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对贫困的官方解释根据家庭成员的多少而不同。例如,一家四口如果1年的收入低于18244美元,就算是贫困家庭。如果一家三口的年收入低于14480美元,也算是贫困家庭。

中国目前究竟有多少贫困人口?要想弄清这一问题,就必须将城市居民、农村居民和“农民工”这三大社会群体板块中的贫困人口人数分别测算出来,尔后再求得一个总数。

中国城镇贫困人口人数的增长幅度是比较大的。对于城镇居民中的贫困人口数量的估 计,基本上可以通过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所覆盖的人数统计出来。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是从1997年开始建立的,当时进入此范围的人数不超过200万人;到1999年底增至281万人;2000年底增至402万人;2001年底增至1170万人。2002年,由于政府采取了力度较大的“应保尽保”的政策,因而使得低保人数迅速增加。根据民政部的统计,截至2003年3月31日,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人数为2140.3万人。

在考虑中国城镇低保人数时,需要注意的是,目前对低保人数的统计渠道和统计体制存在着不少漏洞和死角,而且,地方政府对于低保人数的统计有时基于自身的财力而在统计之前就已经确定了低保人数的盘子。所以,中国城镇居民中的贫困人口难以全部进入低保的范围。这样看来,中国城镇居民中的贫困人口数量实际上是大于2140.3万人,或者说,中国城镇居民中的贫困人口的实际数量不低于2140.3万人。

农村的贫困人口在中国贫困人口总数中所占的比例最高。近十年来,中国在消除农村贫困人口数量方面所做的努力和成效是比较显著的,这是一个公认的事实。按照一些正式公布的数字来看,截止2002年底,中国农村中的贫困人口为2800多万人,而在1993年这个数字为8000万。但是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由于以下两个问题的存在,使得目前人们对于农村贫困人口数字判断的真实性程度打了折扣。第一,贫困的标准过低。农村的贫困标准是625元人民币。而国际上公认的发展中国家的贫困标准是人均每天收入低于1美元或者是2美元。就是按照1美元来计算,也相当于每年人均收入低于2800多元人民币。当然,按照实际的购买力来看,一美元顶不上8个人民币。但是,即便是3个多人民币就可以顶一个美元的话,那么,中国农村的贫困标准也应当在1000元人民币左右。按照中国扶贫基金会的看法,农村现在未解决温饱的人口有3000万人,低收入人口(也就是人均年收入以865元为准)为6000万人,两者相加为9000万人,占农村总人口的11%左右。应当说这个数字虽然偏于保守,但其真实性程度相对来说要高一些。第二,农村居民收入的计算方式存在着明显的弊端。现在统计部门在计算农村居民收入时,是将其用于来年生产性的投入包括在内的。而这部分生产性的投入在其总收入中所占的比重是不小的,占将近三分之一。如果把这一部分扣除的话,那么,按照原来统计方法所计算的农村居民人均收入1200元左右的人便成了800多元,也应算作贫困人口了。2001年,此线以下的人在农村居民中所占比例约为19%左右,人数为15000万人左右。

据此可以得出这样的判断,中国目前农村的贫困人口在9000万至15000万人之间。

还有一种值得引起重视的现象,这就是对于“农民工”收入及生活状态的统计归口问题。中国现在大约有一亿左右的“农民工”。“农民工”的年收入在6000元左右。按照现有的统计口径来看,由于“农民工”的身份是农村居民,因而理应按照农村居民的收入来对待。于是,“农民工”基本上都不算作是贫困人口了。这种作法并不合理,反映不出其真实的生活状况。“农民工”既然是生活在城市,就应按当地生活水准来衡量。“农民工”要将大部分收入寄回或带回农村家中,而把自己在城市当中生活的费用降至最低限度。有的“农民工”还拖家带口的在城市生活,这无疑加大了其生活的艰辛程度。另外,“农民工”就总体而言不仅没有社会保险一说,而且其工资被拖欠的现象时有发生。这样看来,大部分的“农民工”都属于城市社会的边缘群体,都应算作城市当中的贫困人口。如果再略去一些重复计算的部分即已包括在9000万至15000万人的农村居民中的贫困人口,这部分实际上属于城市贫困人口的“农民工”及其家属的人数应不低于4000万人。

