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历史小说《翻天覆地》第五集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辽宁腾飞

由于满清王朝统治时期一直采用严格禁止汉族移民进入东北地区的政策,所以解放初期东北地区的辽宁、吉林、黑龙江三个省的人口密度比较低,不过这里的汉族人口仍然占大多数,一方面满清王朝建国之前这里本来就是汉族聚居区,许多满族老百姓的血统里也含有大量汉族血统,只不过处在满清统治下就以满族自居,另一方面从祖国各地冒着生命危险偷偷闯关东的人一直络绎不绝,特别是满清后期东北三省不断被沙俄和日本侵略者所践踏和蹂躏,满清当局已经控制不住关内群众来东北经商、开垦荒地等活动,解放以后这些居民基本上都自称是汉族人,他们自己的坚持自然不能否定。事实上新中国建国后并没有对满族采取歧视或迫害政策,只不过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对满清贵族、地主老财和寄生虫的打击力度更大一些,大批满清贵族老爷、八旗子弟被迫的东北地区的劳改农场接受劳动改造,但是对满族贫苦老百姓完全一视同仁,照样分得了土地,积极分子照样入党、参军和参加工作。最近一年多以来,随着东北地区的经济建设的发展,从祖国各地迁居到东北的人也越来越多,国家在这里组建了数百个军垦基地,还要重点建设和发展一些城镇,这些地方也是移民的主要定居地。

小罗振华在大连的工作告一个段落以后,时间已经是寒冷的12月份了,他不辞辛劳、顶着寒风暴雪,专程到辽宁省的几个大型军垦基地视察,检查和指导这些基地的发展建设工作。这些基地不仅有农场、畜牧场,也有煤矿、商店和工厂,目前这些基地都已经初具规模,但管理上还有许多漏洞,主要是缺乏经验和管理人才,此外异时空国营集体企业常见的吃大锅饭的现象也露出了苗头,所以他重点把精力放在培养人才上,他每到一个基地,都要给那里的干部职工开讲座,不但讲企业管理和经营知识,也进行农业机械技术、先进的种养殖技术、生产责任制、承包制和市场经济知识培训,在这里他不像是国家领导人,而是一名德高望众、博学众长、幽默风趣、年轻有为的专家学者,他的讲课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并为今后广大干部职工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开了好头,目前新中国才建国一年多时间,新式教育、义务教育工作才刚刚起步,面对全国大多数老百姓都是文盲的现状,大力开展全民性的识字教育、扫除文盲运动很有必要,从建国前夕就已经开始,这项工作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李得胜总统深入到工厂、军垦基地开设讲座,也是为这项工作添砖加瓦,所有人民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都要以此为榜样,积极投身到普及科学文化知识的浪潮中去,新中国的发展壮大离不开全民文化素质的提高。

     对于那些满清八旗子弟、清廷官员和清军军官的改造工作,李得胜总统也非常关心,那些年纪大的而且没有犯下什么罪行的,一般都在开阔的农场,干点力所能及的工作,那些年轻的没有什么血债的纨绔子弟,还是要干相对沉重的体力活,种庄稼、兴修水利、开采煤矿、建造房屋等活都要干,同时思想教育工作一丝也不能放松,许多异时空中国共产党改造战犯的经验都用了上来,许多接受科学民主主义,愿意做一名自食其力、遵纪守法的新中国公民的人已经获得了自由,他们中既有到边疆新区参加工作的,也有留在东北地区军垦基地和城镇谋生的,说明这项改造事业的确是有益和对路的。李得胜总统不但听取了这些劳改农场的工作汇报并检查工作情况,也找了一些做这些工作的同志谈心,深入了解有关情况,还专门找了一些经过改造转变过来的同志,倾听他们的反映,并建议他们把所经历的灵魂深处的改造和洗礼的历程写出来,让大家了解新中国的劳动改造工作,也可以教育改造后进的人。

     由于新中国的发展壮大过程中,先后有上千万人要接受各种各样的劳动改造,对于那些极端反动、对人民牵下血债的、威胁社会安定的坏蛋,当然要毫不留情予以镇压,但更多的人要么是土改运动中被打倒的贵族、地主及其家人,要么是那些被捕获的敌军俘虏,采取简单消灭的形式不是秉性善良的李得胜所愿意见到的,他仍然愿意相信,大多数人经过长时间的劳动改造和思想教育,能够转化为一名合格公民,即使改造不过来,对国家造成的损失和危害也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事实上,在解放军初创时期,罗振华也亲自抓了这项工作,从而迅速转化教育了大批北洋军的基层官兵参加解放军,才能使革命以超常规的速度获得成功,这些解放战士基本上都是解放军部队的骨干,为新中国的解放、抗击帝国主义侵略、开拓广阔疆土立下了赫赫战功,而且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科学民主主义和人民党的方针政策照样贯彻得很好,这些例子都促使李得胜要不嫌麻烦要做好劳动改造工作。

