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拍  推波助澜
   
    当事人永远不知道自己处在历史的分水岭上。

    步话机里传来了卫华的声音,李汉让任抗日加快了车速,当他从车里钻出来的时候,一个甲胄鲜明的年青人正从马上下来,而他的手下都引弓待发的注视着自己这一方,再看看卫华身边的警卫连,所有冲锋枪都张开了嘴巴,随时准备搂火。

    “在下李岩,冒昧拦住贵军去路,是我大顺皇帝有令,前来接触贵军!”从马上下来的年青人一边说一遍一个人走向卫华的方向,“请对面的将军出来搭话!”

    李汉看看卫华,卫华看看李汉,这时候八团九团的团长一个在天上,一个协调整个部队的补剂问题,现场职务最高的就是他们俩了,而李汉是临行韩复兴任命的最高战地指挥官,统一协调一团二团六团七团八团九团的战术行动。

   “我是龙血远征军的指挥官李汉,我跟李岩将军可是本家呢!”李汉说着拉起头盔的面罩,走向李岩。看着李岩的样子,李汉不敢相信自己现在居然要跟一个三百多年前的名将当面锣对面鼓地交谈。

   “李汉将军,甲胄在身,不便行礼!”李岩拱手为理。

   “彼此彼此!”李汉两忙学着他的样子还礼,远处的卫华噗哧笑了出来。而李汉很快扯入了正题,“李岩将军拦住我军去路所为何事?”

   “大顺皇帝新近登基,奈何关内不稳,关外又有鞑虏不时侵犯,我大顺皇帝得知龙血远征军攻占了定州、望都、保定,特名在下来拜会,希望贵军能够归顺我大顺王朝,共御外侮!”李岩巧舌如簧。

   “李岩将军差矣,我龙血远征军乃大明后裔,韩家儿郎,岂可事李闯?我等的大任就是消灭关内割据势力,平定关外各路诸侯,恢复我汉家昔日江山!”李汉发现自己学说文言还真有些像模像样,“今日我等此行乃为山海关外之入侵满人,还请李岩将军让开一条去路!”

   “恕在下不能从命!”李岩说着开始后退。

   “李岩,你以为你这些人能拦住我们吗?”李汉大笑一声,一架不知道什么时候盘旋在头顶的直升机上倏然垂下几个人,其中一个对着李岩的后脑来了一枪托,李岩哎呀一声倒在了地上。

   “休得伤我夫君!”红娘子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同时满天箭雨呼啸而至,可是已经晚了,李岩已经被几个特种作战部队的士兵给架走了。龙血部队没有还击,处在羽箭射程之内的李汉只是拉下了头上的面罩,然后任由那些羽箭射到自己的高分子材料做成的作战服和头盔上。箭雨停了下来,红娘子已经奔到了李汉面前,抽出了手里的宝剑,指着李汉。李汉没有说话,他手里的手枪响了,红娘子的马匹一下子瘫在地上,红娘子从马上摔了下来,又被龙血部队生擒了,那一彪队伍看到两个主将被擒,顿时打乱,这些没有什么组织性的军队马上跑得跑,散的散。

   “这样的队伍能够打得过吴三桂和多尔衮才怪!”李汉叹口气。

    李岩醒过来的时候红娘子正坐在他的身边,他感觉自己身子下面的床铺正在晃动,看看自己身边这些奇怪的摆设,李岩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夫君!”看到李岩醒了过来,红娘子喜极而泣。

   “你也被他们抓来了?”李汉伸手抹去红娘子脸上的泪水,他惊奇地发现自己这个俘虏居然没有被绑上,而眼前的红娘子也手脚自由。

   “李岩将军!”李汉走了进来,他的后面还跟着卫华以及九团团长刘翔,“你感觉好些了么?我那些手下下手不知道轻重,在下致歉了!”

   “阶下之囚,无话可说!”李岩横了李汉一眼。

   “李将军此言差矣,我们同为华夏子孙,汉家儿郎,我们请李将军来作客,不是当阶下囚请来的!”李汉看着李岩的眼睛,“以李将军的聪慧,难道看不透你早晚要死在李自成手里吗?李自成跟勾践那种只可共苦不能同甘的人有什么区别呢?在下看到了李自成此人心胸狭窄,早晚要加害李将军,身为李氏一族的子孙,李汉斗胆冒犯将军,将将军请到了我这坐车上!”这句话让李岩地下了头,而红娘子则不时用眼睛看着李岩,对李汉说道:

   “我夫君早就说过,他早晚要死在李自成之手,并且预言李自成这个大顺皇帝当不久--!”

