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论坛上这么多关于朝鲜的文章,照片.又勾起了我对那个国家的美好回忆,我把我2004年写的一篇关于朝鲜的游记发上来,希望广大网友喜欢.

我眼中的朝鲜——朝鲜之旅两三事(一)

想在这个网站上写点东西的冲动已经很久啦。又觉得自己的文笔不好怕大家笑话,一直不敢提笔。最近,我在网上看了许多有关朝鲜的文章,有褒扬的,有批判的,好不热闹。闹得我手痒痒,也管不了许多啦,我把在朝鲜旅游中所见所闻的几件事情写出来与网友分享。我不想对朝鲜评价什么,因为评价一个国家,我觉得自己还不够资格。我只是想让大家了解我眼中的朝鲜是什么样子。

  我是2004年5月1日去的朝鲜,从沈阳机场出的境,参加五天四夜的朝鲜神秘之旅,我们的团友来自祖国各地,在等待的时间,就看见几个身穿黑色制服,胸戴金日成像章的人正围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在聊天,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朝鲜人,感到很好奇,就仔细地观察起来,他们的个子都不高,男的1.7米左右,女的1.5米左右,都很瘦。他们的行李车上的东西很多, 有联想电脑、东芝29寸电视、毛巾(都是成箱买的)等各种物品,超过一般旅客行李的好几倍。正看得出神,我们的导游(我们的中方全陪,也是第一次去朝鲜,比我们还兴奋,是一个很热情的姑娘。)走过来对我们说那是朝鲜某公司的工作人员,他们利用出差中国的机会大肆采购,然后带回去贩卖,他们是朝鲜第一代的倒爷。他们带的东西很多,出关有麻烦请我们帮帮忙,假装是自己的东西,一人推一车行李过关,就这样还没出国我就当了一回"朝鲜倒爷"。

  办完手续,在焦急地等待后,我们终于来到高丽航空公司的飞机旁,这是一架前苏联的图-154客机,红白相间的机身,高丽航空的标志是一只飞翔的白鹤,飞机保养的还可以。看到这架飞机我心里直打鼓,我是一个航空迷,对这种飞机有所了解,这是前苏联在60年代末期生产的中型客机,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啦,现在除了独联体和少数几个第三世界国家在使用外,早已没有了。并且有关这种飞机出事的报道时而见诸报端,联想到朝鲜的经济状况,能否保养好飞机在我心里是个大大的问号。我年轻的生命,不会让我所喜欢的朝鲜同志给交代了吧!驾驶员同志拜托了!!!

  "你好"一句标准的汉语把我从恐惧中带了回来,原来是身穿红色制服的朝鲜空姐在欢迎我们,和我们同机的还有一些旅日的朝侨,他们是一个合唱团要去平壤演出的。找到自己的位子,环顾飞机内部,觉得设施比较简陋,比我们国内的航班要差一些。飞机内播放着雄浑的朝鲜歌曲,它勾起了我对童年时光的美好追忆。当时听没有什么太多的感受,现在听简直是天籁之音。那时我们国家正处于文革时期,八个样板戏和单调的革命歌曲就是当时娱乐的全部,这个时候以赞美纯真爱情和美好生活为主的朝鲜歌曲随着朝鲜电影像一场不期而至的春雨,滋润了我们干涸的心田。《卖花姑娘》、《歌唱金刚山》、《春天年年到人间》等歌曲那回味悠长的曲调在中国大地上像现在的“韩流”一样流行开来。朝鲜电影明星人民演员金龙麟(朝鲜电影《无名英雄》“俞林”的扮演者)、功勋演员郑英姬(朝鲜电影《摘苹果的时候》“贞玉”的扮演者)的名字在中国如雷贯耳,朝鲜电影中许多著名的台词在中国广为传播,电影《火车司机的儿子》里的台词“月川江水是那么的清澈,美丽的祖国江山永不变色”曾经作为我儿时游戏时的接头暗号。朝鲜电影和朝鲜歌曲伴我度过了精神和物质相对贫乏的童年时光。