     这也充分体现了新中国与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的本质区别,那就是新中国走的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和幸福的道路,本质上还是有社会主义的色彩,绝对不是少数人独享天下财富,大多数老百姓受穷,所有西方列强都是依靠掠夺殖民地人民的财富发财的,也是依靠残酷剥削本国人民才完成资本积累的,就算到了异时空的二十一世纪,西方发达国家的财富和国家政权其实还是控制在极少数人手里,表面看他们国家的老百姓也很富裕,但这些国家仍然存在严重的种族歧视和排外行为,而且他们这种富裕也是建立在第三世界人民生活极度贫困基础上的,是建立在西方列强对其他国家强取豪夺、剥削压榨、残暴屠杀基础上的,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初,盛产石油的伊拉克被美英列强以莫须有的罪名所侵占,大量的石油资源被掠夺,同样盛产石油的伊朗也时刻遭受西方列强的武力威胁,说明西方列强的丑恶本质并没有发生变化,只不过穿上了更迷人的打着所谓“民主”记号的外衣而已。即使是依靠自己的苦干逐渐发展壮大起来的新中国,也要忍受和遵守西方列强强加给世界的不平等的经济秩序和制度,中国人辛辛苦苦生产一亿双鞋子才能够换回一架空中客车飞机就是典型的例子,新中国有那么多的劳动力,生产出来的纺织品却要遭到那么多的限制。更不要说在二十世纪初期还都是西方殖民地的非洲大陆,到了二十一世纪了,还有那么多人饿死,还有那么多人得艾滋病死亡或等待死亡。

     这个时候的李得胜当然不会走西方列强那种弱肉强食、横行霸道的老路,既然上苍把大罗振华连同太行山基地都派到了灾难深重的二十世纪初的旧中国,自己的意识也深深打上大罗振华的烙印,自然是希望自己及其战友们开创一个民族平等、人人平等、人民幸福、民主自由、和谐发展的全新社会,他和高先启的一切工作都是为这个目标而奋斗。至于新中国的疆界到哪里算是到头并不重要,他也没有一定要统一全球的野心,与西方列强是战是和也不是以自己意志为转移的,如果西方列强不知好歹硬是要把世界大战强加到刚刚翻身的中国人民头上的话,我们也不会害怕,最多现代这一代人多付出牺牲,也许还能够开创一个更美好的新社会。如果西方列强能够像异时空那些经历的两次残酷的世界大战以后接受了和平共存思想的西方国家一样,愿意与新中国和平共处,他当然举双手赞成,新中国的外交人员和秘密战线的同志也一直尽心尽职为此而努力,中华民族和古代中华传统文明自古以来就是爱好和平的,愿意与所有爱好和平的民族共同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但熟悉西方列强本性的李得胜绝不敢对他们抱有丝毫的幻想,尽快发展壮大自己的祖国就是对人类发展的最大贡献,迅速强大起来的新中国也有可能吓阻西方列强的侵略冒险,即使无法制止,也可以以尽可能小的代价打败帝国主义的侵略,开创和平美好的未来。

