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7

  水下50米,威海号平稳航行着。
 鲁卓成回房换了一身干衣服,边朝医务室走,边抬腕看表。5点23分,他在心里粗略地计算了一下,再有两个小时,他们便可以到达总部给他们指定的海域,把那几个可怜人转到国际海事救援船上,边走边想,一会功夫医务室就在眼前了。
 荷枪实弹的卫兵给他敬了个持枪礼,“副艇长来了吗?”,卫兵朝里面指了指:“刚到”。透过门上的窗子,鲁卓成看到楚天云正在比划着,跟那几个外国人交流着。
 鲁卓成推门进去,那个脸上有个疤的外国人首先看到他,站了起来。中国士兵的作训服在他魁梧的身上穿着很别扭,他显得有点拘束,或许是由于长时间的寒冷和疲劳,他的脸色十分苍白,动作也有些迟钝,但是目光却不失敏锐。
 鲁卓成示意他们坐下,“我是这艘潜艇的艇长,欢迎你们上艇,怎么样?感觉好些了?”他停顿了一下,尽量放慢语速,好让这些人听懂自己很不标准的英语。
 脸上带疤的那个人很专心地听着,不时朝鲁卓成感激地点着头,嘴里一直在说着:“谢谢!感谢你们!感谢中国海军!”
 “他叫迈肯,是方舟号的大副”,楚天云对鲁卓成说:“刚才,他跟我讲了他们遇险的经过,他们的船导航仪出了问题,偏离了航线,在风暴中撞上了暗礁,船长和另外8名水手都死了,只剩下他们四个”
 鲁卓成点了点头,“那个女的怎么样了?”,“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还昏迷着”,鲁卓成感觉到了疤脸人的忧虑目光,他向他做了个手势,“不用担心!她没事”
 疤脸人似乎听懂了似的点点头,又焦急的向楚天云问着什么,“他想知道我们要带他们到哪里去?,他们希望早点与家人团聚!”,鲁卓成点点头,“告诉他们我们的安排,叫他们不用着急。”
 
 
 “一个小时!”中国军官一走出门,泰伦奴脸上的微笑立即无影无踪,此时,他的脑子象是上满弦的钟,嘀嗒嘀嗒不停地转动着,“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可以干多少事,一个小时可以打一次伏击,可以潜伏捕获一个俘虏,可以袭击一个哨所...可是现在,他握了握拳头,但手指却并没有动弹,他在嘴里骂了一句,抬头视线正好与正透过舷窗向里望的士兵相遇,士兵友好的向他笑了笑,而后转身从舷窗中消失。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陌生的舰艇、陌生的东方人、陌生的方块字,但是,他天生就是那种人,天生就要生活在陌生的环境中,天生就要与危险、与绝望为伴,就象在阿富汗空旷的原野、耶路撒冷的逼涩街巷、印度尼西亚茂密的热带雨林、巴格达荒芜的废墟,曾经不安甚至害怕绝望过,但最终他都会把绝望转赠给环境、转赠给敌人。
 急救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那个把他们救上艇的医务官身穿白大褂出现在眼前,泰伦奴心头一紧,不由自主站了起来,哈里米和马佐尼早就围了上去。
 “她怎么样?”
 “不用担心,她没事,现在已经苏醒了”,白大褂拍了拍哈里米和马佐尼的肩膀,“嗷,你们谁是迈肯大副?”
 泰伦奴站到前面,“我是”
 “她想见你,你进去吧,不过,别让她多说话,她还很虚弱!对了,你们可以在这里好好的休息,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们”说着,白大褂向急救室里打了个招呼,把那个消瘦的中国士兵叫出来,“他叫冯俊,有事找他就行”
 碧姬躺在牢牢焊接在地板上的铁床上,身子被两条宽带固定着,看着泰伦奴走进来,她微微动了一下,挣扎着想起来,泰伦奴向她摇了摇头,安静的在她身边坐下,他盯着碧姬苍白的脸,嘴角仿佛挂着一丝微笑,但碧姬能感觉到这目光中的燃烧着的焦急和怒火,她知道他想要什么。
 “中国,094级战略导弹核潜艇”,碧姬的嘴翕动着,泰伦奴点了点头,“笔记本电脑”,碧姬稍稍抬高了声音,泰伦奴眉头一皱,上艇的时候,他们浑身上下所有的东西都被拿走了,他正要说什么,那个消瘦的中国兵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两个热气腾腾的磁杯,“巧克力奶”,他把杯子递给两人,而后连忙推到一边,咳嗽了两声。
 泰伦奴用眼光又询问了碧姬,碧姬点了点头,泰伦奴咬了咬嘴唇,必须找到笔记本电脑,不能没有它,可是现在它到底在哪里呢?
 “咳...咳...”旁边那个中国水兵又咳了两声,引起了泰伦奴的注意,他年纪肯定不大,眼睛看人闪闪烁烁略带点羞涩,苍白的脸色说明他体质不好或正在生病,“你好,你会说英语吗?,泰伦奴靠近他,跟他打了个招呼,试探的问。
 中国水兵转过眼,满存戒心的看了看他。
 “我叫迈肯,史密斯.迈肯”,泰伦奴说着,向中国水兵伸出手。
 “谢谢你照顾我的船员,你好像有点不舒服?”
 
