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过自在人心——惟一健在的黄埔一期生:101岁的抗日名将孙元良

飞舞的板砖 收藏 29 3498
导读:功过自在人心——惟一健在的黄埔一期生:101岁的抗日名将孙元良

今年101岁的孙元良将军,是目前黄埔一期惟一健在者,现居台北天母。 1995年,中央电视台

江苏南京电视台远赴台湾采访了孙元良将军。

1904年孙元良生于四川成都。1924年,时在北京大学预科学习的孙元良,听闻黄埔军
校创立,遂投笔从戎,前往广州报考并获录取,编在学生第三队。19岁的孙元良,正式成
为一名军人。

生命中的三次战役

毕业后,孙元良陆续在国民革军第一军第一师担任连、营长,期间参加了两次东征,
并平定了滇桂军阀刘震寰、杨希闵的叛乱。其后孙元良担任第一团团长,在参加北伐期间
于南昌一役失利后,前往日本留学,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1期炮兵科。

返国未几,日本侵华战争开始。八年抗战中,孙元良曾打出最知名的三次战役。

1932年,“一·二八”上海淞沪战役爆发,孙元良当时任第二五九旅旅长,率部在庙行镇
      与日寇血战11天。并且成功击败日军,确保了庙行镇。此役被当时国际间评为“国军第一
     次击败日军的战役”。孙元良也因此战擢升第八十八师中将师长,获宝鼎勋章

1937年,“八一三”中日之战,孙率兵坚守闸北阵地达76日,日军屡攻不下,伤亡惨
重,乃广播孙所属八十八师为“可恨之敌”。当时八十八师主要任务是掩护大军退却,在
坚守闸北、遮蔽敌人视线之计成功后,八十八师及友军才转进苏州河以南;但为显示抗日
决心,孙元良留下一团断后,并择一据点四行仓库驻守抗战。

五二四团副团长谢晋元奉命率八百壮士,孤军死守;期间爱国女童军杨惠敏冒着生命
危险,身系国旗,穿过枪林弹雨,将国旗成功献给英勇的守军。是役,孙元良再升第七十
二军军长,获颁云麾勋章。 同年,在南京保卫战中。孙元良所部惨败,但全体将士仍有
必死之决心。战后,孙遭到蒋介石解职。并关押了40余天。今天。每当记者问起孙将军关
于南京保卫战。孙将军都痛惜不已。


1944年底,日军攻占贵州独山,并意欲取距独山一百多公里的重庆,危急之下,孙元
良奉命率先头部队仅900余人,将日军赶出贵州,收复独山、南丹等地,日军自贵州撤退,
解了重庆之危。孙元良也因此役被绶予青天白日勋章。

1949年,孙元良到台湾后,既没有投身政治,也没有继续留在军旅,而是届龄退役后
,就转而到日本做了几十年的生意:从一开始的餐饮业,到台湾成衣加工出口业,发达时
转做成衣外销。回台湾后,就过着退休生活,不问世事。

晚年不提当年勇

由于孙将军年事已高,听力不佳,对外都是由其子、著名演员秦汉(原名孙祥钟)代
为发言。

秦汉向《青年参考》记者说,孙元良将军是位相当慈爱的长者,非常喜欢小孩,“小
的时候他最宠我了。每次在家里说故事,就一定要把我抱在他前头,和我们讲他喜欢的封
神榜、西游记这样的古小说。”

秦汉介绍,他父亲不太和晚辈说过去参与的战事,“他不是一个提当年勇的人,许多
他当年经历的事,都是我从书上找资料看来的。”

孙元良将军投身军旅的数十年间,正好是近代中国最动乱的时刻,他近距离地看到太
多战争的血腥与不幸,深深了解战争的丑恶,却也在战争中,获得勋章,得到荣耀。“父
亲本身并不好斗,他不喜欢战争,只是在对抗日本侵略中,恭逢其会而已。”秦汉对父亲
数十年戎马征战下了批注。

孙元良身为台湾最资深的黄埔军校学长,但却鲜与两岸其他校友往来,这和其性格有
关。“父亲有几位好友,但都不在了。”秦汉说:“他不喜欢交际应酬,虚耗精神,也不
说废话,有要事才说,所以元气保持得很好。”

