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鹰少校版<沙场秋点兵>第9集 残局[原创]

烈鹰少校 收藏 9 221
导读:烈鹰少校版<沙场秋点兵>第9集 残局[原创]

9   残局

字幕:演习开始前12小时,野狼团指挥部

……“司令员。”唐凯拿着电话,声音微微发颤,楚平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平和与幽默,只有愤怒和训斥,“唐凯,你们是怎么搞的?啊,演习还没开始,就先把部队打入敌人内部了,你们连袖标都没带上,演习裁判组也没就位,你怎么打?肉搏吗?”“楚司令,不是的,是我军地形没掌握好,误入猛虎旅防区,现在已经全部撤回。”“迷路,这种借口亏你想的出来。”楚司令恼怒的说,“哪个军事地理学不及格的白痴带的队,我保证他上军事法庭,想偷袭就明说,身为军人要光明正大,打就打,找他妈的什么借口。”“是,司令员英明。”“你知不知道这次演习是重头戏,我把演习交给你们,你们就是这么打的啊,21世纪,玩肉搏战,你当你在指挥非洲军队啊,这次不光中南军区,西北军区,西南军区,南方军区,中部军区都派了专人过来学习,国防部,中央军委的考察团也来了,你叫他们看这个表演吗?”“司令员,是他陆承功先破坏演习规则的……”“少废话,他让你把你的1营部署到他那里去的,你别忘了,我们可是有卫星和全程观测的,我知道你的1营是什么时候潜入的。”“司令员,我那也是以防万一的。”“我不想听,现在我已经派了一队人去你那里,把你的弹药全部封存,演习开始前3小时再分发给你们部队,另外,等我的人到了后,你,来总部解释一下。”“啊,司令员,这可使不得啊,我这里……司令员,司令员。”唐凯忐忑不安的放下了电话,浑身冒冷汗,楚司令员平时很和蔼的,这次发这么大的火,看来麻烦惹大了。

字幕:演习开始前11小时30分钟,猛虎旅指挥部

……“陆承功,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楚司令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陆承功一手拿着电话,另一手不停的擦汗,“司令员,我知道错了,但是这次也没闹多大的事件,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算了。”“算了是你说的吗?现在国防部,中央军委,各军区的参观团都来了,都在看着你的‘出色’表演,还问我,你们的部队之所以强就是在于能破坏规则吧,难怪别人都打不过你们呢,你胆子不小,拒绝按照命令,擅自调动全副武装的部队,你想兵变吗?”“不敢,楚司令,您看能不能演习结束后再处理我们,现在这确实太忙。”“忙?告诉你,我派的人一会就到,你现在最好把部队的弹药都收集起来,等他们一到立即交给他们,由他们负责看管,演习开始前3个小时再分发部队,你到时候坐直升飞机给我回来。”“司令员,这太麻烦了吧,有什么指示您电话里说明,我这里走不开,要不等我打完了,要杀要剐随您处置。”“等打完,等打完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保持冷静,你少废话,一会给我过来,到时候见不到你,我立即以猛虎旅失控为理由马上停止演习。”楚平海猛的挂上了电话,陆承功已经吓的不知道该迈哪条腿了,平常可亲可敬的楚司令发这么大的火,这可是第一次,难道自己真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字幕:演习开始前11小时30分,演习总指挥部

楚平海放下电话,看见身后的军官们正在以一种看陌生人的眼光看着自己,他笑了一笑,“老沈,你看我去混个奥斯卡小金人应该不成问题吧。”“真没发现你还有演戏的天赋啊。”沈龙摇了摇头,“你是学过变脸吧。”“这一下子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一切按照计划进行。”楚平海得意的笑了。

字幕:演习开始前10小时,野狼团指挥部

“老楚,老陈,部队你们先看着,我去去就回来。”唐凯站在直升飞机门口对副团长和参谋长说,“该准备的还是准备好。”“团长,这次不会有事情吧,楚司令发火可是很罕见的。”陈书悦担心的说。“没关系了,楚司令也就一时的生气,到时候我过去挨顿训就可以了,现在大敌当前他老人家肯定是怕出意外,我们做的过火,所以先给我个下马威而已。”唐凯走进直升机,突然冷笑了一声,“估计陆承功也好不到哪里去,说不定还能在指挥部见到呢。”

