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魂(转载)(四)

泪撒夜幕 收藏 2 88
导读:远征军魂(转载)(四)

第四章
血战丛林八 三月十八日,清晨,连续多日的阴云终于散去。天空晴朗起来,温暖的太阳光从高处洒下,照射到野人山丛林,又从枝叶的缝隙艰难穿过,点点滴滴落在粗大的树干上。丛林里,空气中还略带有一些潮湿,浓雾却在微风的吹拂下渐渐消散开去,象揭开一层薄纱一样,逐渐的显露出山体、热带植物的轮廓。 如果从高处向下俯瞰就会发现,野人山就横在印度萨密省极北的列多与缅甸胡康河谷之间,平均海拔高度在八千尺以上,纵深直线测量有四百余里,但是在地面上的实际路程就不知有多远了,在山下远远的眺望,映入眼中的都是黑压压、阴森森的丛林。去年,中国远征军出国作战失利,五万多部队和缅甸难民就是经此退往印度的,其间历时一月之久,因丛林疾病、猛兽袭扰、没有食物、路途崎岖等诸多因素,而惨死在路上的多达三万人之多,由此可见野人山自然环境的残酷。 日军是随败退的远征军之后进入野人山的,部队归属于日军第十八师团,师团长是田中新一中将。日军在十余险要处构筑了大的据点,驻扎的兵力全是步炮混合中队,其间夹杂几处小型哨所。而物资补给是困扰他们的最大的难题,所以到最后只好采取后站向前站运送的办法。田中新一在视察完所有据点后,站在其第一道防线鬼门关据点的高处,手拄指挥刀,面向隘口骄狂的对部下说:“野人山整体防御可以称得上是“丛林马奇诺防线”,而支那军队要想攻下鬼门关据点,只有尸体填满山下后才能做到。各位,为了大日本皇军的荣誉,为了尊敬的天皇陛下,请努力作战吧!” 鬼门关是当地缅甸人对隘口的称呼,是形容它的地势之险要,而要想进出野人山就必须经过此处。从隘口往里看,地势大致呈现出两边高中间低,两侧的山体地势陡峭,林木丛生、荆棘遍地,中间地势则相对平坦,起伏不大。日军据点就建在距离隘口七、八百米远的一个小山包上,山包的标高大约在一百米左右,进山的小道在其脚下蜿蜒通过。 日军驻守这个据点的兵力是一个步兵中队、一个机枪中队、一个炮兵中队和工兵、后勤、医疗、通信等附属人员,指挥官是山田敬二中佐,他向田中新一做出的保证是:只要弹药、物资、补给充足,支那军队休想通过这里,如果据点失守他将剖腹向天皇谢罪。田中新一这才满意的离开了鬼门关据点。 日军不惜花费大量人力,将山包以下直至隘口的大小树木全部砍光,只留下没膝深的野草。把坡顶修整成为一个基本平整的平台,面积约有二百多平米。面向隘口方向,用粗大的树木搭建了四个75毫米山炮阵地,顶部覆盖防雨帆布,炮位之间连接的是用沙包堆起的半人高掩体,后面分别摆放四门82迫击炮,大小炮位后面都码放着整齐的炮弹箱,上面的遮雨布已经打开。在山包背面是搭建整齐的十几间茅草屋。 山坡上日军共挖掘了二道战壕,壕边全部用木桩密集竖直夯入加固。前一道是主步兵战壕,几个值后半夜班的哨兵懒懒的趴在沿上,不住的回头,向坡顶张望,大概盼望接班的人早早来替换。后一道是重机枪阵地,八挺92式重机枪的枪管从木制碉堡的射击孔伸出,其打击火力即可达到隘口,又对坡下二百多米的距离内构成了火力封锁。坡顶与战壕之间各有三条交通壕相通。战壕前一百米处铺设有三道铁丝网,日军又在铁丝网前埋下了数百枚防步兵地雷。 从日军整个阵地的火力配备来看,确实值得称道,无怪田中新一会夸下那样的海口,他对此曾形象的比喻说:“据点就好象一把铁锁,牢牢的锁死了入山的大门。”也曾有个日军参谋提出不应忽略据点后方的安全,但是被其否决了,理由是没有人能够从别处翻越野人山的。 一个星期前先遣队到达野人山角,在隘口处秘密观察一天,燕清庵发现由此处通过危险性极大,一旦暴露队伍会遭受巨大损失,于是决定另寻道路。工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隘口右侧不远发现一个很不容易找到的地点,可以用攀登器械爬上去。燕清庵命令加强连留下一个步兵班照看驮马,其余的人携带足够七天的食物和必要的装备攀上山腰,82迫击炮和M1919A4重机枪则分解开用绳索吊上去。一天后,队伍悄悄的绕过日军第一道防线鬼门关据点,在其身后一公里远的密林中扎下营地。 搜索至山谷时,从小道上杂乱的马蹄印分析,这里是日军运送物资的必经之路。在和五个小队长研究后,一个大胆的计划在燕清庵的脑中产生了。