   “住口!”李岩大喝一声,打断了红娘子的话。

   “李将军!”卫华开口了,“留在这里吧,我们将待李将军为上宾,等到李自成覆灭后李将军再选择去留,我们不愿意看到一个如此天纵奇才毁在李自成手里!”卫华的话很直接,“并且我们为李将军准备了《巧夺天工》一书,李将军可同嫂夫人到定州、望都、保定任选一地居住,有我们龙血远征军的保护,就算多尔衮加上李自成也不能动李将军一根汗毛!”

   “世间真有此奇书?”李岩的两眼放出了光芒,长久以来在李自成王国的权利漩涡里挣扎,李岩累了。

   “就是那样一部书!”李汉接过卫华的话,指着桌上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到了我们龙血远征军本部,李兄随时可以看到巧夺天工这样的书籍,并且见到许多巧夺天工之物!”

   “娘子,你看--”李岩动心了。

   “奴家陪着夫君!”红娘子点头。

   “在下这就送两位前往我们的龙血远征军位于定州的本部!”李汉对着刘翔点点头,刘翔招呼着两人走下了这辆加长加大的装甲车。看着满眼惊奇的李岩跟红娘子走进专门为了运送他们俩准备的那驾直升机,三个人都笑了:因为李岩是韩复兴前不久制定的一个拢才计划必须要的一个人,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了并收到了龙血部队麾下。

   “报告团长,有一支队伍从东北方向冲过来,看样子不下一万人,现在距离我们队伍55公里!”耳机里出来境界直升机的报告,这已经是李汉他们送走李岩与红娘子之后的四个小时了,这时候龙血的队伍已经移动到了北京城的东北方向,估计再用不了多久就靠近吴三桂的防区了。

   “能看清旗帜吗?”李汉问道。

   “能,是吴三桂的队伍!”

   “把影像资料穿过来!”李汉打开了自己坐车上的一个显示器,一彪队伍果然正在地面上行进,当警戒直升机把镜头拉近的时候,李汉甚至看到了有人扭头看着天上的直升机,“对他们喊话,就说龙血远征军正在这一区域活动,其它任何队伍不靠近!同时下去接触一下儿对方,看看他们什么意图!”李汉不知道对方的来意,他是来找机会同时收拾李自成、吴三桂和多尔衮的,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前面的队伍听着,前方五十里是龙血远征军的势力范围,任何队伍都不准经过!现在你们马上停止前进,等待我们的人接洽!”副驾驶沙宝亮用挂在飞机上的大喇叭喊道。

   “元帅,天上那个铁鸟说话了!”吴三桂的卫队长求三强指着天上的直升机道。

   “我听到了!”吴三桂勒住了马缰绳,整支队伍停顿了下来,然后直升机越来越低,直升机螺旋桨巨大的轰鸣声和卷起的大风让处在队伍最前面的吴三桂几乎眼睛生疼,“好厉害的铁鸟!”

   “元帅,铁鸟里面有人!”求三强眯缝着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指着在他们前面十几米远处悬停的直升机喊道,现在直升机的驾驶员有意卖弄,直升机的距离地面的高度只有几米,地上的枯枝败叶被螺旋桨的疾风卷出老远。

    终于,直升机落在了地上,刚才喊话的沙宝亮走出了飞机,端着冲锋枪走到吴三桂面前:“你们是什么人,到这里来干什么?”

   “大胆,见了我们吴大帅不行礼!”求三强看着这个装束怪异的人对吴三桂大喊大叫,不由心中来气,吴三桂却儒雅的一挥手制止了求三强的咆哮,平和地说道:

   “在下吴三桂,求见你们将军!”

