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鹰少校版<沙场秋点兵>第十集 空城计[原创]

10     空城计

字幕:距离演习3小时50分,猛虎旅指挥部

3营遭遇不明敌人的炮击,2营遭遇敌人空袭。”一个参谋军官失声大叫,“不是来自野狼团的方向,各种袭击都来自我军正南方。”“什么,难道是外星人入侵了?”陈浩也不顾身份的大叫起来,猛虎旅的部署尚未完成,而更主要的是弹药暂时都被封存着没有下发部队,现在猛虎旅没有一个战士的武器里有弹药。“难道野狼团开始偷袭我们了,不可能啊,我们的各种侦察都在盯着野狼团,这么大规模的打击,绝对不可能,而且他们也没有弹药,也没有空中支援。”李青河也大叫起来。“怎么办?”李青河和张浩这时才发现指挥部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字幕:同一时间,野狼团指挥部

2营被炮击了,还有数量不详的敌机正在对我们进行轮番轰炸。”野狼团的参谋也焦急的叫了出来,“所有袭击均来自我军的正南方。”“猛虎旅那边有什么动向?”楚宁急忙问,“没有,根据前沿侦察,他们的正南方阵地也遭遇了不明部队的火力攻击。”“老楚。”陈书悦走了过来,“你说这是怎么搞的,怎么突然冒出个敌人,比我们还嚣张的,现在团长不在,部队没弹药,怎么办?”“冷静,千万冷静。”楚宁小声说,“我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但是现在团长不在,你我就是最高指挥官,如果我们有任何惊慌失措,整个部队就会蔓延这种惊慌失措的情绪,所以即使不知道该怎么办,也得假装知道,稳定军心。”“我明白,打肿脸充胖子,咱们得走一步算一步,直到团长回来。”陈书悦苦笑着说

字幕:演习指挥部

于长安看了看依然稳如泰山的楚平海,“楚司令,这演习一开始可就没任何挽救的机会了。”“那是当然。”“不过我有个疑问,你的2个上校都在这里,那野狼团和猛虎旅由谁指挥呢?”楚平海拿起了桌上的挡案,“现在2个部队一共还有4个中校,分别是野狼团副团长楚宁,参谋长陈书悦,猛虎旅副旅长张浩,参谋长李清河,如果是新司令应该由这4人中的一个担任,不过也有可能2队分别独立作战,不进行统一指挥。”“那么谁比较合适担任总指挥呢?”“有趣的地方就在这里。”楚平海饶有兴趣的说,“猛虎旅的参谋长李青河是原猛虎团的参谋长,现在还是,而张浩是原321师的副参谋长,整编后成为副旅长,2人的部队派系并不同,而级别一样,野狼团虽然不存在什么派系问题,论军事才能,应该是楚宁强一些,但是陈书悦是一直跟着唐凯的,而楚宁去国防大学进修了快半年,刚刚回来,对部队还缺乏了解。”“好复杂的人际关系。”于长安摇了摇头,“老于,在部队这么多年,这些人际关系的复杂程度你也应该清楚,大部分部队都存在这种复杂的人际关系,而在和平年代不会有什么,但是谁又敢保证到了战争年代,这种过度复杂的人际关系不会对战斗力有影响呢?演习的根本目的就是熟悉实战并发现问题吧。”“有道理,值得借鉴。”于长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字幕:猛虎旅指挥部

“马上跟演习指挥部联系。”张浩命令,“联系不上,总部那边没有任何回应。”通讯员惊慌失措的叫喊起来。“那就继续联系,直到联系上为止。”李青河也吼了起来。“参谋长,演习裁判组已经就位。”一个参谋进来报告,“这还有什么裁判?演习已经出了意外,必须立即终止。”张浩说,“等等。”李青河突然想到,“裁判组有直接向总部汇报的权利,用他们的通讯器能够直接联系到总部去。”“对啊,立即叫裁判组的人过来。”张浩也想到。