     李得胜总统在12月25日下午到达辽宁省城——沈阳,会见了东北工委和辽宁省所有领导同志,东北工委副书记兼东北军区正副司令员韩丰收、刘海涛因为在日本前线指挥战斗未在这里以外,其他省级以上领导都来了,大家开诚布公、畅所欲言,详细汇报和交流了东北大区和辽宁省的工作情况和以后发展大略。人民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东北工委书记韩云香,人民党东北工委副书记兼辽宁省委书记刘揆一,辽宁省省长宋小濂都作了精辟的发言。李得胜对于这一年多以来辽宁省的工作予以充分肯定,并站在更高的高度为辽宁的发展建设提出要求和建议。刘揆一同志,1878年出生在湖南湘潭,幼年入私塾,后就读于长沙岳麓书院。1903年春,自费留学日本,入东京弘文学院速成师范科。与黄兴结识,并一起参加留日学生反对沙皇俄国侵占我东北三省而组织的拒俄义勇队(以后改组为军国民教育会)。同年五月,军国民教育会推举黄兴等回国运动起义。不久,黄兴、刘揆一相继回国,于当年九月,在长沙发起组织华兴会,决定采取“雄据一省与各省纷起”的方针,首先在湖南发动起义。为便于联络会党,又建立外围组织同仇会,邀刘揆一的好友马福益等会党头目参加。1904年春,刘揆一、黄兴在湘潭县茶园铺秘密会晤马福益,共同制定了发动长沙起义的计划。他们决定1116日(农历十月初十)西太后七十岁生日那天,在长沙祝寿会场安放炸弹炸死到场文武官员,乘机攻占长沙。会后,刘揆一到醴陵渌江中学担任监督,暗中负责调度会党及联络军队。他和黄兴等还变卖家产,充作这次起义的活动经费。他们仿照日本军制,将会党编成革命军旅,黄兴以同仇会的会长兼任大将;刘揆一为中将,掌理陆军事务;马福益为少将,掌理会党事务。正当起义准备工作积极进行的时候,不幸因事机不密,为湘抚陆元鼎侦知。黄兴和刘揆一被通缉。九月,二人相继逃往上海,起义未经实现,即遭失败。黄、刘抵沪后,上海发生了万福华枪击广西巡抚王之春事件,机关遭破坏,黄、刘又被迫离沪,亡命日本。19057月与宋教仁、黄兴等同志一起回国,华兴会整体并入中国人民党以后,他当选为中央委员,辽宁省解放后,他被任命为辽宁省委书记兼省长,今年10月起兼任东北工委副书记,省长由宋小濂同志接任宋小濂,1860年出生于吉林,他自幼聪颖,勤奋好学,24岁考中秀才第一名,1900年,他以《东三省善后十二策》上书北洋大臣直隶总督袁世凯,建议派兵抵御沙俄的入侵。在任黑龙江铁路交涉总局总办期间,宋小濂与俄方会谈、合同,收回了大部分被沙俄霸占的森林、土地。黑龙江解放后他积极配合人民党和人民政府工作,很快加入了人民党,并先后担任沈阳铁路局局长、辽宁省副省长,今年10月份被任命为省长。

     辽宁历史源源流长。考古发现,早在40-50 万年前,辽宁已是古人类活动日场所,营口金牛山猿人遗址与北京周口店猿人遗址比驾起鸣。新石器时代,在这里居住的除汉族的先人外,还有东胡、肃慎等民族的先人。在各民族祖先的共同努力和开发建设下,辽宁形成了与我国“中原古文化”即有内在联系,又有自己特点的“北方古文化”区系。当我国中原地区进入奴隶社会后期,辽宁逐渐与之建立了奴隶关系,夏、商、周时,畜牧业和手工业已有雏形,开始使用青铜器。武王伐纣,肃慎曾遣使入贺。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开始了郡、县的行政区划建置。燕国开拓辽河流域,即置辽东、辽西郡,并筑长城至辽东,这时出现了襄平 (今辽阳)这样初具规模的古老城邑。步入封建社会,河北、山东等地居民迁至辽宁,开发辽河流域。这时,铁器已在农业生产中使用,人口增多,土地开垦面积不断扩大。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牧业、渔业、蝉业都进入了一个繁荣时期。秦始皇统一中国,全面设置郡县,辽宁因袭辽东、辽西郡。西汉时起设置幽州刺史部,直至三国,辽宁地区均属幽州。西汉在辽东、辽西、右北平郡的管辖下,置二十九个县邑。东汉时属玄菟郡、昌黎郡,并增设辽东属国分领县邑,三国(魏)时废辽东属国,仍置玄菟、昌黎二郡。西晋析幽州在辽宁境置平州,分领郡县不变。魏晋之际曾一度出现以襄平为据点的公孙氏割据势力。高句丽族也曾一度称雄。唐征服高句丽族。“安史之乱”后,松花江流域渤海政权兴起,辽宁即为其势力范围。后来,契丹吞并了渤海,建立了辽政权。接着女真族举兵抗辽,建立了金朝。在金与南宋对垒时期,新兴的蒙古族崛起,先后灭金和南宋,建立元朝。此时,辽宁已成为:边户数十万,耕恳千余里的富庶农业区。冶铁。丝织、制瓷业也很发达,金矿已有开采,鞍山之北曾设立铁司,抚顺的煤已供烧瓷之用,盐业也有发展。明接管元对辽宁的统治后在发展农业的基础上,已冶铁、制盐为特征的手工业迅速发展。当时本溪已成为全国闻名的三大冶铁中心。明朝中叶,女真人首领努尔哈赤用武力,怀柔、联姻等手段征服东北的个民族部落,定读新宾,建立了后金政权,奖励移民开垦,关内大量移民涌入,耕地面积再度扩大,使辽宁成为当时重要的粮食调出区之一,皇太及继承汗位,改国号为大清,女真族逐步强大,至福临即位后,统一中原,建立了清王朝,国都由盛京(沈阳)迁至北京,辽宁是大清的发祥地,划归盛京特别行政区管辖。鸦片战争后,外国势力开始瓜分中国,沙俄首先将辽宁划为其势力范围,而后,日本势力入侵辽宁。在去年七八月份的抗日战争中,英雄的解放军指战员在辽宁大地歼灭日军近二十万,至此辽宁冲出黑暗,走向光明。解放后改名为辽宁省,取辽河水域永远安宁之意,并将原归直隶省的朝阳地区划归辽宁省管辖,陆地面积14.59万平方公里。