秦汉描述了孙元良将军身体状况:“我父亲九十岁之前就像个五六十岁的中年人一样
,非常健康硬朗,走在马路和上楼梯都不要人扶,我扶他,他会用不经意的手法把我的手
甩掉;他完全不觉得自己是个年纪大的人。”

秦汉说,孙将军目前和弟弟妹妹住在台北天母,每天有专人照顾,心境平和。

谈到父亲的人生观,秦汉有深刻的体认。“他是个十分豁达的人,不执着于眼前的事
,人生广阔,永远从较高的角度看事情。就像他回忆录的书名一样,《亿万光年中的一瞬
》。”


纪念黄埔建校80周年两岸争抢老将军
(台北讯)中国将在黄埔建校80周年举办庆祝活动,并广邀3000名在台湾的黄埔军校
校友参加,其中最受瞩目,并成为两岸争抢的主角,是目前台湾硕果仅存的黄埔一期校友
孙元良将军。
101岁的孙元良,是著名影星秦汉的父亲。

黄埔1期的抗日老将军孙元良,即死守上海四海仓库的“八百壮士”部队长,是当今黄
埔毕业、台湾“国军”最老的将军,被誉为“国之瑰宝”,如今住在台北,未领退休俸,
随蒋介石撤退到台湾,迄今未回过大陆。

据《时报周刊》报道,孙元良出生于1904年(清光绪三十年),籍贯四川成都,因遭
逢动乱年代,19岁响应国民政府号召,放弃大学学业,投身刚成立的黄埔军校,29岁就干
到中将师长职位。

但在政府撤退到台后,卸下军职,只有老一辈的将领才清楚,他曾是知名的抗日英雄


根据《中国名人传》记述,孙元良对日抗战八年中,曾打出最知名的三次战役。1932
年“一二八”上海中日之役,时任第259旅旅长的孙元良,率兵击败日军确保庙行镇。当时
国际间评此役为“国军第一次击败日军的战役”,孙因此战擢升第88师中将师长,获赠宝
鼎勋章。

1937年“八一三”中日之战,孙率兵坚守闸北阵地达76日,并开第一枪还击,日军屡
攻不下,伤亡惨重,乃广播孙所属88师为“可恨之敌”;其中八百壮士死守上海四行仓库
一役,正是孙所属部队,其悲壮牺牲的精神,令世界舆论纷纷动容。孙再被升充第72军军
长,获颁云麾勋章。

《联合早报》


光年一瞬忆沉浮
全球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五十周年之际,一部历史巨片《南京大屠杀》在宁拍竣。首
映式上,光头蓄须、略显憔悴的男一号格外引人注目,他就是曾获台湾"金马奖"、原名孙
祥钟的影视巨星秦汉。这位主演过多部琼瑶文艺片的小生一向以俊朗潇洒的外形、气质展
示人前,此番改变戏路与份相,出演大屠杀中九死一生的幸存者,自然成为众人关注的焦
点。稍稍了解秦汉身世的人都知道,由他饰演这一角色还另有一层深义:他的父亲一-原国
民党高级将领孙元良,半个多世纪前曾参加过惊心动魄的南京保卫战,也经历过危城沦陷
的几十个日日夜夜。
孙元良祖籍浙江绍兴,1904年出生于四川成都华阳县,在兄弟六人中排行最末。父亲
孙廷荣做过清廷知县,早年家境颇为优裕,有住宅五十亩、良田八十亩、不料辛亥年间城
中巡防军发生哗变,孙家遭到劫掠,从此以后每况愈下。孙元良幼时蒙私塾教育,十八岁
便告别故乡,到当时的南京东南大学附中就读,在轰轰烈烈的五四新思潮董陶影响下,成
长为思想活跃、喜好交际的进步青年。他怀着对燕园名府人文气息的向往以及对蔡元培、
胡适等博学大师的崇敬,兴冲冲赶投北大,可惜未能录取,只好改入国立政法大学政治科
修学。l914年初,黄埔军校在全国各地招生,孙元良闻讯后积极报名投考。亲朋好友中有
人认为放弃求学机会去做"亡命之徒"是胸无大志的表现,劝他不要去,但孙决心已定。经
国民党北京执行部负责人李大钊等人推选,他连闯上海初试和广州复试两关,被黄埔军校
正式录取为一期学员,并被编在第三队之一区队。孙元良很快就适应了紧张的军事生活,
因表现良好还被校方选中押运苏俄军火。军校开学典礼上,他所在区队奉派为仪仗队,在
大门口恭迎名誉校长孙中山先生,当队列中持枪敬礼的孙元良看见自己无限景仰的革命伟
人来到时,激动地心如潮涌,止不住泪流满面。