将上述城市中的贫困人口、农村中的贫困人口以及没有被重复计算的在城市中生存的“农民工”及其家属中的贫困人口这三个部分相加,便可得出一个大概的数字,中国社会目前的贫困人口的总数大约有15000万人至21000万人。

中国社会大量贫困人口的存在,无疑成为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瓶颈,同时也对中国社会的安全运行形成了巨大的威胁。根本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非农化,在于建立系统的并具有普惠性的社会保障体系,在于整个国力的进一步增强。这自然需要一个一个历史过程。就目前而言,限于财力的实际状况,国家尚不可能从根本上彻底解决这一问题。但是,即便是在现有的条件下,我们也可以做许多事情,使贫困人口数量明显减少。这就涉及到一个政策安排的合理性和有效性的问题。中国目前对于“低保”的投入数额十分可怜,2002年中央财政对于城市低保的投入只有几十个亿。相比之下,中国这些年来建造了20000公里的高速公路,每公里的造价在3000万元左右;北京“迎奥运”将投入2000亿元,上海迎“世博”也差不多要投入这个数;一些城市拟斥资2000亿元建设地铁。现在,一个城市投资数百亿元打造城市新形象,都已不是新闻。我们并不是说高速公路、地铁、“迎奥运”这类事情不重要,而是说,解决中国社会贫困问题的重要性决不亚于甚至要超过这些事情,所以,在政策安排的顺序上,涉及到扶贫解困的问题应当放在优先的位置。否则,“惠及十几亿人口”的小康社会的基本目标将成为一句空话。