     据小罗振华手中的笔记本电脑资料显示,辽宁矿产资源丰富,品种齐全,分布广泛。拥有矿产70余种,产地692处。能源矿产主要以石油、天然气和煤为主,还有石煤、油页岩、地热和铀等7种矿产。目前具有开发价值的石油储量1.5亿吨,天然气储量140亿立方米,煤炭储量80亿吨。黑色金属及冶金辅助原料矿产主要有铁、锰和菱镁石、冶金用硅石、溶剂灰岩、耐火黏土、萤石、冶金用白云岩、红柱石等。铁矿储量110亿余吨,产地70余处;菱镁矿储量26亿吨,名列全国前茅。有色金属和贵金属矿产有铜、铅、铝、锌、钼、钴、锡、钨、镍、汞等十几种有色金属矿产以及金、半生银两种贵金属矿产和半生铌(钶)铁矿、锆、独居石、镓、铟、铼、镐、硒、碲等11种稀散元素矿产。非金属矿产资源是辽宁具有潜力和发展前景的的重要矿物资源,种类多,分布广,储量丰富。主要有硫铁矿、硼、半生硫、电石灰岩、含钾沙页岩,砷、磷等9种产地54处,建材和其他非金属矿产主要有金刚石、滑石、玉石、沸石、珍珠岩、白云岩、石墨、水晶、云母、水泥用灰岩、玻璃用硅石等26种,产地108处,其中硼、金刚石、滑石、玉石、溶剂灰岩等矿产储量也位居新中国前列。海洋矿产资源,有石油、天然气、铁、煤、硫、重砂矿、多金属软泥(热液矿床)等。石油、天然气主要分布在辽东湾。滨海砂矿主要有金刚石、沙金、锆英石、型砂等,开发前景广阔。

     辽宁境内现有大小河流392条,总长16万公里,流域面积14.6平方公里。全省平均河川径流量为556亿立方米;地下水综合补给量141亿立方米。辽宁水资源补给主要来源大气降水,年平均降水总量为1000亿立方米,多集中在六至九月份,水资源开发利用尤为重要。辽宁水利资源理论总藏量175万千瓦,可供开发利用的装机容量163万千瓦。最近一年多以来,辽宁省的水利建设开始起步,已经建成或正在建设之中的中小型水库和水电站有60余座。即将投入建设的抚顺市大伙房水库和本溪市观音阁水库库容量均超过20亿立方米。辽宁境内目前已经建成的铁路有哈尔滨至大连、北京至沈阳、沈阳至釜山等铁路干线和沟帮子至海城连接线,铁路网密度目前居新中国各省之首。目前这些铁路干线正在进行复线改造,明年2月份开始还将建设从沈阳到朝阳到赤峰的铁路,这条铁路与长春至兰州铁路大动脉在赤峰交汇,从沈阳至吉林市至哈尔滨的铁路也将在明年3月份以后开工建设,工程兵第107军和第108军是这些铁路工程的主力军。辽宁省的公路建设也发展很快,沈阳至北京二级公路在沿线人民群众的努力下,已经在今年11月份建成,沈阳至釜山、大连至哈尔滨等干线公路正在紧张建设之中,沟通辽宁省各个主要城市的公路都已开始建设。辽宁解放时只有大连港可以靠泊大型轮船,营口港、丹东港、锦州港、葫芦鸟港的开发建设都在今年开始起步。此外,四通八达的通信网和电网的建设一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建在抚顺、阜新、朝阳等国营大型煤矿的大型火力发电厂以及相关的输变电工程都在紧张地建设之中。

