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苦恋

     我常常喜欢在小雨后,凝视叶上的水珠。喜欢掬起一捧旧事,悼念我错过的成功。喜欢燃上檀香,听一曲古筝。但是我和朋友干杯时,常用衣袖掩饰自己,掩饰一段苦恋,与我肝肠寸断的想念。 原来,一直以来自己都被自己锁在苦涩的泥流里走不出来,任由甘甜的滋味离自己越走越远。
离情别愁以及擦肩而过的恋情横亘于浩瀚的宋词,美丽,但凝着愁怨。无论是风流倜傥婉约派的词人柳永,才情横溢的女词人李清照,还是豪放派词人陆游,无不留下让人肝肠寸断、千红痛哭的千古绝唱。 
陆游唐婉凄切感人,爱情故事流传至今,以《钗头凤》为证:“满城春色宫墙柳,痛饮一杯黄腾酒”,却是“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陆游叹道“错,错,错!”那厢边,唐婉已为人妇,“泪痕红溢鲛绡透”,“山盟虽在,锦书难托,人亦消瘦,”只叹“莫,莫,莫!” 
李清照《一剪梅》已被谱曲成歌《独上西楼》,一个身着古装、手执香扇的古典婉约型女子把这首歌演绎得如痴如醉。正值“红藕香残玉秋”,一叶兰舟即将远行,女子恋恋不舍地独自踏上兰舟,轻解罗裳,柳眉紧锁,离绪浓浓。别过脸去,掩面而泣,轻吟:“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与我心相近还似柳永的《雨霖铃》,离别的伤感与不舍,“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离别时分难舍难分,与无奈刻画得淋漓尽致。“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句句深入思绪与灵魂,勾起体内部最脆弱的部位,无言叹悲泪水盈眶! 
诗词人尚且为情所困,不是离别时的不舍,就是怀念旧时美好光阴的酸楚,更何况我!人,说到底,就是一个感情最为丰富的高级动物。恋爱是痛苦而甜蜜的,而偏偏都是苦恋让人铭心刻骨,也伤的百孔千疮。可能这世上还是喜剧多一些,故而人们会牢记这些典型的悲剧,也可能这世上有太多悲剧,故而人们想从典型的悲剧中寻求一丝安慰。 一如此时焚香的我。
不知怎么,我还是怕别人看穿爱情给我带来的创伤,受不了别人冷眼讥语。被爱情刺伤,伤口很难愈合,可能在岁月的余波里会被人间烟火烫伤。所以我宁可一个人静静凝望秋季散落一地走向宁静的叶子,怀想某个人残留在我情感沙滩上的绿荫,感受往日幸存的一丝温存与关怀,也不愿轻易向别人吐露我为爱受伤的心事。 
痛,尤其是为爱所痛,只能一个人用时间去慢慢遗忘,不要捆住乍忘还想的爱的荒原,也不要告诉别人你的创伤。与其迎来一排排不屑一顾的误解的眼神,不如自己轻轻疗伤。
我还常常喜欢一个人喝上一杯苦咖啡,品涩涩的苦恋,然而爱上喝咖啡,也许只是想找一种习惯,一种少了某人某事仍然可以延续的习惯,这种习惯有着深层的涵义,它纪念着什么同时又逼着自己去遗忘些什么
    佛的五百年姻缘之说,“有了这五百年轮回之苦,到今日,你还不能看破么?”
    倏然而惊,以前种种,不过红尘一梦,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