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少年持刀刺死同学 万言日记讲述逃亡噩梦

(2006-02-26 06:32:32)

荆楚网(楚天金报)记者 季东 通讯员 李嘉

[提要]

积怨爆发后,他持刀将同学刺伤致其死亡。犯下罪行想逃脱法律制裁,是徒劳的!看守所内,他写下万余字的日记,揭开自己14天步行400公里山路,遇野猪、出车祸的悲惨逃亡之路,令人唏嘘。而老师、邻居眼中的“好孩子”何以走上犯罪道路,更值得深思。
 

积怨爆发少年刀刺同窗

李广俊出生在咸宁通城北部的一个小镇。出事前正在读初三,16岁。

从李广俊记事起,他的父母便相继外出打工,留下他和60多岁的奶奶在家。李广俊的父母仅每年春节期间回家,无数次,他梦中父母的模样都是模糊的。

据落网后的李广俊说,祸根是他读初中遇上同学张栋后埋下的。张家在当地算“有钱人”。张经常找李广俊的茬,把他当成“受气包”。李广俊因此对张积怨在心。

2005年10月28日,黑色星期五。这是李广俊人生的分水岭。

上午第二节课,同学们正聚精会神地听讲。突然,坐在李广俊后面的张栋猛推李广俊一把,责怪他撞了桌子。“我分明没挨你桌子!”李广俊觉得对方在找茬,回顶一句后继续听课。

下课铃响,老师刚离开教室,张栋抡起凳子朝李广俊的脑袋就是几下。愤怒的李广俊与张扭打成一团,随后捂着被打肿的眼睛,忍着头部的阵阵麻疼冲出教室……

回到家,李广俊回想张栋平日的作为,越想越窝火,委屈、愤怒、仇恨……一股脑儿涌上心头。当他看到房中一把水果刀时,一个疯狂的念头闪过脑海。

下午4时,李广俊返回学校,发现他神色不对劲的同学王建劝其上课,但是李广俊已听不进去。傍晚,他在学校后山找到张栋后,疾冲上前对其背部一阵乱刺,张栋追赶两步后就倒下了……

惊闻命案钻进深山潜逃

刺倒张栋后,李广俊仓皇逃离现场。夜风一吹,他如避瘟神般把刀扔进路边水沟。

“用刀伤了人肯定要赔钱,可我家没钱该么办?”正思忖着,一阵由远及近的警笛让他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惊恐之下,他不敢回家了,便深一脚浅一脚地朝深巷处疾奔。这天夜里,他在一处墙角裹紧衣服蜷缩了一晚。

第二天,李广俊抱着先躲躲风头的想法逃往通城县城。当晚,他找到一处地段偏僻、生意冷落的旅社准备入住。因惦记奶奶,他便想找老板娘借手机打电话回村问问。

“你从北边来的?听说昨天那边杀人了。”老板娘不经意的一句话,把李广俊惊得呆若木鸡。老板娘告诉他,死的是初中生,被人用刀从后面刺入了心脏。“完了,杀人要抵命!”李广俊的脸色顿时由白泛青,只觉腿突地软了,好不容易站定,但却颤抖得厉害。

他强作镇定退至门边,“我先去上个厕所”。老板娘见他很急的样子就点头答应了。

才出店门,李广俊就慌不择路地朝城郊跑去。他大脑一片空白,不知跑了多久才累得摔倒在一片菜地里。浑浑噩噩间,他觉得什么都完了!这一夜,李广俊只愿天永远不会亮。

但第二天凌晨,他便被晨露冻醒,只得裹紧单衣踏上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小路。

夜遇野猪险些坠入山崖

李广俊杀人后,通城警方在出入城的交通要道布下关卡。但此时,李广俊已逃到海拔近1000米的药姑山。不辨方向的他只知向前跑,饿了生吃野果、野菜充饥,渴了喝山上流水。

在崇阳县境内,淋了场大雨后,李广俊逃到山下村庄。冻得发抖的他在一户人家屋檐前偷了件晾晒着的衣服披上,但还是无济于事,难忍的饥饿侵袭着他几近崩溃的身心。

于是,他趁夜潜入一户人家菜园想弄点菜吃。几个夜行的村民见他形迹可疑,把他好一阵追打。李广俊连滚带爬地逃往山里,衣服被树桠扯破,手脚也被石头磨得皮破血流。

最可怕的是,李广俊在深山睡觉时撞上了野猪。那天半夜,他在蚊虫的叮咬下醒过来。突然,不远处的草丛中隐约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且越来越近。他侧耳倾听时觉得不对劲,怎么还有猪的“哼哼”声呢?

