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15

 
威海号
 
 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让泰伦奴暴跳如雷,脸色变得铁青,他没有理会鲁卓成说的话,狂怒的冲着碧姬咆哮着,“妈的,给我连通美国佬,我要让他们知道,他们将受到惩罚!”
 “该死”,鲁卓成试图阻止碧姬,“在没有弄清楚是谁在攻击我们的时候,不要使用卫星通讯,它会完全暴露我们的位置”,当他看到笔记本屏幕上出现的连结信号时,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比这更蠢的!”
 “艇长,鱼雷!”
 几乎在同时,鲁卓成看到了,一个红色的亮点突然出现在威海号后方仅仅50米的地方。
 “左满舵......”
 
 一阵剧烈的晃动将楚天云猛抛出去,重重地撞在操作台上,他觉得头一热,一股鲜血沿着腮边流了下来。
 “副艇长,你受伤了!”诸子剑踉踉跄跄的从地板上爬起来,扶起楚天云,大叫着:“快叫卫生员,叫卫生员来!”
 楚天云晃了晃有点发晕的头,一屁股倒在控制台前的椅子上,他迷迷糊糊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眼前警报灯发出的刺目红光在他的眼里破碎成了光怪陆离的幻影。“被击中了”,他下意识地抓起通话器:“我是副艇长,各舱室报告损失情况!”
 他紧闭上眼好减轻眩晕,同时努力的判断着受到攻击的情况,他默默的祈祷,但愿威海号没有受到致命打击。
 “导弹舱报告,情况正常!”
 “鱼雷舱报告,情况正常!”
 “报告,4号隔舱进水,已关闭”......
 “机电舱报告,核反应堆温度异常!”楚天云心中“咯噔”一下,从之前报告的情况,他可以判断鱼雷应该是在艇后身左上侧爆炸,所以他最担心的就是机电舱。
 “温度已升高10度,接近红线”
 “关闭反应堆”,楚天云犹豫了一下,“开启柴油发动机”,他不得不这样做,因为核反应堆温度升高到安全界限上,不但有核泄漏的危险,而且随时有爆炸的可能。
 “反应堆关闭,柴油发动机已启动”,一阵细微的涡轮转动的声音传来,这是柴油发动机运行的声音,楚天云摇了摇发胀的头,他不由暗自庆幸,情况并不是象他最先意识到被击中时那样严重,至少不是被直接击中。他的头脑里又响起刚才扩音器里传来的指挥仓中紧张的令人窒息的声音,他心里暗暗佩服鲁卓成在突发危机面前的快速的反应能力和指挥能力。这时,他突然意识到头上的扩音器寂静了,“指挥舱!”,他连忙按下通话按钮,“指挥舱,指挥舱,你们没事吧,艇长,回话!”
 
