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看时光飞逝,忆大学生涯



              看时光飞逝,忆大学生涯


  记得在我小的时候,很喜欢动物,喜欢看动画片,还有与动物有关的电影,北京动物园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看着那里饲养的大熊猫、老虎、狮子、狗熊、大象、犀牛、大猩猩以及穿着各种五彩斑斓美丽外衣鸟类的时候,心里就有说不出的高兴,平时心里总掂着那里,仿佛那里是天堂,是我最梦寐以求的地方。只要学校组织去动物园活动,我就会激动的一晚上睡不着觉,到了那里,那份开心,那份欢乐,情不自禁地溢于言表,哪里都看不够,留连忘返,似乎那些可爱的动物们和我前生有缘。

那时候家里养了一只大白猫,我把它当作我们家里的一员来对待,放了学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它,把它抱在怀里,,亲昵它,抚摩它,喂它吃鱼,叫着它的名字,那种感情简直比亲人还要亲。

等上了中学,有了生物课的时候,我对生物学的重视程度比其他课程重视的多,因为我真心的喜爱它。每当有生物课的时候,心里总是有那么一股激情,学习很认真,也很刻苦,每到考试的时候,我都会从容不迫、轻松应对,成绩吗?还用说吗,每次都是全校第一名了。

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高考的时候了,我的第一选择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生物学,考试还算顺利。在休息了一段时间后,高考成绩下来了,随后我拿到了录取通知书,没有悬念,我如愿以尝地考上了北京某大学生物系。

九月的北京,天高云淡,秋高气爽,是一年中最舒适的季节;我来到校园,办理了入学手续,见过了班主任和亲爱的同学们,大学生涯从此开始了。

学校的占地面积很大,有150公顷,校园里风光秀丽,景色怡人,以前是圆明园的一部分,学校里有一个很大的图书馆,藏书几百万册,数量之大,在全国也是数的着的,穿过教学楼向北走,那里有一个很大的湖,名曰“未名湖”,凉爽的微风吹过,湖面上荡起层层的涟漪,湖边的一棵棵杨柳树,轻轻地挥动它的枝条,湖的中央有一个小岛,岛上有一套古建筑,被茂密的竹林掩映,岛的东边有一条石船,有点仿效颐和园的石坊,在岛上走走,心里无论有多么的压抑,也会被它消融。

在湖的两岸,有用土堆砌的小山坡,上面草木云集,绿悠悠的,以至于阳光都很难透过。在湖边的山坡上,可以看到有一座墓,通过碑文可以看到,墓主人是埃德加●斯诺,他是美国新闻记者、作家,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斯诺于1928年来华,曾任欧美几家报社驻华记者、通讯员,1936年6月斯诺访问陕甘宁边区,写了大量通讯报道,成为第一个采访红区的西方记者。新中国成立后,曾三次来华访问,1972年2月15日因病在瑞士日内瓦逝世。

再向西走,山坡上有一个亭子,可以供游人休息,亭子的中央有一口大钟,钟上面有铸有很多的文字,想来是当初没有表的时候,敲钟作为钟表使用的。湖的东面矗立着一座古塔,外观非常的漂亮,与未名湖相映成趣。

西面的山坡下有很多的木制古建筑,红砖绿瓦,气势恢弘,中间有几个人的半身雕像吸引了我的目光,其中一位就是鼎鼎大名的蔡元培先生。蔡元培浙江绍兴人,1868年1月11日出生,1940年3月5日病故于香港九龙。曾被聘为焦作工学院名誉校董。51岁任北京大学校长,实行兼容并包的办学方针,使北京大学气象一新,声名赫赫。蔡先生的治学作风和为人品格是中华民族的无穷财富。孙中山先生曾对蔡先生大加赞许。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给蔡先生以很高的评价,认为蔡元培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民主主义革命家、教育家和科学家,是现代中国知识界的卓越先驱,也是近代、现代历史上探索救国之路和振兴中华民族的先驱之一,为中华民族的进步和发展奋斗了40余年,为发展中国教育文化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毛泽东曾高度评价蔡元培先生是“学界泰斗,人世楷模”。

学校对学生的学习要求很严,包括实验课在内,如果有一门课程通不过就不能毕业,因此我们平时的学习也是非常的努力,白天没课的时候,就找空教室、图书馆甚至食堂里学习,晚上没事就到教室里找空座位自习,我发现有很多的学生看书很刻苦,一看就是一个通宵,这种奋发上进的学习精神让我很钦佩,还好,学校给我们准备了可口的夜宵,热牛奶、香喷喷的肉包子让我们很满意。

“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尽管学习很紧张,但课程安排还是有玩的时间的,我与亲爱的同学们尽情分享这人生的快乐时光。

春天,到颐和园踏青,登万寿山,观山水之美景。漫步于长廊,赏长廊之绘画精品,划船于昆明湖上,感天地之造化。

夏天,于校园湖边阴凉处小憩,乘良辰美景,微风轻拂,尽谈天下有趣之事。

秋天,赴香山赏红叶,登“鬼见愁”,一路尽享红叶之瑰丽,感受爬山之乐趣;观“日月潭”,思分离同胞之骨肉情谊;临碧云寺,瞻仰国父之“衣冠冢”,为中山先生之英年早逝而扼腕叹息!