   “他就是吴三桂?”看着这个跟一介书生没有两样的吴三桂,李汉心里一怔,可是沙宝亮却条件反射般地喊道:“你就是吴三桂那个大汉--”他的“奸”字还没有出口就被李汉喝止了:

   “对吴三桂客气点儿,告诉他我一刻就到!”说完命令任抗日启动了自己的坐车,紧随这李汉的两辆装甲车也跟了上去。

   “吴元帅,我们李将军马上就到!”沙宝亮不好意思的地看了吴三桂一眼,他的历史学知识告诉他,吴三桂和李自成之间的战争还没有爆发,吴三桂应该还没有降清。

    几百公里外的定州,一支打着龙旗的队伍缓缓开进了定州城,这是南明皇帝派出来联络勤王力量的队伍,这支武装力量的领头人正是史可法。然而,史可法一进入定州就坐了冷板凳,现在驻守定州城是三团,三团团长赵飞是个有名的慢性子,这不现在他利用那根从龙魂基地接过来的超导电缆提供的电力,正在给自己的办公室装电灯。同时他心里琢磨着,过几年能够开采的铀矿并提纯后,应该在中国多建几座核电站,这样出了保障生产用电外,还要用全中国的老百姓都用上电灯。跟着他摆弄电灯的除了一个警卫员之外还有杨二蛋,现在的杨二蛋和不得了,他被龙血部队的世界给迷住了,如同一块儿海面遇到水般拼命的吮吸着,这短短的几天里他已经学会了好多东西:譬如接电线插头、开关影碟机、使用吸尘器等。但是按照李汉的安排,他要让杨二蛋多学习一些应用技术,然后去培训他的扬庄子那些跟他年龄差不多的同辈们,这样在龙血基地和最广大的百姓之间就有了一个桥梁可以沟通。当然韩复兴把李岩弄来也是这个目的。

    赵飞知道史可法来了,可是他却不愿意去见史可法,以为他知道自己这支队伍不会当勤王的力量,相反还要慢慢消灭中国境内的那些王侯将相。把史可法前来当说客的消息报告韩复兴后,赵飞就开始忙着鼓捣他的办公室了。以前的县衙现在不叫县衙了,它被李汉改了名字:定州人民政府,李汉决定在定州搞三权分离试点儿,可是没等李汉开始搞,他就被韩复兴给派到了外面去带兵了。现在的赵飞是定州的最高行政长官,他发现这个小城很容易管理,好多人家里非常贫穷,可是这些人宁愿挨饿也不去偷不去抢,于是他就沿袭李汉做法,只要每家出一个人为龙血部队做工,他们就保证这家人两个人的口粮,设置进入李汉办的学堂也有饭吃,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签署一个在李汉的学堂学习完毕后在龙血部队工作三年的合同,当然这三年这个人和他的一个直系亲属会得到充足的口粮。

    城外的龙血部队已经在整理荒地了,这些荒地将成为李汉嘴里的“试验田”,因为李汉的一分计划书早就被韩复兴批准了,这份计划书包括在定州发展工业、农业的一个完整计划方案。整理荒地准备种下龙血基地的作物种子只是其中一个步骤而已,随后李汉还要把自己的试验田推广到定州更广大的农村,乃至整个河北、整个中国。他的目标非常宏大,他要在明朝末年就解决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不理会赵飞让史可法坐冷板凳,李汉的坐车已经开到了吴三桂面前,他的警卫连长任抗日抱着冲锋枪当先跳了下来,吴三桂看到在众人保护中的李汉就知道他是这些人的头儿,连忙从马上下来走到李汉跟前。

   “不知道这位将军怎么称呼!”吴三桂的声音听起来很好听。

   “在下李汉,吴大帅之大名四海之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李汉佩服万分!”李汉恭维道,“不知道吴大帅不去山海关压制辽东的满人,因何带人来到这里呢?”

   “李汉将军过奖!”吴三桂微笑一下,“吴某在山海关上听闻李将军的部众兵不血刃地从闯贼手中夺取了三座城池,前来瞻仰李将军和贵部风采!今日得见李将军手下都飞上九天,吴三桂佩服万分!”说完吴三桂对着李汉弯腰抱拳。

   “吴大帅如果愿意同我龙血远征军共镶盛举,李汉愿意代吴大帅向我龙血远征军元帅引荐!”李汉笑着说道,其实他心里正在琢磨如何把吴三桂拉过来,毕竟韩复兴对吴三桂的军事才能钦佩不已。

   “李汉将军此言当真?”吴三桂笑了,如同出风拂过大地。

   “外面人多眼杂,不如吴大帅到在下座车一谈如何?”李汉指了指自己的座车,吴三桂毫不犹豫地拔腿就走。

   “大帅!”求三强拉住了吴三桂,同时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李汉,吴三桂摇摇头,拉开了求三强拉住自己的手,登上了李汉的座车

   “吴大帅跟李自成有血海深仇,眼下可是正打算降清!”待吴三桂坐定喝了一口自己给他倒的冰茶后,李汉突然问道,这句话让吴三桂咳嗽起来,他镇静地看着李汉,“吴大帅不必镇静,如果没有我龙血远征军的出现,我想大帅降清是唯一的出路!”

