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4228凌晨,诺曼底地区刮起了浓烈的海风。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变得乌云密布,风力也逐渐加强。伴随着大风的到来,那就是无尽的大浪。这一切,似乎都在预示着,有大战争即将爆发。

           在这个风云变幻的天气里,整装待发的百万盟军开始了行动。首先出动的是,盟军空降部队,美军第82和第101空降师按计划将在降落在“犹他”滩后面实施空降,而英国第6空降师则要降落在奥恩河畔卡昂附近的要害地域。

            “嗡、、嗡、、”飞机螺旋桨的转动声响彻夜空,盟军运输机和无数的滑翔机穿过了厚实的云层,飞抵了诺曼底上空,他们将率先踏上法国的土地。

            梅国101空降师33A连的伞兵上尉克拉特坐在机舱内,望着士兵们焦急又敏感的表情,看到这些年轻的脸孔上露出的异样神情,劝道“先生们!马上就到诺曼底了,大家打起精神,德国人正在陆地上翘着屁股等我们去踢呢!”。圣母玛利亚也会在天堂里保佑我们的”。

             一阵哄笑,一名士兵问道“克拉特上尉,我们真的能赢吗?说句心里话,我很害怕”。

             克拉特安慰道“别怕,没事的。我们要相信上帝与我们同在,现在大家集体祈祷,愿上帝保佑我们。”克拉特非常坦诚的双手合拢,嘴里嘟哝着圣经里的内容,祈祷上帝的庇护。

                众士兵也非常虔诚的跟着克拉特上尉开始了祈祷,闭上了眼睛,在心中暗暗的祈福。“呼、、呼、、”机舱外的风声格外的刺耳,和士兵们的心情一样的焦躁。马上就到诺曼底了,等待这些伞兵的将是什么呢?但可以肯定的是,无数的生命将在不久之后蒸发。

                 “到地方了,小伙子们!大家快跳吧!法国的姑娘们正光着身子等着你们呢!祝你们好运”。飞机副驾驶走出了驾驶室,冲着机舱内的伞兵们高喊着。

                  克拉特上尉闻言打开了飞机舱门,强劲的旋风顿时吹得飞机一阵摇晃。克拉特一看表,已经是凌晨的208分,望了一眼身后的士兵们,吼道“小伙子们,该咱们上场了,跳啊!”。

                 克拉特带头纵身一跃,跳入了浑浊的黑暗中,一拉伞具,伞花绽放,空气托动着降落伞,整个人都向上弹起,然后开始徐徐降落。在这一刻,无数的伞花开始在诺曼底的上空盛开。军第82和第101空降师率先开始了登陆行动。

                 1944228210分,历史记住了这一刻。从这一刻开始,诺曼底战役正式开始进行。盟军大批的运输机和滑翔机,先将16000名美国伞兵空投到了诺曼底海滩的后方。可由于气候恶劣,加之有些运输机驾驶员有急躁情绪,又缺乏经验,多数美国伞兵的降落地点并不是指定地区,而是降落到了诺曼底后方的树林附近。而这一带,德军只有一支部队在驻防,那就是非洲土著师。

                    非洲土著师师长猪猪白,享用了一顿美美的晚餐后,就在树林里的帐篷内安然入睡。由于非洲土著师使用的是冷兵器,猪猪白的部队被列在了诺曼底防御计划以外,安放在了海滩后方的树林里。

                    这个命令,猪猪白是坚决支持的。对于胸无大志的猪猪白来说,自己能安安静静的呆在后方,每天吃上一顿好饭,睡上一个好觉,那就是最美好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树林里到处是烦人的虫子,而且还专门叮咬猪猪白这个大胖子。弄得猪猪白常常睡不了好觉。

                     “嗡、、嗡、、”轻微的声音又在帐篷内响起,再次吵醒了鼾睡中的猪猪白。这个浑身肥肉的大胖子随手一拍,嘴里半梦半醒的嘀咕着“靠!这蚊子真讨厌,又吵老子睡觉,你想吸血就吸吧!吵我的美梦干什么、、等等、、这季节里怎么可能有蚊子”。

