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九章[16][原创]

他们在金陵城找遍了这帮小乞丐能出现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他们。可能是知道烈风身手不凡,事先找个隐秘的地方躲了起来。烈风四人万分沮丧,懊恼不已。转念一想,只是区区盘缠,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没有放在心上。好在叶月影身上盘缠甚多。天晚时,找一个客栈住下。
叶水两人共睡一室,烈风独处一室。两房比邻而隔。烈风躺在床上,背手而枕,虎目微闭,默默地想着心事。他年幼生于神龙谷,所见都是劳作之事。慈父丧命此谷,幼小心灵便对残暴而生痛恨之心。冰啸是蚩尤部落名门望族子弟,自小便有匡扶天下之心,只因为年轻犯错。致使一生报负尽付东流。烈风学艺魔鬼岛十年,脾气甚对冰啸习性。冰啸心喜之余,竭尽所能,倾囊传授。希望把他培养成行侠仗仪、匡扶济事的一代名侠。
烈风初入大华,便遇裂波鲸龙为祸人间;镇南王张定世代忠良,竟然莫名关押;而冷氏家族对蚩尤部落是忠心耿耿,却满门抄斩。心中隐隐觉得看似稳定的蚩尤部落内部却是激流汹涌。
※ ※ ※
正在想时,忽听后窗上“当”的一声轻响。下床开窗。冷酷站在楼下,向他招招手,示意他下来。烈风抓起逆天神剑,斜插在腰间。贴耳在墙壁上听了一会。叶水两人寂静无声,知道已经入睡。便吹灯,从窗户中跳下。
烈风见他带着自己向城东赶去,不知何意,剑眉微蹙。正欲开口相问。转过一弯,冷酷向他解释。原来这帮小  乞丐白天在街上行乞偷窃。晚上便躲在城东的一个破落大院中睡觉。冷酷自小在金陵流浪,对此了如指掌。白天没有找到他们。待晚上安排好叶水两人,便带着烈风去城东找这群小乞丐。
星汉灿烂,微星隐现,明月皎皎。如血月光倾洒大地。微风轻拂,萤火飘摇,暗香浮动。
烈风无心欣赏如此风景,紧随冷酷在大街上闪飞电驰,向城东急奔。黑衣飘飘,乞服展展。不一刻,两人站在一个破落院门口。冷酷看着黑糊糊的大院,冷哼道:“看你们还能往哪里躲?”抬步进院。
院中残墙断壁,破屋败房,杂草丛生,道路是三尺来长的大青石铺成。时有夜行物在丛草中急蹿,碰的半人高的野草哗哗作响。一棵三人抱粗的大树上,猫头鹰的眼睛闪闪发亮。
烈风借着明亮的月光,打量着这个破大院。虽然破旧,气势却颇为不凡。未破落之前,定是深门大户。随着冷酷,穿过一个破屋,悄然无声地向后院摸去。
刚转过一座生满杂草的假山,便听到“叮叮,哗啦”声。两人对视一笑,暗想:“这帮小子正在数钱呢!”各不出声,打个手势,一左一右摸了上去,准备把他们抓个正着。
烈风绕过一个小水塘,悄悄地从左边向亮着灯的破屋包了过去。刚走几步,忽觉得脚下踩到什么。借着月光,低头一看。顿时,毛骨悚然,倒吸冷气。
只见地上草间躺着三具尸体,正是白天从他身边而过的小乞丐。脏污不堪的破衣服上,血迹斑斑,发出难闻的恶臭。一个脑袋被拍碎,眼珠突出。一个喉咙被割断,脖子间满是鲜血。正有几个苍蝇盯在上面。最后一个胸前好象被什么兵器透胸而过,地上满是鲜血。
三人脸上都是惊骇、恐惧、紧张。看样子在死前见到什么恐怖之事。尸体像野狗一样被扔在草地里。看样子是被凶手随手扔了出来。