在黄埔一期生中,孙元良文化程度较高,加之仪表堂堂、风度翻翻,所以颇得校长蒋
介石青昧。他也自称''非常愿意醉听蒋校长的指示和训话",同蒋的关系相当接近,是军校
右派组织孙文主义学会的中干分子之一。三.二0中山舰事件发生后,他坚决站在蒋氏一边
,附和"共产党委搞暴动"的谣言,把国共分裂之责归咎于中共。1914年10月,黄埔师生参
加了平定广州商团叛乱、巩固广东革命根据地的战斗,这也是孙元良平生所受第一次实战
锻炼。毕业后他彼分配到军校教导二团第一连当党代表(后调任该团三连排长),随团参加
第一次东征,并在攻打淡水时负伤;不久升任第一营一连上尉连长,历肃清滇桂军阀杨希
闽、刘震寰之役。1926年7月,孙元良经顾祝同、邓演达、王柏龄等人推荐,被委为警卫团
团长,不久使调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一师一团团长,同二团团长胡宗南、三团团长薛岳一
道出师北伐。时年二十二岁的他,一帆风顺,前途无量。担任北伐战役总指挥的蒋介石,
对自己亲手栽培出来的这批得意门生亦抱有厚望,不想出师以来嫡系第一军非但未让校长
脸上贴金,反倒给他抹了一鼻子灰。黄埔高足孙元良此次更是"大失水准",奉新一役被上
峰责为"不坚守阵地",致使南昌门户洞开,乃有败绩。南昌得而复失,蒋校长恼羞成怒,
既然罪魁祸首一-第一师师长王柏龄和党代表缪斌逃匿不获,下面就该拿弟子孙元良开刀,
以儆效尤并塞其责。蒋介石赶到前线,马上召集第一师及孙团作声色俱厉的训话:这次失
败是我革命军最不荣誉的一件事,也是北伐史上最耻辱的一页……一团团长孙元良没得到
命令便擅自退却,犯了革命军的连坐法。我们第一师从前是最光荣最有名誉的军队,现在
被孙团长个人毁坏,难道我们还能容忍这种败类,不枪毙他吗?"言之凿凿,掷地有声,枪
毙孙元良似乎已是板上钉钉。然而在黄埔重将刘峙、胡宗南等人"入情入理"的说辞下,派
系之念、一己私情终于压倒了煌煌军法、森森军律一-蒋校长不仅网开一面。饶其不死,还
资助他去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炮兵科镀金深造,并在其辍学回国后重予启用,先后委以教导
第一师野炮营营长、陆军第二师七团团长、警卫军第一师一旅旅长等职。孙元良逢凶化吉
,对有再造洪恩的蒋氏自然是感激涕零,竭诚以报。

