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的卢的遗书

我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我一直这样认为。当我还年轻时,我不知道我的命运,我为自己高大威武,日行千里而感到骄傲。

我的第一个主人叫张武,他是一个山贼头子,他待我很好,给我吃最上等的草料,并派专人侍侯我。但当他第一次骑着我上阵和人交手,没打几回合,便被一个叫赵云的小白脸一枪给刺死。我以为小白脸是我的第二个主人,但他把我牵到一个长着大耳朵的人面前,于是我有了第二个主人-刘备。

刚开始,我还为我的第一个主人难过,但同槽的一匹火红色的马对我说:“我们马便是这样,没有左右自己命运的权力,碰到谁便是谁。碰到一个懂得驾驭自己的英雄,那自然最好,最差也得是一个英雄。我是绝对不会让凡人所骑。”我问它有没有碰到一个懂得驾驭自己的人,它说:“我的第一个主人便是。虽然我和他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永远留在我的心底。可惜后来,他在失去我的情况下被人抓住并杀害了。”说完后,它叹了口气,不在吭声。后来我才知道它是大耳朵的二弟红脸蛋的马,叫赤兔。它早已名闻天下,是我们马中的英雄。“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说的便是它的第一个主人和它。虽然赤兔的话,我不太明白。但大耳朵对我也很好,我便把张武埋在我的记忆深处。直到第二天,大耳朵骑我出城。正好碰到他的上司-刘表,这老头子对我称赞不已,大耳朵一听便识趣把我送了出去。老头子十分高兴,当下便骑着我回城。回到城中,老头子的属下,一个叫蒯越的对他说:“昔先兄蒯良,最善相马;越亦颇晓。此马眼下有泪槽,额边生白点,名为的卢,骑则妨主。张武为此马而亡。主公不可乘之。”老头子大惊,慌忙滚下马。离我远远的。我听后便懵了“是我害死了张武,我的第一个主人。怎么会?”直到老头子把我送回给大耳朵。我的脑子仍然是一片空白。大耳朵也没多想,骑上我便走。没走几步,听到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原是老头子的另一个叫伊籍的属下,他把蒯越对老头子说的话转述给大耳朵。大耳朵听后笑了笑说:“死生有命,马岂能妨哉。”我听后忽然清醒“对呀,怎么可能是我害了张武,难道阵亡将领的胯下马都是妨主的。”我心中大喜,忍不住大叫:“刘备,你才是我真正的主人。”但是大耳朵听不懂。

日月交替,时光飞逝,一年过去了。大耳朵也有了儿子。这一段时间是我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大耳朵整天骑着我和他的俩个兄弟出外打猎。可是好景不长。这一日,老头子忽然叫大耳朵帮他主持一个会议。三兄弟商量后决定由小白脸陪着大耳朵去。大耳朵骑着我趾高气扬的来到会场。文武官员列队在门口迎接,大耳朵下了马,把我交给下人牵进后园,就进了会场。我在后园待了一会儿,没多久便睡着了。睡了不知有多长时间,忽然感觉有人解我的绳子,我睁眼一看,原来是大耳朵。他解开绳子后,翻身上马,骑着我便从西门冲了出去,也不叫小白脸。他好象很急,一个劲的催我。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便慢慢地走。没多久后面尘土大起。我才明白原来有人在追大耳朵。我刚准备加速,一条大溪挡住了去路。这条溪宽数丈,波涛汹涌。大耳朵回头一看,追兵已经不远了。便催我下水,全然不顾我不会游泳。我硬着头皮下了水。没走几步,水已经淹了我半个身子,忽然,我一蹄踏空便跪了下来,把大耳朵也泡进了水里。他挣扎了一下大叫道:“的卢,的卢!今日妨吾!”我心中一热,也不知那来得力气,纵身一跃,便驮着大耳朵飞到对岸。到了对岸,大耳朵傻了,我也傻了。过了好久我和他才回过神继续前行。

在附近的民舍,大耳朵借宿了一晚。第二天,小白脸才找到了我们。他俩交谈了一下,便出发回城。路上碰到了一个高唱求职歌的人。大耳朵连忙下马招呼他,那人自称单福。他和大耳朵交谈了好久,看的出大耳朵对他很认可。忽然,那人指着我说:“此非的卢马乎?虽是千里马,却只妨主,不可乘也。”大耳朵笑了笑,便把我跃溪之事说给那人。那人却说:“此乃救主,非妨主也;终必妨一主。”大耳朵没说话。

从那以后,大耳朵就不在骑我。就算在携民渡江那样逃命时也让下人牵着我。我觉得我会老死在马厩里。后来,那个叫单福的走了。又先后来了两个军师,一个是叫卧龙的美男子,一个是叫凤雏的丑八怪。再后来,发生了很多事。大耳朵留下红脸蛋、美男子、小白脸等守卫荆州,带着丑八怪和我入川帮助一个叫刘璋的人,但没多久他又开始攻击刘璋。丑八怪急于立功,让大耳朵从大路攻打敌人,自己从小路偷袭。连我都看出这条计策很危险。丑八怪的马也感觉到了,把他掀下马。死活不让他骑。大耳朵看到后,看看我对丑八怪说:“吾之白马,性极驯熟,军师可骑,万无一失。”丑八怪看了看我,我看了看丑八怪。“与其黯然逝去,不如轰烈燃烧。”我知道去见张武时侯到了。丑八怪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骑了上来。他和大耳朵道别后便朝小路出发了。我边走边回头看大耳朵,直到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后记:我和骑着我的凤雏果然中了埋伏,被乱箭射成了马蜂窝,死在落凤坡这个地方。但我至死都不明白,是我妨了他,还是他妨了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