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13

 电梯飞速的行驶着。肯特扯了扯领带,他每次到五角大楼的地下指挥部,都会感觉呼吸不畅,透不过气来。
 旁边,海军专家鲍文少将紧张的回答着肯特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不时伸手擦擦头上的汗。
 “你们怎么判定那不是一个骗局?或许有一群无聊的家伙在恶作剧!”整个事情太离奇了,肯特几乎还是不能完全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不可能,我们跟踪了卫星信号,那的确是从太平洋底的一艘潜艇上发出的,而且,我们对他们传输过来的声音、图像信号进行了分析,并与被劫持潜艇的艇长通了话,可以证明那是真的!”
 “妈的,他们怎么会想起去劫持一艘潜艇?他们怎么可能成功?”肯特摇着头瞪着鲍文,仿佛要从他眼里得到答案。
 “是的,太不可思议了。那群恐怖分子让我们与潜艇指挥官通了话,他简要介绍了潜艇被劫持的经过,正如你想的,太离奇了!”
 “那艘潜艇是...”
 “中国的,威海号”,鲍文哗啦哗啦连忙翻开手中一大本资料,“这艘潜艇是中国094级弹道导弹核潜艇,2004年5月份正式服役。据潜艇艇长证实,恐怖分子已经侵入了潜艇导弹控制系统...”他顿了顿:“那艘潜艇装载有24枚潜地导弹,包括4枚巨浪2分导式多弹头核导弹。”
 “那能对我们构成多么大的威胁?”
 “094级携带的巨浪2潜地导弹,每枚载有6个分导式核弹头,射程10000公里,如果在目前初步确定的潜艇位置发射,他们能打到美国任何一个地方。”
 “这群疯子,怎么想到去劫持一艘潜艇!”肯特又扯了扯领带,电梯在地下200米处缓缓停住,门悄然打开。
 电梯外,温切特停住了踱来踱去的脚步,匆匆迎上来,仿佛他已经在那里等了几十年,他甚至没有与肯特寒暄两句,一手拉着肯特:“总统,这边走”。
 肯特忙紧赶了几步,好跟上这位消瘦硬朗的军界奇人:“他们都来了吗?”
 “除了国土安全部部长哈默外,都到齐了”
 “哈默?怎么了?”,肯特有些恼火,“他现在在哪里?”
 “刚刚从加利福尼亚休假回来”,温切特耸了耸肩,边说话边把手放在面前的一台验证机上,全美防空指挥中心沉重的防核子门隆隆地打开了,“我们已经通知他了,专机十五分钟后把他接过来”。
 “十五分钟?也许美国都没了!”,肯特没好气的应了一声,迈进了诺大的指挥中心。
 这个处于地下200米处的全美防空指挥中心总让肯特想起年轻时曾经供职过的巨大的造船厂,到处都闪烁着信号灯、显示屏,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紧张忙碌的人们,他深深吸了一口带着过滤剂味道的空气,对跟随的人说:“来吧,今晚没有好觉睡了!”
 
 
青岛.东太平洋舰队基地
 
 
 “这该死的风暴!”,虽然披上了一件宽大的雨衣,但是剧烈的风裹着粗大的雨点,轻易就钻进了高长海的领口。
 “司令员,进去吧!”,值班长在身后撑开一把伞想给高长海遮挡一下,但立刻被狂风吹翻了。
 “怎么回事?底下的人在喝茶吗?”,“北京号”航母高耸的指挥塔上,高长海又焦急地看了看表,时针指到了临晨三点三十分。
 “司令员,风雨太大了!”,值班长索性扔下雨伞,靠着高长海趴在指挥台围栏上,他指了指被风吹得摇摇晃晃,正在吊装上舰的一架歼侦—10BE双座歼击侦察机:“这是最后一架!吊装完毕后,舰队可以就可以出发了!”
 远处还在沉睡中的青岛,已有星星点点的黎明街灯燃起。半个小时以前,高长海被从睡梦中叫醒,当专车把他送到紧急视频会议室时,他还有点懵懵懂懂的,刚刚参加完与俄罗斯联合举行的“突击20XX”联合军事演习,他需要好好休息休息,但当这个中央军委和海军总部召开的紧急视频会议开始后,他的疲劳一下子无影无踪了。
 “威海号失踪!”