烈风蹲下身子,掩在草丛中,紧张地盯着亮着灯的屋里,护体真气自然而生,护住全身。慢慢地向破屋摸去。
右边的冷酷所见更惨。地上躺着七具小乞丐尸体。尸体横七竖八地扔在一边,鲜血满地,目不忍睹,脸上尽是恐怖之色。冷酷大惊,丹田真气速步全身。这些小乞丐虽然刁滑皮玩,偷窃斗殴,但并无大的过错。可瞬间七人毙命于此。手段之残忍,冷酷从未见过。
*************8
自被龙威打通任督二脉时,冷酷虽然无明师指点,但勤加练习,混于市井,身手倒也不凡。若不是为了暗中寻找祖上秘密,早已扬名于金陵。平时 不屑与这些小乞丐为伍。但毕竟相处已久,渐有感情。顿时怒火中烧。
一股杀气从冷酷眼中一闪而逝,丹田真气随着沸腾的热血流经全身。一个旋涡在周围生成,快速生成,隐有呼呼风声,大踏步向破屋走去。
“咦”的一声,当冷酷满身杀气地出现在屋前十丈时,从屋中传来。显然屋中人已经感觉到冷酷身上发散出来的杀气,而警觉起来。
冷酷一脚揣开破门,左掌护住面门,右拳护住胸口,闯进屋中。烈风怕冷酷吃亏,取出腰间逆天神剑,跃出草丛,冲进破屋。一左一右在屋中站定。一扫屋中,凝神戒备。
这间屋甚是巨大,墙破顶漏,蜘蛛网密布。地上铺满了一层乱草,定是小乞丐临时的住所。墙角有几张破桌烂椅,墙壁上插着六支火把。
火把下,屋中站有七人。一个身高十尺,长须飘胸,脸带微笑的素衣人,眯着眼打量着他们。围在他周围的是六个黑衣劲装大汉。十四只眼睛冷冷地看着他们。地上躺着六个小乞丐的尸体,血腥刺鼻,显然毙命当场。本来已经破败不堪的屋子,好象被他们推墙破壁地搜查一番,满屋灰尘迷蒙。
冷酷双牙紧咬,眼中怒火喷射,盯着素衣人,冷冷地道:“是你杀了他们?”声中满是杀气。
素衣人见了他们,微笑着转头,看着面前的一面破墙上的图画。根本就不理会他们,轻声道:“老六,杀了他们。继续搜。“
六个黑衣大汉一听,其余五人依旧各自在屋中搜查。老六面露狞笑,满身杀气,向冷酷慢慢走去。笑道:“记住了,小鬼。大爷叫龙六。”说着巨大拳头向冷酷头上捣去。
一丈外,冷酷就感觉拳风破空袭来。一股寒冷之气弥漫全屋,刮在脸上隐隐生疼,旁边火把火焰随之跳动不已。冷酷心中一惊,知道此拳力重千钧,不敢硬接。右脚侧跨一大步,避开锋芒,右手成刀。一道黑色真气自丹田直冲檀中,经璇玑转向云门,顺着尺泽,在太渊穴破体而出,拉出三尺长的黑色真气刀。
“轰“两股真气对撞,发出震耳巨响。岌岌而塌的屋顶顿被气浪掀翻,摔在地上 ,哗啦啦乱响一阵。
两人各自后退三步,才稳住身行,看着对方,暗自心惊。刚才龙六以为他只是普通的小乞丐,心生轻意。以为三成功力就能把他收拾,然后再解决旁边的烈风。没有想到不起眼的冷酷竟然能够接住自己的重击。顿收轻敌之心。凝神聚气,重鼓寒冷真气又和冷酷斗在一起。
冷酷刚才硬接他的一记重击,体内真气微觉得停滞,深吸一口气。抑制之气顿消,抖擞精神和龙六重斗在一处。冷酷虽然经龙威打通经脉,毕竟功力低下。没有几下就被龙六逼得手忙脚乱。
龙六见他腾挪跳跃,手足无措。脸露笑容,笑道:“小子,记好了。大爷叫龙六。”说着衣袖摆动,寒冷真气飘摇不定,罩住冷酷。火把火焰跳动的比刚才更加厉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