美丽的空姐开始分发书报了,有《朝鲜》(朝语画报)、《今日朝鲜》(汉语版)、《劳动新闻》(朝语版),我坐得靠后到了我这里只有《今日朝鲜》了,一直就想看的《朝鲜》画报没有了。在中国刚改革开放的时候,我是从《朝鲜》当中了解朝鲜的。画报中的平壤高楼林立、马路宽阔、立交纵横,看到很多中国当时没有得新鲜东西——自动扶梯、大电视、煤气炉、电冰箱。朝鲜妇女们身穿着华丽的民族服装,男士西服革履,还有在中国见不到得光怪陆离得现代化游乐场,我那时就想什么时候能过上朝鲜人民的生活啊!共产主义社会应该就是这样吧!

飞机在发动机地轰鸣中穿云过雾。我翻了翻《今日朝鲜》,有一搭无一搭地看着。这是一本月刊,印刷和纸张的质量都比较差,封面是朝鲜的国旗和国徽,首页是朝鲜人民瞻仰金日成故居万景台的画面,其他内容无外乎介绍朝鲜各行业人民如何在主体思想的指引下努力工作的各种感人事迹,让人感觉这本月刊更像一本先进工作者手册。     

空姐推着饮料车走了过来,里面的饮料除了雪碧以外都是朝鲜自己生产的,包装看起来挺差。我要了一杯朝鲜啤酒,酒的颜色发红,那味道,哎!你应该知道的。

  经过1个多小时地飞行,我们的飞机即将降落在平壤顺安机场,舷窗外的土地就是既熟悉又陌生,既向往又害怕的朝鲜吗?我用眼睛紧紧盯着窗外,害怕漏掉一点东西,朝鲜你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眼中的朝鲜——朝鲜之旅两三事(二)

飞机徐徐地降落,在跑道上飞快地滑行。舷窗外的朝鲜机场显得挺破旧, 跑道上有大片的龟裂,在用铁丝网围起的机场外是大片的已收割的农田和低矮的小山,土壤是黑色的,看起来比较肥沃,穿着传统服装的妇女顶着大包裹走在小路上,个子矮小的人民军战士牵着耕牛(难道人民军也要种地吗?),显得挺悠闲地样子。一幅独具朝鲜特色的田园风光映入我的眼帘。

飞机停下后,不知什么原因舱门没有打开,也没有人来解释一下。没办法只好等吧!舷窗外的机场看起来更像一个军民两用机场,远处停着几架米格-19战斗机,近处停着几架伊尔-76运输机,机场上见到最多是军人。正在看着,一阵骚动,原来舱门打开了,我就要接触朝鲜神秘的土地啦,真有点人类即将踏上月球的感觉。

  走下舷梯,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社会主义味道。首先映入眼帘地就是金日成地大幅画像,没想到踏入朝鲜第一步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在朝鲜以后的几天里,我见到最多的还是他和他儿子的形象。机场候机楼是座两层的中型建筑,没有在国内机场常见的广告,只有一幅描绘金刚山松树的画和一幅描绘白头山天池的画挂在外墙上,在楼顶上是平壤的朝文和英文的标志牌.我们走下机场的班车,在候机楼的门口一位个子不高,肤色较黑,两眼非常有神的年轻人,手举“欢迎*****旅行团”字样的小纸牌,在迎接我们,他就是我们在朝鲜旅游的导游。过关手续比想象的要简单多啦,时间也不长,摄像机是可以带的,只是手机要暂存在海关,海关给导游打了收据,这下放心了,当时还以为要没收呐!在出口我看到几位朝鲜老人泪眼婆娑地在等待亲人的到来,可能机上的朝侨合唱团里有他们的亲人吧。候机楼的装饰与我们相比要更加质朴一些,我感觉他们比较喜欢用大理石做装饰(这一点在我以后参观的几个建筑里得到了证实),地上、墙上、柱子上都贴了大理石。出了海关拖着行李来到我们的旅行车旁,这是一辆日本产的尼桑右舵旅行车,是日本80年代的型号。车的后窗有块玻璃坏了,可能玻璃比较缺少吧,司机就用胶带把窟窿补住。