一个黑乎乎的家伙从草丛中窜到他跟前。天啊,是野猪!李广俊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舍命向山下奔去。野猪在后“哼哧哼哧”死命追。

饿疯了的野猪是要吃人的!天黑路滑,奔逃中李广俊一个跟斗滚下山崖,“完了!”他的手下意识地在空中乱舞,幸运地抓住了崖间一棵大树,赶紧攀爬在上。

野猪离去后,李广俊爬上山崖。他借着月光发现,身上的衣服挂得几成布条,鞋也跑掉了一只,脚上大小伤口鲜血淋漓。但虚脱的他已瘫软得像稀泥一样倒在地上。

撞断左手换来一顿饱饭

逃亡的第12天,就在崇阳通往江西修水县的山道上,李广俊被一辆卡车撞断左手。

当时,他一瘸一拐在山道上走得十分吃力。一辆满载货物的卡车从他身边驶过,尾部将他撞中,将他扫进路边的水沟。顿时,李广俊左手就肿得老高。

刚进修水县人民医院,肇事司机就不知从哪弄来一张字条,上写车祸责任两清。对方威胁称,只要他签字就可得到钱治手,事后还给生活费;否则就把他丢在医院不管……涉世不深的李广俊没多想就签了字。

医院的X光片显示,李广俊的左手上臂严重骨折。在院方为他简单包扎后,意料不到的事发生了:肇事方拿出20元钱叫他立马走人。李广俊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不是说帮我治伤,还给生活费的吗?”见此情景,病房里其他病人也愤怒起来。肇事方最后拿出60元钱将李广俊打发走。

弄断一只手,仅换来60块钱!出了医院李广俊就觉冤枉,只怪自己太傻。但此时,饥饿又在折磨着他,他顾不上手痛,拿着60元钱找了个小店,十多天来第一次吃了顿饱饭。他狼吞虎咽地嚼完米饭,想着这顿饱饭是用断手换来的,眼泪刷刷而下。

归案之时警察不忍铐他

逃亡路上的煎熬,让李广俊几番想到自首,但让他犹豫的是:杀人要偿命,但他却是家里唯一的孩子;还要赔钱,家里是这个样子,拿什么赔呢?

他很想家,放心不下家中孤独的奶奶。11月11日,他在江西修水借他人手机,向同村一熟人发出了短信。凭此,警方在次日就找到了他。

当一辆警车缓慢向李广俊驶来,警察喊出他的名字时,李广俊愣住了。他在日记里这样写道,“那刻我心中说不出是喜是悲,只觉解脱!”此时,李广俊已逃亡14日,徒步在深山行走了400多公里,枯瘦的他左手肿得像个棒槌!

他的模样,令人动容。准备上前铐他的警察收回了手铐,将他送往医院重新包扎。

13日,李广俊被押回通城。

闻听儿子犯下命案,李广俊的父母早早从外地赶回,四处苦寻。看到往日壮实的儿子变得骨瘦如柴,一家人抱头痛哭。

通城看守所有鼓励犯人写日记、家信的传统。李广俊在押期间,用10多天时间写下22页长达1万多字的逃亡日记,真实记录了杀人、逃亡的过程。

今年1月27日,李广俊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李未上诉,目前已被押往武汉军山少管所服刑。

众人眼中的李广俊

据李广俊所就读初中的老师称,李广俊很好强,学习认真,虽然调皮、爱玩,但脑袋灵活,成绩属班里的中上游。就是性格有些内向,有心事问他也不肯说。

李广俊的好友王强则称,因家庭原因李广俊有些自卑,但这却又造成他极其自尊,易受伤害。

而在李广俊邻居们看来,他是个极孝顺的孩子。平时要有时间就会干家务,并做一些重活来减轻奶奶的负担。“他看见长辈就笑,是个善良、淳朴的孩子。”

这样的孩子为何杀了人?当地人认为,原因有二:父母平时不在家,造成他性格内向,有心事不向人说而是强忍于心;长期的积怨在心后,又无人关注、调解,造成了最终的爆发。

一时冲动留下悔恨交加

在采访李广俊时,他话还未说泪已成行。

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为什么会那么冲动!完全被一时的怨恨冲昏了头脑。”

他坦言,现在自己的心里只剩下无尽的悔恨。悔的是当时没能把握愤怒的情绪,铸成今天的大错,“如果我能选择另一种处理方式,结果不会这样!”恨的是自己逞一时之快,却毁去两个家庭。

