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18

sdrzdl 收藏 4 269
导读:[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18

第四章


北京号
 
 高长海没有去接值班长递过来的卫星侦察报告,他用双臂支撑着俯身在综合显示仪上,双眼凝视着太平洋那片蔚蓝,“发现了没有?”,他头也不抬地问了一句,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指望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卫星会发现什么。
 “部分海域云层太厚,卫星侦察没有结果”
 高长海默默地点了点头,手中的光笔不停地在显示仪上点着,心里弥漫着的一股不祥之兆。“你认为威海号在哪里?”,他依然俯着身子。
 “司令员,按照最初测定的出事海域,威海号可能在这点。”舰队值班长伏下身子,比较测量了一番,用手中的光笔在显示仪上画了一个圈, “如果我们能够确定威海号到底出了什么故障,可以让搜索的范围更准确,如果威海号动力系统出现问题,他随海水自由飘逸的范围就不会超过这一区域”,光笔在原来的大圈里勾出了一个小圈。
 “但愿……”,高长海慢慢地直起身体,依然叼在嘴里的烟斗早就熄灭了,“怕是没有那么简单!”,通讯系统故障、动力系统故障、生命保障系统故障…他考虑了所有的可能,但都一个一个地排除,他感到越来越疑惑。
 “3个小时了,会不会已经…”值班长的声音越来越小,高长海的眼神让他咽下了最后两个字。
 “不会的,绝对不会!”高长海坚定地摇了摇头,在他考虑的所有可能性中,压根就没有 “沉没”这两个字眼儿,因为那是威海号,是东太平洋舰队的威海号,是鲁卓成的威海号。
 鲁卓成,高长海的视线穿透苍茫的迷雾,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低落的情绪,心中一惊。自己是在怀疑什么?怀疑鲁卓成?怀疑自己?这种念头是不是太可笑了呢?戎马倥骢,有很多事他怀疑过,但从没有怀疑过自己,从没有怀疑过鲁卓成,这信任是建立在几十年的友谊、几十年的相互了解的基础上的,这种感觉让高长海心里暖呼呼的,他摸出打火机,重新点燃了烟斗,狠狠地吸了一口。
 高长海和鲁卓成之间的友谊有点特别,这种友谊好像不是建立在共同性上的,甚至可以说,他们两人之间存在着太多的差异,高长海是北方汉子,鲁卓成则是南方人;高长海火爆外向、鲁卓成宁静内向;高长海豪放、鲁卓成细致…这是个性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甚至他们平时吃饭都吃不到一块去,高长海口味浊重,而鲁卓成口味清淡,事实也是,在几十年的相处中,他们两个谁都不曾请对方吃过饭。也许正是这种差异,使他们的友谊咬合的更好,二十年前,高长海从405潜艇调任307导弹驱逐舰任舰长,认识了鲁卓成,那时鲁卓成也刚刚从南海舰队调到北海舰队任482攻击型常规潜艇的艇长,那时,他们都刚刚三十几岁,是被公认的北海舰队的两条龙,浑身上下都透露着锐气,他们是舰队的名牌,舰队的骄傲。
 俗话说一山不能容二虎,但是从当初的北海舰队到现在建制改革后的东太平洋舰队,这两只虎却一直相处了二十多年,也有相互的矛盾,有利益的冲突,但相互的欣赏,给他们之间看似平淡的友谊加上了牢固的纽带。有时候想一想,高长海也为自己与鲁卓成之间的友谊感到惊奇,他们是多么不同的两个人,但是,他更深刻地感到了一切差异之上的共同性,那就是他们两个都多么热爱这身军装,多么热爱这个职业,他相信,他们两人的基因里,都有着相同的铁与火的遗传密码,他们都是人类中那种一生下来就应该是军人、就应该为战争作准备的那一类人…
 “司令员”,高长海的思绪被值班长打断,值班长把从气象官手中接过的报告递给高长海:“天气转好…”高长海连忙接过报告,边迅速地看着边问值班长:“红箭准备好了没有?”
 “已经准备好了”
 高长海走近指挥塔弦窗,透过舷窗玻璃向起飞甲板上望去,甲板的尽头,一架歼侦10BE已经套上了弹射索,它的水平鸭翼上下摆动着,在进行最后的起飞调试,气泡形的座舱内,前后两个飞行员正在交流着什么,不时向机身旁边的引导员做着手势。这时,前方驾驶员显然看见了指挥塔楼上的高长海,他提醒了一下后舱驾驶员,指了指塔楼,后舱驾驶员顺着手势也看见了高长海,他向高长海挥了挥手并敬了一个礼。
 高长海会意的点了点头,指挥塔扬声器里已经传来了荆诚略带磁性的声音:“泰山,红箭准备就绪,随时待命起飞。”
 “荆队长和郑威飞,没有问题!”值班长在一旁说。
 高长海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犹豫的看了看天上浓浓的云层。他担心的不是荆诚和郑威,荆诚亲自飞是由他提出的,歼侦10BE的飞行性能也没有任何问题,甚至仍然很不理想的天气,也不是他最为担心的事情。高长海转身离开弦窗,回到综合显示仪前:“第七舰队现在在哪里?”
 第七舰队,那才是他始终担心的。他不相信第七舰队的突然出现是一个纯粹的偶然,他相信这里一定存在着某些联系,而且很可能还与威海号有关,虽然他不敢说那到底是什么。
 “大概在这里!”值班长皱着眉头判读着让人头疼的卫星侦察照片,高长海对着值班长手指的区域沉思着,甚至没有注意扬声器传来的声音,值班长提醒他:“司令员,红箭请求起飞”
 高长海吐出一口烟拿起通话器,“红箭,可以起飞”,他注视着歼侦10BE的尾喷口喷出两道猩红的火焰,在眼前划过,轻巧的插入云霄,“祝你们好运!”,他在心里默默地说着,是啊,有谁知道他们将会面对什么呢?
 