1932年"一.二八 "松沪抗战开始,张治中将军卒第五军支援孤军作战的十九路军,孙
元良时任第五军八十七师二五九旅旅长,奉命领兵集结于南翔。日军在吴淞、闸北地区久
攻不下、 便将突破重点转向庙行镇一带, 庙行战况顿时吃紧。孙旅于危急关头赶去增援
、并会同宋希涤二六一旅及第八十八师夹击口军,使之在庙行遭到空前挫败。中外报纸一
致公认庙行战事之暴烈为开战以来仅有,所得战绩亦堪称沪战最高峰。积疲未苏,血衣犹
湿,孙元良又亲赴所部五一七团团部,指挥该团在葛隆镇顽强抗敌,从而确保我军归路不
断。《上海停战协议》签订后,孙元良因军功升任第八十八师副师长,并荣获宝鼎勋章(《
国闻周报》1932年第九卷]35期"时人汇志"栏口对其事迹曾予以专门介绍),翌年又补升为
第八十八师中将师长。 第八十七、八十八师可是蒋的嫡系主力。不仅待遇优厚、装备精良
,还专门配有德籍军事顾问, 战斗力较强,彼标榜为国民党的模范教导师。孙在这两支部
队里都担任过高级军官,已被蒋氏列为重点选拔的对象。正春风得意时,命运之神又同孙
元良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一一他因控贪污军款被押汉口。也许命中注定总有贵人相助,
叔父孙震和军政部长何应钦各出三千元帮其偿还欠款,他获保出狱后居然官复原职,率八
十八师这支中央军精锐力量,为贯彻蒋? quot;安内"政策,四处往来奔效:曾被派赴福建
镇压反蒋抗日的十九路军,接着由闽入赣参加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并转赴安徽围堵
红军抗日先谴队余部。1935年孙部奉蒋密令入四川万县驻防,参与吞并解决四川军阀刘湘
部队的行动;两广事变发生时,又入粤接应余汉谋倒戈,抄袭陈济棠后路。1936年 l1月,
八十八师由京沪警备司令部张治中将军统辖,负责沪宁沿线的防务和战备训练。半年后日
寇即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积极策划进攻上海,蒋介石为防不测,特派张治中部进驻上海郊
区,孙师由无锡乘火车开到真如待命。孙元良曾在庙行抗倭,熟谙松沪地形,考虑到真如
一带是一片平原,无险可扼,使当机立断指挥先头到达的二六二旅迅速向闸北地区推进,
抢先占领闸北火车站--宝山路--八字桥--江湾路一线要地。该决断对整个淞沪战局的发展
至关重要,若当时稍有迟疑,闸北轴心阵地就无法形成,淞沪战场形势就会完全改观。


1937年8月13日,孙师二六二旅五二三团与敌前哨部队在八字桥遭遇,历时三月之久的
淞沪会战自此拉开序幕。孙元良指挥第八十八师攻占粤东中学、爱国女校等据点,向虹口
口军驻沪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发起攻击。但日军援兵很快赶到,我军易攻为守,据闸北阵地
整整76天而未使敌越雷池半步,不过全师亦损失严重,前后补充兵源达五、六次之多。第
三战区副长官顾祝同原有意将该师留置闸北、分散据守村落据点,再相机展开游击,孙元
良就战场实际状况具陈己见,不主张作无谓牺牲,而是选拔一支精锐部队择要固守一两个
据点,以期引起国联大会的注意。提议得到了顾长官的认同。

10月底,中国守军奉命撤出上海,孙元良率师向西转进,担当为大部队俺护断后之责
,并把守卫闸北最后阵地的重任托付给所部五二四团,这才有了该团团副谢晋元率八百壮
士孤军据守四行仓库的惊世壮举。对于孙元良及所部的英勇表现、戏剧家田汉曾赋诗赞云
:巨弹穿击望斜塔,疆场争夺血如花,环河抗日国艰苦,二月将军未过家。"孙元良因此役
之功升为第七十二军中将军长,仍兼八十八师师长,后又得授国民政府云麾勋章,在其戎
马生涯中写下了最为光辉荣耀的一笔。

中国守军刚从上海战场撤退到宁,敌寇使尾追而至。由于局势紧迫,没有充足时问布
防,最初承担首都防御任务的八十八师连同三十六师、教导总队等都是久经血战的疲惫之
师,整补未定,旋又投入保卫南京的战斗。孙元良也深知将有一场艰苦弄常的恶仗要打,
虽知不可为也要勉力为之,战前他在金陵大学校外旷地阅兵时、就以庙行制孜的例子来激
励将士,奋勇杀敌。据布署,八十八师担任城南雨花台一带守备,此系我军在宁重要防御
地点之一,也是敌人主攻方向之所在。l2月9日起,日军依战车、飞机、大炮之威,协同步
兵向各城门复廓阵地不断施行猛攻, l2日正午雨花台左翼阵地全被炸毁,鬼子兵乘隙突破
,将八十八师所在阵地尽数攻陷。孙部无法立足,纷纷向下关方向退却,经宋希濂戒严部
队堵劝,孙元良率所剩二千余人仍回中华门附近作战。下午,中华门坚固的城墙在敌重炮
轰击下石块乱飞,数处洞开、日寇由城垣缺口处峰拥而入,南京终告沦陷。孙师是役伤亡
极大,所属二六二、二**两旅旅长全部阵亡,团长伤亡过半,有十一名营长先后殉难,
连、排长更是死伤殆尽,全师撤离南京时尚不足千人。危城既破,城内到处是人流涌动、
拥挤践踏的惨状,孙元良乔装改扮混在金女大难民中间,躲藏一个多月才告逃离险境。19
38年3月,辗转到达武汉的孙元良再度落难,蒋介石以有人告发他在上海军纪不好为由将其
撤职查办,投监拘押达四十二天之久。据孙自己猜测,在沪时他曾拒绝帮助以宋子文为后
台的上海税警总团,得罪了国舅,乃有此难。后经张治中、顾祝同等高官力保获释,孙元
良虽有重返军界之势,但牢狱之灾加上妻子亡故的沉重打击让他万念俱灰,萌生去国之意
。他曾在狱中日记中写道:此事解决后,若再沉迷于军政界中,若蛆之钻粪不知其臭, 则
真不可救药矣。"颇有痛定思痛、大彻大悟的味道。