在少管所,他在日记中写道:“……监狱里,虽然能感受到光明,却见不到太阳,见到的仅是那一方狭小的天空。自由,原来如此珍贵啊!我时常回想起那晚所发生的一切,痛恨自己冲动无知。我也时常怀念起在学校读书的情景,老师的谆谆教诲,同学的欢歌笑语……”

“我掐着手指度日如年,感觉生命就像沙漏中的沙粒在一点点流失,我一度陷入痛苦和绝望……”

李广俊称,服完刑后自己才30多岁,仍值大好年华。因此在狱中不能丢文化课,并争取立功减刑,早日报效社会。

“我出狱后,一定要孝敬父母,补偿这么多年我不能尽孝的过失。另外,我还要到张栋家向他父母当面认罪,”他哽咽了一下,深吸口气,“是我害他们失去了儿子,我要赡养他们!”

大量留守家庭值得关注

李广俊杀人案已告一段落,但仍让人难以释怀。在农村,像李家这样的“留守家庭”极多。我们能理解,年轻的父母们为生活所迫不得已的选择。但他们孩子如何成长,有谁来给他们做青春期的心灵辅导?如何预防孤单无助的他们一时冲动而失足?值得我们深思。

据武汉大学教授、高级心理咨询师廖皓磊介绍,从心理上讲,未成年人犯罪的主因有二。一是自制力差与“成人化身体”之间的矛盾。他们的身体虽发育得接近成年人,但因缺欠社会经验,大脑并未对应成熟,易冲动的情感和有实施行为能力的身体,促成犯罪高发。二是爱模仿成人,易受坏行为影响。他们正开始并渴望进入成人社会,极需模仿成人肢体语言。一旦其父母或其他监护人行为不当或缺失,易使他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形成偏差。

目前,我国少年犯人数正以年均二成的速度攀升。对此,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教授乔新生指出,造成这种情况的最大原因是社会结构的失衡。这个结构不仅包括家庭和谐,还包括社会财富分配、精神舆论导向、政府政策完善等。未成年人犯罪是社会各种矛盾被尖锐激化的一个侧影。

廖皓磊认为,防止未成年人犯罪,在对其心理辅导上应做好两点:教育和沟通。特别要培养孩子的社会责任感、感恩心和对他人的爱心;而就算父母不在身边,也应常打电话或写信给孩子。

乔新生也提出了三点建议:1.针对单亲家庭、留守家庭中的子女更易犯罪的特点,政府应专门建一个福利机构,关注其生存、心理状态。2.组建、培养非政府的民间组织、基金会。在西方发达国家,它们的社会是三元或多元化的。由更多的民间组织、义工来介入,不仅减轻政府的负担,也更行之有效。3.与李类似的“激情犯”,应在服刑时,把他们与成年犯罪人分开管理。这可避免“交叉感染”。

(文中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链接]

李广俊逃亡日记

10月29日 星期六 大雨

大约凌晨2点,我从梦中被炸雷惊醒,闪电将乌云密布的天空撕开了一道口子,豆大的雨点伴着雷声打在我脸上……此起彼伏的警笛声响彻夜空,我望着山下的警车在夜色中穿梭,红色的警灯转动着眼球,我顾不得荆棘刺身,慌忙向树丛深处蜷缩着身子。

突然,一个响雷,血泊中的张栋仿佛就在我眼前,亲人和同学的怨愤在耳畔回响不绝。深深的负罪感拷打着我的灵魂,孤独如鬼魅般纠缠着我的心。老天爷,你惩罚我吧,我有罪!

11月3日 星期四 晴

我已饿得头晕眼花,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找吃的。但我被脚下的石头一绊,脚受伤了,一摸一手血,脚踝动一下就钻心的疼。

此时,另一种更大的抽搐般的疼痛侵袭着我……爬过一个山头,眼前竟出现一个地窖,我赶紧翻身滚下,里面有几个干瘪的红薯!我迫不及待将一个塞入嘴里,但没力气,我只能细细的吃……等饥饿一缓解,我立刻强迫自己把剩下的两个装入口袋,以备下次饥饿来袭。

吃了东西后,我的头脑渐渐清醒,顿时又陷入痛苦而可怕的情绪之中,无法自拔。不管怎样,我得活着走下去!摸摸两个干瘪的红薯,它们还在。

我再次走入山林,眼前却被泪水模糊……浮现出奶奶在家焦急等待的身影,父母亲临走时期望的目光,同学耐心劝慰的情形,此刻的我前所未有地想念着他们。但是,我再也回不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