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另个世界的爱

七月到一月 收藏 6 120
导读:[原创]另个世界的爱

另个世界的爱
白子篇

我从来也说不准自己是属于哪个城市,哪个小巷的,其实名字之类的东西跟我本来也没有什么关系,一个代号而已。只要我能顺着坑坑洼洼的泥路,踏上青板砌的石阶,走到第三棵松树下,找到我的家,看到花子,就行了。其实,我在想就算是某一天我失忆了,应该也不会害怕再也回不到这个所谓的“家”里的,那倒都是拖了花子的“福”。因为花子在这一带的名气着实很大,她的光鲜是色彩的堆砌。白毛里闪着黄色的璀璨,白天在太阳底下似乎都透着烁烁华光,谁又能抵抗得住这种诱惑呢。花子会露出酱着蜂蜜的笑容。花子在这一带算是个“名角”,连带着我也被知晓了,不过只是为了能从我这儿打探到花子的消息,他们叫我“白子”,因为我的皮毛,因为“花子”的“子”。我的名字对他们无所谓,只是代号而已。

我看不惯花子的轻浮和庸俗,对于她的举止和行头,我说不上是真的鄙夷,还是有着些许的妒忌,我只能说这么多。她“猫”倒不坏(人类常说,他人倒不坏,所以我只能说她猫倒不坏),甚至有些维护我,宠溺我。

其实,这个家是她的。我原来只是一直流浪猫,似乎从我腿生劲儿的那一刻起。我就在流浪,东一口,西一口,走累了,倒下,其实这是实实在在的生活,对我们来说,哪儿都是家,其它都是奢侈品,只有梦中才会有壁炉、抚摩。

直到有一天,看到了花子,很偶然地邂逅。当时,她看我的眼神让我有些惶恐,我感觉的到她双眸流露出的——惊讶,不,是惊喜,似乎更准确一些,这让我有些莫名,同时我又有些自惭形秽,只因为她宝石般绚烂的外表。

她问我,“想要一个能安定下来的地方吗?”

我无由来地生了想结束这种流浪的感觉,我点了点头。

 

从此,我和花子住在了一起。

花子对我的经历好似漠不关心,从不多问。倒是对我这只猫充满了关心,她出去地很频繁,也会带来很多的美食,有自己找来的,也有她用光华换来的,有时我鄙夷她的这种行径,唉,有时我也很妒忌她的美貌,但是她对我的好,让我无法抽身离去,所以和她在一起,我的话很少。

一天傍晚,倒也有着几丝宁静和恬美,我和花子一起去觅食,因为我想尽量不受用她的风尘的交换,那是我唯一有的——骨气。也真是我的骨气使我遇到了他。他说他叫黑子,很威猛的样子。

那是在一个垃圾堆的角落里,我正在觅食,一个黑咕隆咚的东西一颤,我吓得“喵”一声后退。不远处的花子几乎就是在同时,一窜,挡在我瑟瑟发抖的身躯前,瞪圆双目,龇着牙,“喵喵”低吼着,可是我感觉地到她的身子也在微微的发颤。

就这样,黑子出现了。他的毛已经打了结,双眼却依旧明亮有神。他低着头,搔搔后脑勺,说:

“我叫黑子,对不起,吓到你们了。”

我从花子的身后探出了脑袋。

我们彼此就相识了。

 

花子和我帮黑子在我们的旁边安了个窝。我们成了邻居。

黑子的眼睛很好看,明亮的仿佛能照到你的心底,我特别喜欢和黑子待在一起,一黑一白,一种鲜明的感觉。

花子依旧是以前的花子,做她的猫魁,为我觅食。

黑子会陪我玩,也会给花子讲笑话,但在那一刻,我的心里会很难受,难道是我爱上了黑子了?有时候,我真想承袭花子的魅力,为了黑子,哪怕只有一天。因为我感觉地到,黑子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之间的那种摇摆”(《红玫瑰白玫瑰》 张爱玲)

一天,夜静了,隐约地低喃声将我从梦里拽出,那似乎是一种不友善的对峙。我翻了身,想招呼花子,可是她的铺是空的。我的心“倏”的一下提起,懵懂的睡泡也被一下子刺破,起身,我摸索着,想出去探个究竟。倒和从外面归来的花子撞了个满怀。

“你哪去了?”

“没什么,睡吧。”花子张惶地看着我,似乎掩饰着什么。扭转了身子,她躺下,我却不知道她是不是睡了。这夜的月格外的隐约,月光透过树隙,微弱的光斑,却印着花子颤抖的身影。

“花子,你哭了?”我很紧张我的呢喃,这种关爱的声音,我是习惯了花子对我的。对她,我是第一次,倒是浑身的不自在。

“没有。”很简洁的回答,但是我感觉到这声音里透露着哭泣的哽咽。

不知有多久,月光依旧阴郁着。

又是一段简短的对话,

“白子,你有什么梦吗?”