   “李将军真的这么认为?”吴三桂看到了李汉眼里的诚恳。

   “不错!”李汉看着吴三桂,“大帅其实比我更明白,这大明江山已经从根里腐烂掉了,天下百姓弱项安居乐业,必须埋葬大明,另立新朝!”

   “李将军可愿意与在下歃血为盟?”吴三桂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李汉佩服吴大帅的军事才略,我龙血远征军每一个稍具才能之人对吴大帅皆佩服不已,能与吴大帅歃血结拜,李汉求之不得!”李汉想起贺龙跟那个少数民族朋友的结拜,他相信在这样一个历史背景下,韩司令一定不会介意自己这么做。

    两人叙过年龄,吴三桂比李汉大五天,两人走出座车,在众人面前歃血为盟,然后两人又走进了座车。

   “贤弟刚才所言极是!”吴三桂的脸色凝重起来,“大名王朝自从万历年间就已经腐朽了,崇祯皇帝不可谓不勤勉,可此人刚愎自用,难以挽大厦于将倾,我吴三桂为大明江山东拼西杀,但是却自知下场极惨!不知贤弟如何指点当前江山?!”吴三桂想听李汉的意见。

   “小弟所想,在大哥看来可能是离经叛道,不知道大哥能否容忍!”李汉试探着吴三桂的底线。

   “贤弟但说无妨!”吴三桂岂能不明白李汉的用意。

   “小弟和整个龙血远征军的要建立的是一片人人平等、男女平等、无君无臣的乐土,我们要消灭那些王侯将相,让天下人人人平等,每个男人只能娶一房妻子,每个女人都有跟男人相同的权力,女人更不用再裹脚,当然女人更可以做官,但是那时候那些人不叫官,叫公务人员,他们的指责是为整个天下之仆人!当然我中华的疆域要扩大,只要我们能够走到的地方,都将是中华的疆域!”李汉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吴三桂的脸色越来越白,最后变成了惨白。

   “这不是一个乾坤颠倒的天下吗?”吴三桂喃喃自语。

   “大哥,你可知道男人是从何事开始主天下,女人又是何时开始裹脚的呢?”李汉问吴三桂。

   “男人主事天下,当从三皇五帝开始,女人裹脚当从李后主开始!”吴三桂说出了自己的认识。

   “三皇五帝之前,中国土已经繁衍声息了不知道多少代,女人裹脚之前的汉唐,不正是我中华无敌于天下的两个时代吗?所以那些看起来理所当然的规矩,都是庸人自扰,缚住了自己的手脚,我们为什么不抛弃那些陈规旧矩呢?”李汉的话让吴三桂的脑子里一阵激荡,一个连大明天下都敢反的人,面对李汉所说的这些的时候,几乎要退缩了!

   “贤弟认为这些能做到吗?”吴三桂满头大汉。

   “当然一代人做不到,我们能做的就是让天下人都过上好日子,同时把中华的疆域扩展到极致!”李汉说出了自己能做的,“眼下当务之急是我龙血远征军愿意同大哥将满人、蒙古人、李自成、张献忠和那个南明小朝廷全部灭调,然后挥师南进,平定南越,进而将藏边地区一统,最后剑指西北,将一个大哥想到不敢想的大平原给并入我中华版图!” 李汉说着打开了桌上的笔记本,调出一张1644年的世界地图,他指着长城以内明朝的版图道,“这就是我们自以为是天下的大明,却不知道天外有天,大明之外更有将近几十个大明的地域存在!”