 怎么可能?得知这个消息时高长海一时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但很快,视频会议上军委和总部头头们难堪的脸色让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按照规定,海军的每一艘核潜艇出航,都必须报经中央军委批准,并通过加密卫星通道与中央军委和海军总部专设的一个核潜艇指挥部保持联系,以便随时接受最高命令,但是就在半个小时以前,“威海号”的信号从核潜艇指挥部的监控仪上消失了,指挥部尝试了用各种方法恢复与“威海号”的联络,但均杳无音讯,“威海号”就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消失在茫茫的太平洋里。
 与舰船失去联系,海军历史上有过,包括潜艇,这并不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但是一艘导弹核潜艇消失,就不仅仅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而是一个可怕的危机了,特别是在“威海号”消失前,指挥部收到了一个极其短暂的危机信号。
 高长海僵直着身子,紧紧盯着屏幕。“‘威海号’信号消失的地点大约在这里”,屏幕里一个胖乎乎的参谋音调低沉地在海图上比划着,“之前,我们收到了他们成功救起澳大利亚遇险船员的电报,那时,他们报告开始调整航向,如果一切都正常,它应该在这个海域内”,他用光笔在海图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圆。
 “如果一切正常?”高长海轻轻嗤了一声,“现在都不知道威海号在哪里了还一切正常!”,高长海打心眼里看不上这些整天只知在海图上行万里的参谋指挥人员,他们是一群养尊处优的嘴皮子专家,你不要指望他们能解决什么问题。
 “现在很难判断威海号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分析有以下几种可能性:一是潜艇通讯系统故障……”,高长海已经无心去听胖参谋的一二三四了,他仔细查看着“威海号”此次任务命令,“舰队节…开放式巡航…救人…”,这简直就是在扯淡,作为一个潜艇兵出身的舰队司令,一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重。他悄声叫过参谋长,“下命令,舰队马上集结?”
 参谋长嗫嚅了一声:“不等下正式命令?”
 “他们等得急,‘威海号’可等不及!”
......
 风雨中,高长海又看了看表,下面甲板上,吊索正小心翼翼放下歼侦—10BE,突然,摇摇晃晃的机身周围的工作人员中一个身影引起了高长海的注意,他没有遮上雨衣的雨帽,头顶的飞行员船形帽早已被雨水浇扁了,只见他挥舞着双臂,好像在对吊塔操作员示意着什么,“…慢点…慢点…你是怎么搞得…”,风雨声中隐隐约约传来他的吼叫声。“那是谁?”,高长海问值班长,值班长仔细看了看:“司令员,是一大队大队长荆诚!”
 “扯淡,他在那儿干什么?叫他回飞行员舱去,扯淡!!”
 在升降机把歼侦10BE缓缓送入甲板下的机库时,一个通讯官跑步来到高长海面前:“报告司令员,特混舰队编组完毕,请指示!”
 “执行‘回归’计划!”
 一声汽笛鸣响划破了夜幕里,一个由一艘航母,4艘驱逐舰和6艘护卫舰以及若干补给船、救护舰等组成的特混舰队默默苏醒了,一艘接一艘鱼贯驶出了海港。高长海依然站在指挥塔台外围栏边,他默默凝视着黑衢衢黎明前将尽的夜色,海浪声、风雨声激荡在他耳边,敲击着还在酣睡的大地。
 

华盛顿.五角大楼
 
                            
 “线路调试完毕!”,温切特看到通讯官的手势,便向肯特总统点了点头,“好了,通讯讯号连通了”,他指了指旁边墙壁上的大屏幕,“总统,从这里,您可以看到对方,而您面前的摄像机可以将你的图像和声音同步传输到潜艇上,他们也可以同时看到您”
 肯特很不自在地正了正身子,这使他想起了竞选时的电视演讲,不过,感觉完全不一样,他盯了盯面前的镜头,仿佛自己正坐在被告席上,被一点点剥光。
 “好了,快开始吧!”
 在众人的注视中,一片雪花闪过,一张带疤痕的脸出现在屏幕上,他的眼睛直盯着大厅内的所有人,仿佛要用目光吞噬眼前的一切。
 “总统先生,您好!”,疤脸的嘴角一斜,那条划过了半张脸的长疤顿时游动了起来,“很抱歉,也许耽误了您享用您的晚餐”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肯特受不了任何的无理和傲慢。
 “不要发火,总统先生,应该说,我们是老朋友了!”疤脸轻蔑的一笑,“黑色八月!难道你把我们忘了!”
