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力小说 炽 第21集

画舞 收藏 7 205
导读:接力小说 炽 第21集

二班三组人名单如下:

一组:林凤,何赛

二组:章可欣(学委),李云在(体委)

三组:柳颖,修冉(新出场,班副)

章可欣,柳颖出现在第一卷第六集,林凤三人组

21

 

越过植被覆盖茂密的区域后,是一路的海蚀地貌,岩石表面肌理纵横,浇了雨水后就更是让人不便行进了,浓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刀削般的坚硬感,走在上面就好象是在一块砧板上,就差被什么在头顶拍砸上几下了,再加上自己这个搭档的慢吞吞,几乎要把这个属相火山的丫头折磨疯了,现在她肚子都是后悔药,肠子都要气得打结了,若不是因为对手是林凤,浓肯定不会耐着性子忍受下去,至少她要先把崔勇好好糗上一通那才解气!

正是浓最气急败坏的当口,眼前突然一个俏丽的身影显现,哈~是云美!

“你们好快啊!”崔勇好容易喘匀了一口气吐出这么几个字!

“错,是我们太慢了!”浓的眼睛几乎在喷火了,眼见着就要上去敲他几个毛栗子了!

崔勇吓得忙躲到刚刚走过来的班长身后,云美看着直笑,径直拉着浓前面先走了!留下李鹏飞搀扶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崔勇随后跟着,也好,这样速度还快了点,要不然一个浓是女生不方便搀扶崔勇,二个是还有崔勇的自尊心也接受不了呀,这下两边都方便了,浓也算是能把自己的心绪安定些了,和云美手拉手前进步伐轻松多了!这也让远远处观察的潭深长出了一口气,脸上也开始漾着笑容了。

“云美,你的名字好好听,有典故吧?”浓一边走着一边问。

“我生在本溪啊,老家的景色很美,有山美,水美,树美,花美,云美的赞誉,我行五,正好就是云美了!呵呵,很简单吧!”云美笑得很甜,听她说完,浓也不自觉笑了起来。

透过无线电,风了解了这边的情况很顺利,知道他们很快就要汇合了,所以叮嘱了潭深几句,自己先行顺着裂谷向前去探路了,临走前还不忘再看看自己的公主,足足停了有五六分钟之多,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古语有云,设计别人者人恒设计之,故意毁坏了吊桥的林凤一行人没有乐得多久,这不,舞预料中的麻烦降临给他们了!整整两个小时他们都在原地打转,指南针,指北针什么的似乎全都喝醉了,转个不停,弄得他们所有人筋疲力尽,晕头转向,更糟糕的是,柳颖的脚也崴伤了,章可欣的背包也掉了,这会林凤正气急败坏地训斥她呢!李云在则和修冉在搭帐篷,何赛现在也没好气了,大中午的,先吃饭吧,就是这大雨天找干柴火生火太难了,不管怎样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在二班准备吃饭的时候,一班也终于汇合了,大老远地浓就在喊了,本来无聊极了呆坐在大石上的舞闻声一蹦三尺高,两个人就象失散多久了似的,相向狂奔,大雨中一个极其热烈地拥抱,让所有人看得都是一阵子热血澎湃,热泪盈眶啊!潭深看着这一幕,心里不觉一阵的羡慕,多么好多么真挚的友情啊!现在是了解她们两个的关系了,亲姐妹也不过如此吧!云美紧几步也跟了上来,舞一样地拥抱了她,三个女孩子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当然,也有藏在雨水中的泪水,那感觉令人振奋,让人不自觉地全身鼓足了力量!不信你就看那边的大M,这会已经是咬着领子强忍泪水,一副好感动,人生再无任何遗憾的表情了!

“雨势加大了,这才中午啊,预报晚上的大雨看来是要提前了,看这情形,过夜是一定的了,必须休息补给一下了,过桥已经不现实了,只能根据地图去找那地下隧道了!你们觉得呢?”班长大概分析了下情况给大家!

“不休息也得行啊,要不我们这就得产生烈士了!”浓的话揶揄得崔勇眼睛差点翻了白!

“呵呵~好了,好了,我们休息下!浓和我来,我们去捡些干燥柴火,班长和大M把帐篷搭一下吧,云美你照顾下崔勇!”舞拍拍浓,两个人走开了!

“好了,没事啦,浓不是恶意,你还不晓得她的脾气吗?”云美一边递过水壶,一边安慰嘟着嘴的崔勇。

而一旁,班长和大M已经开始清理场地,架设帐篷了,安抚了崔勇,云美也过去帮着整理行囊,准备餐具了!

