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魂(转载)(二)

第二章掩护转進
 仁安羌战斗的胜利,使得盟军缅甸西线战况因此得以扭转。孙立人决心乘胜追击,决定短期整补后集中全师再次对敌发起攻击,但此时战事却发生了出人意料变化。 四月二十一日,东线日军五十六师团经过长途奔袭,快速击破中国远征军第六军五十五师防线,迅速直插盟军后方,致使盟军全线发生动摇。而当时的中、英、美三方高层本来就因各自的利益貌和心不和,现在整体状况又对盟军不利,于是心照不宣的决定放弃缅甸。 英军又是一马当先的率先开始向其殖民属地印度陆续撤退,远征军第五军也接到蒋介石密令北撤回国的电报,惟有新三十八师仍孤悬敌后,正准备进攻中。二十七日黄昏,斯林姆亲自电话通知孙立人当前情况,要其及早撤退,并恳请孙部在可能时率部退入印度。 孙立人预感到危险已经降临到中国远征军十万将士的头上,军人的良心和责任,都不容许他就此沉默。他立即用电话向远征军司令官罗卓英谈了他对形势的判断和应对之策。罗卓英表示赞同,却认为时机已晚,难以改变。关于孙立人提出的会同英军在梦内瓦歼灭日军第三十三师团的意见,罗卓英请孙立人向英军驻缅司令亚历山大提出。 抱着一丝希望,孙立人一面部署新三十八师的行动,自己则连夜驱车赶至耶乌向亚历山大当面讲述建议。亚历山大虽然满口夸奖孙立人的建议极具远见卓识,却又借口英军油料和弹药缺乏且士兵已经没有斗志,难以再组织进攻。他反而叮嘱孙立人要设法把部队完整地撤往印度。回到师部,孙立人心中异常难过,默默无语的坐到天明。 四月二十八日上午,罗卓英在第五军军部召开军事会议,会上孙立人力排杜聿明向密支那撤退的主张,建议:“应火速集中主力,先破腊戍之敌,再在腊戍或贵街与敌决战,务必先打破敌对我之包围。”杜聿明坚持称是执行蒋介石的命令。孙立人反驳道:“委座这个电令的前提是“对腊戍应有适当处置”,尔后才有“第五军以密支那、第六十六军以八莫为后方,在缅北作战”的指示,当务之急,应在保住腊戍。” 依当时的缅甸战场形势而言,如果听从孙立人的良策,盟军各部齐心作战,确实可以扭转战场局势,也避免了中国远征军此后的覆灭。无奈各方已经离心离德,且罗卓英和杜聿明固执己见,坚持执行蒋介石的密令,仍令新二十二师、新三十八师同日军周旋,以掩护其它各部撤退,从而失去了有利战机。 五月三日,待各部队都撤完后,孙立人亲自殿后,率一一二团、一一四团和师直属队从瑞波最后撤退,七日傍晚到达科林。此时,传来缅北重要据点八莫失守的消息,在远征军高层引起强烈震动。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明白,日军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密支那,而且是誓在必得。密支那一旦失守,也就宣告了远征军回国的陆路被切断了,只有撤往印度才能保全。 可是心绪复杂的第五军军长杜聿明在经历痛苦的深思后,决定孤注一掷、拒绝入印。于是召集孙立人及新二十二师师长廖耀湘等到温藻开会,会上表示了回国决心,并说:“战败入印,遭人不齿,不如冒死返国。”孙立人、廖耀湘都默然无言。散会后,廖耀湘对孙立人说:“仲能兄,看得出你是有话没说。会前我向杜长官痛陈保存实力的重要,向何处走,应以全军为上,不能再向敌人口袋里钻,杜长官却听不进,我没法子了,你好自为之吧!”