 “黑色八月?!”肯特心一沉,一股怒火控制不住地燃上心头,“你们这帮杂种!”他砰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扬声器里传来一阵怪笑,“哈哈...哈,总统先生,美国总统先生,您太激动了,哈...”
 旁边,温切特暗暗拍了一下肯特总统的肩膀,肯特这才发觉自己有点失态,他稳定了一下情绪,坐下来:“作为美国总统,我完全不必理会你们这些为世人所不齿的恐怖分子,我奉劝你们马上停止你们劫持潜艇的罪恶行径,否则你们会受到严厉惩罚!”
 “啊,听听吧,为人不齿、罪恶、惩罚,多么冠冕堂皇”扬声器里又是一阵怪笑,还夹杂嘈杂的咒骂声:“总统先生,仔细看看你的手吧,那上面有什么?难道没有阿拉伯人的血吗?老人的、妇女的、孩子的,阿拉伯石油的、阿拉伯土地的。啊!您又要宣扬您的民主、自由,是的,你们把世界上所有财富装进你们自己的口袋,然后对别人说,好吧,你们必须象我们一样,民主和自由,去你的吧。真主要惩罚你们这些杂种,就在今天!”
 肯特觉得自己要爆炸了,他的脸已经胀得通红,他努力控制着,拳头捏的咯咯响。见此情形,温切特按住总统微微颤抖的手,转过麦克风:“你们想要干什么?”
 “我们的要求很简单,马上释放默罕默德.阿佩尔先生”
 “那是妄想!”肯特大吼。
 “妄想?亲爱的总统大人,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给你十分钟的考虑时间,放或者不!”
 “你有什么资格与我这样说话!”
 “资格,对,我把这给忘了,4枚导弹24个核弹头,这样的礼物够不够。”
 “你以为我们是那么好讹诈的吗?”
 “哈哈哈...”疤脸冷笑了一声,“总统先生,给你介绍一个老朋友”
 屏幕跟着摄像镜头焦距的缩小放大了,一个脸色苍白的黑发女郎出现在疤脸的旁边。
 “碧姬.贝格”疤脸指了指女郎,“说不定你也认识,世界顶尖的武器系统程序员-碧姬.贝格”,说话间,屏幕中的女郎对着众人伸出了中指。
 “碧姬.贝格”,肯特仿佛记起了什么,他下意识转眼寻找哈默,刚刚赶到的哈默已经紧张的擦起汗来。
 
 “好吧,哈默,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在指挥大厅一侧的小会议室里,肯特怒火中烧。肯特完全记起来了,碧姬.贝格,程序控制专家,他们起初叫它“程序攻击员”,他记得在他执政第一个月,国土安全部部长哈默就专门向他呈送了一份秘密报告,建议成立的一个计算机特种部队,专门对付日益增加的对国防、金融、通讯等重要系统的计算机入侵恐怖活动,肯特批准了哈默的计划,准许他优先从各部门招聘计算机程序人才,组成了这个程序特工队。肯特懊恼地捶了捶头,程序特工队成立后,立即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连续阻止并破获了多起利用计算机进行攻击的恐怖案件,于是,在肯特的默许下,哈默便开始把自己的程序攻击员安排在政府、军队、各大企业中,实现了对国家各重要部门的监控,国土安全局成了肯特控制国家的一个得力的工具,哈默也藉此建立了自己的国中之国。
 哈默依然在擦着汗,“总统,这、这一切太离奇了,这不可能!碧姬.贝格在度假…她…她…”
 “度假?到那艘该死的潜艇里度假 ?”肯特咆哮着。
 “总统,您还记得去年的AX201案件吗?”一边联邦调查局局长哈克曼接过话题。
 “记得,当然记得”,肯特垂下头,双手揉着微微发胀的太阳穴。
 “我不知道国土安全部对AX201做出了什么判断,”,哈克曼瞥了瞥哈默,“在我们调查那个案件时,我们就觉得在AX201案件背后肯定有国土安全局系统控制员的影子,您记得吗?那一次,两名恐怖分子在威斯康辛一个地下核导弹发射基地附近的旅馆中,通过无线网络侵入了导弹发射指挥系统,并且已经破译了第一级导弹发射密码,只是我们事先得到了情报,采取了及时的抓捕行动,才避免了一场惊天恐怖事件的发生。当然,遗憾的是,在我们抓住那两个恐怖分子后,没留心让他们服毒自尽了”
 “这跟碧姬.贝格有什么关系?”哈默嘟囔着。
 “我们请军方武器系统专家研究了他们笔记本电脑上的侵入系统以及密码破解程序,”哈克曼没有理会他,继续说:“这是一个非常先进的密码算法攻击程序,只有有条件接触核武器系统程序设计的人才能够做出来。而像碧姬.贝格这样的人是国土安全局从海军武器系统控制研究所招募的高级程序员,她参加了许多重大的武器控制系统设计,包括核导弹控制系统,她符合编写解码程序的条件”
 “我们希望马上展开对碧姬.贝格等几个可疑程序控制员的调查,但是…”一边,哈默的脸色变得煞白煞白,“但是,国土安全局告诉我们,他们是高级程序员,对他们的调查将牵扯许多国家高级机密,我们无权调查!”