  导游先点了一遍名,他的汉语水平很高,不知道的话还以为他是中国人呐!导游介绍道:“各位领导,欢迎大家来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我是朝鲜青少年国际旅行社(后来知道这只是它的简称,全称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金日成共产主义青年同盟青少年国际旅行社)的导游,我叫朱永进,朱是朱元璋的朱,永是永远的永,进是前进的进,我们的旅行社成立于2002年,因为在这之前朝鲜已经有两家旅行社了,所以我们的旅行社就简称朝鲜第三旅行社.这位是我的同事,姓朴,叫朴建”。这时我们才注意到一直为我们忙前忙后的这位清瘦英俊的小伙子,也是位导游。小伙子看到我们都在看他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原来朝鲜是双导游制啊,可能为了互相监督吧,网上说的没错。朱导接着介绍:“司机师傅姓罗,以后的几天由我们三人为大家服务。谢谢大家,接下来的活动就是吃饭,大家一定饿了吧!”朴实的话语一下子拉近了大家的距离,没想到和朝鲜人打交道这么容易。

  顺安在平壤的北面,距离平壤有30多公里,公路比较平坦,路两边地绿化也比较好,用铁栏杆拦出了人行道,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六点钟(朝鲜时间,比北京时间早1个小时)在中国这个时间应该是车水马龙的时候,可是在朝鲜的马路上除偶尔驶过的几辆军车外,没见其他的车辆,连红绿灯都没有,在朝鲜开车真爽啊!这恐怕是每一个去过朝鲜的中国人最深刻的印象吧!马路上地行人有地骑车,有地步行,不少行人都提着或背着或顶着一个大包裹,这种现象给我的印象比较深刻,包裹里装的什么东东呐?车窗外衣着朴素的朝鲜人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们这些高高坐在旅行车上的中国人,一种奇怪地优越感从心头生起,不过这种感觉转瞬就没了,当年改革开放初期我们不是用一样的眼神看过外国人吗!这种想法真可耻,人有的时候脑子里就会冒出一些丑恶地想法。        导游在滔滔不绝而且自豪的介绍着平壤的历史和平壤的建设成就.我基本没听进去,我的眼睛好奇的凝视着窗外的景致.应该说朝鲜的绿化和环保做的还是非常好的,平壤真像一个大花园,建筑物多是10层以上的高楼,猛一看十分雄伟,但色彩单调,造型也比较呆板,玻璃幕墙的建筑一座也没有。汽车来到一个大转盘前,转盘内的草坪上有许多人在休息,我还看到有醉汉醉卧在草丛中,旁边的电影院有许多人在排队买票,秩序井然。导游告诉我们这里叫普通门,是古代平壤的城门。果然我们在不远处看到一个古城门模样的建筑,上面用繁体汉字写着“普通门”三个字。即使在平壤的市中心我也没有见到几辆车,大多是日本、前苏联、东欧的车,有尼桑、丰田、伏尔加、拉达、达契亚、太脱拉还有已经解体的民主德国的依发车,中国生产的车不多,这时迎面开来一辆熟悉的卡车,是解放,这是我在朝鲜看到的第一辆中国汽车,还是辆洒水车。

  我们的汽车三拐两转后,在一座居民区的楼前停下,导游一声令下,我们跟着他鱼贯而出,来到我们吃饭的地方,这个饭店在二楼,门前有几串彩灯装饰,不知什么时候我们的车周围多了几位穿着蓝、绿衣服的陌生人,在我们车的周围围了个小圈子, 以后在平壤的几天里,只要在外面的饭店吃饭,总会有几位大哥守在我们的旅行车周围"保护"我们两位干部模样的中年朝鲜人正准备进入饭店,被他们厉声呵住,也不问原因,可能这种情况见多啦,那两位朝鲜人只是一脸不高兴的走了。在距离下飞机两个小时以后,饥肠辘辘的我们在食品极度匮乏的朝鲜,迎接我们的将是怎样的一顿晚餐哪?我该怎样度过这个灯火稀少的平壤之夜哪?