字幕:同一时间,猛虎旅指挥部

“我去去就回,你们按照原计划部署。”陆承功一只脚踏上直升机,转身对副团长张浩和参谋长李青河说,“楚司令也不是不懂大局的人,我会在演习开始前赶回来的,不会耽误的。”“是,我们会按计划部署的。”陆承功点点头,转身上了接他的直升机,这时他突然想到,唐凯说不定也会在指挥部。

字幕:演习开始前9小时

2架直升机几乎同时降落在指挥部的停机坪上,2个上校同时走下直升机,相互对视了一下,然后相互走了过去,伸出手开始握手。

“好久不见了,陆团长别来无恙啊。”唐凯微笑着说,“托福托福,我还得感谢唐团长对我们旅的人手下留情,要不,我的1营现在就不存在了。”“哪里哪里,要不是陆团长手下留情,现在我们应该正在全面肉搏战中,我们兵力少,肯定吃亏。”“唐团长的意思是我们以多欺少了?”“战争嘛,没有绝对公平,而且按照配属支援的比例,我们反而超过你们。”2人的手又开始使劲……“2位团长。”一边的军官急忙提醒他们,“司令员还在等着你们呢。”2人这才松手,相互微笑着一起走进了指挥部。

“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请教唐团长,如果我的1营行动能够再迅速点,是否有生擒老兄的可能?”陆承功边走边说。“没那个可能,确实我方距离预定区域比你们远的多,需要的时间也多,但是我一开始就有防御预案,老实说你的做法并不是首创,我们跟猛龙团的对抗中就有过类似情景,同你一样,猛龙团的徐团长也是性子很急的人,那次我们确实吃了亏,虽然后来巧妙的利用敌人的破绽反败为胜,但是教训是惨痛的,你能把猛虎团训练成今天这样确实不易,但是想超过我们必须有更多的实战经验,真正强大的军队是打出来的。”唐凯微笑着说,“再说就算你真的能俘虏我我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我会拿枪对着自己来一枪,然后宣布我为‘党国自杀成仁’。”“想的美,我告诉你,我们解放军优待俘虏,但是如果你成仁了,我就叫手下鞭尸,演习专用子弹不会致命,只会冒白烟,但是真打在人身上还是很疼的,到时候我的手下用这种子弹蹂躏你的时候别诈尸啊。”陆承功一本正经的说。“靠,算你狠。”唐凯说,“不过你千万别被我们活捉,我们可是模拟外军,虐俘可是受过专门训练的。”

字幕:距离演习开始8小时50分,指挥部观演台指挥中心

唐凯和陆承功在门口一起喊报告。“进来吧。”楚司令坐在第一排,不动声色的说。2人忐忑不安的走了进来,看到楚司令依然保持着平常微笑的脸庞,心里更加紧张。“你们自己找位子先坐下吧。”楚司令说,“是。”2人急忙找了个位置坐下,这时2人才发现坐在这里的高级军官并不多,而且大多是本军区的,显然,他们的行动没被“别的军区或国防部的人”看到。但是2人毕竟犯了错误,只好不安的坐在后面干等着对他们的处罚。

字幕:距离演习开始7小时

2人已经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楚司令始终一言不发,其他的军官也当2人不存在一样。“咱们还不如直接找楚司令认错好了,大不了来个处分什么的,再这么等下去可不得了,我的部队还有事情等着我呢。”唐凯对陆承功说,“谁说不是呢,走吧。”2人刚站起来就听见楚司令咳嗽了一声,“坐下。”于是2人只好乖乖的坐下。

字幕:距离演习开始6小时

一群从没见过的高级军官走进了大厅,为首的一个直接对楚平海打招呼,“老楚啊,对不起,来晚了。”“老于,就等你们了。”楚司令员也向他们打招呼,“参观团的人。”唐凯对陆承功说,“我们这次有义务打给他们看。”“老楚啊,你看人都到齐了,可以给我们解释一下这次演习的计划了吧,我可是很想知道我们123师将要面对什么样的考验。”“好,既然人都到齐了。”楚平海看了一眼担任指导组组长的蓝军司令武元衡,武元衡站起来,走到屏幕前面打开屏幕开始介绍,屏幕上顿时出现了整个演习区域的平面图,蓝色和红色分别代表不同的派别,不过令坐在最后排2人惊讶的是他们的部队都是蓝色标签,而一支庞大的红色箭头正在指向他们。“最后面的2个,给我坐下。”楚司令头也不回的命令刚想起身返回部队的唐凯和陆承功。

屏幕上连续不断的打出了演习计划的内容:

演习名称:南北战争。演习双方:红方:中南军区123师,蓝方北方军区321旅,蓝军野狼团。双方指挥官:红方:程志武大校。蓝方:唐凯上校或陆承功上校。

“这个或是什么意思?”一些军官开始小声议论。而陆承功则对唐凯抱怨“凭什么你的名字在我的前面?”