1939年1月。孙元良在汉口警察局长方仲文等好友的帮助下,以民生航业普通职员的身
份,经香港去英、法、德、意等欧洲各国游历考察。1944年春,日军为扭转亚太战场上的
不利态势,孤注一掷发动豫湘桂战役。国民党军队由于消极避战,短短八个月内丧兵陷地
,一溃千里;日军长驱直入,占领贵州重镇独山,令贵阳震动,重庆大哗。此时孙元良已
归返军界效力,任第二十八集切军副总司令兼二十九军军长、在汤恩伯黔桂湘边区司令部
指挥下参加桂柳作战。值此当口,他奉今率先头部队千余人由重庆火速驰援,一路长途中
跋涉,逆水行舟般池挤过数十万败兵与难民,终于赶到都匀、独山一带截往日军,又会合
主力部队收复独山、南丹等池,方使局势稳定下来。国民政府特通令给予嘉奖,授之以"青
天白口"勋章。抗战胜利后,孙元良奉京沪卫戍司令汤恩伯之命出任常镇地区警备司令。由
于刚刚接收,所谓常镇警备司令还不过是个空头司令、手下短兵少枪,军卒无几。为扩充
力量,孙元良不惜招降纳叛,把大汉奸周佛海、刘明夏等人所辖伪军残余甚至一部分日军
改编成卫戍部队,担当''剿匪"任务。 l946年6月,孙调任重庆警备司令,在此任上曾指挥
军警镇压重庆学生''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爱国运动,国共和谈破裂后又通煤中共驻重
庆代表团及新华杜工作人员离渝,并负责将有关人士遣送回延安。

三十年代初,孙元良的叔父、四川军阀孙震与另一军阀田颂尧争权失利后,以养病为
名到沪,通过侄儿牵线投靠了蒋介石。蒋氏也不忘投桃报李,寻机撤了田颂尧的职,委任
孙震为川军第四十一军军长。解放战争期问,老蒋察觉出孙震有保存实力的企图,便欲罢
其兵权、拟另派人统辖孙部。孙震为避免军队彼蒋吃掉,同时继续保有对旧部的领导权,
于是先奏一本,推荐侄子孙元良接替自己,以求两全。蒋介石考虑到小孙毕竞出身黄埔嫡
系,与川军原无大的瓜葛,于是顺水推舟,谕准此事。就这样,孙元良一跃而就第十六兵
团司令高位,成为手持重兵的实力派人物,接管叔父军队后,孙元良仗着蒋、孙两大背景
大搞贪污、冒领军饷和勒索、套购黄金等勾当、甚至把老蒋下发给兵团官兵的十万大洋也
尽数装入私囊。川军地域观念浓厚、头目们碍于老孙的情面才不得已同小孙虚与委蛇,兵
团内部明争暗斗,各怀异心,因此孙元良日子也不好过。

1948 年l1月,十六兵团奉调开往徐、蚌,参加徐蚌会战(即著名的淮海战役),与邱清
泉第二兵团、黄百韬第七兵团、黄维第十二兵团、李弥第十三兵团并列为淮海战场上国民
党五大主力兵团,负责扼守三堡、九里山、霸王山等地。兵团司令孙元良兼徐州"剿匪"总
司令部郑州前线指挥部副主任,下辖四十一、四十七、九十九军另有工兵团、重炮团、战
车团等部队和一个快速纵队,总兵力约合十万。

