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无限》第2集 第5章 希望工程

东海射日 收藏 1 129
导读:《人间无限》第2集 第5章 希望工程

人间无限
第二集  第五章 希望工程


作者: 钝剑 类别: 玄幻 总点击: 13862 推荐票数: 0 最后更新: 05-06-02 09:15 AM 收藏

北京香山脚下,穿过一片颇有些年代的古酸枣树、银杏树林,是一个新建的人工园林,园林环绕著一座仿古豪门别墅,这是超级富豪牛家旺请国内最著名的仿古建筑设计师、耗资三亿元,为自己兴建的豪宅。

牛家旺算得上是个传奇人物了,他早年思想偏激、口不遮言,在中国人思想‘大统一’的年代,他这样的人命运是可想而知的,那个大革命的年代,他是监狱的常客。

当中国人的思想禁锢开始被打破的时候,他被当作了敢於直面黑暗的英雄。

敢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通常会在社会变革的浪潮中被冲上浪尖,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开放的年代来临时,他成了中国走出公有制後的第一批私营企业家,随後他可以说是一路风生水起。

但他决不能算是一个好人,长期的监狱生活,早就磨掉了他年轻时的浮躁,沈稳、冷酷、投机钻营才是他真正面目。

他就像一个冷眼打量社会的猎人,总是在合适的时机出手,中国开放的二十多年,就是他尽情发挥的二十多年,许多早期和他一样率先发达的人,都昙花一现地消失了,只有他稳稳地将自己的根基越筑越深。

有人说,实际上他才是中国的首富,如果可以将他的大部分资产放在台面评估的话,他一定可以出现在世界富豪排行榜上,世界华人十大富豪排行榜也将重新排名。

他从没做过官,但普通的部级官员见了他还得以礼相待,在前些年极不规范的市场运做、以及大范围官民走私的‘商务活动’中,他建立了从中央到地方的庞大关系网络,由於微妙的利益关系,他为自己编制了一个相互制约的政府保全网络,从这个角度来看,他还是许多官员腐化的诱因。

他不屑於杀人越货,不过,就算是广东、香港或者澳门等地的黑社会老大,对他也得赤诚相见,数年来近千亿元的洗钱活动,他早已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地下网络。

在普通人眼中,他是一个高不可攀的成功企业家,生意涉及房地产、运输、化工、娱乐、餐饮等多个行业,仅面上这些实业,就已经是过百亿的资产。

年近七旬的牛家旺,可谓不枉此生,然而,他自己心中却有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如此呼风唤雨的人物,能有什麽不如意呢?

由於早年在监狱中度过太多时光,他人过中年才偶得一子,受强烈的传宗接代心理影响,他给这个儿子取名牛续,以後的多年中,他换过五个老婆,经手过无数情人,却再也没能‘续’个一仔半女出来。

牛续在一个丰衣足食、过分溺爱的环境中长大,现在已经是快三十的人了,本来应该全面接手老爸的事业,可他却是终日不务正业、四处作恶,他继承了牛家旺阴狠的秉性,还滋生出自身的自大骄狂。

从南到北,很多人都知道有个惹不起的牛霸,牛家旺并不介意为这个儿子收拾他四处惹起的麻烦,但他却不能容忍这个儿子显然不具备光大家门的才智,有时他甚至怀疑这家夥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儿子!

这两天,牛家旺总觉得心神不宁,右眼也总是跳个不停,有些迷信的他,总担心有什麽事情发生,所以他这两天连门都没出。

先前一个警察局的朋友打电话给他,说牛续昨晚在DISCO酒吧将一个领舞的小姐殴打成重伤,牛续被带到派出所,做了笔录之後,现在已经安排人送他回家来了。

那个警察朋友说,这次比较麻烦的是,被打的人有一群大学生朋友,这年头知识分子比较难打发,在北京这个地方处理不好会出漏子。

这样的事情牛家旺碰到多了,他并不放在心上,警察的忠告,他认为那只不过是提高要价把戏而已。

成刚一行人来到北京医科大附属医院,在外科病房里他们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卢翠娟,他们几乎认不出她来了,头上缠著绷带、嘴角高高肿起、眼睛痴呆地瞪著,对成刚他们到来,她居然没有一点反应。

看到卢翠娟这副样子,成刚心中一阵心痛,他回头问林琴:“怎麽回事?”

