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女人如你

我很习惯地叫她勤勤,她是我在家乡唯一的一个朋友,曾经身边朋友无数,时世变迁,相继而去,我抛弃了他们,他们亦忘却了我,这就是所谓的朋友。

和她相识一场,也不容易,当时才从旅游一线下来,身心疲惫,偶然的机会到了一个学校当旅游专业的老师。学校要求是住校的,正合我意!拧着大包小包来到宿舍,找到一张床,刚要放下行李,一个女孩子冲冲跑了进来,很急切也很客气地对我说:对不起哈,这个床我刚要搬来住,你到另外一个寝室吧。冷冷地看她:是一身唐装,01年的时候正流行那行头,穿在她身上很是好看,最引起我注意的是她一条粗粗的大辫子,令我想起宁静的《大辫子的诱惑》,虽然对她的唐突很是不满,但我仍甩下一句:哦,那你住吧。于是搬到另一个寝室,和一个连用过的护垫都要到处扔的老女人住在了一起。

单位年轻老师不多,她是教美术的,难得看到能把唐装穿出这样味道的女人来,于是渐渐不经意地注意她,有时也和她攀谈几句,很惊讶地发现,她居然结婚了。两个月后,学校调整人员,校长认为美术老师不是那样重要,所以就把她裁掉了,她来见我,给我说了她要离开了,我看了看她,拉起她,说:走,跟我上课去,你还没听过我讲课,来听一堂吧,今天我只为你讲课!那时候正值中专招生,新生来了要学前培训,其实就是匡住他们别乱跑,要找最能和学生打成一片的老师来讲课。口才不错,又像学生的我很自然成了学生点得最多的老师。那堂课,我没上正课,我给学生讲了我和她的相识,相知,我说:今天她就要离开我了,我想送她一首歌,可我唱歌不好听,你们能代老师送给她吗?全班学生都被我所感动了,我不冷血,我站在讲台上,当教室里响起《一路顺风》的歌声时,我的泪水静静地在脸上滑过。也许我做得不多,但就是这样一件小事,她把我当成了她最知心的朋友。

从学校出来,她借钱去成都修完了本科,她说正好给自己找个借口上学。当时,她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出去的,婆婆天天盼着她肚子大起来,好抱孙子。后来我也离开了学校,去了另外的城市。每次回故乡,一定去见她,像亲身姐妹一样不离不弃。几年时间,她经历了很多,毕业后,她相继去了浙江,西藏,广州,东北一些地方,搞过销售,拜过师傅,自己做陶艺,卖作品,开工作室,还在有空的时候替我去看望我那年迈的父母。她说要多跑写地方,才能有见识,有灵感,才能搞创作,她甚至是感激当时校长把她给辞退了,我很是羡慕她的冲劲,5年来,我结婚了,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仍然是教书,教书让我变得很是安于现状,一直不停地在想那本《谁动了我的奶酪》的书,却一直没勇气走出去。

只有在静静的夜里她拨通我的电话,听她很幽怨地告诉我,其实她很累,很想男人能养她,让她歇歇。电话这头的我会很宽慰地告诉她:其实女人如你,该是多么自豪的啊,自己有自己的天空,为什么非要男人来养呢?婆婆要你生孩子,当母亲的感觉应该也是很不错的,那就试试有个爱情的结晶吧。忙吗?忙好啊,真不忙了,生活还有意义吗?亲爱的,女人如你,如你女人,幸福!男儿当自强,女人难道不应当吗?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