     辽宁省丰富的自然资源、便利的交通条件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在东北发展的龙头地位。正在突飞猛进的鞍山钢铁集团将成为包括选矿、烧结球围、炼铁、炼钢、轧钢、锻钢、金属制品、煤焦化工、耐火材料、铁合金、炭素制品等方面的超大型企业集团,在新中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当然这家企业集团将充分吸取异时空鞍钢集团和东北大型国营企业发展的经验教训,走出一条高效、节能、低污染的集约化发展之路,企业办社会的现象也不会再重演。教育、医疗等社会事业都由当地人民政府负责,商贸业和服务业全部由民营企业和个体经营者承担。辽宁省的有色金属产业也在去年下半年开始起步,黄金、白银、钻石等贵重资源由武警黄金部队统一开采,铜、铅、铝、锌、镁、硅、钼及其副产品等由国家与辽宁省合股经营的辽宁有色金属集团公司投资开发,目前已经开始建设的所属企业有葫芦岛锌厂、沈阳冶炼厂和抚顺铝厂。辽宁省的建材工业生产发展很快,抚顺、本溪两家大型国营水泥厂都在今年下半年投入生产,新建的国营营口玻璃厂已经能够生产出先进的平板玻璃、石英玻璃。鞍山重型机械厂主要生产重型矿山机械、工程机械、石油钻探设备和农用机械等,大连机床厂生产的金属切削机床、大连机车厂生产的内燃机车和沈阳电机厂生产的大型发电设备在世界上都是非常先进的,新建的东北制药厂(建在沈阳)、沈阳啤酒厂、沈阳味精厂等国营大型企业都得到李得胜的亲自关照和指导。由于新中国的北方和华西相继开发了十多处大型石油、天然气田,出于战略储备考虑,地处东北地区松辽平原和辽河三角洲的油田暂时没有列入开发,这些地方目前属于军垦基地,主要从事新型畜牧业和养殖业。

     李得胜在沈阳期间,还专门与这里的工商界人士座谈,认真听取他们的所思所想,了解发展民营工商业的问题,此行他没有准备抽出时间给予这些民营企业技术和管理方面的直接指导,但应大家的要求还是花了两个小时谈了关于怎样发展和壮大企业的一些看法,现代企业管理和经营理念、科技创新对于企业发展的作用、职工素质、工作效率与工资、劳保的辩证统一关系、市场经济以及国内外形势等方面都有涉猎,他的出色口才可以说是闻名全国,自然引起强烈的反响。由于在沈阳市已经初步建立了民主选举制度,市、区(县)两级议会都实行了分界别直接选举,工商界在两级议会都拥有20%的席位,加上各级人民政府本身处在蒸蒸日上的阶段,所以工商界对人民政府普遍感到满意,这个时期绝大多数来自各界的议员都是人民党员,人民党几乎把社会各界的精英、模范和积极分子都吸收进了党内,能够真正体现“三个代表”的思想,所有反映意见的渠道都畅通无阻,加上新中国从成立起就大力支持工商业的发展,市场经济的理念和体制也是建国就开始了,也没有任何异时空那么多条条框框,应该说工商界是非常高兴和满意的,投资经商办厂的积极性非常高。大家难得有机会见到新中国的充满神奇色彩的领路人李得胜,自然希望能够多得到他的指导和点拨,李得胜在苏沪杭一带点石成金的神奇经历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对此寄以厚望。出于对发展工商业的重视,李得胜特意抽出两天时间,详细考察和指导了七家有代表性的企业,同类企业都可以派出代表同往取经,拥有大量先进科技知识的李得胜的指点当然不一样,既能够准确发现企业的问题和缺陷,也能够指出改进的方法和发展的方向,让所有人都受益匪浅。李得胜到这些企业还专门找工会领导和工人代表谈话,了解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的落实情况,由于这些在今年上半年制定的法律都是强制性的,所有国营、民营企业都必须遵守,而且人民党、人民政府、解放军和议会都是穷苦出身的人占大多数,落实这些法律一点也不困难,除了少数企业曾经出现劳动时间过长、劳动强度过大引起职工不满的现象并进行了整改以外,目前这些工厂的职工的生活还是比较令人满意的,一般比原来在家务农收入要高许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