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蓝迦练兵作者公告:现在我开始修改本章,并尽快把全章写完,请耐心等待. 六 民国三十一年(公元一九四二年)六月中旬,新三十八师进驻印度比尔哈省的一个小镇“蓝姆迦”整训。几天后由国内补充的兵员和在师长廖耀湘率领下的新二十二师也先后到达了,二个师经过整补都达到齐装满员的一万八千人。(后来的国民党五大主力“新六军”是由新二十二师扩编的,“新一军”由新三十八师扩编的)月底,这两个师奉命组成了中国驻印军。 蓝姆迦是一个很不出名的地方,在普通地图上也很难找到。虽然它并不富庶,但风景却很优美,清碧的远山、弯曲流淌的小河,茅草屋前的大蓉树把热带的阳光染得绿荫荫的,行走在路上,人们眼睛对光线也就不感到那么刺激了。 军区的周围面积大约有二十几个平方英里,纵横都有良好的沥青石子公路联接着交通。营房除利用英国人原有的建筑外,又在四周围搭起了一列一列的草黄色帐篷。操练场地不够大,驻印军又在附近地区砍去了很多茂密的树草,建筑成几个范围广大的训练场和靶场。 中国驻印军全部更换了美式武器装备,综合火力之强远远超过日军,甚至有的一线美军部队还达不到这个水平。美军同时还派出了大量训练人员,英军则负责服装、后勤等。美英只所以如此,是因为新三十八师在缅甸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风,史迪威讲的一句话就是很好的说明:新三十八师是中国最好的军队,即使在世界军队当中也是一流的,只有最好的军队才配使用最好的武器。 在一切就绪后,孙立人立即组织部队所有兵种开始了各自的紧张训练。 七月下旬的一天,一一团训练场地,燕清庵正带领排里的弟兄熟悉武器性能和战术动作的演练,忽然团长刘放吾开着吉普车跑来,让他和自己去师部开军事会议。 燕清庵匆忙上了车,一问,刘放吾说他也不知道什么事,只是师长电话里特意讲让他也一起来。听说师长找他,燕清庵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说起来燕清庵还只是师长孙立人的半个老部下。 他祖籍河北,家在长城脚下的燕家村,相传整个村子是战国时燕国王室后裔。家道还算富裕,读过五年私塾,受当地自古习武之风熏陶,自幼习练国术,年纪不大时在家乡一带便小有名气了。“九一八”事变后,日寇长驱直入在关里关外横行。民国二十二年(公元一九三三年)年初,一架日机飞过燕家村时投下了数枚炸弹,造成村中死伤十五人,燕清庵的爷爷、奶奶双双被炸死。待死难者一入土,他就召集村中六名热血青壮出行,找到二十九军冯治安部李九思团当了兵。这一年他刚满十四岁。参加的第一仗,就是三月十一日的“喜峰口战斗”。一场血肉拼杀六名同伴全部阵亡,战斗中他一个人独力劈死十二个鬼子,额头的伤疤就是那天留下的。战斗过后二十九军武术总教头李尧臣先生知晓了,把他要到身边对其悉心的指导了刀术和搏击技能。 民国二十六年(公元一九三七年),上海淞沪会战前夕,二十九军抽调精悍力量组成赴淞沪增援团,已经是少尉连附的燕清庵请缨参战。在苏州河南岸防御战中,增援团与税警四团并肩作战,二十九军大刀队的勇猛拼砍给中日双方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孙立人在望远镜中记下了燕清庵骁勇的身影。战斗后期大刀队伤亡怠尽,燕清庵等几十名增援团轻重伤员倒在阵地上撤不下来,情况万分危急,是孙立人命刘放吾带警卫连主动出击,拼死援救,才把他们救回,并和税警四团的伤员一同被送往武汉国民陆军医院治疗。孙立人重建税警总团时诚邀他做了部队的国术教官。 进到师部作战指挥室中央的桌子前坐好,燕清庵抬眼四处一看,屋子里除了自己是中尉军衔,其余全是校官以上,当时脑袋里就被问号占满了。 见各部主官到齐了,孙立人示意开会,说道:“部队一个多月的训练,总体进展效果看可以,但需切记不要松懈,要牢记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我今天主要对大家说得是,从整个战局来看,迅速打通中印公路,接受盟军战略物资是我驻印军当前万分紧迫的首要任务,早一天完成,胜利的天平就会向我倾斜一分。