就扶贫解困的具体措施而言,涉及面很广。我们这里只强调一点:应当免除农村居民的各种“税”和“费”。中国的农民本来就很困苦,但是,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农民必须交税的国家之一。农民各种税费加起来也不过一千几百个亿。国家的财政收入每年的增长幅度是很大的,2002年全国财政收入为18914亿元,增长15.4%。显然,国家已有能力免除农民的各种税费。一旦免除农民的税费,给农民一个休生养息的机会,那么,不但可以使1000万左右的贫困人口直接脱贫,而且还可以缓解所有农村居民中的贫困人口的贫困状况;不但可以提升整个社会的合作与整合程度,而且可以激发起农民创造社会财富的巨大动力。  改革开放20年,中国由一个温饱还存在问题的国家进入一个小康社会。这不能不说是20世纪后期世界上最伟大的奇迹。但是,伴随收入水平的大幅度提高,收入差距也不断拉大。1978年以来,居民收入分配的基尼系数由0.180上升到0.467。
    收入差距过大的五种表现
    目前,银行居民存款已过6万亿大关。这里面,到底几家欢乐几家愁呢?90年代初,有银行界人士说:“10%的人掌握60%的有价证券和40%的银行储蓄。”90年代中期,有专家学者说:“目前20%的人拥有80%的存款,80%的人的存款只占20%。”进入90年代末,有人根据城镇居民抽样调查资料推算,3%的富裕人口占有居民储蓄存款的47%。这些说法只能是一种估计,因为金融实名制才实施不久,到底一个人拥有多少存款和证券根本无法弄清楚,自然也就无法去证实。但是专家自有专家的眼界,行家自有行家的道理,一般说来八九不离十。那么,收入差距究竟如何呢?我认为当前收入分配差距过大存在五种表现:
    1、高低收入群体差距悬殊。
    1997年,中国城镇上10%最高收入户与下5%困难户家庭平均每人全部收入之比为4.71∶1。1997年,农村居民家庭平均每人年纯收入5000元以上的占4.97%,而600元以下的占4.37%。农村居民上5%与下5%之比大约为8.33∶1。
    2、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近来继续扩大。
    1997年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之比为2.7∶1,而1978年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为2.37∶1,1984年曾经一度缩小到1.6∶1。由此,进一步导致城乡消费差距拉大,1995年为2.7∶1,而1990年只有2.17∶1。
    3、东部与中西部差距有所拉开。
    1995年东、中、西部农民收入之比为1.70∶1.21∶1,比1990年的1.50∶1.17∶1继续拉大。1995年东、中、西部非农职工工资收入为1.59∶1∶1.24,比1990年时的1.24∶1∶1.12继续拉大。1997年城镇居民收入最高的省与收入最低的省收入之比为2.38∶1;城镇居民收入最高的城市与收入最低的城市收入之比为4.88∶1。
    4、一些行业非公有制经济从业人员收入远远高于公有制经济收入。
    1997年国有部门金融保险业职工平均工资与其他经济单位之比1.80∶1,国有计算机应用服务业职工平均工资与其他经济单位之比为2.45∶1。
    5、垄断性行业与非垄断性行业收入差距过大。
    1997年航空运输业、邮电通讯业与制造业职工工资之比为2.84∶2.03∶1。收入差距的扩大,拖了共同致富的后腿。“两头大,中间小”是收入差距拉大的必然结果;“两头小,中间大”是我们走向共同富裕的奋斗目标。
    到底哪些人最富有
    地不分南北,人不分东西,各行各业都有富裕户。因此,单靠行业划分收入高低已经成为过去。
    经过调查了解,我们认为有10类人是最富裕的:
    1、一部分私营企业主。有的“中国首富”,个人财富直逼100亿元。
    2、外资企业和国际机构的中方高级雇员。月收入600—2000美金不等。
    3、非金融机构和房地产开发机构的项目经理。年收入20到300万元不等。
    4、一部分个体工商户。年收入在10万元至50万元不等。
    5、部分企业承包者和技术入股者。年收入50万元至1000万元不等。
    6、著名影星、歌星、时装模特、作家和运动员。去年甲A有的球员年收入达到50万元。影星和歌星的收入更多一些。有的作家一部书稿卖到100万元。
    7、少数律师、经纪人、广告人和会计师。普通律师的年薪以10万元为起点,少数律师收入超过100万元。广告人和经纪人的收入也不菲。
    8、一些经常讲课、评审、鉴定的经济学家和司局长。有的经济学家出场费(有商业背景的活动)为3万元。一般讲课费为三小时1000—5000元不等,个别著名经济学家作关于市场形势的分析报告,半天收入超过20万元。
    9、少数违法经营者。有的走私者财富已经超过亿元。其中也包括有不少从事卖淫、贩毒、贩卖人口、贩卖文物者。
    10、极少数腐败官员。目前揪出的最腐败官员,已经拥有各种财产数千万元至上亿元。
    到底哪些人最穷
    1、长期失业者。失业津贴一般比下岗职工津贴要低一些。
    2、下岗无业人员。每人每月生活费80—320元不等。
    3、其他靠社会救济生活者。城镇最低生活保障线每人每月60—230元不等。
    4、自然环境恶劣地区、落后地区的农民。有的落后地区的农民人均年纯收入不足100元。
    5、早年退休人员。有的退休人员每年只有300多元的退休金,生活比较艰辛。
    6、停产、半停产国有企业职工。黑龙江森林工人家庭每月每人的补助只有15元钱,其他只好靠自己在土里刨食。
    收入差距拉大的原因
    1、个人所得税征收效果不理想。高收入者偷漏个人所得税的比例最大。
    2、城乡壁垒制约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缩小。外来农民工自己不能在城市里注册开店,只能从城里人手里租用办茶馆、办美发店的执照,许多有门脸房的城里人成了食利者。
    3、改革开放的推进序列和东部沿海的各种特殊政策客观上起到了拉大东部和中西部差距的作用。
    4、对保险福利的漠视。许多个体户和私营企业,由于没有参加社会保险,也不给职工提供相应的福利,用劳动的低成本与其他企业竞争,以获得非垄断的超额利润。我们要大力发展非公有制企业,但是要公平地发展。
    5、行业垄断。行业垄断导致超额利润。竞争引入电信市场后,我们尝到的好处才开头。
    6、违规、违法经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人为了获得300%的利润,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
    7、腐败。权力的市场化直接导致腐败。政府要调控市场,但是政府的工作人员不能参与市场竞争活动。
    收入差距过大、收入增长减缓和低收入面扩大是导致消费疲软的重要原因。一些专家建议用提高中低收入者收入的办法启动居民消费,是有道理的。但是,我们认为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提高中低收入者收入的主要办法不能是简单地提高工资,只有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社会政策帮助城镇登记失业者和下岗分流人员尽快实现再就业,就业率是提升中低收入家庭收入的有效办法。另外还应进一步完善个人的税收征管工作,通过完善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和加大农村扶贫工作力度,将一部分高收入者的收人向低收入家庭转移。
1000-3000在城市特别是沿海是贫困的。
农村收入多少才不算呢?我看只有华西及那些已城镇化了的发达地区才能算得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