 鲁卓成揉着火辣辣的肩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刚才剧烈的震动让他正好撞在旁边的马佐尼身上,他隐约感到马佐尼呻吟了一声倒下去,手中的枪掉在了地上,“枪!”,他借助着着了魔一样的指挥舱照明灯忽明忽暗的灯光在地上摸索,一条电路短路产生的电火花突然在他头顶爆裂,火花钻进他的脖子,但他并没有觉察到。
 “艇长,在那儿!”,被绑在方向舵上的大个子使劲挣着绳子,焦急地叫着。
 “是,在那儿!”,鲁卓成看到了,在潜望仪下,那把上了膛的95式压在马佐尼的一条腿下,马佐尼蠕动了一下,正挣扎着爬起来。
 “艇长,快!”
 “快!”鲁卓成诅咒般的拖动有点麻木的腿,“快!”,他一拳打倒了已翻过身来的马佐尼,一把抓住地上的枪。
 “不不不,谁也别想!”,突然,泰伦奴的一只脚踩住了鲁卓成的手,恶狠狠的搓揉了几下,然后泰伦奴一脚把鲁卓成蹬倒在一边,拾起枪,仍给马佐尼,他讥笑地撇了撇嘴,“谁也别想!”
 “艇长,回话,指挥舱...”
 扩音器里传来了楚天云的呼叫,泰伦奴抓起通话器:“很好,中国人,你们的艇长也很好,不过,我们仍然控制着一切!”,他把通话器递到鲁卓成面前,“好吧,艇长阁下,告诉他们,谁也别想!”
 鲁卓成擦了擦嘴角的血,他朝愤怒的大个子、刘伟摇了摇头,接过通话器,“我们很好,损伤情况怎么样?”当他听完了楚天云简要的情况报告,略微松了一口气,不过核反应堆的故障仍然让他心中一沉:“你做的很好,马上组织检修核发应堆,要确保无泄漏!”
 “指挥舱怎么样?”
 鲁卓成这才意识到忘了指挥舱,“刘伟,大个子,检查各系统工作情况”
 “艇长,声纳系统正常...观测系统正常...航行控制系统正常...”
 “艇长,我们失去了拖弋式通讯浮标...”
 “通讯浮标?”,鲁卓成冷笑着看着碧姬,她正在咬牙切齿地边敲击着键盘边诅咒着,“没用,通讯浮标被毁,不要再想使用卫星通讯了”
 “什么!?”泰伦奴一把把碧姬转过来,此时碧姬已经满脸泪痕,“也许我们真的救不了他了”。“这群可恶的美国猪,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和我们谈判,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释放阿佩尔先生!”哈里米靠上前,他的拳头捏的咯吱咯吱响。
 泰伦奴两眼失神,呆呆地愣了一会儿才慢慢回过神来,他冷笑了两声,把手放在额头上,然后慢慢举向空中:“主啊!请您原谅我!”,泰伦奴没有再说什么,他身上的每个细胞都是在仇恨中浸泡过的,他不会屈服。他捧起碧姬的额头深深吻了一下,“干吧,主把复仇的烈焰给了你,毁灭他们吧!”
 碧姬擦去泪水,当她在笔记本上敲下一个健时,又一股泪水奔涌而出。
 这一切鲁卓成看在眼里,急在心中。他知道这群疯狂的恐怖分子想干什么,他迅速隐蔽的扫了一眼那个垂落下来的备用通话器,还好小绿灯亮着,它还在正常工作,鲁卓成的心里踏实了一点。然后故意放声说到:“我奉劝你们不要打如意算盘了,不要想破解核导弹的密码,那是妄想,快停止你们的计划吧,你们的主是不会允许你们那样做的!”,鲁卓成在心中祈祷着,但愿楚天云他们能阻止碧姬的系统攻击。
 
 “副艇长!您哪里受伤了?”,这时,冯俊被诸子剑拽着,跌跌撞撞地冲进来!“没看到头在流血吗?”诸子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猜我在哪里找到他的,在储藏室里!找到他时,他还迷迷糊糊的呢!”
 “副艇长!”,冯俊也忘了手中的绷带,“我、我、我是被他们打昏了!”,他一急,简直要哭起来了。
 楚天云点了点头,一边示意冯俊继续包扎,一边关切地问:“到底怎么回事?”
 冯俊嗫喏着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一遍,在众人的目光中,他羞得胀红了脸。
 “算你命大!”诸子剑苦笑着摇了摇头,正要说什么,却被楚天云打断了:“你说,你打开了她的笔记本?”
 “对”,说到笔记本,显然,冯俊来了精神,“有开机密码,不过,被我破译了”,冯俊不无得意地说。
 “里面有什么?”
 “我说不准,是一个奇怪的程序,我刚刚打开,就昏过去了!”
 “副艇长,他们在扫描核弹控制系统的底层端口!”,众人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到控制员的电脑屏幕前。
 
