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理想“没能力”的愤青兄弟们,我们的前途在哪[原创]

在小时侯,有时候会忽然莫名的想到自己的死。似乎我是一个很压抑的人,小时侯就这么沉重。那个时候看科学家的传记的看多了,就老想自己以后当个科学家什么的,让“人们”在偶死后还能记得自己。然后自己就随着自己的幻想在天空下旋转起来,不争气的落泪。也许我还真的不想死。(笑)

长大了,看的书慢慢多起来,就逐渐有了自己的思想。也算是思想吧。总之,也许是小时侯读书太用功的缘故,有点书呆子的味道了,对“爱国”啊,“正义”啊,“诚信”啊什么小学老师所教导的概念特别敏感,简直都把自己搞成一方块了。所以,我对这个社会,这个书本上所没有讲授过的领域一窍不通。而对自己的行为的考虑,也越来越深入起来。自己要干什么?为什么这样做?做了有什么意义?我自己的口齿不怎么好,说话特别快,耳朵却也有点苯,以前又总是忙于“学习”,所以和别人的交流越来越困难,终于以至孤僻。高一时候,我就开始总是一个人想这样的事情。越想,就越觉得自己的枯燥学习生活除了高考,这样一个“高升”的烂考试,就再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咱们现在一切都是为了应付高考”我们班主任经常这样露骨地“教导”他脚下的那群“少年痴呆症”。在中国的高中里,我这样的思考根本就和埋头苦读的大众气氛以及自己的身份毫不相称。尤其到了高三,我“迷恋”上了网络,经常去通宵,差不多两天一次吧。课上经常睡觉,睡醒就写日记。偶尔也写点小说和诗之类。高中也是我迄今为止看书最多的时期,没事去书店抱本不知哪年的古董乱看一通,写点读后感、札记。临近毕业时,同学让我写同学录,我就在“向往的职业”一栏里写上“自由撰稿人”。然后高考只考了一个二流大学。

到大学里,我就更不懂了。刚到大学是一腔热情,进了“青年志愿者协会”,然后跟着他们搞活动。谁知这个“志愿活动”根本就是一形式主义,还恶心的取名为什么“为民办实事,满意到万家”,郁闷!我本来还想加入学生会。在竞选时,我和另外几个虚伪的家伙大唱反调,他们是长篇冗言,絮絮叨叨,到我就直接说,我们要干什么事?主题鲜明地连问主持几个问题,最后有的风头都被我抢了去。可结果就我和另外两个没有怎么说话的人没搞上!!日的!!到底是什么问题,我到现在也搞的太清楚。现实就是现实,我也没法不接受。反正挺郁闷。后来我听一个老生(就是我们青协的一个部长)说,学生会特黑暗!当时我被彻底的震惊了。怎么会这样????

一次在网上看了一个帖子,说学生会的延续就是当代的政治。这个事情的真实性大概不用证明了。我看过一些关于台湾政坛的报道,陈水扁的那些小儿科的伎俩特像历史书上的一个人物——袁世凯。海峡对岸既是这样,我们大陆这一边应该也不怎么样,只不过舆论被政府控制了罢了。比方对于89年那场风波,偶就知不到(不是“不知道”)。这样以来,要想崇拜温家宝都没有希望了。政治就是一个虎口了罢!

在这里,我也自命是一个愤青(关心时政,异常爱国,又有一点学历背景,希望愤青们能接受偶的自夸)。既然是愤青,那也不能太碌碌平庸吧。为一家糊口而四处奔走,或者安逸于灯红酒绿,都简直是窝囊废的所为。政治既然是一个消磨人性的虎口(现在想想,能从政治中混出来,却有温总理那样魅力实在不易!),那就从军!!!忍看血袍染征尘,直教马革裹尸还。为“愤青”这一具崇高历史使命的称谓献身沙场,或许是我唯一的选择了。………………

或者大家还有更好的建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