大战打响不久,两黄兵团就相继被歼,徐州成了孤坟一座,徐州"剿匪"副总司令杜聿明指
挥其余三个兵团弃城向西南永城方向逃窜,结果又在陈官庄附近彼我华东野战军重重包围
。为保住老本,杜聿明于 l1月6日下令各兵团分头突围,孙元良传达完总部命今后唯恐中
途有变,遂命令截断通信营所有电话线,电台停止收发报,还特别强调指挥部发来的电报
一概不收。当晚6时,孙元良兵团率先向西摸黑突围,联络失灵、指挥混乱,该兵团前遇解
放军跟踪追击,后遭其它兵团开枪阻截,狼狈至极,很快就瓦解殆尽了。包括两军正副军
长、参谋长及各师师长在内的四万余名兵团官兵被俘,孙司令成了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
这次他改扮成中尉副官,乘乱侥幸躲过解放军搜查,途中又化妆成农民逃到信阳火车站,
打电话给河南省政府主席,请其电告蒋介石有关情况。次日、蒋侍从室转令其速到汉口,
转机抵宁,孙元良经老蒋传见,很快又被打发到四川重建第十六兵团(改归孙震指挥),企
图螳臂挡车,作最后一搏。然而在人民军队步步进逼的凌厉攻势面前,老孙搭乘卫立煌的
专机先期逃台,小孙也不甘落后,忙着将贪污、卖房所得黄金款项存入国外银行,抓紧时
问为自己营建退路;长官如此,广大官兵离心离德,状如散沙一1949年12月 16日,拼凑不
满一年的新十六兵团由绥署副主任和兵团副司令策划,在四川宣布起义。孙元良惶惶然只
身逃往台湾,从此结束其统兵生涯。

逃台后,孙震军权不在,只能担任顾问一类闲职,晚景颇为凄凉。落下"逃跑将军"恶
名的孙元良也被老蒋弃之不用,精神郁闷地过着隐居生活。七十年代初,孙元良一度旅居
日本、为谋生计曾自办开设了一个名曰''天福园'的面食店。1975年他重返台湾,定居高雄
,在当地一家针织公司当董事长。闲来无事。还著书立传,写有个人回忆录《亿万光年中
的一瞬》和《世界军事史》等书,聊以自慰。时光茬苒,人世沧桑,当年的起起落落、是
是非非已如云烟逝去;当回首那段宠辱交织、毁誉掺半的人生历程,品味个中滋味、相信
也只有孙元良本人才说得清、辨得明了。


秦漢老爸黃埔第一期
中共將在黃埔建校八十周年舉辦慶祝活動,並廣邀三千名在台的黃埔校友參加,其中最受
矚目,並成為兩岸爭相搶人的主角,是目前台灣碩果僅存的黃埔一期校友孫元良將軍。

孫元良今年一○一歲,可說是台灣最老的將軍,目前隱居於台北天母。在國軍史頁上,從
對日抗戰到國共戰爭,無役不與,形同一部活歷史﹔但長久來鮮少人知道,他竟是資深藝
人秦漢的老爸,也是孫國豪的爺爺。

孫元良出生於一九○四年(清光緒三十年),籍貫四川成都,因遭逢動亂年代,十九歲響
應國民政府號召,放棄大學學業,投身剛成立的黃埔軍校,二十九歲就幹到中將師長職位
。但在政府撤退來台後,卸下軍職。也因如此,在國軍史籍上,他所留下的資料相當有限
,只有老一輩的將領才清楚,他曾是知名的抗日英雄。

根據《中國名人傳》記述,孫元良對日抗戰八年中,曾打出最知名的三次戰役。一九三二
年「一二八」上海中日之役,時任第二五九旅旅長孫元良,率兵擊敗日軍確保廟行鎮。當
時國際間評此役為「國軍第一次擊敗日軍的戰役」,孫因此戰擢升第八十八師中將師長,
獲贈寶鼎勛章。

