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12

sdrzdl 收藏 1 336
导读:[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12


第二章


华盛顿.白宫
  
 
 肯特总统又挪了挪自己过于肥胖的身躯,焦虑不安地看了看表,6点50了!怎么搞的!越过沙发的靠背,莱斯利还在耐心地整着餐具,第一夫人今天的心情很好,她哼着小曲,偶尔还象舞会上那样转几个圈。
 “莱利,你跟她讲好了吗?她说过按时回来吗?”
 “是的”
 “再给她打个电话,或者打佩迪特的电话...”
 “亲爱的!亲爱的!”莱斯利打断肯特的话,笑眯眯地走过来,用手揉着世界第一超级大国总统的肩膀,“亲爱的总统阁下,你就不能把自己完全交出一晚上吗?要知道,对你女儿,这很重要!”
 “是的,当然”,肯特拍了拍妻子的手,“克里蒂娜18岁了!真是不知不觉啊!”,18岁了,这小丫头竟然这么快就长大了,肯特不由感叹起来。自己这些年在宦海中沉沉浮浮,几乎没有留意女儿的成长,他只记得她很小的时候,曾经骑在自己的脖子上,那也许是他们最亲密的时候,以后他们就很少交流了,特别是这些年,即便有,也是在相互激烈的争吵声中匆匆结束,有时候,他真的很想与女儿好好谈一谈,但是始终有一种东西横梗在他们之间。
 肯特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电视上,一段广告后,ABC那个大嘴评论员又出现在屏幕上.
 “我不认为现在政府的政策合乎时代发展,合乎美国的长远利益要求,其实这种不合理性的短期行为在布什总统时就已经让我们的对外政策误入歧途,我们极力想对全世界负责,想在全世界推行美国的思维方式,但我们除了应用武力再也没有其他的更好的办法。是的,我们成功地推翻了塔利班政权、推翻了萨达姆政权,我们建立了伊拉克民选政府,我们尽力保证了我们在中东地区的最大的石油资源利益,但是,武力征服的恶果已经显现出来,我们已经失去了阿拉伯国家对我们的信任,伊拉克所谓的民选政府已经深陷泥潭,我们源源不断投入的援助资金也象扔进了黑洞里,八年了,我们不得不一再推迟第三机步师的撤出时间,他们被耗在那里了,每天都得消耗掉几百万美元,而在那里,平均每个月都会有不下数十名美军士兵遭袭击死亡,我们为了在伊拉克克隆美国的自由民主花的代价太高了,而且出力不讨好,惹得一身骚...”
 “哼”,肯特总统轻蔑地摇了摇头,这种论调早在他竞选总统时,就曾被用作攻击民主党执政政策的重要武器,老调重弹,他喝了一口咖啡,等着这个对着屏幕侃侃而谈的大乌鸦嘴发起对自己的攻击。
 “打击伊拉克,政府的目的是打击恐怖,推行民主,但是,我们不但没有看到民主,而恐怖活动却愈演愈烈。今天,是“华尔街股市爆炸案”纪念日,全国人民都在为2007年那个黑色的一天中罹难的联邦储备局局长道格拉斯先生和其他322人默默祈祷,美国人民渴望和平和自由,他们为此奋斗了200多年,可是今天,仿佛我们离和平和自由越来越远,美国人在世界任何角落都不会有安全感,目前世界上80%以上的恐怖活动是针对美国的,全世界每年死于恐怖袭击的平均312人,其中美国人就占200人,更可怕的是,我们似乎已经越来越孤立了,欧洲共同体完全取代了北约,我们在逐渐失去欧洲盟友;在日本,日本议会刚刚通过了《限制外国驻军法案》,我们马上将失去亚洲最大的基地;在海湾,我们只保留了科威特和伊拉克基地,海湾国家石油进出口组织已经采取了一致措施,共同对付美国的海湾石油政策...”
 肯特皱了皱眉头。
 “美国还是负责任的大国吗?美国还能领导世界吗?而我看到的,是美国现政府在错误路上越陷越深。”
 “终于来了”肯特把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
 “几天来,民众在为对伊朗战争法案的通过而不安,这不是美国人民的选择,这是白宫、是国会和两院的选择,而这些地方,早已把握在少数人的手中,毫无疑问,肯特总统在转移美国人对美国经济持续衰退的注意力,他似乎渴望以一场战争淡化人们对他执政之初承诺的经济增长的感觉,同时,和所有美国总统一样,他将经济增长、国内矛盾的淡化全部压在战争上,他需要一场胜利来为他的这一届灰色的任期增添亮色,需要一场胜利来为明年的大选积累资本。现在,第五舰队和第三舰队已经完成了在霍尔姆斯海峡的集结,今天,第一数字化机步师、第四重型数字化机步师,101空中突击师和82空降师也已经完成了在伊拉克基地、阿尔巴尼亚基地的集结,又有几十万美国青年将被为了满足少数人的意愿、利益投入战争中,不,这不是我们的选择,这只是那么几个少数人的选择...”
 肯特总统有点坐不住了,从自己执政以来,这个乌鸦嘴就时时对他的政策说三道四,“伪君子!”他骂了声,举起遥控器,狠狠对着乌鸦嘴按下按钮。电视画面一阵逃跑似得闪动,终于停下来,马上把肯特吸引住了。