“昨天半夜,在酒吧”林琴斟酌了一下,继续说道:“翠娟在那里做领舞小姐,休息的时候,有个包房的客人非要他去陪酒,在这种地方工作,她也没办法,就去了,後来我们在这里玩的同学听到惨叫,去救她,也被里面的保镖打了出来,他们赶快报了警,才算制止住暴行,但翠娟已经昏迷,她前胸被烟头灼伤,肋骨断了三根,脸上的样子你看也见了,她在医院醒过来後就一直是这副样子,我真担心……”

“什麽人干的?”

“那人很狂!应该是有些什麽背景。”林琴肯定地说,派出所抓他的时候,他还威胁道:“敢抓我?你们不想混了,老子是牛续,你们去打听清楚了!”。

成刚感觉到邱枫听到牛续的名字时,有一丝常人发现不了的情绪波动,於是问:“牛续是什麽人?”

邱枫明白成刚是在问他。

“牛续倒不是个什麽人物,但他老爸牛家旺,你一定听说过,而且,这个牛家旺并不是间间单单的一个商人,他自身虽没有什麽背景,但实际上已经比任何一个有背景的人更加麻烦,他背後是一张相互牵连的网,就算是国家主席、或者党总书记想动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牵涉面太广!所以现在那个牛续一定已经在家里喝茶了。”

“无论是谁,他一定要为这件事付出代价!如果派出所把他放了,那只能怨他倒霉,我会让这件事成为他一生的噩梦!牛家旺要是识趣,就乖乖接受我为他管教儿子的事实,否则,哼!”

成刚讲这番话的时候,林侵和李倩只感到阵阵寒意,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冷颤。

邱枫感到了成刚发出的杀气,他非常诧异,虽然在新疆的时候,他就知道成刚一定功夫不俗,但毕竟没有亲眼见过,而成刚又在任何时候都是一副随和淡然的样子,自己几乎都忘了成刚是一个功夫在身的人。

现在他见成刚不经意间就能发出如此浓烈的杀气,这样的气场邱枫自己需要刻意营造,才能达到相同效果,他开始考虑随後可能引发的一系列震荡,那将是波及广泛的政府内的震荡!因为他的身份使他非常清楚牛家旺是个什麽样的人,而成刚的能耐他更是深有体会。

“刚哥,这事可能需要好好计划一下”从来没见过成刚这样的李倩有些担心地说道。

意识到自己有些情绪化,成刚收敛了一下,说:“你们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等下把卢翠娟接我家去养伤,李倩你和林琴多照顾她一下,她应该是受了惊吓,现在处於自我封闭状态,留在医院也没什麽太大作用,回去後我用气功试试”。

“刚哥,你打算怎麽样做,要不要我做些什麽?”邱枫试探地问。

“无法无天的人需要有人教训教训,我不会太出格,但凶手一定会比现在翠娟的状况要更差,中国人往往崇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生哲学,所以助长了这种恶势力的猖獗,大家不要忘了我们的志向是什麽?因为这可能是个马蜂窝就不去碰它,这不是我们的作风,就算要引起地震,我们也要踏平它!”

邱枫也被说得情绪激奋:“好,刚哥,你按你的想法去做吧,我回去做些准备,如果真有大的震动,我们就发动一场净化运动,一个国家的发展,有些事情迟早是要解决的!”

办完出院手续,邱枫就匆忙走了,他还有几件事情要去办呢,回家的路上,成刚淡淡地问林琴:“卢翠娟为什麽会去那种地方上班?”

