本世界第一次使用简体字,虽然有着两世记忆的罗振华写繁体字不成问题,但更容易识记和书写的简体字对于扫除文盲的作用更大,对于大多数从来不识字的老百姓来说,简体字的优势是不言而喻的。

罗振华也专门抽出时间来到自家山上的煤矿,还亲自进到矿井里检查生产和安全情况,以他出色的学识和水平,一整套效率高、安全规范的管理制度迅速建立起来,矿山原有的工头管理制被彻底摒弃,工人自己选出的领导将与煤矿的负责人共同管理企业。这个时候还没有机械化采矿,劳动效率明显低下,工人们也很辛苦,罗振华亲自吩咐要减轻矿工的劳动强度,并开始亲自动手研制蒸汽驱动的挖掘机,矿山的一些技工也跟着他学艺,需要的材料除了自己带人动手打造以外,也派出专人到太原购买机器或零件,这种新机器在130日正式投入使用,使得兴隆煤矿的产量大幅度提高,而工人们的劳动强度反而减轻了,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现代化的力量和罗振华的神奇,罗振华的威信自然越来越高。这时候煤矿挖出的煤炭主要供应给周边十几个县的老百姓冬季取暖,以及太原、榆次等城市的一些新式工厂使用。罗振华还亲自制作了烧蜂窝煤的炉子,向附近城镇的老百姓推广使用。罗振华所学的玄玉功非常神奇,可以把练功和睡眠有机结合起来,这样一来,他每天晚上只需要花六个小时进行练功和休息,其他时间可以用来办大事。

他还在125日带着罗家“四大金刚”专门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骑马去了一趟太行山深处,在原来基地所在区域找了很长时间,没有发现任何基地洞库的痕迹,目前的太行山,树林更茂盛,空气更清新,包括狼、豹在内的野生动物也更多,好在他们个个身怀出色的武艺,能够战胜一切野兽的袭击,虽然没有发现基地,让但此行让他对巍峨的太行山更加熟悉,还带回一些杀死的野兽和采摘的药草,丰富了大家过年的伙食,还可以炼制一些有用的药物。虽然他是罗家独生子,但他手里可以自己支配和使用的资金还是很有限的,他的祖父和父亲都认为从小大手大脚惯了,不利于他的健康成长,所以给他的零花钱还是很节制的。罗振华从小就很懂事,又在五台山吃过苦,懂得金钱的珍贵和来自不易,所以他一直很节约,这些年下来也节攒了一些钱,他家里是开票号的,耳闻目染之下也学会了投资生财,每年节省下来的零用钱和压岁钱都被他存入自家的票号生息,现在他的名下已经有了1200两白银,不要小看这笔资金,在当时可养活一般穷人家庭30多户,不过这些钱都在票号里,要拿出来作为投资资金使用,还必须征求父亲的同意。由于在太行山未能找到基地,他判断只有后世的罗振华的灵魂来到这里,要开创事业必须依靠自己的努力奋斗。他决定自己动手研制武器,作为后世21世纪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双料院士的科学家,在当时条件下搞这种并不高深的武器还是很有把握的,他花了许多时间和心血专门研制了蒸汽机驱动的机床,安置在罗家所属的山上经过扩大的山洞里,用来秘密制造步枪、子弹、手榴弹和火药,虽然由于受到资金和条件的制约,产量暂时不高,武器的质量也不是很高,但只要资金和材料到位,提高产量和质量没有什么问题。

罗振华的父亲罗旭明一直到农历十二月二十八(190522)才回家,在这个朝廷腐败、列强欺压、兵荒马乱的年代,开票号其实非常不容易,票号放出的贷款风险还是很大的,罗旭明、严顺心和票号的大小掌柜竭尽所能、苦心经营,使得票号能够取得一定的盈利,办在各地的分号也逐步增加,他这次出门前后两个多月,走遍了山西、直隶、内蒙一带的92家分号,算是给龙年划上比较圆满的句号。由于当时通信手段的限制,他一直不知道自己唯一的宝贝儿子生病的消息,回到家以后看到的却是精神饱满、神采奕奕的罗振华,听到的都是儿子神奇的经历,他对于罗振华把护卫队、长工和矿工组织起来并没有不满和怀疑,毕竟目前整个国家都不是很安宁,自家的保安实力的增加当然值得高兴。对于儿子在这些天的神奇经历,也没有感到特别奇怪,从小就不断创造奇迹的儿子本来就是自己的骄傲,到是罗振华能够制定出科学新颖的经营管理方法和研制出先进的挖掘设备来提高兴隆煤矿的效率和安全,让他感到特别高兴和欣慰,因为原来的罗振华对经商并不感兴趣,也不大关心自家的经营情况,对自然科学更感兴趣,原来一门心思准备报考大学,现在昏迷两天后突然转了性,自然给他带来意外的惊喜。

