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与军人结下奇缘的女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个与军人结下奇缘的女人

 

 

 

1983年初,一位修水边远山区的平常女子孙美华,嫁给了一位因病致残的三级(原一等)残疾军人。二十三年来,她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以坚强的毅力和诚挚的爱心,创造了生命的奇迹。2002年当她的小叔子在部队为保卫国家财产惨遭歹徒袭击英勇牺牲后,她又毅然将自己的独子送到了部队。今年44岁的孙美华20多年与军人结下奇缘,正是她作为一个平凡女人走出不平凡的人生道路。如今孙美华不仅以一个军人的妻子和一位军人的母亲而深感骄傲,而且以一位烈士的亲属而感到自豪。

 

嫁给残疾军人,她始终无怨无悔

 

1962年2月,孙美华出生在修水县全丰镇一位普通农户家庭。家境贫寒的孙美华初中毕业后就辍学在家,善良勤快的她很快赢得了邻村青年胡少华的好感,胡少华比孙美华大一岁,兄弟三人他是老大,因家庭经济困难,他高中毕业后就在当地一所卫生院当中西医学徒。两人通过短暂的几次交往,彼此产生了朦胧的爱情,但因羞涩错过了向对方表白的机会。不久胡少华踏上了应征入伍的征程。送兵那天,他俩依依不舍,孙美华送了一程又一程,他俩各自将爱默默的藏进了心里……

胡少华由于有一定的医药知识,入伍后很快成为部队的一名卫生员,他工作积极主动,细心护理、照顾生病的战友。为使战友减少病痛、寂寞,他时常不分昼夜地陪伴生病的战友,多次受到部队的表彰和嘉奖。1982年初,因工作需要,胡少华连续几天值夜班,由于长期劳累终于积劳成疾,加之又感染了病毒,突发 “散发性脑炎”。经部队医生的全力抢救,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却因“散发性脑炎”后遗症患上痴呆的终身残疾,大脑智力几乎全部丧失,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小便不能自理。不幸的消息传回家乡,孙美华哭成了泪人儿。

1982年底胡少华退出现役转入地方休养。部队领导亲自把胡少华送回家,当得知胡少华曾经和孙美华有一段爱的经历时,县民政局和全丰镇两个单位领导找到孙美华,试探着问她是否愿做胡少华的护理员,否则,便把胡少华送到省复退军人疗养院长期疗养。当孙美华见到胡少华时,由于伤残影响大脑,他已认不出孙美华了。想到昔日英俊潇洒的心上人变成眼前这般模样,孙美华偷偷地流泪了!出乎所有在场人的意料,孙美华拉着胡少华的手动情地回答:“少华是在部队为照顾战友致残的,作为军人,他是优秀的,我曾经爱过他,我没有理由不去关心爱护他,为了更好地照顾他,我决定嫁给他”!

当村里人知道孙美华要和完全丧失智力的胡少华结婚时,许多人都不理解,很多好心的人都劝说孙美华,就连胡少华的亲属也感到过意不去,劝说孙美华放弃这场婚事。孙美华拒绝了所有好心人的劝说,毅然决定和胡少华结婚。1983年初,孙美华和胡少华举行了婚礼。自举行婚礼的那一刻起,孙美华既为嫁给了一位军人而高兴,同时也深感肩上的重担,更加坚定了自己将终身照顾好一位残疾军人的信心。常言道:爱自己是天生的,爱别人才是学来的。丈夫是为了支援国防建设,照顾受病的战友而致残的,她知道胡少华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既然选择了,她就无怨无悔!

 

倾注真情真爱,她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在与胡少华结婚的头几年,由于病魔一直缠绕着胡少华,大脑完全失去智力的他就象小孩一样,孙美华总是不厌其烦地为胡少华洗涮。除全身心的照顾丈夫外,由于胡少华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八十年代国家伤残抚恤金标准还很低,完全依靠伤残抚恤金还难以维持全家人的生活,因此,不论田里地里,重活累活孙美华全然一人打理。

1984年,孙美华生下了第一个女儿,孩子生下半月后,正赶上农忙季节,她就不得不下田插秧。之后,她又先后生下了老二、老三。这样孙美华不仅要干农活,还要照顾好丈夫和三个小孩。她的日子更加忙碌了。1986年夏天,孙美华到田里去收割早稻,儿子没人带,她只好把他放到摇篮里面,胡少华懵懂,不一会儿不知走到哪里去了。儿子哭闹不已,竟把摇篮弄翻。摇篮把他整个人压在底下,正当危急关头,幸亏有一过路的村民发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孙美华说,像这样的惊险事发生过多次,儿子真是捡回的命!艰难沉重的日子,双倍的生活负担,使孙美华过早失去了女人天生的娇气和浪漫,在繁忙和劳碌中送走自己的青春年华,她起早摸黑,洗衣做饭,在孩子的哭叫声中匆匆下地劳动,在大雨来临之前急忙抢收庄稼。为了供养三个孩子和维持这个家庭,孙美华真是酸甜苦辣什么都尝遍了,有时,孙美华独自一人坐在床前望着熟睡的丈夫和儿女们,想到别人家的男人顶天立地,家中大事小事不用老婆操心,而自己既当爹又当妈不分昼夜操劳,她不禁潸然泪下。

