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无极”,现在无聊

    1997年深秋的金州,全场高喊着“换李铁!”,2006年初春的广州,全场高喊着“换李毅!”——从1997到2006,从金州到广州,从深秋到初春,从“换李铁”到“换李毅”……似乎可以比一比。

然而仔细想想,上述看上去差不多的两个场景背后,却有着许多本质的不同——不是说当年的李铁与现在的李毅有什么不同,而是说当年喊“换李铁”和如今喊“换李毅”的中国球迷的心情,已经霄壤之别。

当年金州球迷喊“换李铁”是球迷在为中国队不争的表现心急火燎,痛苦至极方振臂高呼。无论此喊偏激或残酷盲目或理智当它和戚务生的反应一结合已构成了中国足球史上的一大历史事件注定将深远地影响中国足球;而昨天广州球迷喊“换李毅” ,则显得非常无厘头,李毅当场比赛的表现说不上出彩,但也绝没有差到众矢之的的地步,况且一场亚洲杯毫无悬念的预选赛,情绪远未到剑张弩拔的地步。只能说,更多的缘于球迷无奈中的宣泄与无聊中的找乐而已。

中巴之战和改变中国足球的冰河期几乎没有任何关系;技术层面讲又是一场典型的平淡比赛,由于对手是世界排名118位的一支球队,不论什么样的比分结果,都不太可能让中国队赢得除了3分之外的更多称颂与赞美。2比0的结局,谈不上欣喜,也谈不上悲哀——看着肯定能赢了,又看着绝对不够爽,这样一场比赛,其过程往往会令观者不时感觉一种不知所措;比如,当中国队依靠杜威的头球好不容易打破僵局时,球迷又松了一口气,大体还是一份高兴的心情;而当中国队磕磕绊绊等了好久再次由李玮锋头球破门时,球迷已经说不上应该为胜局已定的中国队高兴,还是为比赛悬念不复存在失落了;而随后当董方卓射失点球时,球迷依然还是同样的复杂心情——甚至现场一度呈现出集体沉默的形态,每个人都不知如何是好,终于有人在沉默中看到了一次接球失误的李毅,接着“换李毅!”的喊声由小变大,扩散开来,直至异口同声地呼喊……

可以说直到那一刻,人们终于找到了一种捷径,以让自己和全体迅速摆脱无可奈何、无所事事的“心灵空虚”了。

李毅因此又一次成为愉悦球迷的靶子,这与其过去某些历史和当场某些表现有关,但如果我们足够客观的话,不得不说,李毅成了中国队整体低迷的“替罪羊”,成了球迷无所事事的“解闷包”。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让他给赶上了。

有人可能还关注另外一点:1997年,戚务生听从呼喊换下李铁,2006年,朱广沪同样听从呼喊换下李毅。那一年的戚务生最终沦为了一个失败者,此换更成为戚氏教练职业史上的污点和土派教练的难言之隐。此举对朱氏来说意味着什么?很难说他是和戚一样乱了方寸,毕竟这是一场手掌心里的比赛,打到那时根本没有换不换人的负担;同时老朱真要在乎球迷的影响,或许他会故意不换,重蹈戚鉴,岂非自寻其辱?相反,或许此举恰证他的不在乎,方敢不避嫌疑顶风换人,老朱自己也说是既定部署,看到李毅体能有问题才换的。唯一的疑问可能在于,这个行为,究竟是因为朱广沪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定力,还是目下中国足球没有压力、无足轻重的自娱自乐。

从“换李铁”到“换李毅”见证着中国足球10年来,从沉痛状的无极到馒头式的无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