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社会现状

看题目大家都知道我发表的只是个人观点.所以触及到的一些敏感问题还请大家多多包含.
(建议斑竹别删,留给大家讨论讨论吧.)

     听故事.就得重头讲起.这些东西都我是我活20年里所见到的一些真实事件.我只想把我看到的世界.接触到的社会拿来大家共享.
    我出生在湖广交界的某个小煤矿里.在我生命最初10年.我们的家庭是幸福的.90年代初的国有企业是勉强维持的.虽然是小地方(说白了也就约等与农村).日子还算舒坦.曾经有人严厉的批评过母亲对我的教育.你们家怎么养一闺女啊.母亲只能笑着说"这孩子就这性格".在经历了香港回归后的祖国.那段时间国有企业开始倒塌了.艰难的母亲的选择了离开家乡.勇做打工大潮的弄潮儿.当过老师.做过机关领导的她很具备工作能力.母亲第一次的远行.我哭了.妈妈走的时候摸着我的头说她回来的时候一定给我带好多好吃的.我没敢去送她.父亲一直望着中巴(90年代很流行的私人运输产物)驶想远方.父亲哽咽了.我的爷爷曾经是国民军.杀过鬼子的.就因为文革.他的老干部待遇一直没落实.父亲和大伯也跟着爷爷苦难的的脚印走了过来.在文革的时候爷爷凭着在国军里教导的溜须拍马活了下来.奶奶一直没有工作.大伯由于赶上下乡了.高中都没毕业的父亲就自做主张寻觅了一分挑窑砖的工作.做过苦力.那个年代人们口中的故事都很朴实.在几托关系后父亲做了一名煤矿工人.泡MM的时候看走了眼.(根据事后他老人家交代.因为电影院光线不好.犯了点错误.第二天知道错了.晚了.)母亲就跟了父亲.交代一下.我外公也是一名煤矿工人.检查瓦斯的.一次事故.外公殉职了.公家拿了30几快钱了难.说是因为外公的失误.草草了事.那点钱连拿来办丧事都不够.外婆拖着4个孩子靠做点小活计勉强维生.因为家里穷.姨妈和舅舅几乎小时候上学在学校都没饭吃.也由于没钱.母亲的妹妹(从来没叫过她小姨)不幸脑膜炎.到现在.国家每个月国家也只给50快钱.高中毕业母亲考上了师范.那年代高中毕业读个学校很牛的事了.外婆几乎是跪着在那些所谓亲戚面前.才从湘乡老家借到50快钱.毕业后母亲做了教育然后认识父亲然后结婚然后有我然后出去打工.父亲也是几经波折先是临时的然后正式的混进了公安队伍.没办过大案也没什么大作为的那种普通工作人员.母亲走的第一个月我学会了做饭做家务.跟同龄的孩子比较起来我觉得心里很多的不平衡.于是.我开始进入人生的必备阶段:叛逆.3个月后.母亲回来了.我很高兴的去借了车.收到的唯一的礼物就是半箱方便面.我一个礼拜没有大力她.看得出来.她也很难过.半个月后她又要远行.我只是说了句拜拜就跑下楼.回家父亲大发雷霆.说母亲出去都是为了我.我怎么那么不争气.父亲的拿一巴掌.打开了10年对抗的新局面.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母亲走后的第一个礼拜.因为性格上的懦弱.老师很喜欢我这样的好学生.学习委员兼小组长.第三节课快下课的时候.我们组最后一个胖子.我去收作业.乘我不备不我裤子脱了.我很尴尬的在那3秒钟后穿好裤子拿起作业走了.老师不在.我当时很希望有人替我做主的.很无奈的在座位上发呆.我们班一群所谓坏学生.由于平日里总拿作业给他们抄.关系不错.刚下课.就把那个胖子堵在教室里.然后清人.然后要我要单挑.体形上的差距让我以失败告终.看着胖子的嘲讽.心里一点感觉也没有.那群坏孩子很道义的放他走了.因为那时候刚出古惑仔.孩子们都以义气当先.混混是最崇拜的职业.因为不想再被人欺负.我也做了坏学生.6年级第一次打群架.我只敢站在最后面.听着前面的叫骂声.当时就感觉很奇怪.这就是妈妈口中美丽的世界么.我的兄弟们在初中都带了小弟.我也做了学校的一个哥.要知道那还是90年代啊.我几乎每天的早餐钱拿去买4根软白沙.然后早晨很大义凛然的跑到学校食堂混吃混喝.这还不算.某社会青年居然教唆我们在学校收取保护费.我那时的任务是每星期10快.不过我那时候从来都是找借口拒绝的.初二因为体育课跟老师起了冲突.我的两只手都被打骨折了.可以想象冲突的激烈程度.因为母亲在学校的老关系.我留级了.很当然的做了年级龙头那把交椅.以前的兄弟不是辍学就是转学.所以我在学校就敢公开跟任何人叫板了.因为我也是哥了.很奇怪.我那么混蛋的初中里居然还每每都能杀进年级10强.班主任的评价我是差班的好学生.父亲在这个时候因为改制.原来办公室的公安人员调到学校去做了门卫.心里的不平衡颤动了我的母亲.妈妈从广东回来找了当时的教育局长.那是我妈以前同学.我们那校长姓李.我为他他妈也跟我一样姓感到耻辱.校长屁都没放一个.接到电话表情就来了个360度大转变.第二天党务会我父亲就做了教导主任.因为没有对手.或者说没人可以压制我吧.我居然在社会行走起来.第一笔买卖就是敲诈一个刚去我们那工作没多久的年轻人100快钱.理由很简单.一个小兄弟在前一天晚上跟那人有了摩擦.我们那小地方人都认识.好不容易来个外地马子.欺生是必然的.