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楚出了医院大门,只在门口犹豫了两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走到马路上拦了一辆的士,往诗茗那里去了。此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张楚的爱人诗芸正躺在医院产房里等候分娩。诗芸听医生说她今夜里不会生下孩子,就叫张楚回去休息,别在医院里守着,明早再来。张楚起先不愿走,担心诗芸夜里万一生下小孩,她身边没有人照顾,有些不便。后来,诗芸叫值班护士来说服张楚,让他回去休息,张楚这才回去。此外,张楚也觉得他在医院走廊里坐着,反而让诗芸休息不好,诗芸肯定舍不得他坐在那里熬夜,心里会念着他。

 
 
 
张楚这刻坐在车上,望着窗外马路上的霓虹灯,心里突然一热。今夜,似乎成了他人生的一个分水岭了,明天,他就成了一个父亲了。张楚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应该悲哀。

车子到了诗茗住的楼下,他付钱下车后,就往楼上走。到了诗茗宿舍门口,他掏出钥匙开门,推开门,轻手轻脚走进去,想不惊醒诗茗。可他进到房间里,还是惊醒了诗茗。诗茗知道是张楚来了,刚把被子掀开一个角,张楚已走到床边上。张楚在诗茗身边弯下身子,想给诗茗一个吻,诗茗却一个呵欠,伸手一勾,就把张楚揽倒在她的怀里。一阵亲热后,诗茗像是才想起来似的,问她姐姐生产的情况。张楚告诉她诗芸情况后,诗茗在张楚腰上轻轻地揪了一把,说,你现在还有心到我这里来?诗茗尽管嘴上这么说,可她心里却是甜丝丝的。但张楚听了诗茗这句话,以为她说的是真心话,毕竟生小孩是人生当中的一件大事。所以诗茗这样一说,他也就觉得自己有点不是,他想到这里就对诗茗说,我本来也不想来的,怕你心里这个时候拨不去,所以来看你。诗茗听了这话,当即一掌把张楚推开,背过身子说,你原来是怕我生气才来的,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张楚这才发觉自己又说错了,连忙为自己辩解,说刚才的话只是顺着她的话说的,不是他的真心话,他心里一直想着她等等。直说到诗茗把身子转过来,面对着他,搂住他的腰,吻他,张楚才住了口。

一觉醒来,已是早晨七点多钟,张楚慌得赶紧起床。诗茗似乎还没睡够,身子蜷在张楚怀里,一只手搭在张楚的胸前,似乎酣意正浓。张楚坐起来把诗茗的手从自己怀里拿开,跳下床拿过衣服就往身上套,一边套衣服一边问诗茗今天什么时候去看诗芸。诗茗在被子里翻了一个身,半寐半醒地“嗯”了一声,然后还是只恋睡觉,也不回答张楚。张楚心里这刻全念在诗芸身上,身上开始犯毛,他不知道诗芸昨晚的情况如何,有些担心起来。诗芸本来按预产期还要迟个一二十天才会生产,现在提前到来让张楚全没了主意。他丈夫娘也就是诗芸诗茗的母亲,今天要从老家山东过来,张楚怕自己哪儿做的不好,落话给丈母娘说。所以,他渐渐地就有些急不可待起来。他穿好衣服后,也顾不得漱口洗脸,抬脚就往外面走,可刚走到房门口,诗茗突然坐了起来,裸着身子,对张楚说,你就这样走了?张楚听了,赶紧走回去抱了抱诗茗,又吻了一下诗茗的头发,一边还把手伸在诗茗的胸脯上揉了一把,然后才说,我必须走了,你姐姐万一在医院里生了就糟了。

张楚出了诗茗的宿舍门,下楼拦了一辆的士,就往医院里去,一路上都是心急火燎的样子,恨不得立即就到了诗芸身边。这时候,他心中已没有一点诗茗的影子,也不知把她抛到哪一层云层里去了。诗茗三个月前才离的婚,与本厂里一个研究员的婚姻关系仅存在四个月不到的时间。她结婚是因为张楚,离婚也是因为张楚。张楚和诗芸是大学同学,他们在大学里就恋爱了,一直爱得热热闹闹,是很让人羡慕的一对才子佳人,毕业后又一起留在南京工作。诗芸在一家科研机构工作,张楚则在某局机关上班。诗芸第一次把张楚带回山东青岛老家时,是个伏天,诗茗刚刚从北方某工业大学毕业,在家准备休息几天,然后也到南京某工厂报到上班。她在家里和张楚一起待了几天后,竟被张楚迷住了。张楚是南方人,长得有些帅气,南方男人身上的那些温柔、细致和浪漫的性格,在他身上只嫌多不嫌少。此外,张楚还能弹得一手的好吉它,每当她和诗芸一起坐在小院子里,听张楚弹《爱情是蓝色的》或者《我就是喜欢你》等吉它曲,诗茗就有些情不能禁,心里像搅和的一池桃溪水,漾得静不下来。尤其当张楚那肉质的富有性感的手指在弦上一个有力的划拨时,诗茗神情就像呆了一般,心里痴痴地想,那手指在身上划拨时是什么感觉呢?

这姐妹俩单从长相上讲生得没有多少差别。诗芸在学校里读书时,曾被市里的时装模特队看中,照片还在时装杂志封面上登过,若换上诗茗,也是一样的光彩照人,但诗芸比诗茗在性格上要温柔些。诗茗既然迷上了张楚,又因着他是姐姐的男朋友,所以,诗茗在张楚跟前,有时表现出一丝亲昵的动作就放得有些大胆,一瞅见有机会,就给张楚倒杯茶或者削个苹果梨子什么的,吃饭时,也是跟诗芸抢着给张楚盛饭添菜。张楚一开始没敢往其它方面多想。第一次大家见面,只当是诗茗对他接受的一种姿态,当着诗芸的面,也和诗茗说些愉快话,或者谈些电影、名著、流行音乐、时尚、体育、新闻传闻等等。诗芸在一旁听了还蛮开心,觉得自己找了个好男朋友,让妹妹也这么喜欢,心里装满了甜蜜的骄傲。女人的这些虚荣,诗芸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