“想在火炉旁,想有柔软的地毯可以伏着,想……”

“嗯,白子,我也想有个真正的家,不再飘了”

我诧异了,一直以为花子是满足于这种浮华的生活的,可是……

 

黑子依旧陪我玩,也帮花子拿东西,但是不知为什么他看花子的目光里多了些许躲闪。花子也很少要黑子的帮忙了。我不知为什么,看到黑子被花子拒绝很开心。

可是,黑子依旧收不回放在花子身上的目光,那目光我多想珍惜。

一天,我和黑子在玩耍,一边的花子在晒太阳,突然一个异类(我们对于人类的称呼)抱起了花子,很宠溺的样子,异类中的很多的会收养流浪猫的,看来,花子要当家猫了,那是我和花子的梦想,而我…… 看看身边的黑子,我想我是满足了现在的生活了。我选择了黑子。

身边的黑子,他却痴痴地望着花子。

花子的目光始终粘在我的身上,仿佛一下子看到我的心底。我的向往,我的犹豫,我的每一丝情感的波动。

骤然,她的泪砸下来。她使劲地在异类的怀抱中上蹿下跳着,又抓又搔,那人没有办法只好放她下来。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舍得放弃那梦想,为了黑子?可是我感觉的出,她根本不爱黑子啊。

一个柔软的指头触摸到我的皮毛,我觉得地面离我越来越远,我被刚才那个异类温柔地抱在了怀里。

“黑子。”我低吟着,可是那温柔的怀抱让我无力象花子那样疯狂地反抗。

……

“白子”黑子身形一颤,蓄势准备要冲到那人的身上。

“黑子”花子含着泪,凝视着黑子,喊住了黑子。

黑子顿住了,看看花子,又看看我,就这样看着看着,他消失在我的视线中,一直没有行动。

 

现在的我偎依在暖炉边,伏着柔软的地毯,舔着新鲜的牛奶,安逸闲适,甚至庆幸自己没有被黑子救下,现在的我却不知黑子和花子过得怎样了。

黑子篇

我是一只流浪猫,不过这没有让我觉得怎样,好男儿志在四方,垃圾桶里的臭鱼刺,还有滴答滴答的菜汤,我都当过佳肴;为了那些塑料袋里的残羹冷炙,我打过架。这条命,我能做得只有“适者生存”,抓、挠、搔、咬,黑色的皮毛里,也不知沾了多少回血渍,有自己的,也有别人的。到了黑夜,再用舌头舔着伤口,等着结痂,就这样我过着混迹天涯的日子。没有想过未来,也不会作什么回想过去的事。就是这样的无谓的过着我的生活,如果这也算是一种活法的话,或许就是异类口中的“苟活”吧。

直到一次,我蜷缩在角落里,舐着伤口,咸咸的泪水划过嘴角,一声娇柔的惊叫将我唤回。

一只漂亮夺目的美猫后面一个天使,她们就这样走进了我的视线。

 

从此,我也结束了流浪的生活。

美猫叫花子,天使叫白子。

白子很纯情,很可爱,每天看到她,我都忍不住想要保护她。她娇小、恬适、活泼、清新,我清楚我是喜欢上白子了。和她在一起,我的心是归于宁静的,无波澜的。

可是,当花子出现在我面前时,我难以拒抗她那FASHION的外貌,这点我很坦然,倒是没有异类的那种矫情,明明是爱着这个,垂涎着那个,却还要死命地对任何一个人说自己是忠诚的,可悲的异类呀!

花子就象异类中冷艳的美女,让你难以抗拒地想为她做点什么,她是总会让你的心起了层层波澜的女子。

白子很依赖我,包括她看我的眼神,我明白。

我看白子是多一些那种宁静的归属感,可是我清楚就象白玫瑰的淡雅,你的生活里也少不了红玫瑰的火热,激情,所以我放不下花子。

我的生活就在白子和花子之间周旋着,调味着。

 

一天夜里,已是很深的夜了,我在朦胧中,花子叩醒了我的梦,

“黑子,我找你。”

我看着她冷冷的眼神,微微地点了点头。

她转身在夜里,一步一步,我在后面,一趋一步。

没有几步,她突然停下来,转过身,月光下,我感觉的到那冰冷的眼神想尽量刺透我的目光。

“我直接问你,你喜欢白子吗?”

我迟疑地看着花子,点点头。

“我问你,你喜欢我吗?”

