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九章[15][原创]

东方朝阳穿云透雾,阳光普照大地万物。脚下绿意盎然,群峰耸立,点点湖泊泛着五色光芒。微风过处,衣飘衫飞,凉意习习,甚是舒服惬意。
如此向北飞行了三天,到金陵城,按狮下落。降落在一湖边。烈风封印诀轻念,黄金飞狮化作一道金光封印于逆天神剑中。抬步向不远处的城镇走去。
镇中行人来往,摩肩接踵。街旁商店门大开,叫卖声、吆喝声、讨价还价声、争吵声……声音嘈杂。三人都是不常与外世接触。见如此热闹,皆觉得新鲜有趣。童心顿起,在街上指着这个,看着那个。玩得不亦乐乎。
忽然一群小乞丐从他们身后一呼而过。向前方的一个拐角跑去。叶月影生于帝王之家,哪见过如此脏污不堪之人。不禁玉手遮鼻,秀眉紧蹙。
这时,水柔大呼小叫地缠着一个买冰糖葫芦的小贩,要卖冰糖葫芦。烈风笑着取下两支递给它,伸手入怀取钱。可手一伸入怀,才发觉临入大华时师傅所给的钱包已经不见了。尴尬万分地望着小贩。
叶月影见他脸现为难,柔声道:“烈大哥,怎么了?”烈风强笑道:“钱……钱包……不见了……”叶月影不解地问:“钱包怎么会不见呢?刚才不是还在的吗?”水柔一听,惊道:“烈公子,你的钱包被偷了!”
“小偷!”烈风喃喃道,“被小偷偷了……”眼角一瞥,扫见前面拐角处的一个小乞丐身行一闪。顿时大叫道:“是他们偷了我的钱包!”说着转身向拐角追去。叶水两人连忙自己掏钱付给小贩,拿着冰糖葫芦向他追去。
这群小乞丐是金陵城中的流浪儿。平时聚集在一起行乞讨要。见有钱人落单便上前偷窃。深受金陵城中人的讨厌。他们见烈风身着鲜艳华丽,是个有钱人。便结伙从他身后蜂拥而过偷窃。在拐角处,他们正拿出钱包准备分钱。一见烈风追来,吓得向四通八达的小巷逃去。
烈风初入大华,对于人情世故了解甚少。见他们四散逃走,空负神功也不知追哪个。叶水两人也不知如何是好。三人面面相觑。烈风一咬牙,向其中一人追了下去。
小乞丐对金陵街道非常熟悉,七弯八拐就消失在一个小巷中。烈风刚转过一条小巷,见前面慢悠悠地走着一个小乞丐,上前喝道:“小偷,快还我钱来!”说着探手去抓他的肩膀。
右手刚接触到小乞丐的肩膀,小乞丐肩膀一沉,摆脱烈风的紧抓。烈风一惊,自己功夫虽未达顶尖高手境界,也是略有小成。小乞丐能摆脱自己的紧抓,心中不由一愣,轻心一收,双手一左一右,向小乞丐抓去,小乞丐猛地前冲,右手向后一摆。烈风顿觉劲风撞面而来,呼吸一窒,前冲身行顿停。
后面跟来的叶水两人见小乞丐被烈风追到,水柔尖声喊道:“烈大哥,快抓住这个小偷!”说着向小乞丐扑去。
小乞丐一听“小偷”顿时勃然大怒,倏地转身,一声怒喝:“谁是小偷?”说着一拳向水柔捣去。眼前扑来的竟然是一个身轻力弱的年轻男子,收劲一半。但拳风怒扫,虎虎生风,把娇小的水柔逼落在地,蹬蹬后退几步。若不是叶月影及时扶住,定是摔倒在地。
烈风见他虽然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可身手不弱。一声清啸,全身倏地红光一盛,右手成掌,腾空向他斩去。半丈外,小乞丐就觉得一股火热气浪向自己压来。周围空气顿成火热气旋把自己罩住。
蓦地一声虎吼,并不理会他的手刀,右手成拳,一道黑色真气流由肩膀生成,绕臂急速旋转。从拳头泻出,在半空中幻化成一只凶猛的黑色老虎向烈风扑去。由拳头离心甩去的黑色气流,犹如平静的湖面忽起涟漪,一圈一圈向四周荡漾开来。
烈风没有想到一个小乞丐竟然能有如此能耐,见他拳风如此霸道刚猛。一时不敢硬接,后退三丈,才摆脱小乞丐的黑色真气。
黑色老虎掀起小巷地面的块块青石板,被黑色真气绞个粉碎向烈风劈头盖脸的砸去。烈风一声长啸,右袖一挥,火热真气荡开沙石,抱起叶水两人,向后跃了三丈,才避开沙石袭击。叶水两人刚落地,脸色苍白,眼光呆滞,暗叹小乞丐的功力之高。
烈风见小乞丐一招之内就把自己逼的灰头土脸,在叶月影面前丢尽脸面,心中不由大怒,暗道:“就连一个小乞丐都收拾不了,还怎么闯荡大华?”定心凝神,展开冰啸所教的功夫,鼓动丹田真气,重又和小乞丐斗在一起.