林琴想想道:“刚哥,你可不能因此看不起翠娟!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林琴抱著靠在自己怀里的翠娟,轻声地将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在天津,有个女孩五岁就成了孤儿,街道办事处的人将她送进了儿童福利院,福利院的孩子虽然受到社会的关注,但毕竟已经过的不是正常小孩的生活了,福利院真正能起到的作用大概就是照看这些儿童,他们大多会被领养或找到监护人,离开福利院。

这个女孩在六岁的时候被一个不能生养的商人太太收养,过了六年正常小孩的生活,小学毕业那年,那位她已经视为妈妈的女士病逝了,商人又娶了个太太,之後他们有了自己生的女孩,那个可怜的孤儿从此就几乎成了保姆,断断续续地上完高中後,她凭著自己的音乐、舞蹈天赋考进了中央音乐学院,但商人以生意不好为由,拒绝支付学费。

她自己边打工上学硬是坚持下来了,大概是两年前,她开始在酒吧走场,这是许多音乐人的发展之路,何况她需要自己挣钱生活,但她擅长的乐器是二胡,这种乐器在酒吧是没有市场的,所以她按自己的特长,选择了做DISICO领舞,她完美的体形和优美的舞姿,使她很快成了高级酒吧的枪手领舞小姐,收入自然不少,可她依然过著朴素的生活,然而,她没有积蓄,你们知道为什麽吗?

有一次,她和一个男同学在外吃饭,一个五、六岁大的女孩过来向他们卖花,说:

“这位小姐这麽漂亮,哥哥你不买朵玫瑰总给她?”

那个男同学逗道:“这麽老土的说辞,我不买,你要有什麽新词我就买一朵”

他话音刚落,卖花女孩道:“这位哥哥如此英俊潇洒,姐姐买朵花送给他吧!”

这是一个学前儿童!她和男同学不禁感叹。

她禁不住把那个小女孩拉过去问这问那,小女孩也不怯生,什麽都说,什麽家里穷啊,没钱上学啊,就像有人教过她怎样说一样,她还说:本来爸爸说今年就让她上学的,後来要她再等一年,说等攒满了自己的学费,明年的9月1日就回家乡上学!

她再看看周围另几个大一点的卖花女,都是读书的年纪,却在异乡的夜里卖花,不免就有些伤感。

这个晚上,她失眠了,她想起自己身上的悲剧,然後她又想起那几个卖花女,她们现在被强迫地在外卖花,不读好书今後的命运会是什麽样呢?她们本是些聪明的孩子

啊!

由於整晚睡不著,她爬起来又不知做什麽,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翻动时,竟被上边刊载的贫困、失学儿童的资料吸引了,她愣愣地盯著书页,脑子里全是那些卖花女孩的影子。

第二天,她按书上的地址,寄了200元给一个上小学三年级的四川小女孩。

邮电所服务员发现她没填汇款人姓名,递回来叫她填,她想了一下,在姓名一栏里填了“你不认识的妈妈”。

从那之後,她从‘希望工程’的失学资助名单中选出一些儿童资料,将自己多余的钱都寄给了这些各地的失学儿童。

刚开始,她挑选资助的都是一些上小学的,後来就有上初中的,上高中的,甚至有了考上大学却没钱读的,所有这些受她资助的学生,她都一直以一种母性的感情惦挂著她们。

一次,她给一个云南的高二女孩挂电话,问问学习情况,对方激动地问她:“妈妈,你是妈妈吗?”

那一刻,她怎麽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哽咽著说:“我、我不是、是、我是姐姐,妈妈让我告诉你,好好读书,一定要好好读书啊!”

像这样的失学儿童,她一共资助了一百五十多人!