   “大哥愿意唯贤弟马首是瞻!”吴三桂突然占了起来,因为李汉指给了他一个从未想到过的世界。

   “是我们兄弟为中华的强盛,为了整个天下的大同盛世共镶盛举!”李汉随后把吴三桂的事情通过视频电话报告给了韩复兴,吴三桂看着突然出现在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韩复兴,真是开了眼界。他不知道为了这样的影像传输,从这里到定州,每隔几十公里就有一架直升机担任着数据传输的业务。

    接下来的时间里,卫华、米蓝、高翔都钻进了李汉的座车,通过视频电话,韩复兴跟自己手下的十一个团长共同制定了山海关之役的作战方案,为了尽量减少中华儿女的伤亡,龙血部队决定除了镇守基地的四团、戍卫定州的三团、治理望都的五团、保定脱不开身的六团七团之外的一团、二团、八团、九团、十团、十一团全部投入这场战役,其实韩复兴的意思是关外的现有经济基础可以遭受破坏,但是关内富庶的地区绝对不能遭受荼毒。

    公元1644年,当张献忠在西南、南明小朝廷在东南各自割据的时候,一场史无前例的山海关之战打响了,可这场战役的进度之快超出了龙血部队以外所有人的预料:这个战役只持续了七天,后世史学家城习惯称这场山海关战役为七日之战。

    刘修作团长的十一团是最后入编到龙血部队的,但是十一团跟会飞的九团、消灭十几万八旗兵的二团一样,是这场战争中最出风头的。战争一开始,九团十一团就互相配合着利用掏心战术抓住了李自成、李宗敏以下大顺军上百名将领。当吴三桂的大军向着扑向山海关的百万农民军发动攻击的时候,农民军变成了一盘散沙,因为他们这些队伍中能够领导万人以上队伍的人都被九团、十一团掏心而去。一团二团十团的任务是狙击趁机对吴三桂发动攻击的多尔衮的八旗兵。谁知道自以为抗不住农民军进攻的吴三桂一定会向他乞降的吴三桂居然如同牧人轰鸭子般把李自成的百万农民军轰散了,刚要趁火打劫的多尔衮顷全部八旗骑兵的兵力向山海关推进,可是他的骑兵部队遭遇了二团的重装坦克,密集的炮火覆盖,多尔衮的十几万骑兵变成肉泥,然后九团、十一团的人马再次从天而降,把八旗军那些没有断气的将领全部活捉了回来,身受重伤的多尔衮也成了阶下囚。

    在公开处决了李自成和多尔衮两支武装力量的高级领导人之后,吴三桂带着自己新胜之余的虎狼之师挥军北上,将辽东清军的有生力量连跟拔起。整个关内沸腾了,自岳飞以来就高喊的“直捣黄龙”的口号终于变成了现实。在这场战争中大出风头的龙血远征军的几名将领:卫华、高翔、刘修以及带领三十万明军将清军经营多年的大本营连跟拔起的吴三桂成了人们嘴里的英雄。他们也是后世军事学家和军事爱好者谈及本朝轶事时提及频率最高的四个人,而作为这场战役作战计划的主要制定者的韩复兴和李汉,则被他们自己刻意掩盖了起来。

    一场山海关战役之后,龙血部队把河北、辽宁、山东、山西、河南纳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而吴三桂的部队则活跃在整个东北、华北的广大地域上。因为龙血部队所存储的油料有限,再加上武器装备的磨损情况较为严重,在把吴三桂请进龙魂基地参观之后,韩复兴跟吴三桂做了一次长谈,他支持吴三桂的骑兵对中南、华南等力量薄弱地区的蚕食,但是告诫吴三桂先不要动南明小朝廷和张献忠以及塞外的蒙古人和西藏地区,等龙血在河北的工业建设起步后再展开统一全国的行动。

    吴三桂现在把龙血部队这伙儿人奉若神明,但是处于征收更多的赋税的目的,吴三桂依旧用明朝统治者的统治方法统治着龙血部队不去触及的地区,正是因为有了龙血部队和吴三桂的“一国两制”,在龙血部队工业基地的建设过程中反而多处了好多便利,譬如都某些地域矿产的使用,当龙血部队不方便出面的时候,吴三桂的力量会出面办妥这些事情。同时龙血部队除了给吴三桂配备的预警直升机外,其他一切坦克、装甲车、直升机等耗油的设备都被禁止使用了,这样做是为了给即将到来的工业建设省下些油料。

    而以前流窜在沿海的大明水师则被吴三桂收编麾下,现在除了南明王朝控制下的那支大明水师之外,吴三桂也有了自己的海军,而这支水师海军就成了中国海军的前身,直到大港造船厂制造出一系列钢铁战舰后,这些水师官兵中的大多数从木船上离开了,邓十长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