                      猪猪白刷得清醒了过来,连滚带爬的窜出了帐篷。“嗡、、嗡、、”的声音骤然响亮了起来。抬起头,天空远处出现的景象让猪猪白吓了个半死。

                       暗暗的天际间,下雪似的出现了无数的伞花。隐隐约约间,还能看到滑翔机正像流星一样下降着机身,冲向了地面。巨大的声响吵醒了树林内休息二万多非洲土著,他们指着天空中的飞行物,用土著语言议论着眼前的一切。

                      “我的上帝啊!盟军开始登陆了”猪猪白此时的惊恐难以用语言表达。浑身的肥肉开始了无规则的抖动,层层肥油包裹下的毛细血管开始渗出了丝丝的冷汗。

                          经过了一会的恐惧后,猪猪白迅速回过神来,抖着脸郏上的肥肉,用尖锐的土著语言大喊道“集合,集合,我们开始集合。大家做好准备,我们要上战场了。再派人通知葛丝运元帅,盟军登陆了,盟军登陆了”。

                          “哦、、、哦、、”猪猪白的命令一下达,非洲土著们纷纷开始行动,围集在了师长猪猪白的身边。土著们手中的金刚弯刀,金属长弓,铁锥长矛被举了起来,在黑暗的树林里,反射着微弱的光芒。如同黑夜里的星辰一般闪烁,粒粒点点的汇聚到了一起,形成了黑暗中的折光。

                     非洲土著们明白,又有大战要开始了。他们血液里流淌的战欲开始喷发、沸腾。原始好战的激情,在他们的肌肉上、皮肤上扩散。长久没有战斗的非洲土著师士兵,有如上了紧了发条的机器,将在战场上发挥令人恐惧的作用。

                     “勇士们,美国人登陆了。该是让美国老瞧瞧我们非洲土著师厉害的时候了。等赢了美国老,我每人发一头牛,大家蒸起来随便吃,大家冲啊!”猪猪白手中挥舞着葛丝运元帅赠送的大马士革钢刀,背着AK-47,高吼着下达了命令。

                       “哦、、哦、、”非洲土著们嘴里咕噜着奇怪的声响,握紧了手中的武器,按照猪猪白的命令,没入了树林内,杀向了远处降落的美国伞兵。

                       至此,诺曼底战役中最先的战斗,就出人意料的在美国最精锐的伞兵部队,和被盟军称为德军中最垃圾的非洲土著师之间展开。这场战斗,也被后人称为,冷兵器和现代化武器之间最精彩的一次碰撞。

                       克拉特上尉,在一落地的时候,就熟练的解开了挂在身上的伞具。举起了武器,做着战斗准备。在他的四周,不断的有士兵降落。所有人一落地,都是一个动作,解开身上的伞具,迅速集结到克拉特上尉身边。

                      望着身边越聚越多的士兵,克拉特欣喜中带着焦虑的问道“大家快算算人数,人都到齐了没有”。

                     士兵们按照平常训练的那样,开始清点人数。半响后,众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克拉特上尉,上帝保佑,大家都在呢!一个都没少”。 

                     克拉特在心中长长的叹了口起,取出了作战地图,摊到了地面上,几名士兵围上来,打开了手电筒,照到地图上。克拉特上尉借着微弱的光明,识别起自己目前的位置。不一会儿,懊恼的大骂道“糟糕,开飞机的真他妈的没用,咱们现在的位置和预定地点相差很远,我靠!根本没有办法按原计划作战”。

                      “那怎么办、、”众士兵一阵惊慌,刷刷的都把目光集中在克拉特上尉身上。但克拉特上尉一时间也没了主意,只能叹了口气,说道“大家原地警戒,通讯员马上联系战地指挥部。告诉他们,我们A连安全着陆,可无法按计划攻击原定目标,询问下一步该怎么做”。

                   通讯员接受了命令,在众士兵期待的目光中,通过背在背上的通讯器开始了联系。

                   “呲、、呲、、”通讯器发出了令人烦躁的声音,通讯员努力的调动着波段,尽一切力量希望能与上级联系上。过了一会儿,通讯器里传出了令人振奋的声音“喂、、喂、、长江、、长江,我是多瑙河,我是多瑙河。听到的请迅速与我联系,请迅速与我联系”。           

                  克拉特上尉兴奋的抓过了通讯器耳机,高喊道“喂、、多瑙河、、多瑙河、、我是长江,我是长江,我的连队的空投地点错误,无法向预定目标发起进攻。请问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通讯器里传出了回答“我方已经知道目前情况,所有部队立即向地图上编号位044的树林集合。再重复一遍,所有部队向地图上编号为044的树林集合。请马上行动,请马上行动”。