                
太平洋.p-4动物园
 
 “舰长,总统的!”
 里斯皱着眉头从参谋长手中接过卫星电话,“总统,我是里斯”
 “告诉我,怎么回事,不是击中了吗?”,电话中总统咆哮着,里斯把电话挪开耳朵,直到咆哮声暂时停止才又贴近来。“总统,鱼雷很可能击中了那艘潜艇,但我们判断不是直接击中,它只是受了伤!我....”
 “天哪!你们是白痴吗?那两个蹩脚飞行员叫什么?他们是怎么搞得!发射了4枚鱼雷,竟然没有击沉那艘该死的潜艇!这就是你的精英!”
 里斯能感觉到总统的愤怒,他也理解这种愤怒,希望越大,失望便越大,但是他不能容忍别人对自己的手下说三道四,这群飞行员,包括这整个舰队跟着他东征西战,出生入死,经历了无数次战火历练,他们每个人都是好样的,都是美国军队中的精英,谁侮辱了他们,就等于侮辱了他自己。他几乎有些粗暴打断了总统的话:“总统、总统...今天海面的气象条件非常差,一般情况下,这种气象条件是不能进行攻击飞行的...”,他压了压火气,“然而,我的飞行员起飞了,并且完成了攻击,特别是冒着坠机的风险,实行了低空抵近攻击,在这种气象条件下,这几乎就是找死,但...但他们干了!”,话筒那边沉默了,里斯感觉到自己情绪有点失控,他缓了一缓,“他们尽全力了,而且我们的对手也不简单,他们是老手!”
 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总统低沉的声音才传过来,“不管怎么样,立即找到它,击沉它,我等着”
 “总统!总统!”,里斯还想问什么,但显然,那边总统已经离开了,传来的是国防部长温切特的声音:“里斯,执行吧!”
 “比尔,难道你不觉得,这一切太仓促了!”里斯愤愤不平。
 “里斯,别说那么多!攻击一开始,我们就不能回头了!事已至此,你准备怎么办?”
 “饱和攻击!”
 “对!”温切特点点头,“我们不能给恐怖分子从容破译核导弹密码的时间,就算他们能破解,也不能给他们发射的机会。干吧!”
 里斯刚放下电话,便听到控制员大声的报告着:“我们失去目标,他们的通讯信号消失了!”他沮丧地骂了一句,P-4遇到了一股上旋气流,剧烈的颠簸了几下,通讯官从旁边拍了拍他,“麦凯恩号和范德格瑞夫号已经到达目标区域”
 这无疑是个好消息,里斯心中一振,他不由庆幸这两艘快速舰没有按照预定时间到达演习海域集结。这次夜间海上综合演习本来定在3小时前开始,但是由于在外执行任务的“麦凯恩号”驱逐舰和“范德格瑞夫”号快速护卫舰途中遭遇风暴,演习不得不延后,也许是天意,这两艘倒霉的军舰为避开风暴所选的航线恰恰经过现在那艘中国潜艇的海域,这让他们在接到命令后,能很快抵达目标区域。
 “密揭根号在哪里?”里斯突然想到了潜艇,说起反潜,其实最好的反潜武器就是潜艇,两艘水面舰艇,如果再能加上水下潜艇,事情就会简单得多。此时,他不由怀念起第七攻击核潜艇联队来,但除了“密揭根”号,其余的现在都还在横须贺基地内沉睡呢,可是“密揭根号”在哪里?
 “我们无法联系密揭根,他们正在做静默航行!”
 静默航行,他们真会选时候。“继续联系他们,搞清楚他们的位置”,里斯当然知道“密揭根号”在做静默航行。
 “他们到了!”旁边雷达侦测员指了指雷达屏幕,两个亮点正缓缓移动过来。
 是“麦凯恩号”和“范德格瑞夫”号,“让他们马上攻击,直到舰队赶到!”里斯边说着,边将头探到P-4的舷窗边,他想寻找两艘军舰的影子,但看到的只是浓厚的夜幕。
 “舰长,罗伊将军电话!”通讯官示意里斯。里斯拿起面前的电话:“什么,真的吗?大约多少海里!好吧!”,他板着脸放下电话,“好了!我们返航!”,参谋长不解地看了看他,“一支中国舰队1个小时前越过了第一岛链,正在向这里移动,有‘北京号’”,仿佛有点冷,里斯掖了掖衣角,“真是热闹的一天!”,P-4舷窗外,是风雨茫茫的太平洋。
 