威海号


 “难道说,我们就只能这样干等着吗?”,诸子剑一把揪下头上的作战帽,在手里揉捏着:“政委,难道我们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我们只有等待!” 周明叹了口气,看着眼前不是低着头就是摇着头的各部门长,周明也有点灰心了,本来集中大家是为了想出一个解救指挥舱战友的办法,但是讨论来、讨论去,最后的结果却是“没有办法!”
 就在此时,巡查各舱的楚天云满头大汗地踏进来:“等待?妈的!得等到什么时候!”,他解开胸前的一颗纽扣,仿佛被憋坏了。
 “副艇长,我看,与其这样被那帮混蛋指使,不如来个鱼死网破,跟他们拚了!”诸子剑狠狠地把已经皱成一团的作训帽摔在甲板上,脸涨得通红。
 “拚了?”,楚天云瞪了诸子剑一眼,拾起地上的帽子,塞回到诸子剑手里:“怎么拚?拿我们76个人的生命去换那四个王八蛋的命?”,他没好气地说。其实,楚天云何尝没有想到“拚了”二字,何尝没有幻想着马上冲进指挥舱,把那几个丑陋的家伙捏苍蝇一样捏死,而此时他突然觉得“拚了”这看似豪迈的话是多么的不负责任,看看那些年轻的水兵们、看看他们那种充满希望的眼神,他觉得但是在各舱一转,在水兵们中间一走,这个时候
 “我看,鲁艇长在等机会!”从楚天云的背后,闪出了一个瘦瘦的身影,楚天云仿佛这才想起来,“嗷!黄情报员,忘了给大家介绍了,也许他上艇的时候,你们也有人见过了!”,楚天云把黄凯让到身前,“瞧,这就是现在的情况!你有什么好主意?”
 “我不是潜艇兵,在潜艇里,我没有发言权”,黄凯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镜:“不过,我想,我们一定会有机会,只要我们有耐心”,镜片后,他的眼睛闪闪发亮:“不瞒大家说,干我们这行的都是彻底的机会主义者”他笑了笑,“在任何时候都相信总会有办法”。
 “对!”周明接过话去:“我们不是躲过了两次攻击了吗?”
 “可是,这个窝囊气也太难受了!”诸子剑依然在嘴里嘟嘟囔囔地骂着。
 “副艇长,她接近系统编码内核!”系统控制员的电脑屏幕上,警示信号突然急促地闪动起来。
 
 
  “怎么样?”泰伦奴凑近碧姬的电脑。
 “快了,我们已经接近编码程序内核”,碧姬依然有些苍白的脸上不断泛着红晕,她的手在键盘上飞快地跳动着,对于她来说,这好象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游戏,她正沉醉于游戏的高潮给她带来的极度欢愉中。
 突然她的眉头一皱,继而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想阻止我,自不量力”,泰伦奴紧张地看着碧姬:“怎么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臭虫,呵呵,他们永远也阻止不了我,哈哈哈”,碧姬鄙夷哼了两声,她用眼斜了斜鲁卓成,嘴里发出一阵怪笑。
 “他们不会给你造成麻烦,对吗?”,对于开枪杀人,泰伦奴是好手,但对于电脑他却是个门外汉。
 “这些可怜的人,他们以为自己能做点儿什么,但他们什么也做不了”,碧姬重重地敲下回车键,电脑屏幕上迅速滚动起一排排数字,她轻声欢呼了一下,长长出了口气,“我们进入了顶级编码内核”
 “那就是说…”泰伦奴被碧姬的情绪感染着。
 “那就是说,我们就要开始计算密码了”,碧姬启动了一个带着骷髅头的程序,随着一排数字迅速在屏幕上滚动变换,泰伦奴额头的疤痕不由再次舞动了起来。
 