                     克拉特上尉长舒了一口气,上级的集结命令让他安下了心。“小伙子们,大家准备一下。我们要向另外的目标前进,所有的部队都会向那一带集结。只要我们的伞兵一集中,就不用担心德国人了。等天一亮,德国人就是想攻击我们,也别想抽出身来”。

                   这群伞兵又开始了行动,朝着地图上指定的044树林前进,去那里和大部队汇合。一路上,有不少别的连队走散伞兵加入到前进队伍中。克拉特上尉领着士兵们小心又大胆的前进着,他不知道前方等待着他的,将会是何种可怕的战斗。

                    “前面有情况,大家小心”奔跑中,一名伞兵突然发出了吼叫。霎时,前进的队伍迅速停止,士兵们纷纷趴到了地面上,举着武器,观察在和四周的一切,生怕黑暗中会突然窜出德军。

                        前方的黑暗中出现了不少黑影,对方也似乎发现了这支队伍,他们也停止了前进,观察情况。克拉特上尉示意众人做好战斗准备,自己取出了战前配发的一种名为(蟋蟀)的玩具,这种玩具只有打火机大小,用手一捏,就会发出“卡巴”的响声。盟军规定的识别方法是一声“卡巴”作为询问,两声“卡巴”作为回答。

                        克拉特上尉按下了手中的玩具,发出了“卡巴”的声响。几秒后,前方的黑暗中也传来了“巴卡,巴卡”的回音。克拉特上尉大喜,率领部队迎了上去,与前方黑暗中的友军回合。

                        可得知对方的情况后,克拉特上尉傻了眼,与自己汇合的是,D连、H连、Y连和一些走散的士兵,这三个集结起来的连队达到了将近500多人,可最高指挥官却只是几个中尉。克拉特上尉疑惑不解的问道“你们连队的指挥官呢?难道3个连的指挥官都失踪了吗?”。

                       一名中尉上前回答道“上尉先生,我们D连的指挥官乘坐滑翔机降落的时候飞进了一个牛圈里。正好打断了一头公牛和母牛的交配活动,公牛一气之下,就把先出门的指挥官顶死了。H连的指挥官落进了一个叫桃花岛的饭店里,看到了一个叫黄容的美女在洗澡,结果被随后赶来的一个蒙古猛男打死了。

                       至于Y连的指挥官更惨,他乘坐的滑翔机撞进了一座民房里。他出飞机的时候,看到了自己那个和法国人私奔多年的老婆正和别人在作爱,当场气死了”。

                      “不会吧!这么惨”,没想到降落的情况还是很糟糕,刚降落就牺牲了三个优秀的指挥官。看来这次的空降作战,将是难以想象的苦战。克拉特上尉伸手摸了摸胸口上的十字架,再次暗暗的祈祷上帝保佑,希望神着庇佑自己。

                     “克拉特上尉,泰勒上校下达了命令,要求我们的连队立即向044树林前进。别的部队基本上都到了,要我们也加快速度”。通讯员抗着通讯器跑到了克拉特身边,报告了最新的命令。

                      克拉特点点头,对着眼前的士兵们高喊道“士兵们,大家快点,D连、H连、Y连从现在开始都归我指挥。我们要尽快赶到集结地点”。

                      “是!克拉特上尉”众士兵训练有素的做出了回答。作为一名伞兵,那就必须有种特殊觉悟。士兵们明白,自己安全的落到地面上,那就是一种幸运。

                       时间走到凌晨239分,大批的盟军空降部队开始向一个无名的树林前进,在很短的时间内,美军第82和第101空降师集结到了一起。

                     葛丝运元帅在防御盟军空降作战这一点上,犯下了致命的错误,他将主力部队全部集结在海滩上进行防御,海滩后方的部队也基本上集结在一些重要的据点和要塞内。

                     至使美军空降后,虽然引起了巨大的混乱和恐惧,德国人却一时间有任何的动作,让美军从容的集结在了一起。但就在这危险的时刻,一种隐隐的运气发挥了作用。一直被葛丝运元帅列在了防御计划外,胡乱安排在后方的非洲土著师挽救了德军。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