演习背景:我军2个团在参加对抗演习时遭遇敌军突然袭击,团长阵亡。

演习目的:考验我军在遭遇突袭时的应急处理和反应。

演习预案:无

唐凯和陆承功只觉得脊背发凉,嘴巴已经由于惊讶而合不拢了,根据计划,他们已经阵亡了。现在他们大概明白了自己来的用意,原来以为只是挨训一顿就完了,所以根本没有部署接替自己的人,现在发现原来这只是楚司令员借题发挥的把戏,他担心这2人会察觉目的,所以才出演了“愤怒的司令员”这一角色。他们被耍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部队还在等着他们去指挥。

“楚司令,这样对你的部队实在太不公平了吧,所有的有利条件都在我们123师这边,而你的部队连作战对手是谁,作战目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于长安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最后的2个呆若木鸡表情奇特的上校,“你们连指挥官都没有。”“老于,实战是没有公平可言的,而且是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的,你再强调客观,战败就是战败,被干掉的人没机会上诉,我军的战略思想是后发制人,就是说等待敌人先攻击我们,这就是说敌人有战争主动权和优势,而我们必须习惯在这种劣势下如何防御反击,演习背景不能再只是简单的A攻击BB防御,而必须更加接近实战背景,比如……”楚平海回头大声说,“最后面的2个人,你们已经阵亡了,死人怎么通知你们的部队?托梦吗?”刚准备悄悄离开的唐凯和陆承功只好再次乖乖的坐下。“你们怎么出那么多汗,有这么热吗?”于长安幸灾乐祸的说,“给他们拿2杯水,别脱水了。”一个士兵将2杯水放在唐凯和陆承功面前。

“我说,老唐啊,红军部队明显在我们正南方,你们在我们东方,就是说,我们2部的防御阵地形成一个犄角形,虽然我们的防御是针对对方的,但是你们就没有针对正南方防止敌人抄侧翼的计划吗?”陆承功小声问唐凯,“当然,难道你没有针对正南方抄侧翼的计划。”唐凯反问,“自然有,现在情况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虽然我走的时候没交代谁代替我,但是只要他们按照防御计划,应该能坚持住,而且很快就能掌握实际情况。”“说的没错,我也是,那个123师在阵地战未必是我们的对手,毕竟我们那些实战训练不是白练的,一般的部队跟不上我们的节奏。”“只要坚持住第一轮攻击,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收集战场情报并且组织反击,我们的防御部署可是很坚固的。”“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得信任你的部下啊,相信他们。”“对,对,我的部下都是最棒的。”2人稍微宽了下心,拿起杯子大口喝水。

“另外还有一点,我在之前封存了2个部队的弹药,准备在演习前3小时发下去。”楚平海继续介绍,“但是我通知123师开始演习的时间比通知猛虎旅和野狼团早4个小时。”唐凯和陆承功立即将水喷到了前面军官的脖子上。“就是说,在123师开始进攻的时候,我方的蓝军部队没有部署完毕,没有弹药,没有指挥官。”楚司令员平静的说。“那太不公平了,这是纯意义上的大偷袭,即使123师获胜也没什么可骄傲的。”于长安不满的说,“现在离演习开始还有6小时,距离123师开始攻击还有2个小时,现在让你的2个指挥官回去还来得及,来一场公平的决战。”“楚司令。“2个上校急忙从座位上站起来,“后面那2个,坐下,我要的是2只无论任何情况下都能坚持作战的部队,而不仅是2个懂打仗的军官。”楚平海严肃的说,唐凯和陆承功的希望彻底破灭,瘫坐在椅子上。“老于啊,你知道最优秀的棋手是什么吗?在同样公平的对决中击败对手,充满了偶然性和随机性,而真正的高手是那些能够破残局的棋手,我信任我的部队,他们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残局都能闯出条血路。”“小狐狸还是被你这只老狐狸玩弄于手心啊。”于长安无奈的说,“不过不公平归不公平,123师的仗是一定会全力应付的。”“那最好。”楚司令的脸上又恢复了自信的微笑……

字幕:距离演习4小时

无数的导弹和导弹从天而降,倾泻在猛虎旅和野狼团的阵地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