************8
这个下乞丐就是当年被龙威救下的冷酷。冷酷被龙威打通经脉后,在金陵城流浪了十年,白天过着行讨生活。晚上找个无人之处苦练龙威所教的练气心法。
十年来,冷酷的功夫突飞猛进,平日虽和小乞丐们混在一起,但从不做偷窃拐骗之事。这十年里,他在金陵寻找祖上发迹时留下的秘密,希望能练成绝世武功,好重振冷家威风。
这天,他在一个小巷中寻找线索,没有想到刚转进这条无人小巷就被烈风误认为是小偷。让他甚是讨厌,见烈风出手就下重手。顿时激几铮铮傲骨,痛还以颜色。
烈风虽然经冰啸严格训练,又具有狮子王的三成功力。因为无实战经验,一时也奈何不了冷酷。冷酷真气稍逊于烈风,但自小就打通经脉,再加上平日浪迹于混混中,实战经验颇为丰富,和烈风倒也斗个旗鼓相当。
厉喝声中,一股黑色真气从冷酷臂上旋转着,从拳头泻出,幻化成一只黑色老虎,扑向迎面袭来的烈风拳风幻化的红色凤凰。
“轰”巨响中,两人各自后退八步,才稳住身行。每一步都踏碎脚下的青石板。
两人斗个势均力敌。这次硬碰硬的对抗一下,都觉得想打倒对方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两人气喘吁吁,脸红脖粗地、喘着粗气看着对方,努力调匀气息。都不敢再次出手,各自暗生佩服之心。
叶月影见他们相互对峙,知道打下去也难以决出胜负。冷酷虽然蓬头垢面,破衣褴褛。可一对精芒闪闪的双眸中不时透出尊贵、愤怒、真诚、不屑的神情。叶月影抓住烈风的手道:“烈大哥,我看他不象偷你钱包的人……”
烈风和他相斗良久,他的招式虽然不成章法。但真气雄厚,举手投足间虎虎生威。若不是自己小心在意,几次都遭其杀着。转念想到自己小时因为逆天神剑被黑衣人诬赖,若非红衣人定是命丧悬崖。对于诬赖别人,他从骨子里是深恶痛绝。
既然他武艺超群,就不会做些小透小摸之事,一定是自己看错了。一念至此,敌意即消,微笑道:“兄台,刚才多有得罪,小弟见礼了。”说着向冷酷一抱拳,忙把自己钱包被偷之事说了一边。
冷酷虽然身为乞丐,但不失冷家子弟骨气,在金陵流浪十年从未做出偷窃之事。被烈风误会,和他一场恶战。见他主动退步,也不再多问。听他说了丢钱包之事。剑眉一皱,怒道:“肯定是他们干的!”
“兄台,你知道是谁偷了我的钱包吗?”烈风问道。“我要不知道就没有人知道了。”冷酷恨恨道。“仁兄,如果信得过我,就随我来。定能找到你的钱包。”烈风听他语言真诚,便点头。和叶水两人随他而去。路上他们互相介绍。冷酷斜眼打量了叶月影,怪怪地道:“难怪有如此漂亮的哥儿!”叶月影生于帝王之家,仰慕赞叹之词,听之甚多,听冷酷夸赞,只是微微一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