把想法通过电台发回师指挥所,孙立人很快回电,只有三句:将在外你做主,完全同意,我静侯佳音。 回电在战士们当中引起了强烈震动,燕清庵等人的眼中湿润了。古往今来,这样英明果敢的长官能有几人,他们为自己今生能够遇到孙立人而感到高兴。 战斗计划分三步走:一、特战队A、B小队在山谷小道设伏,由丁毅统一指挥。二、燕清庵带其他四个小队在半道埋伏,如果鬼门关据点的鬼子出来接应,则照葫芦画瓢全部将其歼灭在路上。三、加强连的迫击炮和重机枪埋伏在据点后面高处,完成对据点的火力打击之势,步兵则潜藏在据点后面的小树林里,待和特战队会合后相机攻下据点,拔掉野人山第一道障碍,为后续部队建立立足点。 叮铃、叮铃随着马铃铛的响声由远而近,渐渐的一个日军运送给养的驮队出现在谷口。 今天是先遣队在此连续埋伏的第三天,透过狙击步枪的八倍瞄准镜,看着越来越近的日军,丁毅心里暗暗的念叨了一句:“老天有眼哪!活该小鬼子要倒大霉了,终于等到了。”他歪过头对趴在身边的通信兵陈荣贵竖起左手拇指,陈荣贵会意,对着步话机的话筒小声说道:“猎狐一号注意、猎狐一号注意,猎物出现,做好准备。”无线电另一端的燕清庵随即答道:“猎狐一号明白,按计划执行。”特战队之所以敢用明语讲话,是因为他们携带的无线电通讯工具是美国摩托罗拉公司最新研制出来——SCR300型高频率调频背负式通话机,具有加密功能,日军的老式步话机根本无法窃听到。 驮队已经完全进入到了包围圈,丁毅屏住呼吸扣动了扳机。 其他五只狙击步枪紧随其后几乎是同时开的火,子弹出膛的尖锐哨音在山谷里引起强烈回响。马队中拿枪负责警戒的日军眨眼就被打倒了五个,个个在脑门上被开了个洞,鲜血伴着脑浆四处飞溅。挽马的鬼子惊鄂的四处张望,可是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在距离他们不到二十米的草丛中呼的站起二十几个“怪物”,脸画得花里胡哨,身上的衣服染成色彩斑斓的丛林植物颜色,头上戴着树枝编的帽圈。“怪物”们左手托着汤姆生冲锋枪的枪身,枪托抵在右肩头,右手食指有节奏的扣动着扳机,哒哒哒、哒哒哒,枪口喷射出的火蛇在三秒钟内吞噬了剩下的鬼子。 丁毅低头看了下腕上的军表,伏击只用了不到十秒钟就结束了战斗,超出了先前的预想,这时他才初次体验到了什么是特种作战,只能用“神速”两个字来形容,他为七个多月的辛苦训练没有白费心里甚感欣慰。 被击毙的日军有三十多名,大部分人身上的枪眼不下六处,而且全部是在头、胸部。队员们按照事先的布置,快速统计战果,打扫完战场,然后闪入草丛赶去第二个设伏地点。 当太阳的光线刚刚照射到鬼门关前,据点里喧闹的人声便响起来,惊得四周林中的鸟儿停止了欢快的鸣叫。一群鬼子兵们欢闹着把被褥,衣物等抱出茅屋。一时间,据点的空地上挂得花花绿绿,煞是热闹。在野人山地区,这样的晴天对日军来说太难得了。这当中除去个别军官还穿着衬衣军裤外,大部分人只是在胯间兜着块白布,甚至还有几个干脆光着身子。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热带丛林的湿热、蚊虫、疾病让这些日军吃尽了苦头,许多人身体已经出现了三烂(裆、脚、手),除去因病离开在后方医院医治的,据点里只剩下不足二百人,现在都出来了。 山田靠着一个弹药箱,眯缝着小眼睛,一只手抓挠着大腿上的疥疮,嘴里哼唧着和几个日军说笑着。半年多的安宁生活使鬼子们紧张的神经逐渐的放松了,他们甚至认为支那军队已经没有胆量靠近野人山,更别说攻打据点了。可是他们错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死神已经降临,向他们张开了怀抱。 猛然响起的枪声惊动了鬼子,山田吓得一激灵,长着浓黑汗毛的肥手把大腿挠出了四条血道道。虽然枪声来得突然,但是这些日军毕竟是训练有素的,不待山田下令,马上奔向各自的岗位。枪声很快就停止了,丛林中恢复了寂静,这让他们很是困惑不解。山田已经听出枪声来自谷口方向,他猛的警觉,是不是运送给养的马队除了情况,于是立刻命令中队长小原带领步兵中队去接应。[转自铁血读书 http://book.tiexue.net]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