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广沪的“切尔西之惑”

lys0645 收藏 0 74
导读:朱广沪的“切尔西之惑”

创造性的模仿






有时是一把双刃剑——







可能实现一种腾飞






也可能陷入一片混乱……







现在是2006年2月25日10:30。北京,阴天。



有一辆车,如果前面看着像“奔驰”,后面看着像“宝马”,那它一定是——“吉利”。

强调一下:标题里的是“惑”不是“祸”。

如果我们将足球视为是一门艺术的话,那么,我们就需要接受“模仿是任何艺术的最初阶段”的说法。

比如,历史上再著名的书法家,最初也是依靠临摹前人的笔迹;又比如,那英最初是通过模仿苏芮才为人所知,张靓颖最初也是有赖模仿玛丽亚·凯莉方一夜成名。那么,现阶段的朱广沪呢?

1

中国足协附近的大宝饭店5楼的某一个标准间里,堆满了如小山般的录象带,那是朱广沪的房间,那些录像带中的绝大多数记录的是切尔西的比赛画面。

也许当初老朱是像普通球迷一样关注起切尔西的,但肯定也是用非普通球迷的方式来研究切尔西的——毕竟他是中国队的主教练。

切尔西的防守体系是其谋求霸业的基础,穆里尼奥的实用主义即使被冠以功利主义的恶名也还是有的放矢的,至于朱广沪为什么崇尚切尔西,其实原因很简单:在充斥功利色彩的中国足球领域,任何人坐上中国队主教练的位置都无法回避一种对所谓功利的追逐——情不自禁,甚至别无选择。

朱家军在组建的最初的一段日子里,模仿切尔西的防守反击战术是朱广沪一项很重要的工作,事实上,中国队也借此很快就有了整体防守的大模样,即便首场对阵西班牙0:3告负,
整个球队并没有彻底崩溃,3球之差完全归结为一种技不如人的必然。

还记得2005年中国队踢得最好的一场比赛吗?是的,是客场挑战德国队。赛前有人预言:急于胜利的日尔曼人将在自家门口把此前输给土尔其的一腔怒火发泄在中国队身上,以至于中国队的一场惨败已不可阻挡;结果呢?朱广沪的球队确实0:1输了,却也赢得了国内舆论的一片赞扬——奢侈品般的。

2



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产生,有的时候是因为现实过于残酷,有的时候是因为理想过于高远。


那场中德之战无形中成为了朱家军2005的一道分水岭,当周遭的掌声尚且若隐若现的时候,中国队已经开始走上了另一条尴尬的道路——死不进球直至接近屡战屡败。

若干年前沈祥福在指教国奥队的时候,曾经提出过一个听起来很美的宏伟设想:后场学意大利,中场学荷兰,前场学巴西,但最终的结局是学无所成。朱广沪显然是有追求的教练,当感觉基本学到切尔西整体防守的精髓(皮毛其实也是有用的)之后,他的头脑中浮现出了“创造性学习”的概念,加上持续的进球荒带来的压力和压抑……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支渴望进球的中国队,看到了一支大举压上的中国队,却逐渐看不到那支以切尔西为榜样的中国队了——坦白讲,在某种层面上同为土产教头的朱广沪也未能摆脱沈祥福式的“幻想”。

如果按照切尔西的实力,是完全可以追求某种场面上的绝对控制的,但事实上,即便是在英超赛场上对阵实力明显不及的对手的时候,蓝军也时常全部退缩到本方半场加强防守,然后耐心等待发动致命反击的机会。

如果您认为切尔西是一支太过特殊的球队,那么我再举出巴拉圭队的例子。从1998年乃至更早,这支生活在拥有巴西、阿根廷豪强的南美夹缝中的球队,就祭出了自己极其鲜明的防守反击打法,凭借这样的战术,巴拉圭人让很多世界强队很是头痛,也确立了自己在“世界足坛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的地位。

当朱广沪试图在模仿切尔西整体防守的基础上再融进更多的创造性的时候,困惑随之而来。一个很简单的疑问就是:为什么中国队用防守反击的打法对阵德国、爱尔兰都可以赢得数次绝好的破门机会,可用整体压上的打法对阵保加利亚、塞黑以及三支叫不太出名字的西班牙球队,却很难给对手的球门带去足够的威胁呢?



3

不论您是否愿意接受,我都想明白地表述自己的一个观点:


现阶段(或许是永远),中国足球本质上就是也只能是一支防守反击型球队


;换句话说,只有防守反击才可能帮助中国队最大限度地接近实现战绩上的目标。不要问我为什么,您只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一想:一群连停、接、带、射等基本技术都不过关的中国国脚,真的能够打出类似日本队那样的一种攻守平衡下,整体压上,层层推进的攻势足球吗?

挪威人乃至德国人为什么不学巴西,不是因为他们不想学而是因为学不来;那么,中国队模仿切尔西的整体防守取得了一定的收效,却又开始期望模仿到巴塞罗那式的压上进攻,这看上去是一种“创造性”,而实际上却是一种与“性幻想”类似的“幻想性”。

几天前对巴勒斯坦一战,中国队杜威的角球进球有着自己的传统也有着切尔西打法的影子,董方卓80米狂奔、李玮锋头攻破门的过程有着切尔西打法的影子却并不是此前朱广沪训练的重点——他更期望看到的是,中国队依靠前场逼抢、阵地进攻、边路传中等更为积极的方式赢得进球。很遗憾,即使对业余的巴勒斯坦,他和所有中国人都没有看到这样的进球。

朱广沪的“切尔西之惑”,产生于在模仿了切尔西的整体防守打法之后,又开始追求怎样才能创造性地将切尔西形态上过于“保守”的进攻在自己球队身上得以某种“改良”和“提升”。归根结底,这是超越现实的必然之“惑”——难道穆里尼奥就不期望切尔西能像巴塞罗那一样水银泄地狂攻不止吗?最终他抛弃幻想,回归现实,也大体告别了那种“惑”。

现在该轮到朱广沪了,坚持整体防守,很抓快速反击,不再费力搭建“鱼和熊掌可以得兼”的空中楼阁;有人一定会说,光模仿别人有什么前途?对不起,倘若中国队真的能将切尔西模仿到底,哪怕只能实现30%,也足以迎来一个光明的前途——毕竟,中国队需要战胜的对手不是切尔西。

归结起来,


走出“惑”,方能远离“祸”。(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