眼见着别人都忙着呢,自己也帮不了什么忙,缓过劲来的崔勇一个人到是来了兴致,溜溜达达着到裂谷边去了,大概是琢磨着绝崖之后必有奇景吧,这家伙不敢走到裂谷边去,却想了个土办法,用绳子一端把自己捆住,另一端则拦腰索牢在了一块巨大岩石上,然后小心翼翼地趴下,爬着靠近了裂谷边,探出身子往下张望,哇塞,这一看不要紧,真深啊,晕得他几乎差点叫出来,大口地深呼吸,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刚想慢慢倒回去时,眼前却忽然划过了一抹奇异的光彩,那是什么啊?就在他所处这边崖侧下去不远地方一块突出岩的夹缝中!这一节外生枝的好奇驱使他暂时忘记了恐惧,他大概比着手臂觉得差不多能够到,又使劲拽了下身上的绳子,定了定心,绷紧脚尖扣着地面,竟然大着胆子探出半个身子去够那光彩的玩意了!

一点,差一点,还差一点,他的注意力几乎全集中在了那块闪光的石头上了,完全忘记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如何凶险,他的身体一半都悬在崖边了,终于,他抓到了,定睛那么一看,天呢,金刚石!!!这一惊让他浑身一个震颤,不由自主地一动重心前移过分了,整个人一下就翻了下去,手中的那颗亮晶晶的原钻也一个不小心划落到深涧里去了!了不得啊,他吓得连叫都不敢叫了,就那么拦腰挂在了崖边,上不去,也掉不下去!那种因为惯性导致的恐怖晃动让他几乎要昏过去了,而恰恰他的去向伙伴们都没注意到,各自都在忙碌着,直到舞和浓抱了好容易弄来的柴火回到搭好的帐篷下准备生火了,云美才发现一直在一旁休息的崔勇不见了!

这一下可炸锅了,全部人都蒙了,连一直路上气哼哼训斥崔勇的浓也慌了,大家赶紧把东西都归置在帐篷里,也顾不上吃饭了,分开四周大声呼唤着找起崔勇来了!可是任凭他们怎么呼唤可就是得不到一丝的回应!

“见鬼,难道我说了他两句,他想不开跳崖了?”浓想得真是可怕!

“晕,别乱说,不可能的,不至于!”舞赶紧打住浓的设想,可其实她心里真是七上八下拿不定主意呢!

5个人急得是热锅上的蚂蚁,就是无法找到崖边吊着的崔勇,再说了,此君现在已经是口吐白沫,神志不清了!哪里还顾得上呼救啊!

眼见着他们几个寻人走远了,一个黑影才慢慢靠近了崔勇挂着的崖边,不是别人,正是潭深!他现在可是一肚子气!而且就是给下面吊着的这位崔大哥气的!

原来啊,他一直在暗处观察着所有人的动向,所以,从崔勇离开位置开始他就在注意他了。只是因为太远,不能具体了解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他就眼瞅着崔勇捆好绳子,然后鬼鬼祟祟(为什么用这个词,是因为崔勇那小心翼翼地动作实在是太笨拙了,任谁远远看了都会以为跟那地雷战里偷地雷的鬼子似的!)爬向崖边,探头看了一下,又奇怪地顿了片刻,然后又忽然翘尾巴似的把自己遮到崖下面去了,那一刻,直看得潭深吞着口水,猛揉自己的眼睛,简直不敢相信,他自己跳下去了,而且是这样的方式,拴了绳子还是爬着到崖边,而且绝对没人碰他,他~他疯了吗?所谓蔫人出豹子,大概就是这么个理儿吧!潭深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算了,能不救么?为什么跳下去,原因以后再问吧!反正不能让他出事,不然出了事学校知道了,浓可麻烦了!唉。长出一口气,潭深单膝跪下!挽了下袖子,一把攥住了绳子,只几个提拉,就象是从水井里提水桶一般,把那个灵魂这会不晓得在什么地方云游的家伙拽上了崖!象是拖麻袋一样,潭深把这个倒霉的家伙拖到了远离崖边的地方,摸了摸他的脉搏,还好,虽然虚弱,不过对生命无碍,一会淋点雨就会醒来了!

行了,潭深压细了嗓子,跳上一块大石冲着天空,学着崔勇的声音尖尖叫了一声,这才走开了!当然,不能让浓她们发现了自己的行踪,潭深把痕迹都抹去了,把系在崔勇身上的绳子也解开了!团好,放回了他的背包,就象没用过一样!现场摆了崔勇晕倒的架势,笑了笑,遁入了黑暗中!

