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对歌唱石磨\水车的审美

wubianji 收藏 2 295
导读:[原创]对歌唱石磨\水车的审美

    对歌唱石磨、水车的审美
           ——解读歌曲《思索》 

    可能是孤陋寡闻的缘故,我从没读过吟咏石磨、水车的诗,从没听过对石磨、水车发感抒怀的歌,好象这两件过去农村生活、生产的工具,从内质到外表都找不到诗的情韵、歌的旋乐。突然,我听到了对石磨和水车的《思索》,在节奏明快撞动心弦的音乐中,听到了富含诗情画意优美动听的歌。噫吁兮!石磨、水车乍然有了诗和歌的灵性,在新世纪的天地间飞扬着艺术的翅膀,真善美了起来,这件罕事值得思索!
    对歌唱石磨、水车进行审美,这样命题似乎太严肃。审美在又叫做艺术哲学的美学中,确实是有用哲理性审视艺术美的意义。词曲作者沙雁、德勇用《思索》命题,在诗词、音乐美的创作中,把哲理的精神贯入了他们心灵的歌唱,在歌词的结尾让我们“深深地思索”,不由得不让人在思索中肃然,意欲对这首独唱歌曲的美来审它一下。就是说,不是用轻松的感受来欣赏,而是用凝重的理性去赏析。
    这首歌获得了“河南省第十一届歌曲创作评选”一等奖,此情节听歌前我并不知道。当耳畔回荡起音符造拟的石磨转动、水车轧轧节拍强烈的奏鸣,忽又被委婉悠长明丽清新的旋律,引领进山道弯弯、水光潋滟的山野村色、濡秀田园之中,我感动了!这就是音乐的美,抽象不具体,却又在心的感受里,点化出美好动人的意象。
    这种音乐的美,在那年阳春从景德镇开往鹰潭的列车上,在目光捕捉、射猎车窗外从近处闪掠,在远处摇移的江南春色时,我第一次被启蒙、感悟。忘不了那横远春天的山,被水彩般娇艳的红杜鹃漫山遍野地濡染;田地被乡间小道和田埂,分割成一片片规则和不规则的大大小小色块,翠绿的是稻禾,姹紫的是紫云英,嫩黄的是油菜花,碧玉般倒映蓝天白云的是池塘,流动弯曲的是小河,拍翅欢腾的是白鹅、麻鸭,色彩层层叠泛,昂扬着活力的缤纷,阳光又透明清澈地为绝美的春野复上了一层妩媚。突然,列车的广播里播送起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我沉醉在大自然美色里的灵魂,蓦地像蝴蝶、蜜蜂有了翅膀,向着美丽飞升了:自然美和劳动创造的美,给我解读了音乐。我痴醉如迷地被轻扬欢快的节奏、撼人心魄的旋律裹挟俘虏了,我懂了七巧音符,我懂了贝多芬,我感悟了空灵的天籁,我领会了西方音乐大师飞天般美妙心音的律动,东方的田园春色是老师。于是,一幅无边无际解读音乐的画幅长卷,留在了我绵绵遥远的记忆里。今天,我的记忆在石磨、水车的“记忆”中苏醒了,我被古老和新鲜的美激发着思绪,产生了强烈地解读它的冲动,走近了、走进了已经唱响的歌声。
    创作者在歌词中,讲述了“古朴粗砺的石磨”和“古老破旧的水车”的新故事,它们“风儿吹落尘封”、“雨儿淋湿泛黄”的“记忆”,被“城里的游客”和“好奇的孩子”唤醒了,它们蓦地焕发出了新时代的精神,拥有了新的审美意蕴和审美价值。这种对民族传统和历史构件的升华,应该归功于作者创作灵感对生活实际和时代发展的贴近。他们用明锐、新鲜的目光,发现了旧事物和新生活之间蓬勃铿锵的联系,就用他们心灵的音符,托起他们对新文化价值观的歌唱。好吧!就让我们在作者的设问中,思索一下吧!
    石磨和水车“记忆”着什么?莫非它们也有过青春和爱情?也有过创造美的欢乐?......还有更多更多?它们的经历悠久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中,它们阅历了漫长几千年的农耕自然经济,曾经温暖过从青铜时代到电气化到来这辽阔的历史星空下,老百姓的繁衍生息,世世代代,伴随着爱情的歌唱、劳动的艰辛。由于太悠久,它古老的背负越来越沉重,已经没有了乍被发明创造出来时的勃发英姿,在天长地久中终于因为落后,被滚滚向前的历史淘汰出局,衰老倦乏地“躺在新村”、“待在水乡”的“角落”。