我眼中的朝鲜——朝鲜之旅两三事(三)

饭店不大,大约60多平方左右,饭店的女经理和几个女服务员在门口迎接我们,这位女经理妆化得很浓,身体很胖,保养得也很好,和一般朝鲜人不一样,而且她的胸前也没有戴金日成的像章。这在朝鲜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后来才知道这个饭店是一家中朝合资企业,在朝鲜属于档次比较高的,那个女经理是中国人。当时我不知道还傻乎乎的和她用英语交流,这个女经理也真会装,竟也用英语和我说话。在朝鲜两个中国人竟用第三国的语言交流,哈哈!!!

饭菜已经做好,一人一份。有烤鸡块、烤牛排、炒鸡蛋、蛋炒饭、朝鲜泡菜、牛肉水饺(这个味道最好)、最后上的是冷面,一人一套银餐具,每个餐位前插一朵玫瑰花(塑料的),挺温馨吧!味道怎么样,一句话,太好吃啦!!!大家也顾不得矜持啦,一阵风卷残云后社会主义的粮食全部颗粒归仓,用完餐后来自全国各地的团友才想起互相介绍来,原来团里还有三位延边来的朝鲜族朋友,一男两女。导游看出大家的情绪很好就趁热打铁地问:“各位领导,吃的怎么样?”我们高声肯定地回答让朱导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笑容。饭后我发现导游与饭店结帐不是用现金而是用一种票,然后饭店给导游开发票。这顿饭把我对在朝鲜吃不饱地传言一扫而光,可是我错了,以后几天的经历证明了这一点.刚吃完饭不该说厕所的事情,不过我还是想说说朝鲜的厕所,我在朝鲜厕所发现一样东西——大水缸.里面盛满了水,虽然有抽水马桶,可是他们不用,难道朝鲜缺这缺那连水都缺吗?搞不懂。

  在和服务员一阵混乱的合影后,我走出饭店,对面用小木箱卖冰糕的小摊吸引了我,它勾起了我童年的回忆,真想过去看看,可是看到几位便衣大哥警惕的目光,我打消了这种念头,我不想给自己和别人找麻烦!

  我们的旅行车驶过几条宽阔的马路,来到我们住的地方,朝鲜最好的饭店——特一级的高丽饭店。我回去可以跟别人吹了,在外国住最好的饭店。对于像我们这样的普通游客如果在其他国家旅游花这点钱是不可能享受这样的待遇的。这座饭店有45层,是一座双塔型建筑,在平壤众多的苏式建筑中显得鹤立鸡群,不过这座1985年建成的红色建筑在我们眼中也只能是80年代的回忆啦。饭店的门口也像许多中国饭店一样停着不少的士,朝鲜的士起步价好像是2欧元,每公里0.5欧元,要提前预约。

  朱导和朴导(朴,朝语念帕)忙前忙后地分配着房间,在朝鲜有一个有趣的事情,朝鲜同事之间互称同志(朝语:东木),晚辈或下级称呼前辈或上级要用敬语即某东机,而前辈或上级称呼晚辈或下级只要用某东木即可,所以朴导称呼朱导朱东机,而朱导称呼朴导为帕东木,知道这个以后,可爱的朴导就被我阴阳怪气地称为帕东木啦!

  高丽饭店的大厅很大,那天来了许多外国人,包括一些西方人。大厅的正中有一幅描绘金刚山云海的油画,画得很有气势,据说是朝鲜某人民艺术家(朝鲜把运动员、演员、画家、音乐家等职业根据他们本人对国家的贡献大小分成人民级和功勋级两种荣誉称号,人民级高于功勋级,根据这些级别他们本人可以享受朝鲜国家给予的特殊福利,由于我们的朱导的优秀表现,他被我们一致评为“人民导游”当然这是后话)的作品。高丽饭店内的设施很全,有大宴会厅、冷面馆、旋转餐厅、健身房、按摩室(不要想歪了)、卡拉OK厅等等设施,据说不少外国的领导人都住过这里。

  我这个人喜欢抽烟,所以每次到外地买的第一件商品就是香烟,来到朝鲜自然不能例外,我直奔商品部而去。不就是买个烟吗,有什么可说的,这是在朝鲜,一些在中国司空见惯的东西在这里也变得很有趣。在朝鲜买烟的过程是这样的:我先告诉售货员姑娘我要买什么烟,她给我开票,我到收银台去交人民币,收银姑娘要把欧元价格换算成人民币,再把人民币换算成朝鲜元,然后收银姑娘递给我朝鲜元,我再把这钱交给售货员姑娘,她给我烟,完成整个买烟过程。怎么样,晕了吧!我拿着这来之不易的朝鲜金刚山牌香烟,迫不及待的抽了一支,差点没把我刚吃的饭都呛出来, ,烟丝的质量实在不敢恭维! 