冬天,未名湖水结成冰,冻的很厚,湖面的冰层被人工休整的平整如镜,凭学生证借来冰刀,分享滑冰之乐趣,成就滑冰之技艺。

闲暇之时,与几位同学扛上气枪,至圆明园猎鸟,收获颇丰,枪法日益精准。

宿舍聚会,增同学之谊,棋道日精。

参加武术协会,习“形意拳”,强筋骨,壮体魄,悟我中华国术之精妙。

自然博物馆实习,尽知天下万物之形廓。

周口店猿人遗址留影,瞻炎黄子孙先辈之遗迹。

然而人世间的事情不总是那么的美好,紧接着就是学习中碰到了许多的尴尬之事。

先是化学课实验,不小心把手烫了个大泡,痛了好几天,后是体育课游泳,或许是水里加入的硫酸铜过多的缘故,本来水性很好的我,游了几个来回后,竟然吃惊的发现自己两条手臂上出现有如利刃划过的道道鲜红的血痕,被老师裁定为过敏,游泳课免修;然而,这还不算什么,最让我尴尬的事出现了。

到了生物实验课了,我高兴地带着书本跑去,第一个开始的科目是解剖“蟾蜍”;“蟾蜍”俗称“癞蛤蟆”,它们浑身长满了疙瘩,身上是黑绿色的,个个鲜活,在铁丝筐里胡乱蹦达。

一边听课,一边望着铁丝筐里的一只只有如牛大的癞蛤蟆,我心里开始发怵,从小到大,我从没敢想象手摸癞蛤蟆是什么感觉,但事情就摆在眼前,可怕啊!老师把实验的要求与注意事项讲解完毕,便下令开始,出人意料的是,无论男女同学,都是那么的勇敢与自信,一个个拿了就走,旋即之间就剩下我一个人了,从前只听说过有人恐高,还没有听说过恐癞蛤蟆的,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试了再试,就是不敢碰那东西,太可怕了!我向老师求助免了吧,被老师断然拒绝。

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从实验台上拿了块厚厚的纱布,侧着头从铁丝筐里小心地拿出了一只最小的,人胆小,东西也只有挑小的了,大的我害怕,慢慢的,我用实验规定的手法,捏住它,感觉手里凉凉的,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摆脱了恐惧感,拿起探针,从它背上的脖颈处扎了下去,癞蛤蟆顿时瘫痪,把它摆在搪瓷盘里,开始了解剖,很快地,我完成了此次实验,出了实验室,我长长的出了口气,浑身一下子轻松了许多,这一关过的好难!想来克服恐高症的过程也是这样的了。

  有了这样的体验,以后碰到什么东西我都敢动了,以后还遇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回是解剖大白兔,实验开始后,我高高兴兴地找了一个大个的,放到秤上称了一下,足有八斤多!

首先是打空气针处死兔子,提住它的耳朵把它拎起来,手拿注射针,顺着它的耳朵静脉扎了下去,没有想到的是,手法没搞准,扎歪了,没关系,再来!又一次扎下去,还没死,就这样反复扎了很多次,这只兔子看样子命大,就是不死,看着同学们全都完了事,开始下面的进程,我越来越不自信,在那里手足无措;天下最好的还是老师啊,他轻轻地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教尺,示意我用它敲击兔子的后脑处死,我心领神会,这回出手麻利的很,几下子就把兔子打的不动了,但我的心理却在想,太残忍了!实验结束的时候,教室里的空气充斥着温热的血腥味道。

在以后的实验里,对宰杀动物,我异常的麻利,比如小白鼠,我不光自己干,还主动帮助那些害怕被咬的同学宰杀,当初的恐惧感,至此全都消逝东流。

记得毕业以后,我还回去几次,去看看亲爱的老师、亲爱的同学,还有那魅力十足的校园。

真的好留恋大学那一段幸福美好的时光,它留给我永远的美好记忆,如果有来生,我还是要选择生物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