石磨,在沉睡中,好象还在做着岁岁新秫登场,通过它的磨砺,变成粘发糕、热蒸馍和捞面条那香喷喷的梦呓。水车,又叫水龙,在风雨的浸蚀中默默哀叹,“烈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稻禾半枯焦”,农夫踩踏碧波,汲取清水灌溉庄稼时,洒落在扶杆和踏板上的汗水,是那么的滑腻滋润!是什么让石磨、水车“退休”了呢?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农业机械化。新世纪的农民,唱着创新发展的新歌谣,把被计划过的自然经济远远地抛弃,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推波助澜,向着农业现代化,向着建设全面小康社会,开拓奋进。于是,一个具有全新文化内涵的生活情景出现了,聪明智慧的“马大帅”们,为旅游市场的消费,为好玩的城里人,为求知好奇的孩子们,开办了农家游、水乡游。他们呼唤石磨、水车这些“老爷爷、老奶奶”们,别睡了,醒来吧!有事干了。于是,石磨、水车担当了“过去”农家生活、水乡劳作景况的“讲解员”,讲述“一行行脚印”的欢乐和辛酸。饶有兴致的“游客”和“好奇的孩子们”,“跑着推着”石磨,“乐着跳着”踩踏水车。于是,一行行新的“脚印”和“波光里映出”的“笑脸”,在沙雁的歌唱中,向新时代的未来“跑......推......”着,“映出”全新的生活内涵,具有了主旋律深刻的思想性。
    解读这首短小的独唱歌曲,发现在它内涵丰富的思想性里,拥有形象生动的哲理韵味。石磨推动、水车踏转,多么像一个历史的钟表,在它的过去,时针指向的是一个悠久漫长处于自然状态的空间。石磨的木柄,水车的铁轴随着初升的朝阳转动,经过悠久地辛苦劳作,随着夕辉被明月星光收尽,指针停摆了。在社会大变革中,在生产力被思想解放高速地驱动,释放出巨大能量的今天,它又被上紧了发条,铿锵有力地摆动起时针。哲学如是说,社会历史是螺旋形发展的,它的指针每一次转到起点,都是一次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不是循环往复,而是螺旋式上升。石磨、水车又“开始歌唱”,“吱吱”、“呀呀”唱出的是新的文化内涵,是新时代精神对未来更加美好的“磨砺”和“浇灌”。从旧的转动停止,到新的转动开始,是一次质变的升华。一首短歌,能够具有这么深邃的哲理精神,实在难能可贵!在建设文化河南,实现中原崛起的文化创新中,这一首好歌真是应着时代的节奏加入了共鸣!
    当然,好歌不仅好在思想性,艺术性也是“飞羽振翅”的一翼。解读《思索》的艺术性,还须细密地思考。这首采用A、B两段体结构的歌曲,乐句规整,旋律多变,有机地融合了中原民歌和南方少数民族音乐的音调,在深化主题和主体旋律方面,锲入了更广泛的多民族性。前奏与尾声的呼应乐句,使用的装饰音营造了高旷、空灵的意境,予人以“思索”空间的悠远。A段运用委婉起伏的小调式,大量使用切分音符和符点,来烘托渲染歌词对历史意境的回视。B段音乐从千古高天的意韵急转入飞流倾泻的现实,从速度到调式,与A段形成强烈地对比,一下子把思索从时空隧道里拉了回来。重音、休止符用铿锵踏顿的旋律,对疑问句、反问句强化修饰。在戏曲化的跺板节奏后面,衔上了一个五拍半的长音落在导音上,更显示出问句的份量。这种对戏曲音乐“跺板”的大胆使用,在歌曲创作中是不多见的。大量使用的半音,增强了音乐的透明鲜亮感。从艺术上品味,这首歌是古老与现代、民族与西洋、模糊与清晰、声乐与器乐的融合,这正是它艺术魅力的所在。
    河南人民广播电台播放了这首新歌,为我们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提示出一个很有份量的“思索”:在传统文化中开掘新的文化内涵,激励美的事物向更加美好起舞踏歌。我期待在沙雁、德勇的高吭之后,有更多的歌手和广大的人群,在歌唱中解读品味《思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