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处女?>>另名《最爱处女一点红 》(长篇连载) 作者:唯美赵赵[转帖]

一 、 重逢 


慢慢的,慢慢的, 
飞机离地面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我已经能够清晰的看见地面上的类似火柴盒或者方阁子一样的房屋和建筑,那金黄色的油菜花,应该是油菜花,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金黄色的油菜花刹是扎眼的整齐的铺撒在各种火柴盒的周围,仿佛在火柴盒的周围铺设了一块块的金黄色的地毯,伴随着那绵延细长的马路,看起很象是抽象艺术里的田园画,形成一独特而美妙的风景。 
南方的城市郊区大致是这个样子了,如果从空中看的话。 
座在飞机上的我,有些伤神,有些激动,摸名的兴奋,甚至有些忐忑不安,就象初恋中的少男要去见自己的意中人一样,只是这份忐忑中又多了些忧伤和哀怨。5年了,她还是那个样子吗?她,还是一个人吗?5年了,那个我曾经生活了4年的城市,我还能认识吗?还欢迎我吗?还能记得我吗? 
这些问题,象个幽灵一样缠绕在我的脑海里。我的心情悠的沉重起来,随着飞机的降落,愈发的沉重。 
唉,不去想那么多了,不去想了。 
非典,这个2003年中国最大的霍乱,让整个中国为之紧张和忙乱,原本井井有序的生活突然被打乱,全国人民空前的团结,一起来抗击这飞来横祸般的幽灵,在面临危害人类的重大灾难时间的时候,人民总是很容易团结起来,很多被几乎遗弃的传统美德以及优良作风重新被人民提起并重视起来。正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让人类再次认识到,自然的力量,生态平衡的重要,只是不知道这能持续多久。 
非典,几乎让出行变成了一件很痛苦和很艰难的事情。 
人人的嘴上都罩着一个以前只能在医院见到的大口罩,我也不例外,为了这次出行,我几乎做尽了所能想到的最为完美的准备工作。尽管这口罩很笨重,戴着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但是为了生命安全,我还是买了据说防止SARS最得力的24层口罩,在戴上的刹那,差点喘不过气,憋的很是难受,想起那常年戴口罩的医生,尊敬之情充斥着大脑。 
飞机几乎就着地了,机舱里再次响起来空姐那甜美的声音,我呆呆的看着那个一路上总是盯着我看的漂亮空姐,看的出来,她很年轻,应该是刚上飞机不久的青春女孩。我知道,也许这是最后一次看她,她的甜美让我想起曾经的那个她,那个曾经许诺陪伴我一生的女孩,除去年龄的差异,她们是那么的相像。甚至在我上飞机的一刹那,以为她就是曾经的那个女孩,但我知道,她不是,她是这个飞机上的空姐,而我的那个她,是啊,我的那个她,也曾经的这般甜美,一定,一定,一定在机场焦急的等待着我,或者,或者,在某个地方焦急的等待着我。 
我有些烦躁的闭上眼睛。因为我很清楚,她也许已经永远不能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飞机终于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开始滑行。 
我没有听从那甜美空姐的类似指令似的扣紧安全带的提议,快速的松开了安全带,我的大脑有些缺氧的感觉,意识仿佛瞬间丧失的干干净净,只是无尽的空白。 
只是,有一点我很清楚。 
南京,我又回来了。 
南京,这个生命中占据着重要地位的并给我无限美好的历史古都,我又回来了。 
正是这个城市,挥霍了我青春最最美好的四年时光。 
正是这个城市,粉碎了我情感中最最纯真的梦想。 
正是这个城市,。。。。。。 
在那曾经的四年里,多少的梦想,多少的青春,多少的爱情,多少的友情,都随着这时间的机器而消失殆尽,无影无踪,尽管努力的让自己的记忆机器活动运转起来,但是留在脑海里的也只是那曾经的一抹夕阳。 
时间确实的残酷,也是我们唯一难以控制和掌握的东西。面对它,我一直是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来讨好它,尽管这仍然没有效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1楼妖刀

二、我的大学(4)