 “副艇长,她进来了!”,两个系统控制员无助地看着楚天云,额头上不停地冒着汗水,“她已经进入了核导弹编码内核,狗娘养的,她是怎么做到的?!”
 “会发生什么?”
 诸子剑脸上的表情异常沉重:“可能用不了多长时间,她就会编制出一个导弹发射密码,他们将完全控制核导弹!”
 “必须阻止她!”
 “我们做的完全没有用处,”,控制员摊开双手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们说的没有错,那个女人的确熟悉整套核武器密码系统编制,她知道的比我们多得多!”诸子剑捏紧拳头,一拳打在座椅靠背上。
 头部伤口不觉又是一阵剧痛,楚天云只觉得心里熊熊地燃起一把火,“妈的,他们休想得成”,他腾得站了起来,伸手就去拔诸子剑腰上的手枪。
 “副艇长!!”,众人紧张地盯着他。
 看着大家的目光,楚天云不由冷静了下来,他的手从冰冷的枪柄上慢慢滑开。是的,冷静,冷静,他不断地提醒自己,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冲动的决定都将产生可怕的后果,他必须对艇长负责,对全体艇员负责,对整个威海号负责。他犹豫着把抢插回诸子剑的枪套,心里充满了沮丧。
 “是不是我们的思路有问题?”一边,黄凯仍然是不急不慢。
 “思路有问题?”,楚天云不解地看著黄凯。
 “对”,黄凯点了点头,问两个控制员,“我们一直做的是什么?”
 “建立防护程序,阻止她进入编码控制系统”
 “当然没有用,因为她熟悉整个控制系统的构成!”黄凯越说越快,“这就好像我们企图在她做的迷宫里困住她”
 两个控制员相互交换着迷惑的眼光。
 “既然这种防守一点用处都没有,我们为什么不尝试一下进攻呢?”
 “进攻?”
 “对,进攻!主动进攻她,在她打倒我们之前我们先打倒她!”
 
 
华盛顿.五角大楼
 
 “总统,咖啡……”
 “上帝,一边去,别烦我!”,两艘驱逐舰刚刚确认失去目标,从前方传来的卫星视频画面上,太平洋汹涌的海面迷茫而浩荡。肯特忍不住怒火中烧,他一挥手,打翻了身后勤务小姐手中的托盘,“啪”,盘中咖啡杯摔落在五角大楼地下指挥所钢制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把繁忙的指挥大厅一下子震地安静了下来。
 肯特也被吓了一跳,他一转身,正对着呆立在面前的勤务小姐:“你…你…怎么?”
 “总统,您的咖啡和夜宵…”,勤务小姐微微颤抖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肯特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充满血丝的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许多惊愕的目光在盯着他。
  “奥,对了,咖啡和夜宵”,肯特耸了耸肩,他知道自己吓着这个小姑娘了,眼看着小姑娘哭了起来,肯特越发手足无措。
 “好了,一等兵,总统工作了很长时间,已经很疲劳了,去吧,再拿一份来,” 温切特感觉到了肯特的尴尬,他微笑着拍了拍勤务小姐,“对了,我们也饿了,多拿几份来!”
 勤务小姐点了点头,转身迅速离开,指挥大厅恢复了正常,肯特使劲揉了揉紧绷绷的头皮,朝温切特点了点头,颓唐的坐倒在皮椅中。“史蒂夫,告诉我,他们在哪里?”他仰着头,闭上眼,仿佛一个经历了一次艰苦漫长的旅途的旅人。
 “不知道!”
 “为什么抓不到它?”好像被什么刺了一下,肯特又猛然间坐立起来,他的两只眼睛紧紧盯着温切特的眼睛,就像要从那里面找到答案。
 “我们的对手很狡猾!”温切特眯着眼睛盯着头顶的大屏幕,“他们,我是说那些中国人,很显然他们不愿意被我们击沉!”
 “一定是他们在操纵潜艇,上帝!他们怎么能够与那群恐怖分子合作…”
 “换了我,我也不想束手就擒…毕竟他们是无辜的”,温切特摘下军帽,从勤务兵的手中接过一杯咖啡,“不过,总统,我建议您转移到51号基地,我还得提醒您注意是否实行全国警戒”,温切特咂了一口咖啡:“在无法恢复与那艘中国潜艇通讯联系的情况下,我担心那群恐怖分子真的要发狂。”
 肯特使劲揉了揉太阳穴,里斯刚才从第七舰队旗舰蓝岭号上向他汇报了攻击的整个细节,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再挑剔什么,问题不在攻击执行者、不在天气,甚至不在那艘潜艇,问题在于他把一切考虑得过于简单,一艘被劫持陷入混乱的潜艇,理应成为一个强大的帝国海军的最好靶子,怎么可能让它逃脱呢?!他考虑到了一切,唯独没有考虑到攻击不成功。
 他开始怀疑自己作出的第一次攻击决定是否真的有些仓促,而是否正是这仓促的进攻让恐怖分子发了疯?让整个局面变得更无法控制?肯特胡乱喝了一口咖啡,不知其味的咽下。骑虎难下,他很沮丧的有了这种感觉,那些恐怖分子在干什么想干什么、那些中国人在干什么想干什么、他自己想让对手知道他在干什么想干什么,都不可能了。
  “如果恐怖分子还控制着潜艇,他们就有控制核弹的危险!”,温切特加重了语气,他想把有点走神的总统拉回来。
 “啊?…对…”,肯特干脆一昂脖子,把一杯咖啡整个倒进嘴里,“我们也没有选择了!”
 “所以我建议您转移到51号基地去…”
 肯特一下从座椅上站起来,摆着手打断了温切特的话:“不,不,别说了,我不会转移的”
 “总统!!!”
 “不,我再说一遍,我不会转移的!”
 面对火冒三丈的肯特,温切特没有退缩,他直视着肯特,语音提高了一个八度,“总统,您必须转移!”
 “上帝,你在说什么,我不能让三两个恐怖分子就这么掐着我的脖子!如果那样,那么你说我们的反恐战争该怎么打?”
 “总统,在这个时候,您不应该过于考虑自己,你是美国的总统,你应该首先考虑美国,你应该首先考虑怎么让美国人民免遭核袭击!见鬼,把战争、把竞选放到一边去吧!肯特!”
 肯特目瞪口呆地看着盛怒的温切特,这个干瘪硬朗的小老头发起火来,真有一股让人畏惧的气势。
  “见鬼,”呆了好大一会儿,肯特仿佛才回过神来,他慢慢地坐下,摇了摇头,“叫他们都来,我要开个会…”
 