把行李放好,我们几个团友相约出去走走,虽然朱导一再叮嘱我们出去的话要他或朴导带着,可是大家谁也没理他的规定。可是在这陌生的平壤我们能到那里去呢?又有什么新鲜的事情等待我们哪?请耐心的看吧!

我眼中的朝鲜——朝鲜之旅两三事(四)

朝鲜这几年的经济状况不太好,能源供应比较紧张,所以我们住的高丽饭店周围的建筑亮灯的不多。不远处有一个灯火通明的地方,这一下子引起了我们的兴趣,凭在国内的经验那里可能是夜市或是小吃摊什么的,现在还不到九点去喝几杯啤酒然后回来洗个热水澡这一天就太完美了。

 打定主意,我们几个人就出发啦。马路上的路灯还是挺亮的,五一节在朝鲜也是一个大节日,路灯上插着国旗,街道上挂着写有朝语口号的横幅,一派社会主义欢庆节日的景象。没走多远我们就来到这个灯火通明的地方。

我们失望啦!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夜市,而是平壤火车站,最亮的地方就是金日成的巨幅画像,车站广场有北京站一半大,中间有一个大转盘里面有供人休息的条椅,一座小商厅,还有许多等车的人。朝鲜人用好奇地眼光看着我们,被这么多人围观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朝鲜也在变化我感觉根本没有网上有的文章写的那么邪乎,只要你不和他们说话,绝对没有什么麻烦,你的行动是绝对自由的。但由于文化、体制差异造成的隔阂还是比较明显的。火车站没什么可说的,又一座苏式建筑,让我们感到比较有趣的是他们的宣传栏,里面的内容主要是介绍伟大领导者金正日(这一点一定不能错,金日成的称呼是伟大领袖,两字之差正体现了金正日同志对父亲的一片孝心)同志在朝鲜各地视察和会见各国领导人的照片,里面还有会见江泽民主席的照片,并且放在最显著的位置,可见朝鲜对中国的重视。我们这些衣着光鲜,拿着各种名牌数码相机和摄像机的中国人,在人群中显得非常扎眼。还是回去吧,这样被人看太难受啦!

我们飞快地穿过马路,一声清脆地声音把我们吓住啦,定住神一看,是一位身穿白衣蓝裙的朝鲜女交警,好像对我们说不准横穿马路(后来我观察在平壤横穿马路的人非常少,他们甭管有没有人监督都自觉走地下通道。这真值得我们学习)。朝鲜女交警得美丽身影在许多网上照片上出现过,也给我留下了许多遐想,说实在的当时给她这么一吓,美丽的容貌没看到,严厉地声音却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看到我们呆在马路中央不动,女交警向我们走来,我一看,跑吧!我可不想在朝鲜因为交通违章而被处罚。就这样我们逃也似地回到酒店,结束了我在朝鲜第一夜的历险。

  高丽饭店的客房和国内三星级的酒店的客房设施差不多,网上的朝鲜游记都对它进行过雷同地描述,我这里就不再重复啦。倒是那天朝鲜文化电视频道播放的电影引起了我的兴趣,那天放的电影是中国影片《孔雀公主》看到唐国强和李秀明用朝鲜话在声情并茂的表演,我当时那个乐啊!

回想自己的这一天,上午还在沈阳下午就来到了平壤,短短的几小时由一个国家来到另一个国家,由市场经济体制来到计划经济体制,由商品的极大丰富来到物资得极度匮乏,在暂时错乱的三维空间里,我的思维混乱了,需要慢慢适应这时光倒流的社会。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