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初到美国纽约,对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各种族群生话习惯的迥然不同感到十分好奇,光怪陆离的社会环境令我目不暇接。


误入天体浴场

工作之余或是节假日我不论寒暑、无惧风雪,经常背着摄影、录像器材到处周游,一是为了熟悉和了解纽约;二是自己年事渐高,岁月不饶人,要长期坚持步行锻练身体,保持精力充沛;三是对我这个摄影发烧友而言,随时争取拍到一些意想不到的镜头,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尤其加入纽约沙龙摄影协会后有组织的摄影创作活动也丰富起来,几年来纽约的大小公园、风景名胜、繁华闹市、海滨浴场(上述各处除主题公园外其他一律免费参观游览)无不遍留个人的足迹,收获颇丰。

唯独有处地方不敢涉足,那就是西方国家特有的“天体浴场”。早听说纽约长岛(Long Island)的火烧岛就有一个。但因为我认为“天体浴场”肯定是一些色情环境,年青人的世界。涉足于此,可谓为老不尊。

去年夏天,气温较高,朋友相约去海滩游泳,问我是否有兴趣参加。来纽约几年,大西洋经常面对,说到游泳却只有初来时唯一的一次,而海水很凉,游几分钟被迫上岸,此后再无游泳。这次好友相邀不便推却,只好答应参加。周六早晨天朗气清,四人驾车而去,当中数我年龄最大。

车子驶上278号高速公路(278# highway),我心中感到奇怪,询问同伴我们现时要去那个海滩?怎样要走高速公路?同伴答是去新泽西州(New jersey)一个大家未去过的海滩,名叫Gunnison Beach(刚尼逊海滩),路程较近,据说很好,按地图指示方向行车不错。听罢我就再没说什么。

汽车穿越纽约的史登顿岛(Staten Island)转入440号高速公路(440# highway),己进入新泽西州(New jersey),再转入Garden State Parkway行驶,公路沿着海岸线伸延,海风吹来,海鸥飞翔,蔚蓝色的大西洋在阳光下闪烁,令人心旷神仪,心情舒爽。汽车到了117号出口接进36号公路,来到一个名叫Sandy Hook窄长的半岛,这里来往行驶的汽车特别多,有些车尾后还拖着小游艇车前往海滩(美国人真会享受)。


误入天体浴场

我们的车子沿着半岛公路慢慢驶,这里沿着半岛有许多海滩,我们停车向一位年青女警官询问由别人推介的刚尼逊海滩(Gunnison Beach)在那,金发女警非常热情,指点方向后还付上一句“玩得开心!” 谢过女警官,车子继续前行,我们终于看到Gunnison Beach的标志,终于来到刚尼逊海滩。看看手表,行车包括排队通过高速公路电子收费站仅仅花了一个多小时。

下车后放眼一望,天啊!原来这是一个“天体海滩”(the nude Beach)。大伙儿顿时有一种受骗的感觉,无奈。进去不是,回去也不是,大家一起埋怨活动发起人。

气温很高,我们走到路旁的一间Snack bar(小买店),买了几瓶“可乐”喝了,向侍应女郎打听海滩情况,女侍应极力称赞这Gunnison Beach,说是全美东北部最大的天体海滩,每逢夏季到来,每天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男女老少游客到来,这里周围的酒店经常爆满。听罢好奇心驱使,既来之则安之,进去看看。

进入天体浴场后我们才发现,这里并非年青人一统天下,来这里的男女老少游客一样多,一家老少几口人一齐来游泳的也不少。

海滩离公路很近,这些数以千计来自世界各个不同的地方的人们,都是一丝不挂地在这海滩流连忘返。我们到处寻找停车场停放汽车,就是找不到有"P"字标志的停车场,刚好一对一丝不挂的中年男女在路旁漫步,我们只好硬着头皮停车向他们请教。原来Gunnison Beach(刚尼逊海滩)这地方的停车场标志不是"P" 字,而是"G" 字,各处乡村各处例,我们真是"大乡里"。我们把车子开进"G"停车场后,坐在树荫下,望着风光旖旎的刚尼逊海滩。

这里的环境十分清幽,在漫长的海滩尽头,半岛的顶尖上耸立着一座灯塔(Sandy Hook Lighthouse)。瓦蓝的天空下,面向大海放眼远望,蓝天白云下遥远的天边是高楼林立的纽约都市风光。

雪白的海滩上可谓春色无边,不少一丝不挂的男女躺在沙滩上享受“灿烂的”日光浴(These is the nude sunbathers),灰白羽毛的海鸥在他们的身旁轻轻漫步,生怕打挠人们沐浴阳光的兴致;光屁股的小孩子们正在忙着在沙滩上堆沙堡;太阳伞下赤条条的老太太悠闲地看着书,身旁的手提录音机播放着优美的乐曲。

一个十二、三岁浑身晒得古铜色的女孩子在沙滩上跑来跑去放风筝,天空中飘舞的风筝俯视着沙滩上的芸芸众生;远处的年青赤裸男女正在激烈地进行沙滩排球比赛,喝彩声声不绝;一群一群光着身体的男女在水中露出半截身体互相嘻戏,游泳的男女健儿们在宽阔蔚蓝的海面上成了如假包换的“浪里白条”;一些冲浪好手勇敢地涌向那巨浪之巅……

我们眼里的一切是显得那样地自然,人们是这样地坦然,这样地公开。在这里有谁还需要那无聊的偷窥?他们除了身上没有穿任何衣物之外,再没有任何奇异的地方。我们从在面前经过的赤男裸女中发现,这里不存在任何斜念,要么一看便知。

我们这种既好奇又害怕的心情逐渐转为平静,脑海中猎奇的杂念完全消失,你眼望我眼,最后大家笑了起来。不知我们当中谁发了一声"下水""号令",大家便脱掉外衣裤齐齐奔向大海。

这时高坐救生台上的救生员却向我们吹起哨子,大伙儿在沙滩上立即定了格,我们身穿泳装却被四周的人们投下诧异的目光,想不到此时此地感到尴尬的却是身穿泳装的我们。大伙儿再一次你眼望我眼,不知谁说了声"脱",我们把泳衣裤齐齐抛向空中,从思想到行动都得到彻底解脱的四条赤条条的身影,先后投入到蔚蓝色大海的怀抱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