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钟鼓馔玉何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长安于日下,指吴会于云间。。。”“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嗟乎!时运不济,命运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孟尝高洁,空怀报国之心;阮藉猖狂,岂效穷途之哭!”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千百年过去了,人类的文明已实现了飞跃,而心境、思想境界有何变化?可能只是西方的文明实现了飞跃,而我们只是在物质世界上跟着飞跃了一下下。姑且妄言,中国当代的思想水平落后西方最少300年左右,而面对咱们几千年前的先辈,除了身上穿的是西方传来的时尚、手上用的是西方卖来的手机、脑子里学的西方传播的科技和观念。。。这几千年来我们做了什么。。。

是的,我们实现了人口的爆炸性增长并已雄居环球、实现了丰衣足食的民族的理想、发展了“生存权是最大的人权”的伟大思想。。。。。不过,咋听起来跟猪这样的动物有着同样的思想或理想?

自唐以后,咱们的文明基本上只是时间的叠加了,作为文明最大的推动者——知识分子,已日渐式微,日渐没有良知与个性,并日益被技艺日臻完美的统治阶层玩弄于股掌间。宋即开创了以后统治层常用的许多恶例,比如:外松内紧、攘外必先安内、以金钱或地位拉扰和控制知识分子、限制人员流动、大范围的愚民政策、限制商业和手工业的发展(这是愚民政策的手段)、儒家思想中的垃圾思想开始盛行(这也是)。。。不幸的是,虽然南北宋皆为受虎狼鱼肉之辈而被后人所不齿,却是中国历史上生存时间最长的朝代。。。山河破碎、人民苦难、文明沉沦,于统治者有何损失???正所谓“山外清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党教育的好,榜样的作用是无穷的。。。一朝更甚一朝,一代更甚一代。但是即使是这些苟且偷生的统治者,还是尽皆为外族所灭。。。宋为元所灭,明为清所灭。不要来扯什么蒙古族、满族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员这样的鬼话,先奸后娶的事你也接受甚或喜欢???到了后来也只能咬着牙认了,况且从理论上讲,文明的征服中文化的征服远高明于武力的征服。。。当然,大清干的些事,连续剧基本上都掰的差不多了,大清后面遭罪的日子就不掰了,因为终于知道浩荡天朝、中央帝国还不只是说清朝实际上是个什么水平了。。。而在元朝,似乎成了一个断代,除了《窦娥冤》,好象只有誓死抗元的文天祥和冒死反元的朱元璋之辈流传了,为什么?至于成吉思汗的伟业不干咱们的事,少拉来贴金,这事外蒙古正干着呢。

除了元(公元1271年-公元1368年)命短只有区区97年之外,关键是元的统治真的是民族或者是个人本身都羞于提及的。。。只说最简单的一事,元朝外派的官员,皆为蒙族,对于汉语,听、说、写皆不会;对于汉文化,更是一窍不通。而且除了骑马打仗之外,也就会骑女人,十足的蒙昧之帮,却成为中国各地的主官,人人还要带个翻译,想想国事会糜乱到何种程度。。。

《河殇》曾系统地探讨过中华文明的发展历程,不乏真知灼见,却也有许多片面的地方和局限性。简单的一句话:统治者关心的主要是自己的统治地位,万物归宗就是要保持自己的特权地位和即得利益,愚民即在所难免。资产阶级革命,反对的是什么:特权和不平等,追求的是什么:自由、平等、博爱。我们的社会有特权盛行吗?有没有不平等?我们有什么样的诉求?我们该怎么做?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和体制是最适合的?这样的讨论,西方早在三四百年前就讨论明白了。。。。。。欧洲有很多的三色旗,为什么?因为就是要纪念曾经为之奉献牺牲的先辈、让国民和后世牢记并标榜自己:自由、平等、博爱,这三个原则。

有谁敢在大众场合提着三个名词,在中国大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个名词本身就是个错误,是有悖于马克思主义的,是带有明显愚民政策的。因为什么样的思想都要结合具体的实际的,都是具有各民族、各地方的特色的。其实美国走的道路才能说是美国特色的,因为她走在地球文明的最前面,没有任何可借鉴的,只能向地球文明的先辈学习。。。

扯了这么多,好象是思维混乱了,其实不是,一个非常广境的思想一直没有散。一个国家与民族的落后,在于其国民思想和素质的落后。国民思想与素质的落后,在于主政者的愚民政策或施政失败。施政失败,倒可以究其原因,适当谅解。而一个施行愚民政策的政府,不只是对人民的犯罪,而是对整个民族的犯罪,对整个人类文明的侮辱。。。

