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务室出来,冯俊的心中象踹了个兔子,低着头,匆匆从警卫身旁走过,连警卫跟他开的玩笑话都没有听。他觉得自己的脸烧得发烫,仿佛自己是个要干坏事的小偷什么的。他穿过空空的船员舱,刚才艇上响起了战备警报,所有的人员都上战位了。
 储物室紧靠着船员舱,冯俊转了一下门把手,让他感到庆幸的是,门没有锁。他慌忙推开门闪了进去,而后连忙把门关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笔记本?”他喃喃着,没敢开灯,只是借着舱壁上微明的航行灯,开始摸索起来。备用被服箱...潜水衣...氧气瓶...清洁品...他的手止不住颤抖着,移开靠外的两个箱子,他发现了那三个还水辘辘的袋子,他提出其中一个,哆哆嗦嗦解了半天....乱糟糟的衣服、手电筒...,他胡乱把袋口的绳子重新系好,又拉过了另外一个。“就是它!”,当冯俊费劲的把一台包着防水橡胶袋的Dell笔记本从一堆药品、矿泉水瓶中翻出来,才想起擦擦满脸的汗珠。
 这一阵紧张,让他感觉浑身一点儿劲都没有了,一阵咳嗽冲上来,他连忙用手紧紧捂住嘴,瘦弱的身子抖动了半天,咳嗽渐渐压住了,他干脆一屁股做到地板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我这是在干什么?”,等情绪稍稍的平静下来后,冯俊对自己的行为有点后悔,“笔记本?为了一个陌生女人而违反纪律?”,他暗暗骂了自己几句,不由打量起眼前这个笔记本来。
 Dell7900,这可是很专业的机子,冯俊摸娑着笔记本光滑的平面。相比之下,他自己的那台Hair就差多了,不过那台老Hair倒是中了大用了,就是在那台老笔记本身上,冯俊把自己锻炼成了小有名气的计算机高手,而同时,最为军医学院的学员,他的医科成绩一塌糊涂。
 有一个多月没有摸计算机了,象任何计算机迷一样,冯俊抑制不住手痒痒起来,“多么漂亮的机子!”,他发出了一声由衷的赞叹,然后才发觉电脑显示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自己打开了,他一惊,慌忙合上,反复提醒自己,“好了!该走了、该走了!”,但是,不知不觉中,他的手又将笔记本打开了。
 “好吧,开开看一下!就一小会儿!”,他一边安慰着自己,另一边双手已经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动起来。
 “开机...密码?”他皱了皱眉,“难不倒我!...各位观众、各位听众,超级密码钥匙上场...来吧!come on,baby......yeah...”
 冯俊欢呼了一声,他在电脑上获得的快感让他忘了刚才的紧张,忘了身上的不舒服。
 “这是什么?”,电脑开机后,进入一个自执行程序,一个骷髅头闪现在画面上,紧接着出现了一行字“the god’s penalty”
 “天呐,这到底是什么?!”,冯俊轻轻的滑动手指,把鼠标指针指到“go in”上,正要敲下“enter”,突然,只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谢谢你,伙计!不过,这可不是你看的东西!”哈里米从眼前这个消瘦的中国人瘫软的身上拿过笔记本,把它递给泰伦奴,“头,您的这招可真高!”,他俯下身看了看中国兵的鞋底,“这家伙恐怕做梦都没有想到,您不知不觉中就把咖啡奶弄到了他的鞋底上,糊里糊涂的就成了我们的向导。”,他拍了拍中国人苍白的脸孔,“但愿我打的不是太重!小傻瓜!”
 泰伦奴把笔记本递给碧姬,碧姬看了看被打开的程序,不由吃惊地望了望蜷在地上的冯俊。在马佐尼的搀扶下,她用还有点僵硬的手指敲击着键盘,“中国,094战略导弹核潜艇...找到了!”
 几个人迅速围上来,“这里只有它的基本资料,满装携带潜射弹道导弹24枚,“巨浪”2型,射程10000公里”。
 “足够了”,泰伦奴脸上的伤疤轻轻一动,“但愿它带着”
 “这里只有094简单的结构图,”碧姬移动了一下手指,“我们现在所在的是储物室,前面有个悬梯,上去就是指挥室了”
 “头,我们得再搞些武器!”,哈里米拍了拍手中的从哨兵手中夺过的95式短自动步枪,“我们可只有一把枪!”
 一阵脚步从舱外响过,几个人连忙蹲下,摒住呼吸。脚步声渐渐远去,泰伦奴从黑暗中摸索到了两把水手斧,他递给马佐尼一把:“还有不到半个小时了,我们必须马上行动!一切听我的!”,他狼一样的目光在黑暗中闪着:“记住,决不做俘虏!”
 
 “取消作战状态,降入三级”,鲁卓成从作战状态显示屏前抬起头,他确认俄亥俄级已经被甩掉了。
 “艇长,您真行!”,刘伟摘下声纳耳机,刚才这一段生死时速让他感到刺激而又后怕,有很多次,他能清楚的听到潜艇艇身从岩石边划过搅扰水流发出的“嗤嗤”声,有几次隔的那么近,以至于他几乎要叫起来。
 鲁卓成冲着他笑了笑,这片海底山脉标号是“54-29”地段,中国海军在九十年代中后期实施蓝水战略后,他就曾经专门率艇探测过这里,那时他们驾驶的还是039级常规潜艇,他整整花了前后一年的时间探测清楚了这里的水道,这对海军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对于静音技术和反探测技术还不成熟的中国潜艇来说,利用水下复杂地形,恰恰是摆脱追踪探测的原始而有效的手段。这片山脉地段他太熟悉了,他熟悉这里的每个山脉和深谷,在成功探测清楚这片海域后,他还先后驾驶着040级、“基洛”级利用这片海域,成功摆脱了许多次外军舰艇、飞机包括潜艇的追踪,日本人、澳大利亚人,包括美国人。对于今天这一次,他并不觉得比以前更加的特别。“停车上浮至50米”鲁卓成看了看表,“我们得赶紧送我们的朋友。周明,你去看看他们,看看他们还需要什么”
 周明应了一声,戴上军帽,扭开舱门,但一瞬间,他呆住了,一个黑黝黝的枪口顶上他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