 
威海号
 
 “怎么..怎么进攻她?”诸子剑和两个控制员过了好一会儿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面面相觑,又不解的看着黄凯,仿佛要从他脸上找到答案。
 这倒把黄凯问住了,是啊,怎么攻击,这不是古时两个人面对面的决斗,你只要拔出剑,对准目标狠狠一击,但是,他们没有剑、面前也没有敌人。
 “通过你们的计算机系统!”黄凯眉头一挑:“虽然我对你们计算机控制编码系统没有研究,但是我想,既然对方能够通过计算机控制中央处理器系统,那么反过来控制对方,也不是没有可能。”
 “有这种可能!”诸子剑深思了一下,“如果我们能够找到对方接驳中央处理器的端口,并攻破这个端口…不过”他旋即摇了摇头,“在我们的计算机系统被对方控制的情况下,我们很难扫描对方端口!”
 “干吗不试试?”楚天云鼓励地拍了拍两个系统控制员。不过不久,两个系统控制员脸上就布满了沮丧的神情。
 “她控制了系统,她很聪明,她关闭了我们的端口扫描,我们没有办法探测她,”诸子剑仔细观看着两个系统控制员的每一步操作,有些无奈地说。
 “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一个红色的光点在一层层瓦解系统的金字塔结构,也在一点一点的噬咬着大家的心。
 “艇长!声纳探测我艇!”,突然扬声器里响起了指挥舱中刘伟的声音,“声纳探测!”,大家相互交换着惊愕的目光,本来已阴云密布的心中,划开了道道闪电。

 “艇长!”
 鲁卓成早就从刘伟的脸色上嗅到了危险。
 “前方5海里,航空声纳浮标入水…”,刘伟双手捂紧耳机,神情越来越紧张:“我艇左舷2000米,声纳浮标入水…右舷…发现声纳浮标….”
 此时,鲁卓成眼前的作战状态显示仪上,一个个代表着危险的红色闪光点已经把威海号团团围了起来。
 “艇长!大型舰队!”
 “大型舰队!他们来的真快!一定是美国人”,鲁卓成迅速挥动了一下手,示意所有的人都将动作放轻。
 “水面舰艇很多,声波很杂”,刘伟顿了一下,又仔细听了听,“有驱逐舰...护卫舰...还有航母…”。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面色凝重的鲁卓成,美国人想干什么已经毫无疑问,威海号的敌人不仅仅是眼前的这几个亡命之徒,更可怕的是美国人,一切已经把威海号推到了悬崖的边缘,同时有两只黑手扼住了威海号的咽喉。不,决不能放弃,鲁卓成挺直身子,他要斩断这两只黑手,把命运握在自己的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