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末的一个晚上,当我从湖南卫视看到这感天动地的一幕时,我忍不住恸哭流涕!青海省有一个沙漠地区特别缺水。据介绍,每人每天只有靠驻军从很远的地方运来3斤定额的水量。3斤水,不光饮用、淘米、洗菜……最后还要喂牲口。 牲口缺水不行,渴啊!终于有一天,一头一向被人们认为憨厚、忠诚的老牛渴极了,挣脱缰绳,强行闯入沙漠中一条运水车必经的公路。老牛以惊世骇俗的识别力,等了半天,等来了运水的军车。老牛迅速顶上去,运水的战士以前也碰到过牲口拦路索水这样的情形,但那些动物不像老牛这样倔强。部队有规定,运水车在中途不能出现跑冒滴漏,更不能随便给水。这些规定,看似无情,实则不得已,这每一滴水都是一个人的口粮啊。沙漠中,人和牛就这样耗着,持续了好半天,最后甚至造成了堵车。后面的司机开始骂骂咧咧,有些性急的司机用汽油点火试图驱走老牛。可老牛没有动,泰山一样,不放松。直到牛的主人寻来。
牛主人愧疚极了,起长鞭狠狠打在瘦弱的老牛身上,老牛被打得浑身青筋直冒,可还是没有动,最后顺着鞭痕沥出的血迹染红了鞭子,染红了牛身,染红了黄沙,染红了夕阳。老牛的凄惨哞叫,和着沙漠中阴冷的酷风,显得那么悲壮。一旁的运水战士哭了,被堵车的司机也哭了。最后,运水的战士说:就让我违反一次队规吧,我愿接受处分。他拿出自己随身的水盆,从水车上放了3斤左右的水,放在老牛面前。
老牛没有喝面前以死抗争得到的水,面对夕阳,仰天长啸,似乎在呼唤。晚霞中,不远的沙堆背后跑来一头小牛,受伤的老牛看着小牛贪婪地喝完水,伸出舌头,舔舔爱子的眼睛,孩子也舔了舔母亲的眼睛,沉寂中的人们看到了母子眼中的泪水。天边燃起最后一丝余辉,母子俩没等主人吆喝,在人们的一片静寂无语中,踏上了回家的路。二十世纪的一个晚上,当我从电视里看到这让人揪心的一幕时,我想起了劳作的苦难的母亲,我和电视机前的许多观众一样,流下了滚滚热泪。

每当我看到这篇故事时,我都想放声痛哭,我为万物皆有的灵性而感动;我为六道众生皆有的苦难而哭泣;我为天下所有劳作苦难的父母而哭泣 。在此我跪在地上诚挚地恳请您,在看完这篇文章之后,一定要善待身边的每一个大大小小的生命,因为他们每一个都有灵性,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父母、子女、家庭,每一个都和我们一样渴望快乐、幸福,我们怎能再去伤害他们呢?还请您一定一定要善待天下所有的父母,因为对于我们,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比老牛更深切的爱!……



远方的妈妈啊,原谅儿子的不

孝吧!儿只是为了祖国的安

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600) this.width=600" border=0>

没有妈妈那替代不了的抚摸,

我心中的寂寞,

永远无法排遣。

远方的妈妈啊,原谅儿子的不孝吧!只是为了祖国的安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600) this.width=600" border=0>


妈妈!

那一定是你,

我听到了,

那手工的绣花布鞋,

踏在地上的声音。

从襁褓时开始就听着,

一直听到穿上了绿色的军装,

当我在军营的梦乡中醒来,

仿佛有你轻轻的脚步来到我床前,

准备给我盖上裸露的手臂,

当我在猫耳洞里感到饥渴,

我就闭上眼睛,

仿佛又听到你你轻轻的脚步来到我跟前,

准备端给我一碗甜甜的汤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600) this.width=600" border=0>


妈妈,20年前,

当我被敌人罪恶的子弹击倒在前沿,

我多么想你亲手为我合上双眼,

用你温柔的手,

再摸我的脸颊一遍,

让我在冥冥中,

再次接触你手上粗硬的老茧。

妈妈,我多想对你说,

我倒下的时候,

我的枪刺,

指向敌人阵地的那边,

妈妈,我多想向你证明,

我,作为一个军人,

没有给你丢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600) this.width=600" border=0>


妈妈,20年来,

我和我忠实的弟兄们,

默默地站在这昔日的前线,

我昔日的兄弟姐妹们来过,

他们给我们带来了欢笑,

他们给我们倾诉衷肠,

他们把泪水洒在这墓前,

鲜花、美酒、醇烟,

还有他们的后代那红红的嫩脸。

可是, 妈妈,

为了千万个另外的妈妈,

我和你都作出了无悔的奉献。

妈妈,

在你的身后,

是飞速发展的喧闹,

是灯红酒绿的金宵,

是耸入云端的豪华,

但是,

你感受到了什么,妈妈?

我不求再有什么额外的照料,

一声“烈士”已经足够,

我只求下个清明,

我的妈妈,

能够再来抚摸我的墓碑,

因为我的妈妈,

没有剩下多少20年。妈妈,20年,

你走了好远,好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600) this.width=600" border=0>


妈妈,20年,

我知道你好难,好难,

我不怪你,

因为你没有足够的钱,

妈妈,你空手来的,

没有任何祭品,

我不怪你,

因为你没有足够的钱。

妈妈,我明白,

你还没有吃饭,

可惜我不能为你尽孝,

只能望着你无言。

妈妈,

你的哭声是那样辛酸,

我明白你嫌自己来得太晚,

妈妈,

你在我头上的拍打是那样的无奈,

我明白你在追问为什么要20年。

远方的妈妈啊,原谅儿子的不孝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600) this.width=600" border=0>


这位悲痛的母亲是老山战士赵占英的母亲,今年清明期间,她由侄儿侄媳陪同来到云南麻粟坡烈士陵园看望牺牲了20年的儿子。这是她第一次来陵园祭奠自己的儿子。

这位母亲来自昆明附近的蒿明县。近年来,当地政府专门拨款给一些烈士家属一笔祭奠费用,这位母亲才得以20年第一次前往边境为儿子上香。
看完这些相片,我已经热泪盈眶,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向所有军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