他回家后立刻坐马车赶往自家的山头,想看看宝贝儿子和欣欣向荣的兴隆煤矿,到了矿山看到和听到的都是令人满意的事情,正在后山搞秘密研究工作的罗振华得报后也立刻赶了过来,父子相见感到特别的高兴,罗旭明想了解转性后的儿子对经商的看法,是不是愿意放弃读大学的打算,跟着自己经营荣泰升票号,罗振华也想把自己对于后世现代股份制银行的有关知识告诉父亲,同时希望能够得到父亲的资金支持,创办一些企业,两人见面后就聊上了,他们一起坐着马车回家,一路上一直在不停的交流,回到家吃晚饭时也没有停止,罗振华的家人对于罗振华的变化充满了好奇,罗振华的解释是自己这些天经过深思熟虑,觉得实业报国和科学救国的道路才是正道,想在这方面有所作为,不准备去北京和天津求学深造了,并声称自己得到老师的大力支持和指导,算是勉强应付过去了,罗旭明对于自己的儿子准备自己创业既感到吃惊也感到欣喜,毕竟儿子长大能够自立了,罗乔氏和两个女儿也为罗振华的茁壮成长感到自豪和骄傲。

随后几天,父子俩商谈了多次,罗旭明在上个月在天津时,结识了一位祖籍宁波并在英国留学和在金融企业工作多年的银行家——杨旭升,两人一见如故、结为知己,目前杨旭升在上海的英资洋行工作,这些年也积累了大量的资金,两人曾经谈起合作创办股份制银行的事宜,准备此次与荣泰升票号的另一个股东,也是罗家的世代较好严家家主严顺心商量这件事,现在得到罗振华的鼓励和诱导,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心。对于罗振华想创办卷烟厂、化妆品厂、制药厂和钢铁厂的大胆设想,罗旭明还吃不准是否该大力支持,毕竟自己的儿子才17岁,从来没有经商的经验,会不会成为“纸上谈兵”的赵括,加上荣泰升票号是两家合开的、有着严格的放款制度,所以无法从票号提取大量现金进行投资,最后他拿出家里的自有资金6000两白银,他希望儿子先办一家卷烟厂,成功以后再考虑兴办其他企业。罗振华的志向其实不是为了经商,办工厂只是为革命积累资金的手段,他要办的兵工厂更是只进不出的企业,所以他还得另谋途径筹措资金。

两个罗振华融合后的第一个除夕之夜很快就到来了,尽管天气还非常寒冷,但罗家庄园却充满了欢声和笑语,在罗振华的带动 组织下,除了少数一些看管兴隆煤矿的人以外,罗家庄园的所有人在吃完丰盛的年夜饭以后一起聚集在一起开了一个令人难忘的联欢会,这种联欢会除了罗振华本人见识过,所有人都感到新鲜和稀奇,大家的兴趣特别高,罗振华的父母本来就很开明,也乐呵呵的坐在前排观看。在这些天的艰苦的军训之余,罗振华都要搞一些唱歌、讲笑话、说相声等活动,以此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连罗振华的两个妹妹和家里的丫头也被鼓动起来跳起了山西民间的舞蹈,罗振华还把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几个小品加以改编以后教给庄园里最能说会道的人,使得这场晚会取得空前的成功,到晚会结束的时候,农历大年初一的钟声响了起来,罗振华特制的一些焰火也争相开放,给大家带来意外的惊喜,人人都说这是一个好兆头,象征着新的一年必将是个好年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