而摆在我们面前的困难是,公路又必须经过野人山。据侦察,日军已先于我进入野人山并占据有利地势对我形成阻击之势。我方如果以大部队进行攻击,伤亡将是无法估计的,而且未必能够达到战役目的。我考虑了很久,和参谋长商量了一下,决定在我师新组建一只小规模部队——“特战队”。” 说到这里,孙立人停下来,观察了一下众人疑惑不解的神情,接着说:“我的设想是,特战队应具有不依托后方支援,可以长期在丛林中及其它环境中潜伏、生存,持续单独作战。以奇袭、骚扰、狙杀、爆破等一切特种战术手段,不断打击消耗野人山日军有生力量,必要时直接穿插、奇袭,摧毁敌人指挥机关和重要场所,以求达到自身即不受到大的损失,而最终又消灭敌人的目的。” 一番简练的解说,使大家的头脑中有了点印象。 孙立人又指着右手边一位身材高大、魁梧,带眼镜,年纪约三十多岁的上校介绍到:“盖处长是盟军联络处的,以前在德国做过武官,对德国的特种兵有过了解,下面请他为大家讲讲。” 盖祥瑞欠欠身,扶了扶眼镜,说道:“特种兵在德国也是一个新兴的兵种,据了解其他所有国家目前还都没有。特种兵的选拔极其严格,要求被选人员要有一定的文化,年纪要轻。有超强的体能和毅力,能够吃苦耐劳,心理及军事素质都要过硬。经过一段时间的严格训练,必须熟悉所有轻重武器并射击精准,精通搏击、暗杀之技能,会驾驶车辆,个别的还会开坦克、飞机和伞降。根据特种战斗后的效果看,很多是常规部队无法达到的,有的时候甚至从心理上就已经使敌方崩溃了。据说英国海军已有了组建海陆两栖特种作战部队的想法。至于特种作战的目的,刚才孙师长已经说得很全面了,我想补充的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不择手段、达到目的就是特种作战的指导方针。”说完对孙立人点了点头。 孙立人接过话头:“大家现在议一议,有什么想法都可以提出来。” 作战指挥室里立刻象架在火炉上的水壶里的水,开始沸腾起来。无一例外的大家脸上的表情都是兴奋的,交头接耳的、小声争辩的。长久以来这些军人们已经习惯了正规战争的打法,这个新奇的提议一下子摆在面前,对其旧的军事思想观念的冲击可想而知。及个别人的思想一时还难以接受,但绝大多数思维敏捷的军官已经是心领神会了,表现最突出的就是孙立人的爱将,三个年轻的主力团团长。这些孙立人已经充分预料到了。 刘放吾开心的对李鸿和陈鸣人炫耀道:“这下,我可知道师长为什么让小燕子来参加这个军事会议了,怎么样,人才还是在我的团里吧!” 李鸿冲他翻了翻眼皮,撇了撇嘴。陈鸣人则是当仁不让,嘴上毫不服输:“奶奶的,老刘你小子别得意,说不定队员全从我俩那里出,你们团一个都选不上。” “哦,那咱们三个团比比。”刘放吾挽起了袖子。 二十分钟过后,孙立人拍拍手让大家静下来,继续说道:“回顾以往我国军打过的仗,不顾忌的说损失太大、失误太多了。战略上的误断、战术上的呆板、死守,诸多造成失利的因素就不说了,许多事情我等也是无法左右的。但是,从今天这个军事会议开完,我们新三十八师就要,每战必胜,胜之有“道”,希望今后你们从中能有更多的体会。各团主官回去按照发给你们的标准纲要,亲自选拔人员,可不要舍不得把好“姑娘”嫁出来呦。医务处现在着手编写丛林动植物识别、生存注意事项、战场急救等相关教材。后勤处给你们一周时间,选择合适训练营地并建好,后勤物资、相应枪械、器材要保证充足需要。通信处选派一名技术精湛的教官。总之,各部门一定要做到全力配合。 孙立人停顿了一下,扫视了会议室内众人一眼:“记住,今天会议的内容各位注意保密,秘密保持的越长久,特战队给鬼子的杀伤力就越大。” 散会后,孙立人把燕清庵留了下来,微笑着说:“不用说你也猜到我让你来参加会议的目的了吧。”燕清庵点点头。孙立人:“全师你是最佳的队长人选,一句话,带好特战队,让它象你的大刀一样锋利。至于具体的如何进行下一步工作,你和盖处长一起商量,尽快拿出来初步训练方案,不足的地方,训练中及时发现及时补充。盖处长他会配合到特战队出征后再回联络处的。你的军衔从今天起为少校,任命随后到。” 回来的路上,几句话谈过,共有的率直军人性格就使盖祥瑞和二人没有了距离。 刘放吾扶着方向盘兴奋的大叫着:“小燕子,好好干,千万别给一一三团丢脸哪。