听到尖叫,不一会,大家便闻声赶来了,发现崔勇晕倒在一块大石头的背后,样子极其狼狈,满嘴的白沫,整个人跟泥巴似的蜷缩一团,还不时地抽搐着!这可吓坏了大家!舞紧几步奔至近前,几个人帮着把崔勇扶好,浓赶紧拿了行军毯裹紧了他,云美给他做了清理!大家又是灌清水,又是一阵按摩和人中挤压,好容易他一个长长的呼气苏醒了过来,模糊着看到众人时竟然是一脸的惊惧,两手乱抓,愣把个舞胳膊都抓得叫出来了,还是浓一个巴掌把他给抽清醒了!手算放开了,还是可怜舞了,胳膊上肿了一大片啊!心疼得浓几乎要揍崔勇了!

“大哥,你搞什么搞啊?乱跑什么?没休息好就继续歇着嘛,我们又没催你赶路!你虚着身子到处瞎逛什么啊?你栽到悬崖下面了我们怎么办啊?”看着崔勇清醒了,浓立刻横上了!

“我,我怎么在这里?是你们救了我吗?”崔勇现在还后怕呢,声音轻得象游丝一样!

“废话,不是我们是你自己救的啊!你干脆在这里晕死得了!讨厌!”好家伙,浓是登鼻子上脸了!

“我我,我看到钻石了!”崔勇依稀记得自己的判断不会错。

“得了得了,你是看小说看多了吧,我们是来寻宝的吗?”大M没好气的接了话茬!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说他了,让他休息会!我来照顾他,你们回去生火做饭吧!我想大家都很饿了!”看着崔勇给大家说得满头大汗,舞只好出来打圆场,不过,听舞这么一说,大家也确实发觉是该祭祭五脏庙的时候了!

浓重重哼了一鼻子,领着大家走开了!临走也不忘在崔勇面前发一下狠:“你老实给这呆着,不然不仅没饭吃,我们就把你扔了不管了!看你再跑!”

崔勇自知理亏,也不敢接话,只好乖乖接过舞递来的水慢慢啜饮了起来!脑子里一直在盘算刚才的情景,自己身上的绳子怎么没了?自己似乎朦胧中感觉身边救自己的人好高大啊,而且什么也没说,要是他们都在现场,怎么会什么动静也没有呢?而且,他们谁也没说自己挂在悬崖边的事啊,好奇怪啊!难道?难道?难道是别人救的自己吗?是谁呢?会是谁呢?唉,脑子好乱啊!自己好象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好了,好了,你别瞎琢磨了,这次比赛结束,我们一起去清泉寺吧~你好好听听佛音,自然就会好了!”舞拍着崔勇的肩膀开导他!

 

“什么?掉下去了?”风听着潭深刚说到崔勇掉下悬崖就蹦起来了!

“没,没~是掉了,不过没彻底下去,这大哥自己绑了绳子了,我已经把他弄上来了,行踪也没暴露,你放心吧!”潭深赶紧接话解释!

“搞啥呢?这才多一会啊,走开一会就这么大事啊!这小子是搞什么的,胆儿还真肥!”风简直不能理解。

“这事回头我们再问吧,好歹没出事就行!”潭深叹着气回话。

“看来这一路麻烦少不了!我们得多加注意了!噢,对了,我找到隧道了!现在就要过去了,位置我随后发给你,你注意看定位器!”

“好的,你也小心点!”

“怎么,担心我了?”

“切,担心你个头啊,我只不过想告诫你在败给我之前你最好好好保重自己!”

“呵,好,借你吉言,我会活得比谁都好的!你答应我照看好那六个人,在我回来之前不许出任何事!那样,我就答应下星期和你再打一次!你要好好把握机会哦!”

“好,一言为定!我用我的脸向你保证!”

“哈哈~你也想开了嘛~”听着风爽朗的笑,潭深也笑了!

 

“哇,雷击木耶!好东西啊!哈哈~”大M怪叫着钻进了帐篷。

“你又鬼叫什么?又怎么了?”正在生火的浓不耐烦地喝问。

“传说听过吧,被雷击过的木恶魔不存哦!好吉利的东西!有神奇的法力呢!”大M自顾自拿着一段黑忽忽地棍子端详着!完全不理会一旁的大家!一副入迷的样子!

“天,难道你们都中邪了?”浓简直被崔勇和大M气晕了!

一旁的云美和班长只是笑,看着突然爆发的浓满世界追杀拿着根黑棍子的大M

“我要杀了你,什么破棍子!我先让它尸骨不存!拿来我烧了它!”

“不要,这是宝贝!宝贝!”

“站住,站住,有种你别跑!臭M!”

。。。。。。

 

 

 

 

哦,好了,第21集完毕,浓,看你了!呵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