我能做的只是重复刚才的动作。

花子依旧是冷冷的目光,冰的我有些颤抖。

“好,离开白子,你这样子不会让她幸福的,我不希望她不-幸-福!”花子龇着牙齿咬出了每一个字,她目光让我不寒而栗。她这个样子让我想起了第一次的见面,挡在白子身前的花子的样子,美貌的下面掩不住那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绝,不过那时的她也同样是为了保护白子。

我低着头,我知道我无法释怀花子,所以我不能完全的把自己交给白子,但这样确实会伤了白子。

谈话结束了。

 

以后,我依然象往日一样,这是难以自控的情绪,稍有不同的是每当我看到花子,却都下意识地躲闪过去,可能是我没有想好我的答案吧。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

 

一天,我和白子在玩耍,一个异类突然抱起了花子,那一刻我知道花子要远去了,找她的幸福了。似乎这样,我和白子才能走到一起,似乎那个异类在为我作出了答案。

阳光很眩目,停在花子眼角边的一颗晶亮的水珠裹着金色的光轻轻的坠落,砸到地上,然后是花子,不安分地在那个异类的怀里萌动着,抓着,搔着,想要回来。

她回来了,我望着她,不解。

那个异类,又抱起了白子,白子哀怨地叫着我的名字,我的心抽动着,想要撕咬异类的裤脚留住白子。

“黑子!”花子叫住了我。

我顿住了,回望着花子。又转过身看看白子。花子,白子,一时间她们的脸在我的脑海里不断的闪回,又合为一体,又模糊……

渐渐地,白子远去了。

我知道,在蹉跎中,我作了选择。

 

现在,我继续和花子在一起,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我倒也不介意,至少能和她在一起。但是我也清楚,她对我一丝的感情都没有。可是,我总会疑惑着:她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选择回来,为什么会要叫住我……

既然她不爱我。

 

花子篇

在遇到她之前,我活着的日子就是找她,在找到她之后,我活着就是为了维护她。她,我的亲妹妹——白子。

在我刚刚有了记忆,我也有了一个小妹妹,她雪白的绒毛,微睁的眼睛,让我觉得在那白色绒毛的包裹下,是一个用糖和香料作成的天使,可是一场野猫之间的斗争,我永远的失去了母亲,也丢失了我的天使,可是我坚信她是活着的。

直到我遇见了她,我的白子。虽然我并不能证实她就是妈妈的白子,可是,至少我找到了她,我又感觉到那个天使的存在。

 

白子同意和我住在一起,我是欣喜的。可是,我只能压抑那份爱,就算是她的姐姐,以前我也不曾为她做过什么,我又怎能要求她叫我“姐姐”呢。更主要的是,何况我也不确定,我就是她的姐姐,我也不想确定,只要她能在我身边,让我照顾她,这样就好。

我明了,白子不喜欢我游走在这些痞子猫之间,她是天使,她的纯洁让她不习惯于这些污垢。可是我不能让再一次的斗争破坏我拾回的幸福感,我明白我自己是无法保护白子的,我不想也不能再失去什么了,我只能依靠力量。

 

后来,黑子到来了,白子也沦陷于甜蜜的爱情构想中。但是我清醒地感到我也让黑子产生了动摇。白子是单纯的,她可能看的出来。但是要将黑子的动摇证实给她看,这只会伤了她的,我不能给她一丝的伤害。

 

黑夜,我找了黑子出来,我不允许他再伤害白子,这是我能阻止的,这是我仅能做的。

蹑步,我回到了家。撞到了白子焦急的目光,那是为我而生出的目光吗?

“你哪去了?”

应该是的,白子的询问中,我读到了关切,幸福在溢着。

“没什么,睡吧。”我要是解释给她听,小白子会明白我的心吗?算了还是不要扰了她的单纯。

我躺下了,泪水不自觉地落下,我想起妈妈,想起依偎在妈妈身边,她给我讲的里面有着壁炉,地毯和温暖的童话。

白子呢,可爱的白子想要怎样的生活呢。我踌躇着。

“白子,你有什么梦吗?”

“想在火炉旁,想有柔软的地毯可以伏着,想……”

泪继续地划过我的面颊,我倦了,“嗯,白子,我也想有个真正的家,不再飘了”

天微亮了,我抹去了泪水,又换上我冷艳的目光。

 

一日,我正在晒太阳,一个异类抱起了我,那细腻、温柔的抚摩,让我读到了宠溺。

我要当家猫了,是兴奋,是幸福,我说不清了。我一直幻想着偎依在壁炉旁的感受,就象靠在妈妈的肚皮上。

无意间,我瞥到了白子。这也是白子的愿望呀。我望着无知单纯的白子,她眼神结构了她的心灵,她对这幸福的追求的心在一点一点死掉,是为了黑子而在死掉。她对黑子的爱,让她迷惑的认为那就是幸福。

“不,那不是幸福,白子!”我的幻想的泡沫在白子面前破碎了,不舍的泪水涌出,一滴又一滴,我在拼命地挣扎,逃出这怀抱。

我挣扎了,异类会选择白子的,我对我的白子有信心。

异类确实选择了温顺的白子,想救白子的黑子也被我叫住了,这是我能为白子选择的幸福。

白子越走越远了,我的梦也越走越远了。

 

现在,我和黑子住在了一起。没有爱的日子,但是我们却彼此为伴的流浪。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