在她所工作的场所,要真正做到守身如玉是很难的,除非长得像个丑八怪没人看得上,只要长相还可以,又有男客看上眼,性方面的骚扰和侵犯难以避免,何况她本身长得就是性感而脱俗,优美、劲暴舞姿更是吸引了众多的客人。

我们这一代人,本来对性就看得比较开放,遇到顺眼的客人,她也会接受邀请,做做适度的应酬,因此,这两年她的小费收入还真是不少,要不也没法负担这麽多人的学费。

当然,不用说大家都知道这个故事的主角是卢翠娟。

成刚被故事所感动,他这才想起,自己虽然和翠娟有过亲密关系,可对她却是一无所知,自己不也是受她的性感所吸引吗!

一个能将心比心地对别人付出真爱的女孩,现在却受到这样的对待,他看著仍然发呆的卢翠娟,心中一阵怜爱,对於中国的失学儿童现象,一个弱女子都可以心甘情愿地承受如此压力!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民族崛起的希望。

成刚若有所思地说:“李倩,你协助王新民筹备转基因植物育种厂的同时,策划一下在西北,要不就定在兰州,我们建立一个全国最大的综合性寄宿学校,重点吸收失学儿童、孤儿,费用全部由星宇科技承担,虽然不能解决全全国的问题,我们至少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逐步扩大帮助对象,而且,良好的教育、引导,还可以为星宇自己未来的发展储备忠实人才,等翠娟恢复过来,由她全权负责相关事情,这个项目就叫希望工程!”

“好的,刚哥!”

“我也要参与!”林琴急忙表态。

“你的去向,是不是应该问问邱枫啊!还有卢翠娟应该和你谈过,建立正式乐团的事情吧,你不想做吗?”

林琴不再做声。

回到别墅,成刚让张婶为翠娟收拾一间好房,他让李倩和林琴都出去,自己关好门後,他将翠娟的外衣、绷带全部解开。

看著遍体鳞伤的翠娟,尤其是被烟头烧毁的乳头,他心中升起一阵恨意,面对一娇美的弱女子,竟然可以下这种毒手,那是一个怎样样变态的人渣!

他运起精神异力,意识切入卢翠娟的肌体组织细胞,直接激活受创部位的细胞再生能力,以自己的意识力为细胞提供再生能量。

只见淡淡的蓝紫流光出现在受创部位,这是意识能转化为细胞生命能时发出的眩光,仅仅是片刻工夫,卢翠娟全身受创部位、包括断裂的肋骨,都全部恢复原状,未留下一点痕迹!

肌体的创伤已经恢复,成刚试图将卢翠娟从这种自我封闭的状态中唤醒,他将意识能量调节到卢翠娟的脑波频率,顺利进入了她的识海,然而,他发现那里是一团杂乱的信息,原本有序的记忆库,现在却呈现无规律分布状态,这里的信息是需要主意识能量规范的。

成刚在她脑部後侧发现了一个狭小意识空间,信息入口被她的意识能量封闭,成刚知道她一定是在受到极度惊骇之後,不肯屈服的性格,促使她的主意识自发采取了自我保护措施。

现在真是棘手,成刚没有这种经验,她不敢轻易尝试,以他的意识能量是可以强行突破进入,去接触她的主意识,但他担心这样会对卢翠娟造成永久的意识伤害,因此,不敢贸然从事。

看来得另想办法,他为卢翠娟盖好被子,出来对李倩、林琴说:“她的伤我处理了一下,问题不大了,让她休息吧,难办的是她现在的精神状况,我再想想办法,你们留在这里照看她,等会天黑了我要出去一下。”

牛续被警察送回香山别墅,牛家旺并未多说什麽,他叹口气道:“你也不小了,换做生在别人家里,你这个年龄早就该自己创立事业了,你看看你自己都在干些什麽呢?”。

“谁让我不是生在别人家里呢!”牛续应道。

“你这个混小子,我也不指望你别的,你以後少在外面给老子惹麻烦,这几天我感觉不大好,你老实在家呆几天,哪也不准去!”

“知道了!”看老爸好像是真的有火了,牛续小声回答,不再顶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