为了让胡少华的病情有所好转,孙美华省吃俭用,经常买点营养品给胡少华补身体。“要驱走病魔的缠绕,必须增强胡少华的体质”。医生的叮嘱孙美华时时铭刻在心。每晚她都要帮胡少华按摩身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十多年过去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胡少华的身体渐渐有所恢复,身体变得结实,大脑也能懂一些事了。就连帮胡少华检查身体的医生,也感到惊讶,说孙美华创造了奇迹。是啊!爱的力量是最神奇的,有时比任何先进的医疗手段都要奏效。欧洲有句格言说得好:“一杯白开水,一口干粮。只要爱人在我身旁,哪怕是荒漠也会变成天堂”。在胡少华身上,孙美华倾注了她所有的爱,她的爱使“枯树变成了绿株”。

 

肩挑生活重担,她让遭受不幸的家越走越亮堂

 

1983年8月胡少华的大弟胡训民高考仅差几分落榜,失望、迷茫的他整天坐在家里闷闷不乐,看到小叔子沮丧的样子,作为嫂子的孙美华安慰他说:“训民弟,不要恢心泄气,俗话说‘上不了松树上栗树’,下半年去当兵,在部队好好干,争取考军校”。大嫂的一席话,使胡训民如拨云见日,眼前一亮,年底小叔子终于如愿应征入伍。

 

胡少华有三兄弟,老二在部队服役长年不在家,家里虽然还有老三,但老三夫妻俩身体不好,重活累活不能干,孙美华既要操劳自己家的事,又要操劳婆家的事。胡少华的大弟弟胡训民在部队服役期间,孙美华这个当大嫂的常常鼓励他、关心他,很快胡训民在部队由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一名正营职干部。为了让他在部队继续安心服役,孙美华包揽了婆家的大事、小事,婆婆身体不好,一有病痛,孙美华就请来医生就诊,为她煎药熬汤。

1992年,县民政局根据胡少华的身体情况,考虑到他家居住农村有许多实际困难,为了从根本上解决他家的生活困难,经报请修水县委、县政府同意,将孙美华安排在县城城郊的县南崖电站上班,同时同意孙美华把全家大小以及胡少华的父母,全部从农村迁到县城南崖社区居住。孙美华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就业机会,她在单位上吃苦肯干,深受领导和同事们的好评。县城的生活水平较高,为缓解家庭的经济拮据,孙美华坚持每天清晨四点就起床做包子卖,八点上班后再由婆婆照顾包子摊。工作之余,孙美华还找点零活干,种点蔬菜卖,能省的尽量省。尽管城里的生活也很辛苦,想到有党和政府的关怀和社会各界人士对她家的关心,孙美华再苦再累也是感到极大的满足。

2002年初,胡少华的大弟胡训民(时任解放军171医院院务处处长)为维护部队财产免遭损失,惨遭社会歹徒袭击不幸英勇牺牲。噩耗传来,全家震惊不已,胡少华的父母更是痛不欲生。孙美华随俩老赶到部队,目睹小叔子死后的惨状,孙美华痛哭不已,本来指望他能更多地在经济上帮助一下自己维持这个大家庭,可是……

为了使公公 婆婆能尽快摆脱老年丧子的“阴影”,孙美华忍受着巨大的悲痛,一边辛勤操劳着这个大家,一边天天陪伴着他们。一天,她对婆婆说:“妈,你别整天闷闷不乐,您没有女儿,您就把我当女儿吧!心里有啥不舒服的说给女儿听吧!”听到孙美华这句话,婆婆不禁抱着孙美华泣不成声!

其实孙美华有时真有累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她真想躺下来好好睡上三天三夜,但她不能,她有着太多的责任和义务。她自己不算什么,她有义务、有责任让这个遭受太多不幸的家越走越亮堂。       

尝尽酸甜苦辣,她坚信阳光总在风雨后

 

孙美华对部队、对军人有着深厚的情感,2002年底,在办理完小叔子的后事之后,当部队首长询问她对部队有什么要求时,她什么要求都没提,毅然提出把自己高中刚毕业年仅十七岁的独子送到部队。在场的部队首长被她的言行所感动,当场答应年底征兵时接收她儿子。在儿子应征入伍的前一天晚上,孙美华摸着儿子身上那熟悉的背包带,那身崭新的橄榄绿,她百感交集,二十四年前,她也是这样送少华去当兵的。这过去的二十四年间,她遭受到了太多的酸甜苦辣,经历了太多的感情磨练:丈夫成了三级残疾军人、小叔子在部队又因公牺牲、婆婆受不了这种打击忧郁成疾……

2005年上半年,孙美华久病的婆婆不幸去世了。临终前婆婆拉着她的手说:“美华呀,我和你爸这辈子没女儿,可这些年来,你待我们,比亲女儿还亲呀!”

孙美华所做的一切,都与“部队”,与“军人”这两个名词结合在一起。孙美华不论在思想上还是在行动上始终坚守一个理念,既然自己选择了“军人”,也就选择了责任、选择了义务。

如今,儿子在部队当班长,每次儿子打电话回来,孙美华总是不厌其烦地教育他,要他向爸爸、叔叔学习,做一个合格的军人。今年春节期间,儿子班里的10多个新兵因想家,不少人都偷偷地掉泪。懂事的儿子从自己的军贴中给每位新战友一个压岁“红包”,兄长般的关爱,使许多新兵减轻了想家的不适。她的两个女儿都在省城读大学,懂事的儿女们让孙美华感到莫大的宽慰。

     艰难跋涉的人生之路,让孙美华深深地感受到,人生路上有成功也有失败,有喜悦也有哀怨,只要心中充满着爱,也就充满着责任,充满着动力,充满着希望,充满着战胜一切困难的勇气。她深知眼前命如甘草,但确信那甘草将是日后久逢的甘霖,将是历经风雨之后的绚丽彩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