一九三七年「八一三」中日之戰,孫率兵堅守閘北陣地達七十六日,並開第一槍還擊,日
軍屢攻不下,傷亡慘重,乃廣播孫所屬八十八師為「可恨之敵」﹔其中八百壯士死守上海
四行倉庫一役,正是孫所屬部隊,其悲壯犧牲的精神,令世界輿論紛紛動容。孫再被升為
第七十二軍軍長,獲頒雲麾勛章。

一九四四年,日軍攻陷獨山,有深入貴陽之勢。當時貴陽是戰時首都重慶的大門,孫時任
湯恩伯集團軍副總司令兼第二十九軍長,奉令率九百名先頭部隊,對抗日軍師團,並收復
獨山等要地,奠定對日抗戰勝利契機,獲頒青天白日勛章。

孫元良對日抗戰打出名號,又是目前台灣黃埔一期惟一在世的校友,黃埔建校八十周年慶
,台灣、大陸兩地都爭相搶人舉辦活動,他無疑是最佳活廣告。但孫元良將軍卻一概回絕
,他說:「我年事已長,在昔日同袍和部屬都相繼凋零後,幾乎和軍方斷絕消息。」

九十歲前都不算老

記者與秦漢談他老爸,秦漢說,老爸雖軍人出身,但來台後一點也不戀棧。他可是一路和
蔣中正殺過來的,如果繼續留任,一定是上將退役,並受到政府的良好照顧﹔但他老爸卻
選擇與別人走不同的路,連個退休俸也沒有。

「我記得全家退居來台後不久,父親就隻身前往日本做生意,那時候我才十歲。原本父親
是做服飾方面的生意,因資金不足,後來以開小餐館為業,在日本一待將近十年。昔日的
大將軍,大半輩子過著流落異鄉的生活,等到回到高雄加工出口區做成衣之後,才正式在
台灣定居。」秦漢回憶,印象中的父親,為國為家,很少與家人相聚,等到父親回來,他
已在演藝圈內發展。

秦漢還記得,為了是否要參加電影演出,他哥哥曾寫信詢問老爸意見,老爸回覆說:「行
行出狀元。」一點也沒有軍人老舊頑固的思想。也因為父親的鼓勵,秦漢在七十年代愛情
文藝片當道時,走過「二秦二林」風光年代,成為台灣女性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也因為個
人精湛演技,至今仍走紅兩岸三地。

秦漢說,他是在父親老了之後才有時間在拍片之餘和父親真正相處,不過在他眼中,父親
在九十歲之前都不算老,那時候跟他外出,「老爸走路都比我快」,身體相當硬朗,未有
任何病痛﹔一直到有次身體長了環狀皰疹,在老爸疏忽、堅持不看醫生的情況下,才嚴重
住院。這一場病,讓父親逐漸顯露老態,但偶爾外出,走在街上仍不用兒女扶持。



年表


1904年,生于四川成都华阳县。早年在私塾就学。

1922年,考入
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国立东南大学附属中学(1928年改名中央大学附中、1949年改名南京大学附中,1952年改为南师附中)。

1924年,考入
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毕业后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连长、营长,后任第一团团长,参加东征北伐。

1926年,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1期炮兵科。不久辍学回国,任第一师野炮营营长、陆军第二师七团团长、警卫军第一师一旅旅长等职。

1932年,任第二五九旅旅长,参加
一·二八淞沪战役,在庙行镇大败日军,此役被当时国际间评为“国军第一次击败日军的战役”;以此役获宝鼎勋章,擢升为第八十八师师长。

1937年8月,参加
八·一三淞沪会战,率兵坚守闸北阵地七十六日,以四行仓库为据点驻守抗战。此战后获云麾勋章,升任第七十二军军长。

1937年12月,参加
南京保卫战,驻守城南雨花台一带。此战后被撤职查办,投监拘押四十二天。

1939年1月,以
民生航运公司职员身份,取道香港游历考察英、法、德、意等欧洲诸国。回国后重返军界,任第二十八集团军副总司令兼二十九军军长。

1944年,率部将日军赶出距
重庆一百余公里的贵州独山,收复南丹等地,使日军退出贵州;解陪都之危,获青天白日勋章。

1946年,先后任首都南京附近常镇地区警备司令、重庆警备司令。内战爆发后,任第十六兵团总司令。

1949年,到
台湾


著有《亿万光年中的一瞬》(回忆录)、《世界军事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