“我来了。”一个带着裁判袖标的少校军官走了进来,“我负责向你们通报,贵部3营一个连被炮火覆盖判定全军覆没,2营两个排被空中打击直接命中,全军覆没。”“裁判同志,现在演习出了意外,我们跟总部联系不上,我们希望能通过你们联系总部。”张浩急忙说。“中校同志,我们只负责判定双方的伤亡,除此之外,请当我们不存在。”少校面无表情的说。“你不了解,我军没有弹药,旅长失踪,距离演习时间还有4个小时,而敌人明显不是野狼团,我们对此一无所知,现在必须联系总部,确定发生了什么事情,确定我们旅长怎样了。”张浩已经急了,但是少校依然不紧不慢的回答,“中校同志,我们有明确的命令,不得协助演习任何一方,尤其是通讯方面。”“没有指挥官,没有弹药,没有任何信息,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我们怎么打?”张浩大声说,“我建议立即停止演习。”“那简单,宣布投降就可以了。”少校也懒的罗嗦,转身走了出去,临走丢下句不冷不热的,“还王牌旅呢,果然白旗适合你们。”“你……”张浩刚想发作,被李青河拉住了。“老张,算了,只是个裁判。”张浩一拳锤在桌子上,“SHIT”“保持冷静,老张,现在团长不在,你是最高指挥官,你得千万冷静。”张浩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老李,你有什么建议,现在团长不在,他回来前我们2个得稳定局势。”“先得搜集情报,我们之前的情报大部分作废,我们必须重新收集情报,弄清楚战场态势。”“对。”张浩擦了一把汗,“李参谋长,这事情交给你了。”“好,我马上去。”李青河说,“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的弹药还被封存状态。”“这我去想办法。”“好。”李青河转身走了出去,张浩沉思了一下,“副旅长,3营阵地发现敌军地面部队,带着红军袖标的,目前3营已经主动放弃阵地后撤。”通讯员报告,“这也是没办法,通知各部队,在拿到弹药前禁止与敌人进行正面接触,收缩阵地。”“是。”通讯员刚走,张浩转身也走了出去……

字幕:野狼团指挥部

弹药封存处,一个班的战士正在看管着弹药,他们是直接奉楚司令的命令看守弹药的,按照命令,40分钟后才能开封,但是楚宁却带着一些战士过来了。“立即开封,战斗打响了,我们的部队需要弹药。”楚宁中校对班长说。“对不起,中校同志,我接到的是楚司令的命令,如果您现在就要弹药,请拿出楚司令的命令。”班长正色以对,“我他妈的要是能跟指挥部联系上用的着亲自来吗?”楚宁大怒,“你没听见炮火声吗?战争已经开始了,我的部队将要赤手空拳的对付全副武装的敌人,现在就给我弹药,听见没有。”“中校同志,我再重复一遍,没有楚司令的命令,您必须再等40分钟。”上士班长非常严肃的说,班长的手下则端起了枪,那可是装着实弹的枪。“好啊,反了你了还。”楚宁一挥手,一个连的战士从卡车上跳下来。“中校同志,我提醒你这可是公然抗命。”班长正色说。楚宁头也不回的一挥手,那个连的战士也不管是谁派的的部队了,直接上去就动手,守卫班虽然手里是实弹,但是哪敢真的开枪,不到半分钟就被制服,战士们立即打开封存弹药的帐篷搬运弹药。楚宁看了看被按在地上的守卫班,“放开他们。”中校命令,战士们放开了守卫班,转身去帮忙运送弹药,“上士同志,我很欣赏你的遵守命令,但是可惜现在不是时候。”中校说,“现在带上你的人返回指挥部报告情况。”“是,中校同志。”上士无奈的敬礼后带着手下离开了。“快点把弹药分发到各部队。”楚宁命令手下。

字幕:猛虎旅指挥部

“快搬。”张浩命令,1个连的战士正在把封存的弹药般运出来,然后分发到各部队。“你们自己想办法回部队。”张浩对那群被打倒在地的战士说,“早痛快点交出弹药不就没事了,虽然你们很坚持原则,但是也要找时机。”“副旅长,参谋长的电话。”一个通讯兵拿着电话跑过来,张浩拿起电话,“什么,空军仍然拒绝支援,他们不知道战斗已经打响了吗?没办法,命令所有部队立即转入隐蔽状态,就地隐蔽现在我们是挨打的状态,只有先藏好,躲起来,尽量不被敌人发现,保存实力,只要不到3小时,空军就能开始支援,在那之前,不管多大损失都给我藏好了别动。”……