这样的一个政府,必定欺世盗名。必定会很好地继承和发展历代成功的、行之有效的愚民政策。必定会鼓吹自己坚持的所谓信念是神圣而伟大,自己也是为之献身的,而这样的信念一定是被其断章取义,而且它永远只是要人民去做到。必定会否定和摧毁一切不适合它生存的东西,包括物质和精神上,即使是自己文明历代传承至今的整个人类文明的瑰宝。。。必定会遇到很多矛盾的事情而无法解决,比如人民没好日子就有意见甚至闹事,有好日子了就会提更多的要求;打破了过去的旧世界、旧观念,却树立不起新观念,建立不了一个新世界,因为它所说的信念,是脱离实际甚至是脱离自己的,说着说着连自己都无颜说下去了;它即要展望将来,却又无法轻身前进,因为它不能抛弃一些包袱,因为抛弃了就意味着否定自己;它要禁锢人民的思想,但是很难抵挡文明的进步,比如可以上网、通话、人相对自由的流动、地下的卫星台。。。

想想它也蛮辛苦的,它说话更是,因为毕竟说的还要让人相信哪怕一点点。其实象一个智者——李敖曾说过的,它其实可以放开一些的,多笑笑,不要怕。我想它也想放开些,做些改进的,只是它怕一松开就失去了。郁闷。。。其实全世界自由的人们和政府都在为此郁闷。。。它在里面作,有人在外面作,比如美国。。。

而结合于我们呢?体制就不用扯了,只说思想上。一个将千百年的文化传承一股脑抛弃的社会,怎样与现代意识结合、融合?一个本来是说要相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民族,突然现在什么都没相信了,你觉得这事儿会发生吗?可笑吗?可怜吗?尤其她还是个有上下五千年进程的文明。。。可悲的是这事儿它就是发生了。

为了摆脱近代屈辱的命运,我们民族的一些精英为此而付出了无数的努力,从革命行动到寻找正确有效的思想。马克思主义思想,的确有其正确、合理、进步的地方,尤其是其哲学部分,但即使是《圣经》,也要看去用它的人是怎么用的。。。想想近现代史,多少先辈血撒沙场?不要说的这么轻巧,你能体会一粒高速飞行的子弹射入或贯穿人的身体是什么样的滋味吗?不要以为自己很明白,其实不明白,因为有人在说的时候并未象我这样要让你有最真实的感受,而是要你有他所希望的感受。想想第二次鸦片战争,咸丰帝为服仇而苦心培养多年的三万精骑,一役而尽亡于英军大炮的火力下,从此而一厥不振,不久便托孤而去。不要妄论当时中国的皇帝和大臣将领,这都是共产党教育的一大毛病,因为它自己有意不去想以后别人是怎么说它的,它权当自己也是万世基业。当时的皇帝和官员,已经为之尽了全力,再者他们也是当时国人的领袖与脊梁。想想当时的中国,满脑子的是浩浩天朝、唯我独尊,一下子有人给了他一闷棍,想想不服,来个“卧薪尝胆”,努力了半天,还是被人打的找不到北。。。简直是颠覆了一切的方法及信念。。。咸丰帝儿时起就承受帝训、正值英年尚且承受不了,想想世间还有几人能承受。。。今人总爱拿现在的眼光看以前,那说现在呢,中国开发成功的“龙芯”,CPU主频才266M,别人已3000多M了,怎么说?你说清朝腐败无能、观念落后,那现在呢?自由、平等、博爱都不提、更没做到;三军联合军演,无法做到即时协同。。。海空军实力也是依靠外国装备支撑的、精确打击能打什么。。。。

我们再想想清朝时的义和团运动,那也算是郁闷到癫狂的人们的一次有力的反应。。。多少中国人又死于屠刀下。想想那光绪帝,空有壮志而不能酬,做皇帝都只能如此,什么世道。。。想想那谭嗣同,舍身只求警世,这腔热血,这年头咋就何止是没了,简直差点被当白痴看。想想孙中山先生组织的兴中会的那么多次的起义,激情而悲壮。想想北伐,北伐的意义在历史上应该远超过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那些具有朴素外表,以及同样朴素的思想的人们,开始了统一中国的征程,去实现改变中国四分五裂、任人宰割的命运的理想。同样朴素的是不久后的红军,可惜,这种朴素没坚持多久。。。因为鼓吹开始了。。。单纯而朴素的人,一旦富有激情,那就是把利刀,只会勇往直前。他没花花肠子去考虑得失、是否值得。。。前国军将领也说过:江西时的红军的战斗力是最强的,虽然后来的八路军或解放军的装备好多了。看来只是鼓吹早就有问题出现了,信念只能是暂时起作用的,好的体制是最重要的。