孙立人说:“你我都是带兵打仗的人,岂能不珍惜官兵的生命和部队的装备......望你也好自为之!”说罢,两人这时都不禁动容,依依握手道别。 后来杜聿明带领除去新三十八师在内的远征军绕行野人山,准备经密支那回国,途中得知日军已经攻占密支那,最后剩余部队不得不撤往了印度。(其中诸多的情由,如杜聿明为何不肯进入印度等,请读者们详读有关真实史料,在大脑中想想,就会明白当时各国政治家们的自私阴暗心理了、就会明白宋朝岳飞的“满江红”的内涵了、就会理解冤死沙场军人的眼睛为什么闭不上了,就会明白的太多太多......!) 五月八日,一一三团在卡萨同日军发生激战。团长刘放吾通过电台告之孙立人:本团虽仍在与日军激战中,但地形有利未被包围故有能力自行摆脱日军,请师长放心。孙立人随即回电,令一一三团见机从卡萨向西自行撤向印度。参谋长何钧衡担心的进言到:“师座,撤往印度,违抗委员长的命令,将来会对你不利呀!”孙立人长叹一声道:“顾不了那么多了,我个人的一切同全师官兵的安危相比又算得了什么,我不能为了自己的乌纱帽把弟兄们带到绝路上去,只要全师保存下来就有力量打回来,将来才能从国土上赶走小鬼子。可惜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无时无刻不在尔谀我诈、勾心斗角,帮派林立、互相鱼肉,如果能象日本人那样精诚团结,何至于近百年来被人欺辱、何至于败仗连连,死伤无数。我虽无力左右政局,但作为一名军人,只要不死就要军魂不散,就要对得起良心。” 一番感人肺腑的话语,让何钧衡的眼睛湿润了。 五 五月十日,孙立人率师主力来到密间,其后卫一一二团一部却在温藻被追上来的日军三十三师团福家支队围攻,团长陈鸣人带人回援也陷入苦战当中,难以摆脱。午时,孙立人率师直属队及一一四团回师解救一一二团,全师官兵上下齐心,一举将日军击破,击毙佐藤操少佐和中井正少佐以下八百多人,毁轻重火炮十余门、汽车二十多辆,打死骡马百余匹,缴获大批武器弹药粮食等物资,创造了盟军大撤退中唯一的温藻大捷。 稍做休整,孙立人不顾杜聿明派人前来催促,让其在第五军后面跟进,果断地命令部队经平勒布北撤转向印度方向。 五月十八日下午,部队转进到清得温江左岸的旁滨。在望远镜里观察,发现敌人的浅水炮艇和汽艇正在溯江上驶,侦察后又得知,旁滨已经布满了敌探和便衣队。前临大水,后有追兵,官兵们禁不住都捏了一把汗。 事不易迟,孙立人下决心马上渡江。一面下令部队捆扎竹排木筏,一面亲自找到当地县长:慌称部队要在此布防,请其多多加以协助。这样做的目的是故意让日军的探子探知情报,以迟缓敌人的追击。入夜,部队乘着夜黑迅速开始渡江。待大部渡江完毕后,卫士们不顾孙立人的挣扎,架着他上了渡船。 孙立人过河还不到十分钟,岸边便枪声大作,原来缅奸跟潜藏的日军便衣队发现上了当,匆忙赶来,向一一四团团长李鸿亲率的后卫掩护渡河的部队袭击,被严密戒备的队伍一阵猛打,四散而逃。河岸的这边,卫士们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长出了口气,互相对视着开心笑了。 第二日午饭刚过,日军追兵前锋赶到旁滨,却一下子钻进了掩护部队事先布置的埋伏圈,苦战半个多小时才突出包围。 检查战果发现,除击毙一百多日军,还意外的救出被俘的友军和英军官兵三十余人。这时空中下起了瓢泼大雨,李鸿乘机命令掩护部队藉着雨雾的掩护,安然渡江,赶上师的主力。 