 这时的冯俊正强压一阵咳唆,他有点不好意思的伸手同眼前这个大个子握了握,大个子手很有劲,握地自己的手都有点疼,“没什么!”,他用英语回答到,大个子又使劲握了握他的手,眼里充满了感激,这让冯俊更感到不安,“别客气!别客气!”,他连连说,他觉得,眼前这个脸上趴着一条疤痕的老外还很友好,并不象刚才刚上艇给他输液时显得麻木、冷漠。
 大个子干脆在他身边坐下,讲起了他们遇险的事情,“嗷,太可怕了!到现在我还在怀疑我是不是在做梦,我真的获救了,我真想赶快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家人!”他边说着,边用手在胸前划着十字。
 “他们肯定会为你高兴的,不用担心,很快你就可以和他们取得联系。”冯俊拍了拍激动的大个子,他觉得自己也要被他的情绪感染了。
 一阵嘤嘤的哭声从急救床上传来,大个子连忙站起来,“碧姬!怎么了?”,冯俊也赶忙走过去,床上的女人用手捂着眼睛,肩膀随着一阵阵的抽泣而抖动着,“碧姬,别伤心!”大个子劝着,而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小声对冯俊说:“朋友,她本来是搭乘我们的船进行她的蜜月旅行的,天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故,他的丈夫失踪了!”,他低下头,默默地走出了急救室,“哎,可怜的人!”
 女人还在哭,她稍稍复元的身体使她的脸上隐约有了点血色,一头长发披散而下,黝黑而略微有点蜷曲,冯俊这才开始注意这个女人,他想,如果这头长发在金色的太阳下,让柔软的风吹起来,一定很美很美。
 “别、别哭了,”冯俊有点手足无措,“不用伤心,当心...”
 女人突然停止了哭泣,直瞪着他,把冯俊下了一跳:“那是我的爱人,你懂得爱吗?”
 爱?!冯俊仿佛被蜇了一下,刚才这一通紧张的救护让他暂时忘了这个字,爱?!他的确不懂,从出航的那一天,他就在思考什么是爱,到现在他都没有找到答案,什么是爱?为什么人间的海誓山盟就那么脆弱,不懂。他止不住又咳了几声,双手抱头,那刻骨铭心的酸楚一齐涌上心头,他颓唐的坐在旁边的折叠椅上。
 “你怎么了?”女人觉察到了冯俊情绪的变化,试探着问。
 “没什么”,冯俊抬起头,茫然地盯着天花板,“没什么...我失恋了!”说出这话,他觉得心中轻松了许多。他是应该找人好好谈谈,整个事情在心里憋着太难受了,但是,在这个只有男人的水下世界,他找谁说去?那些粗鲁的水兵们,只能为此而嘲笑他,说他不象个水兵,真的,从事情传开后,他就觉得自己成了别人眼中的笑料,水兵们给他起了不少外号,“大情人”、“小白脸”、“小黑马”...他们叫着,闹着,开心极了,而他能怎么办呢?上去给他们一拳,他没有那个勇气,他觉得自己只能找个地方偷偷的哭泣。
 “对不起,如果我的话伤害了你,请原谅...”女人的话语象一阵轻柔的风在耳边轻轻的拂过,冯俊突然觉得有一肚子的酸楚涌上了心头,“想听一听我们是怎么相识的吗?”女人用手理了理眼前的头发:“那是在夏威夷,多么美丽的地方......”
 女人舒缓地诉说着她的浪漫故事,她的眼里闪烁着光泽,爱情的魔力怎么去形容啊!它能使萎缩的生命瞬间开放出活力,它也能让一个鲜活的生命在瞬间枯干。冯俊盯着那双淡蓝色的眼睛,他的心随着那故事起起伏伏,他跟着那女人微笑、跟着那女人叹息,女人在泪水中讲玩了她的故事,冯俊也已经泪眼模糊了。
 “那么你呢?”女人拭掉眼角的泪:“说说你吧!”
 “我?!”,冯俊不好意思的向后缩了缩,“没...没什么说的...”,其实他知道自己多么想说出来,他相信自己找到了一个知音,不是因为友谊,而是共同的际遇,可是说什么呢?对着一个年轻的姑娘。
 “也说说你们怎么认识的吧”,女人用温柔的眼神鼓励着他,拍了拍床边“来,到这里来!”,冯俊不由自主地站起来,在女人身边坐下,女人用自己冰冷的手抓住他的手,一股惊心动魄的暖流传遍了冯俊的全身。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