说到牺牲,抗战时国军的牺牲远比共军的惨烈而悲壮。。。因为国军承担着国土防御的任务,战线那么长,而装备差、火力和机动性也弱,主要的只能运用阵地战。一个淞沪会战,一下子干掉国军60万精锐。。。有人说应放弃上海打游击,或通过运动战消灭敌人,那是缺少战略眼光的人说出来的。在这点上,我相信老蒋是正确的,别的不说,只说当时时局危急,一举一动都扯动全身的紧要时刻,老蒋有如此魄力做此万险决断,难能可贵。而且最重要的是正如老蒋所料,后来中国的陆海外援线全部被日军切断后,美国花了多少真金白银,开辟了“驼峰航线”,后来还挂了2000多名美国专业飞行人员。其实近现代牺牲最惨烈的,是“抗美援朝”。最常见的一景是:从1000多米开始,中国志愿军战士的尸体就开始向敌人阵地前铺了,的确是铺。。。。。。后面的志愿军战士是踩着战友的尸体前进的,而不是踩着大地或敌人的。。。国歌中似乎少了一句:冒着敌人的炮火,踩着战友的尸体,前进。。。

他们是为什么牺牲的???只是为了一个信念:民族获得解放,国家变得强大,人民得到幸福。前面牺牲的英烈激励着他,政治工作者在鼓励着他,人民的苦难在刺激着他。。。看看中国史即使是世界史上堪称牺牲得最为壮烈的战士吧,黄继光,人们只在歌颂他的伟大,却很少提到两点:一是黄继光本是连通信员,本不是作战人员,因为人都拼光了;二是黄继光为什么要去堵雕堡,不是因为他要树个标杆,而是他本身就只有一个手雷。。。咱们中国除了人多,什么都不多,于是他就只有堵。手雷当时都是从苏联进口的。

可惜的是,牺牲了这么多同胞,有的人就象我们身边的人那般的平常,那么建立了一个新中国了吗?是的,于有些人是,于绝大部分的人来说,并不是。因为建立起来的这个国家,只是打倒了“三座大山”,却又树立了一座新的大山,中国出现了一个新的统治阶层,新的特权阶层。

虽然这个阶层中也有不少的精英,的确是当时中国的精英,但仍挡不住这个阶层给我们这个民族以最大的破坏。从文明的角度上讲,有些人只是偶然地打断或破坏,而对于这个阶层而言,因为他们先天的现代知识欠缺以及起初宗教般的狂热(这点有点象现在的美国在到处折腾一样),他们按自己的观念愚蠢地在物质上破坏了大量的建筑和文物,还在精神是否定了许许多多传统文化和观念。。。他们自以为自己很先进、很文明,其实他们只比义和团进步了一点点。他们成功地做到了一点:割裂了人们与传统文化的传承,而直接嫁接了一个全新的东西、还是个不断在修改的东西——社会主义。

客观上讲,这也许就是进步的代价吧。也象一个久未得子的夫妇,眼巴巴的盼到有个宝宝出生了,结果是个怪胎。。。

改革开放,经济体制改革后,不怎么提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了,也没提倡儒家思想,只记得“白猫黑猫、抓到老丑的就是好猫”。从深入浅出的角度上看,的确堪称经典,但在一个国家,一个拥有世界五分之一强的人口、有着5000年文明的国家里发生这样的事,的确是人世间的奇迹。。。这倒真的是个奇迹——中国创造的!一个这么大的、这么有悠久历史的国家,竟然没有什么思想,同样没信念、信仰。。。或者应该说都是有的,有思想、有信念、有信仰——钱或权。不要提什么品味和小资,更不要指责堕落,事实就是如此,不用理会有些人反驳的鬼语,这样的社会,习惯了睁眼说瞎话。

几千年前,我们的先辈就在这片土地上呤诗诵词,聊发人生的寂寞或不得志或生不逢时或找不到真正的爱情的感慨,而今天,我们不仅有同样的感慨,我们还多了一样,那就是——我们是迷茫的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