五月二十七日,新三十八师主力进入印度英属法尔东南十八英里的普拉村,集结待命。二十八日,一一三团也来此归还建制,可是惟独缺少副师长齐学启和搜索排,所有人的心一下都悬了起来。 五天后,燕清庵、丁毅等八个人被英军的卡车送到普拉村。看上去几个人衣服褴褛、形容憔悴,一问起,大家才清楚事情的经过。 仁安羌解围战后,一一三团奉命移防卡萨整补,并在依洛瓦底江西岸沿江构筑防御工事,对八莫日军严密警戒。孙立人委托副师长齐学启前往协同指挥。五月七日,前哨发现卡萨江中有大批新砍的树枝、竹子顺流而下,齐学启和刘放吾判断日军将要渡河,即命部队加强监视,次日,战斗果然打响,妄想偷渡的鬼子一点便宜也没有捞着,反倒被打得尸体扑满江面,顺流漂走。午后,齐学启接孙立人电话要他在可能时回师部,刘放吾不放心,因为此时战场上已是敌我交错,情况复杂,所以派燕清庵带搜索排乘车一路保护。途中经过盟军野战医院,齐学启想起新三十八师有一部分负伤官兵在此医治,放心不下,到病房里看望,耽误了一些时间。上路后遇到日军飞机扫射,燕清庵等人慌忙跳车保护齐学启躲避,但是依然死了十数人,其中就有报务员,车辆、电台通通被打坏了。 妥善处理死伤人员后,面前摆起了没有了联络工具,无法确定目的地的难题。最后齐学启和众人一致决定转进山林寻觅道路西進。 辗转走到清德温江畔的孟坎时,遇到九个友军伤兵,经过交谈大致清楚了师主力方位。齐学启不忍丢下这些伤兵,即和搜索排弟兄砍来竹子编成四个大竹筏,大家互相搀扶,乘竹筏顺流漂向荷马林。上岸不远,突然遭遇日军小股部队突袭,一阵机枪子弹扫来,齐学启和十几个人当时就阵亡了,丁毅的肩头也被弹头划过,挂了花。燕清庵和搜索排剩下弟兄的拼死反击,才将这股日军消灭,而自己也只剩八个人了。 大家怀着悲愤的心情掩埋了三十八位阵亡弟兄,把齐学启的遗体火化了,燕清庵背着骨灰,八个人支撑着疲惫的身子、迈着沉重的步子上了路。 听完了叙述,孙立人心中万分悔恨,责怪自己不该让齐学启回师部,但是惨剧已经发生无法挽回。他擦去眼角的泪水,郑重接过齐学启的骨灰,一字一句的说道:“弟兄们,对着副师长的骨灰我发誓,不出一年,我一定带领你们杀回缅甸,新三十八师阵亡将士们的血不会白流的。”屋里所有的人齐齐立正,齐声吼到:我们发誓。 短暂的休整后,经统计全师仍有官兵达一万二千余人,而且军容严整、装备齐全,为中英联军从缅甸退出各部队中人员装备最完整、最充实的唯一劲旅。和狼狈败退,丢盔卸甲的英军相比,新三十八师对其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一个英军将领曾好奇的问机枪手胡常旭:是如何把重机强扛过来的?这个憨厚的中国士兵立正大声回答:“因为武器是我们的第二生命,师长教导我们,人在武器在。” 六月十一日,英国驻印度东方警备军军团长艾尔文将军来驻地拜访,孙立人命令部队列队相迎。艾尔文见到新三十八师军容严整,和零星从缅甸退回的英军相比之下,简直有天壤之别,不得不对孙立人说:“孙将军,你的部队是我所见过的部队中最出色的一支,无怪亚历山大、史迪威和斯林姆三位将军都盛赞你们,真是眼见为实啊!”他带着惊异和赞赏的表情回头要他的部下多多向中国军队学习。艾尔文的话语表达了英印军民对中国军队的敬慕和爱戴,也是中国军队初次在国外展现了国威、军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