我带一大帮学生和社会小混混就为了弄点钱喝酒.那人挺老实的.答应了钱的事.说第二天给.我让他放学在学校门口等我.我只带了4个人去.(我的四大金刚).他让我过去点.门口人多他抹不开.我没防备那么许多就跟着过去了.谁知那小子不道义.一把刀直接砍过来.第一次负伤.人生中头一次见那么多血.我怕了.四大金刚也怕了.本以为会绝望的.还真有傻小子上去挡住一刀.今天我惊讶但是都是孩子的我们人家怎么能有那样的举动呢?那人跑开以后旁边的几个废物(当时是我那么称呼他们的.)扶着我去了医院.因为是小地方.父亲很快就赶来了.小诊所.所以路上是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的.一个社会上的朋友(以前同学)好奇的进来一看是我.问清楚了始末就跑出门去.半个小时后得到消息.砍我那小子是来投靠他叔叔的.所以他叔叔家被人砸了.现在我同情那倒霉的叔叔.不过那时候我还是呼吁我的部队坚持革命.很快就惊动了公安机关.第一次见对峙.是因为我被砍伤.还没包扎完我就昏了过去.迷糊感觉自己是在车上.醒来我已经躺在病床上了.因为是在县里医院.也不知道那事是怎么摆平的.反正我出院回家后母亲在家.还有那个倒霉的叔叔.地方不大.所以很多事就很容易巧合的.倒霉叔叔的孩子也读书了.虽然是小学.去学校的时候他有碰到过我上讲台拿奖学金的时候.不过也有见我挥舞着铁棍满疯狂追人的时候.可能他很迷漫我究竟是好孩子还是坏孩子.所以他只能选择很理性的道歉.我居然很爽快的告诉他这事咱们先不提.等我伤好了我们在公安机关见.当时那人差点没吓死.知道我爸以前在那里面混得关系不错.也听过我母亲多少有点来头.更知道我在我们那地方不是好得罪的主.他居然跪下了.看到这里,如果觉得这只是小说的大可以走开.没必要编那么多无聊的情节来刺激大家.我只想讲我自己的故事.他的下跪让我一家人手足无措.多少受过些高等教育的母亲赶忙将他扶起.其实小地方就是这点好.人的心肠都不是特别坏.(出来以后终于有所感觉.).只好答应他这事不会在追究.当然口得我父亲松.赔了几千快前也就过了.那事以后我真的变得特别地道的社会起来.因为很喜欢看漫画.虽然是小地方没什么咨询存在.就算看的动漫杂志也是过时的东西了.可是我还是很喜欢它.无意间看到的一则广告.我选择了一个漫画学校.那里据说初中毕业就能去的.我没有读高中的考大学的梦想.虽然母亲很希望我能延续她的大学梦.(不过今天我还是帮她延续了.)我还是选择了大专.有了出路就有了胆.晚自习后的的娱乐就是电游室.网吧.经常因为一点小事.比如抢座位啊.比如人家说坏大声啊.我公然殴打社会青年.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我那垃圾校长语录.)初三下半期.跟社会青年走得越来越近.社会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曾经在下午放学后帮社会青年叫了几个女同学去做炮友.如果现在我还能选择的话我一定拒绝那畜生的.听着里面咿呀咿呀的叫喊声.也开始懂事的我明白里面是在干嘛.帮这个畜生的理由很简单.初二的时候(记得我留了级啊.)我马子被社会人士调戏.她比我高一届.因为那时的我属于应酬比较多的准预备役未来打手在被人培养.因为是个好女孩.说句难听点的就是有人想骗个处女.被我知道了.老规矩.纠集人马谈判去了.因为我没叫社会上的朋友.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看我.因为人多.我一时冲动就灭了那小子的威风.没几天.在上学路上我被一群社会人士殴打.就在学校门口.那垃圾门卫居然吓得躲进门卫室去.在痛苦的10分钟里我好渴望谁来搭救我."救星"来了.才3个人.一上来就领头那小子打倒.小子爬起来温柔的问:哥.怎么啦?...无语...感觉那厮就是一软柿子."救星"问他怎么回事.那小子是我打了他弟弟.然后"救星"很温柔的给那小子一大嘴巴.他妈你弟弟不能打啊?话没说那.那小子一句对不起就滚了.我不知道滚这个形容词用这恰当不.反正当时那狼狈的景象告诉我.我有人罩了.以前只是做为普通基层培养.那时候起就是未来的基础领导培养了.极度的愿意的把女同学拉了过去.我知道我那是犯罪.可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告诉我们要知恩图报.我也就理亏的理解为"美德"了.选择的那学校在北方.第一次出远门就坐了24小时的火车.还好是卧铺.在经历了转车的痛苦和漫长的旅途.我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妈妈那时候只是一个小主任.维持我的学费和生活.她那破落的家庭也需要她的鼎力.所以她不能因为任何差错丢掉工作.给了我一部诺机亚的"砖头".还有600快现金.她就离开了.呵.终于迎来了我的独立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