晚上你小子可要好好的请团里弟兄们撮一顿,连升两级呀!” 七 八天后的下午,靠近一处原始森林搭建的特战队秘密训练营地。 一百零八名年轻健壮的小伙子,呈两腿叉开,双手在背后握拳的威武站姿,在大操场上排成一个整齐的方队。 燕清庵在队前先敬了个军礼,开口说道:“弟兄们,认识一下,我叫燕清庵,受上峰委派担任你们的队长,从现在起特战队的代号叫“丛林之狐”。在整个训练期间我会和你们同吃、同住、同训练,至于我这个队长合不合格,最后由诸位来下结论。而你们都是各部队挑选出来的“精英”,配不配这个光荣的称号,那就看各位的表现了。废话就不多说了,从今天开始,我们一百零九人就是生死弟兄了。虽然特种战斗对我们来说是陌生的,但那难不住我们,我们决不会给中国军人丢脸的,拼了命我们也要训练出来。小鬼子号称自己是丛林战之王,好啊!到时候,狐狸就和老虎比试一下,看谁名副其实,弟兄们,有没有信心。” 一百零八个喉咙齐声呐喊:“有。” 接下来,燕清庵把盖祥瑞和五名教官向队员们做了介绍。全体队员则分成三个队,队长暂时由教官兼任,随后后勤发放了个人生活物品和装具,领取的单兵武器包括汤姆生冲锋枪、M1步枪、M1911A1手枪、M1匕首。 回到大帐篷里,面对着床铺上一堆的物品,小四川刘书强惊讶的半天合不上嘴,不住的向邻床的丁毅发问:“一班长,这都是些啥子东西呀,有吗子用处哦。” 丁毅坐在床边同样也是一头的雾水,嘴里嘟囔着:“别说这美国兵的装备就是不一样,要不咱们的军饷怎么是美圆呢。”抬眼四处看看,发现众人表情差不多,基本上是大眼瞪小眼。 “咳!”来自一一二团的山东人张志忠一拍大腿,说道:“活人还能叫尿憋死,大家伙商量着,还怕搞不明白。” 也难怪这些平均年龄刚刚二十出头的年轻士兵发蒙,他们之中的家乡大多地处偏僻,见识不多。更何况后勤是按照美军单兵标准发给的装备。有的认识,有的大致能猜到,有的干脆就不知道用处了。正在七嘴八舌,吵吵嚷嚷的各自发表高见。忽然,帐篷外传来值星教官的大声命令:“全体注意了,五分钟后携带装备集合。” 训练场,看着队员们身上的装束,燕盖二人相对苦笑了一下。盖祥瑞小声说:“看来还是有忽略的地方,让孙师长看见他们这样,你我可就出丑了。”原来刚才忙乱中忘记了交代装备的使用,加直队员们对美军的装备不熟悉,很多队员的穿戴出现了错误:手枪挂得位置不对、军表戴反了,本应绑在小腿上的M1匕首,还是象步枪刺刀那样挂在屁股后边,有个队员匆忙中居然还把指北针、手电筒拿在手里。 盖祥瑞大声咳嗽一下:“看起来,小伙子们的精神头很足,很好。现在离开饭还有点时间那就活动活动手脚,燕队长带领你们围操场跑十圈,回头由薛教官讲解装备的正确使用。” 吃过晚饭,全队清一色剃了光头,燕清庵还叮嘱后勤烧了开水让队员们烫脚,并要求以后每天坚持。 临熄灯前,丁毅伏在桌上抓紧时间赶写今天的日记,他的这个习惯是从部队进驻蓝姆迦后恢复的。 和性格稳重的丁毅相比,同岁的小四川则活泼的不行。他一会捅咕捅咕这个,一会又凑到李智跟前:“哎,老李,听说你为了来特战队,把烟包包都撕喽,是真的哈?用不用我去教官那里给你偷一盒来。” “臭小子,滚一边去,那壶不开提那壶。老子打日本命都可以不要,还怕戒烟。”李智气得打了他一巴掌。小四川笑着躲到一边,马上又一脸疑惑的问:“我就搞不懂喽,抽烟和打仗有啥子关系嘛?” 徐呈祥抢过话头:“你个四川娃子白当了一年多的兵。抽烟第一对身子不好,第二打仗时抽烟还不给小鬼子指示了目标!碰到枪头子准的还有命。咱们是特种兵所以就要特殊,操,这都不懂。” 消停了没有两分钟,小四川的脑袋里又冒出一个疑问来。他急匆匆的跳到丁毅身边:“一班长,你学问大,告诉我,我们一百零九人是不是就是水浒里的梁山好汉下凡?那队长不就是托塔天王晁盖,哎呀!那我是啥子星宿吗?” 丁毅拿手指弹了一下他的脑门,大笑着说:“你呀,是闹星下凡。快睡觉去,明天训练下来,你就没这精神头了。” 略微沉思了片刻,丁毅在日记结尾处写下了最后一句话:明天真正考验我们的时候开始了,但我们相信自己。 夜深了,一轮弯月斜挂在天际。灯光下燕盖二人和教官们还在商讨着训练计划。[转自铁血读书 http://book.tie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