字幕:演习指挥部

“蓝军的野狼团和猛虎旅都已经得到弹药了,其中,猛虎旅还跟负责守卫弹药的班级发生了激烈冲突。”武元衡报告。“不错,2队都没有拘泥于规则,懂得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处理。”楚司令说。“不过即使拿到弹药又有什么用?一边是刚拿到弹药,刚开始收集情报,并且没有任何空中支援,另一边准备充足,而且掌握战争主动权,并且开始了先发制人的打击,结果应该很明显了。”于司令悠然的说。“未必吧,战斗还长着呢,再说野狼团和猛虎旅的问题,对123师来说,未必就是优势。”楚平海自信的说,“战场上初期丧失主动权,或者被敌人抓住了破绽都不要紧,只要能在敌人露出破绽的时候给他们致命一击就可以了,战场上任何错误都不犯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任何一个微小的错误都可能扭转战局。”

字幕:红军123师指挥部

“太顺利了。”程志武觉得不可思议,321旅他可是听说过的,非常强悍的部队,现在在他的攻击下居然一枪未放就撤退了,实在不可思议。同时野狼团那边也没有任何动静,来之前他就研究过野狼团的战例,对于这个部队的凶悍是有思想准备的,但是炮击了快1个小时,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很不寻常。战前制定了针对2支敌军的作战计划,先集中优势兵力对猛虎旅进行攻击,同时用炮火轰击野狼团作为掩护,牵制野狼团的行动,将猛虎旅消灭后再集中力量歼灭野狼团。同时,为了防止2队敌人合并,他还特地在敌人2队之间埋伏了1个团,等猛虎旅或野狼团向对方靠拢的时候来个伏击。他的空中力量猛烈的打击敌人的前沿,实际是想引出蓝军的空中力量,然后派遣特种部队前往破坏蓝军的机场和导弹基地。但是战况非常奇特,不但遭受直接攻击的猛虎旅没有任何动作,而且野狼团也没有,连支援空军也没有出现,而监听电台没有听到2只部队间的任何通讯。程志武非常疑惑,“我们是不是打错地方了,怎么会出现这种场景?”“师长,地点肯定没错。”参谋长张雷上校说,“这是空中侦察和地面侦察刚送回来的数据。”程志武看了看,“怎么这么奇怪,1小时前的侦察发现他们部署混乱,杂乱无章,现在2队人都消失了。”“师长,机不可失啊。”张雷提醒。“不,你看,1小时前的侦察表面上是杂乱无章,但是仔细看,2部的重点防御居然在2队结合部上,而且故意留下点空隙,估计是等着我们去钻。”程志武说,“而现在,2个部队都不知去向,这确实令人生疑啊。”“您的意思是?”“唐凯和陆承功绝不是不懂打仗的人,野狼团和猛虎旅更是身经百战,所以这很明显就是陷阱,他们的空中打击力量还没出现,这说明他们都很沉的住气,不过只要我们一旦进攻过快深入他们的防御范围,出现一点破绽或者稍微同空军有丝毫脱节,等待我们的就是致命的打击。”“确实有这种可能,敌人的防区地形十分复杂,而且很宽广,我们的空军和炮兵火力还不足以完全覆盖,尤其是很多炮火死角。”“我几乎可以肯定敌人会这么做,年初的演习中,野狼团在雪地里埋伏了3个小时,突然出现在敌人身后几个小时就解决了战斗。”程志武有把握的说,“要不解释不了他们如此反常的举动。”大校在地图前面沉思了一下,“敌人想这么打,我们就不能给他们这个机会,我们以一个团的兵力为前部,一个团跟着,相互接应,无论哪个部队受袭,都有可以接应的部队,采取警戒前进,放慢速度,步步为营,随时防备敌人的偷袭,直升机大队,空军轰炸机,炮兵营随时火力支援,一步一步把敌人逼入死角,同时我们必须密切注意野狼团的动向,防止他们增援。”

字幕:演习指挥部

“程志武在做什么?”于长安恼火的说,“他只要集中所有部队在绝对火力优势按计划快速打击猛虎旅,就能轻易消灭他们了。”“我说吧,劣势未必都在我们这边。”楚平海笑了,“虽然我没有通知空军增援,但是正好形成一个完美的空城计,深谋远虑是必要的,但是有时候过于深谋远虑就成了优柔寡断,不过那要战斗结果才能说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