  
威海号
 
 鲁卓成咬了咬嘴唇,这时,刘伟向他举起手中的一个绘图板,上面写着:水面舰艇,28-64,5海里。
 接着他向鲁卓成伸出了第二个手指头,旁边的泰伦奴也看明白了,这是第二个声纳浮标被投入水中。泰伦奴是个观察领悟能力非常强的人,也是一个对未知危险有着敏锐的感觉能力的人,他知道,此刻,有两艘军舰呆在他们的头顶上,他们正通过拖弋式反潜声纳探测器探测潜艇位置,攻击会在任何时候突然而至。他仰着头看着头顶的舱壁,感觉在上面游动着的死亡阴影,不留神手中的枪碰到舱壁,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这声响立即引来了鲁卓成等几个中国人愤怒的目光,他连忙收了收手枪,他心里明白,此时,潜艇内的任何声响都可能被灵敏的声纳探测到,从而招来致命的攻击。
 身后,不知什么原因,马佐尼冲着大个子骂了一声,泰伦奴立即投过去严厉的目光,吓得马佐尼缩了缩脖子,对于泰伦奴来说,他感觉自己就是一团正要燃烧的火,他有枪、有仇恨、有浑身的力量,但却不知敌人在何处,不知他的枪该指向何处,在他的经历中,也许这是第一次面对敌人的枪口却干等着子弹朝自己射来。他在心中咒骂了一声,无意间与鲁卓成的目光相遇,虽然是短短的一瞬,但泰伦奴觉得,这短短的目光交流中,似乎已经达成了一种默契,中国人是他们的人质,又是他们的合作者,在现在这种形势下,合作者的成分要高于人质的成分,在这个铁桶中,他需要合作,他要生存下去,他要复仇,他要让真主的愤怒在美国的每一寸土地燃烧。
 外舱壁上又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噼啪”声,这是声纳探测器发射的一束声波击中了威海号,很快,它的反射波将被声纳浮标探测到,这组数据会立即被水面反潜舰艇接受处理,形成攻击数据。
 鲁卓成迅速看了一下海图,压低声音发出了命令:“命令!”
  “潜艇速潜,战斗警报!”
 刘伟摘下耳机,按下指挥台前的按钮,红色的警报灯在威海号各舱室闪烁。
 很快,各舱室状态信号灯一个一个依次亮起,“四舱准备好!”“六舱准备好!”“五舱准备好!”......鲁卓成仿佛看到了潜艇兵们正默默的、迅速的、有序的进入各自战位,紧张而坚定的战斗气氛洋溢在他们年轻的脸上。
 鲁卓成立刻下令:“首倾5度,潜到300米!”
 “首倾5度,潜到300米!”,大个子边重复命令,边扳下相对下潜舵,“哗─哗—”的水流声在指挥舱内回响,高压的海水通过威海号艇身两侧上方的进水阀直涌入潜艇水柜内,接着它首部一沉,向着黑黢黢的海底沉落下去。
  “双车停!”鲁卓成作了一个停车手势。
 “双车停到!”大个子麻利的拉下面前的两个制动器,柴电发动机声音逐渐减小下来,威海号巨大的涡扇停止了转动。
  “威海号”静静的向深海滑潜。
  “他们来了!”,刘伟向艇后上方指了指,“28-12,速度18节!”,声纳耳机里,两艘军舰象两列火车,排着横队从威海号上方隆隆驶过。
 
 冯俊一手紧紧抓住舱壁上的一个扶手,一手捂住嘴,拼命压着咳嗽,不一会儿,他的脸已经憋得通红了,威海号在紧急下潜时,就像一个人正一个猛子扎向水底,他的身子几乎就已经斜躺在舱壁上了。
 旁边的控制台前,两个控制员早已扣上了固定带,所以似乎对潜艇的动作没有感觉,也许更因为他们已经顾不上其他的事情了,他们的目光牢牢锁定在电脑屏幕上,手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动着,此时,就算是天塌下来,恐怕也与他们没有关系。
 “怎么样?”,楚天云尽量压低声音,他的头仍然微微作痛。
 诸子剑紧锁着眉头,忧虑重重,“她已经进入了三级系统”,他用手指了指电脑屏幕上一排排闪动着的数码。楚天云看不懂这些数码,但是他知道,威海号上的核导弹控制密码编制系统是一个三级系统,有三层数码结构组成,它仿佛是一座倒置的金字塔,要算出一个通用解密码,必须首先进入最上层的三级系统,在三级系统庞大的数码基座中,寻找到一个通道,通过这个通道,进入二级系统,然后再算出一个通往最底层一级系统的通道,最后,在这个倒置金字塔的塔尖部分,算出那个处于顶点的通用密码。进入三级系统,意味着攻击的正式开始。
 诸子剑的目光随着一层层数码的变幻而移动着,“她的确很了解这套系统!”,他转眼看了看楚天云,“她的思路很清楚!现在我们很被动,我们是在跟着她的思路走!”,显然他有点沮丧。
 “你认为她成功的几率有多大?”楚天云问。
 “这不好说,这不是一个几率的问题,是运气问题”,诸子剑摇了摇头,“如果她运气不好,这一切都是白做,如果运气好...”
 虽然诸子剑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楚天云心中十分清楚后面的意思,“决不能给她有运气的机会!”,楚天云拍了拍两个系统控制员,“把她堵在核心系统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