 “据悉,最高法院已经签署了对制造“华尔街股市爆炸案”的主犯——‘黑色八月’头子默罕默德.阿佩尔的死刑执行书,这个杀害道格拉斯先生的凶手将在一个小时后坐上电刑椅...”,这让肯特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他当选总统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阿佩尔送上最高法庭的审判席,审判这个大恶棍很艰难,整整持续了3年时间,3年的时间,他终于亲手把这个背了323条性命的恶棍送上了末路。
 门外“噔噔”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肯特的思绪,“是克里蒂娜回来了”,他关上电视,身子还没有完全站起来,就听见女儿那尖利的嗓门。
 “嗷,天哪,真该死!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儿!我不是小孩子了!”,克里蒂娜气冲冲地跑进来,后面诚惶诚恐的跟着贴身卫士佩蒂特。
 “咳!克里蒂娜!”肯特走上前准备拥抱一下女儿,可是克里蒂娜淡淡地应了一声便与母亲拥抱在一起,肯特尴尬地皱了皱眉,跟委屈的佩蒂特相互做了个无奈的手势。
 小型的家庭宴会开始了,可以看得出,莱斯莉为此做了精心的准备,她自己下厨,准备了一大桌丰盛的菜,还烤制了一个大巧克力蛋糕,这是他和克里蒂娜都爱吃的,肯特铺开自己面前的餐巾,感激地看了看妻子,很显然,妻子这么精心的准备,与其说是为了给克里蒂娜庆祝生日,不如说是为了让他们父女俩人有个机会坐在一起交流交流。
 “克里蒂娜,生日快乐!”,肯特在莱斯莉的示意下,连忙举起手中的杯子。
 “谢谢”克里蒂娜不冷不淡的象征性地举了举杯子,埋头去吃自己面前的那块巧克力蛋糕,“克里...”肯特感觉到了,女儿的目光似乎总是有意的避着自己,他不由有些着急,话刚要出口,就被莱斯莉堵住了。
 “亲爱的,有什么事吗?”,莱斯利抚摸着女儿的肩头,“是不是因为佩蒂特?那是他的工作!”
 “不,妈妈!”,克里蒂娜突然扑进母亲的怀里,“嘤嘤”的抽泣了起来,“妈妈,你知道我的同学怎么看我吗?他们就象在看一个战争贩子、刽子手,我已经没有朋友了!我们为什么一刻也离不开战争?为什么?”
 肯特明白了,他放下手中的杯子,痛苦地揪了揪脑门,他知道,这场宴会又会以争吵而结束。
 “克里蒂娜,你还小,你不懂政治...”
 “每次你都这么说!”克里蒂娜泪流满面的瞪着肯特,“我不懂政治,大家都不懂政治,只有你们懂。但是我们都能看懂被美国的导弹炸伤的那个伊朗小女孩的眼神,你看得懂吗?那里面是憎恶!是鄙夷!”
 肯特的脸由于激动而涨的通红,他向来无法容忍别人对自己的攻击,克里蒂娜的态度,更让他感到愤怒。他一甩餐巾,“腾”地站起来,刚要发作,却被突然间冲进来的白宫秘书长弗朗西斯打断了。
 “出去!我让你出去!”肯特把满肚子的火倾泻到冒然闯入的弗朗西斯身上。
 “总统...”,弗朗西斯仿佛没有听到肯特的怒吼,他固执地站在总统面前,做着手势,极力想中止肯特的咆哮,把自己的话说完。“总统...总...”
 这让肯特更加愤怒了,难道这个平时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白宫秘书长,今天也要和他做对吗?“出去,滚出去!如果你再在这里唧唧歪歪,我马上解雇你!你听懂了没有...”
 “我们面临核袭击!”弗朗西斯没有再激动的做手势,看到震努的总统,他反倒平静了下来,“美国面临核袭击!”
 声音不大,但肯特肯定听到了弗朗西斯在说什么,他一愣,呆呆地看着弗朗西斯:“你说什么?”
 弗朗西斯松了一口气,他看了看身后忧郁的莱斯莉和哭泣着的克里蒂娜,小声对总统说:“国防部紧急专线!温切特部长在等你!”
 “紧急专线!核袭击!”,肯特的心中升起一股不祥之兆,他甚至顾不上擦擦嘴,一溜小跑直奔办公室,刚抓起桌上的电话,那边就传来国防部长温切特的声音。
 “总统!事情很紧急,一艘中国核导弹潜艇被恐怖分子劫持,他们以对美国大陆实行核打击为要挟,要求我们释放阿佩尔。”
 “他们是怎么跟我们联系上的?”
 “他们侵入了国防部指挥通讯卫星网络,现在,他们就在我面前的屏幕上,他们要求与你通话”
 “妈的!”肯特骂了一声,今天是倒霉的一天,“马上来接我!”
 “‘海军一号’已在路上,海军专家鲍文少将将在直升机上向您汇报现在掌握的情况”
 肯特扔下电话,他已经听到了直升机渐近的声音。他边穿着外衣,便向外跑去,在门口,莱斯莉斜靠着屋门无奈地看着他,这让他一阵辛酸,他上前握了握妻子的手:“对不起,下次吧”,随即抬起胳膊一低头,冲入“海军一号”搅起的巨大旋流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