 “你必须给我一个详细的报告”,肯特瞪着哈默,咬牙切齿,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家伙撕成碎片,养虎为患,他叹了一口气,看看哈克曼,又看了看温切特:“也就是说,他们真的有可能控制潜艇上的核导弹”
 温切特无奈的点了一下头,“虽然中国潜艇的导弹控制系统肯定与我们不同,但是我们的情报显示,094在核武控制设计上,参考了俄亥俄级的设计思路,如果他们能够破解我们的密码,他们就有可能破解中国的”
 “我想,我们必须做最坏的打算了!”温切特叹了口气,“要不”,他犹豫的看了看肯特,“可以先停止对阿佩尔的死刑...”
 “你说什么?不,那绝不可能!”肯特摇了摇头,斩钉截铁地说,这对他来说,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自他上任以来,一直是反恐勇士的铁血形象,如果在这个关节上做出让步,对他的执政形象,无疑是极大的损害。
 “我们的导弹防御系统呢?”
 “我们不能完全指望导弹防御系统,它充其量有50%的拦截成功率”
 室内陷入了一阵沉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肯特的身上,他习惯性地掰着手指,脑子里进行着肯定否定的急速运转。
 “中国政府知道多少?”肯特突然盯着温切特问。
 “据那个艇长说,恐怖分子控制了通讯系统,切断了他们与中国的一切联系”温切特努力理解着这目光。
 “击沉它”,说出这句话,肯特自己也有点吃惊,“对,击沉它!”。
 “什么,击沉谁?总统难道说的是击沉那艘中国潜艇?”温切特吃惊地问。
 “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任何想跟黑八月谈判的打算都是愚蠢的,当然我也理解你们此时的顾虑,那艘潜艇是无辜的,但是它现在已经成了黑八月的工具,如果真的因此而使千万美国人在瞬间消失,那么你我、在座的各位都要成为历史罪人,作为美国总统,我必须首先对美国人民负责”,肯特的一番话显然感染了在座的人,不少人在默默的点头。
 “总统,我还是觉得应该慎重考虑,虽然现在恐怖分子侵入了核潜艇导弹控制系统,但毕竟他们还没有控制核导弹,更何况这涉及两个大国的关系,如果我们冒然采取行动,击沉潜艇,是否会恶化中美关系。我想,我们应该马上通知中国政府,然后再行动。”
 “通知中国政府?再跟他们开展马拉松式的谈判?这不是要给恐怖分子 时间,让他们控制核导弹吗?在这种时候,不能犹豫!”肯特激动地挥着手:“至于与中国的关系,我不是不考虑,但在这种时候,顾不上那么多了,宪法给于了我在特殊情况下采取行动的权力!”,肯特迅速在周围的人中找到了外交部长杰克.佩尔顿:“中国人是讲道理的,我想,事成后,你自会对中国人有个很好的交待,而我也会对国会和两院做出合理的解释”,他又拍了拍显然有点犹豫的佩尔顿:“像99年轰炸他们在南联盟的大使馆,不用担心!中国人是讲道理的!”,他转过身打断欲言又止的温切特:“好吧,就这么定了!告诉潜艇上那帮混蛋,我们正在研究,这很费时间。告诉我,第七舰队现在在哪里?”
 “他们离那里不很远,正在进行军事演习,按照现在跟踪卫星信号测定的中国潜艇的大概位置,他们应该在第七舰队舰载远程攻击机的攻击范围内。”
“那太好了,告诉他们,马上发起攻击”,肯特咬了咬牙,“击沉它!一定要击沉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