每每新生入学之时,就是学校各种社团扩招之日,各种各样的社团纷纷出动,在宿舍楼生活区摆摊设点,那成片的海报再加上那华丽的宣传语言,似乎在告诉新生,如果你没有选择几个社团加入,你这几年的大学生将是空白一样,严重点说将会失去生活的目标。我们几个照样没有脱俗也和其他的新生一样争先到各大摊位咨询,看能不能选择一个适合自己发展的,或者说适合自己口味的。尽管后来的事实证明了所为社团只不过是那群有着极强权利欲望的活跃分子们为了给自己的星途加点筹码而所利用的一个极有诱惑力和隐蔽性欺骗性的称号而已。当然也有个别社团是为了收取报名费用给自己的负责人弄点零钱花花,那性质就更为严重了。
但是在当时,作为一批刚刚经过千辛万苦挤过独木桥踏上这梦幻中的神圣学府的热血青年来说,那能考虑的那么的复杂和久远,特别是离家万里到异乡求学,特渴望被接纳和融入新的群体中去,所以报名的人是络绎不绝,每个摊子前都挤满了怀着各种梦想的大一新生,有咨询的,有忙碌的填写表格的,有在几个摊位前疑惑的挑来挑去的,总之很是热闹。
我和“行者”以及“大侠”一起相约前去观摩,梦想也能挑个适合自己的。
在路上我们对“小四川”以及其他几个室友对社团的漠不关心表示出了极大的愤慨和不屑。
“这些家伙,懂什么呢?除了只知道看书还能做点什么?大学就是要多多的参加各种活动,,不但学到很多新知识,满足了自己的爱好,还可以认识很多的师兄师姐,多好,这几个家伙,简直不可理喻,不可理喻。”“行者”表现在最为愤慨,他一直希望我们全寝室的人能一起去参加同一个社团,这样力量大,在社团里好有个照应,他似乎一直没有走出寝室的圈圈。
“是啊,是啊,那几个家伙,我看就知道学习,大学了还这样死学,恩,我看他们是脑子还停留在中学时期啊。”“大侠”也符合着说道。
“唉,别那么说人家,人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再说这社团好象并没有你们说的那样好,前几天我的一师兄和我说起社团的时候,好象对这事很冷漠,只是说如果真的有兴趣,就参加个,好象听着不是很好的样子。”我心里有点疑惑,因为我总觉得师兄的话似乎不是很支持我去参加什么社团。
“赵赵 ,你脑子也还停留在中学时代?是不是??”“大侠”有些玩笑的看着我,说完就吃吃的笑起来。
“行者”偷看了我一眼,随即也会意的笑了起来。
“我这不是来了吗,快点走吧,走吧,看看去”我心里还是想找个参加一下的。
我的性格决定了我喜欢参加这样的活动,我喜欢热闹,我喜欢一切人多的活动。
到达社团摊位前我们就分散开了,各自寻找自己喜欢的目标。
我先是在文学社前看了以下,好象对于这个没有什么兴趣,尽管那个自称为校园诗人的长着一小瞥胡须的瘦子团长在努力的向我表达着文学对于大学生活的影响之类的话语,我还是觉得自己和这样的社团有些距离。文学?现在似乎不流行了,几年前,作为一个文学青年还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可是现在如果你说谁是文学青年那似乎就象骂人一样。我可不愿意戴上文学青年的帽子。
旁边的体育社团好象人很多,我挤了半天也没有挤进去,我看了一下在那里拼命往里探头的“行者”笑着离开了社团的摊位。“行者”喜欢足球,虽然他的先天条件不适合踢足球,但是仍然酷爱的要命,只是想想按照他的身体条件不踢足球还能做什么??打篮球?呵呵,困难了点,即使和“小四川”对抗,我估计也占不了多少便宜。越是距离现实远,越是想往里靠近,这也符合思维逻辑。
哎,这个社团不错,人不是很多,只是老远我就看见那个站在台子后面的漂亮女孩,她的皮肤非常的白嫩,扎着一个类似马尾的辫子,但是扎的很有层次感,和我们平常见的那种马尾辫子明显的不同。上身是一件浅兰色的运动T恤,显的很阳光,脸上挂着一丝迷人的笑容。我一下子就被她给吸引住了。这个女孩明显的和我以前所见的女孩不一样啊。给人很娇小很柔弱的感觉,白嫩的肌肤更增添了一份娇柔。哇,还真是美女啊。记得中学时期老师苦口婆心的劝我们不要早恋,并很神秘的诱惑我们说,现在在高中时期你们能认识几个人啊,到了大学,你们面对的将是成千上万个来自全国各地的美女俊男,到那时候再选择也不迟啊!在当时还被我们取笑为封建遗老。现在看来老师是对的,我那亲爱的老师果然的高瞻远瞩。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好好的感谢他,他说的多么的正确啊!
我有些紧张的走了过去。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