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胡笳十八拍 第二拍 自欺欺人

maolaoda 收藏 1 186
导读:[原创]胡笳十八拍 第二拍 自欺欺人

第二拍  自欺欺人

    自欺,才能欺人!

    守城的戍卫官胡彪感觉全身没有力气,自从九天前他们这支队伍攻下定州城之后,胡彪已经好几个晚上都在女人的肚皮上度过了。昨晚也不例外,他同时把以前定州知府的两个小妾都召进了自己房中,惊惶失措的卫兵把他从酣睡中喊醒,然后胡彪来到了城门楼子上。晨曦中的护城河边一溜排开了几十个铁疙瘩,这些铁疙瘩都伸着长长的炮管子对着城墙,其中一个铁疙瘩上站着个胡彪从来没有见过的起一装束的男人,他身边有两个人举着两面特大号儿的透明之物,看起来像是盾牌。

    这个男人就是卫华,他看到胡彪来了,眼神中放出了光彩。

    “阁下是守城的戍卫官吗?我是龙血远征军前锋卫华,我命令你马上放下吊桥,率部投降,否则我们将杀入定州城,到时候你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卫华的话连它自己都感觉好笑,但是没办法,跟几百年前的人说话,只能用这种方式。

    “龙血远征军是啥玩意儿?”胡彪问身边的卫兵,卫兵摇摇头。于是胡彪就下达了一个命令,“给老子射死那个家伙!”

    “是!”随着应答声,羽箭铺天盖地而下,卫华的两个警卫员马上用手里的高强度防暴玻璃盾牌挡住了射下来的羽箭,舟桥营战士们开来了架桥车,在纷飞的箭雨中,四根二十多米长的钢轨很快就架到了护城河上,然后不到十五分钟,一座能够耐受两百吨压力的简易钢铁桥梁桥梁就出现在了守城农民军的眼前,这时候他们已经停止了射箭,因为他的羽箭对城下的铁疙瘩们构不成任何伤害,甚至连那个站在铁疙瘩上的人也伤害不到。守城农民军目瞪口呆地看着城门口发生的一切,卫华的坦克开始后退,两辆冲锋坦克开过来,履带在钢铁桥梁上发出刺耳的咯吱声,转眼就开过了护城河,撞开了定州城坚实的城门。

   “给我用炮轰!”胡彪说完点燃了城门口的四尊大铁炮,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之后,胡彪才发现因为这些铁疙瘩距离自己太近,而城门楼子上的铁炮又是固定角度发射的,所以那些铁砂、铁丸都远远落在了那些铁疙瘩的后面。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怪物,弟兄们炮呀!”守城的农民军马上乱成了一团,纷纷夺路而逃,胡彪挥刀砍了两个跑下城墙的士兵,可是他却阻止不了更多人的逃走。隆隆的坦克开进了定州城之后,跟在卫华的重装部队后面进来的特种作战一团的部队没有遇到丝毫抵抗,城内的农民军已经逃的逃、降的降,卫华他们几乎兵不血刃地就把定州城给占领了。而进程的时候,李汉看到了大街上紧闭的店铺和一双双躲在窗户后面惊恐的眼睛。

    与此同时,铁丝网在已经扩大成一个倾斜的大坑的龙魂基地出口处拉了起来,特种作战四团担负起了守卫基的任务。

    龙血部队一团、二团两千二百人暂时在定州城驻扎了下来,二团的任务是负责定州城的防守,而李汉接受了一个重要的任务:负责安抚定州城内的几万百姓同时恢复定州城里正常的商业运营,并且开始在定州城里兴建一个食品厂,利用基地内存储的粮食加工食品。李汉不懂食品生产,他让工程营二连的连长庞四海带领一个连百十号人负责在定州南城根大兴土木,自己却开始着手恢复定州城内正常生活秩序的问题。

    李汉跟任抗日带着警卫联几个战士走进文庙,他选中了这里作为办公地点,是因为县衙被卫华当了团部。

    第一件事情是去摆放本地有名的文人,在这点儿上,李汉的古文化知识和任抗日的定州话搭配了起来,曾经在万历年间担任过知府的孙瑞海第一个第一个被他从未见过的一身起一装束的两个人给说动了,答应帮着龙血部队稳定城内的局面,李汉的回忆录中对孙瑞海评价很高,说他思想开通,丝毫没有迂腐文人的穷酸。任抗日的回忆录则把孙瑞海贬得一文不值,说他是个快要饿死的穷酸,因为李汉带去的几只全聚德烤鸭和稻乡村绿豆糕这个满嘴仁义道德的老家活才同意帮忙的。

    然后孙瑞海又联合地方上的几个长辈,逐家逐户地瞧开了那些紧闭的房门,当然对于城内的六千住户,每家都收到了两斤龙血基地烹制的色香味美的稻乡村绿豆糕和一丈龙血基地地下工厂放了好几年的棉布,这些绿豆糕和棉布居然奇迹般地让这个定州城活了过来,当第二天很复兴带着自己的警卫员走上定州的街头时,已经有不少小商小贩开始吆喝做生意了。

    至于人们如何接受龙血部队这些人的装束问题,巧舌如簧的孙瑞海告诉那些狐疑的民众,这些人的装束都是龙血远征军的铠甲。而至于龙血远征军从哪里来,李汉的谎言编造的有板有眼:大明洪武年间,为了大明天下的长治久安,洪武皇帝朱元璋从全国各地选派了三千名男女,乘船到了一座海外孤岛,并且委派了徐达、常遇春等将军远赴孤岛训练这些军士,后世传说徐达死于大明洪武皇帝之手、常遇春四十岁就得病暴毙,其实是大明洪武皇帝为了后世而做得种种巧妙安排。当然了,现在这些远征军就是那三千军事的后裔,当然是名正言顺的大明子民。最近有消息说大明天下处于风雨飘摇中,这些大明的守护着回来拯救大明天下了。至于他们的铠甲、武器、车辆则是他们从一本名为《巧夺天工》的上古汉书中学到的制造之法。这个美丽的谎言让大多数自认为是大明子民的人深信不疑,同时这个说法如同长了翅膀般传遍了整个定州城,那些躲在窗户后面的眼睛的主人们都出来亲近这些跟自己同属大明的汉家儿孙。

   “我家就在城西的塔宣村,经过了二百多年的风雨,不知道是否还有亲人再世!”任抗日抹了一把泪水,他的泪水感动了好多爱感动的人,他们纷纷劝慰任抗日回家看看,任抗日感激的看着这些定州老乡,其实他在想念自己三百年之后的亲人,而不是两百年之前那些子虚乌有的亲人。

    就在一夜之间,因为速凝水泥先进的建筑设备,南城根的食品厂厂房建立起来了,这是一个楼上楼下共三层、占地2000平房米的厂房,总共达到了近6000平方米的生产车间,当走出门口的定州居民看到自己眼前突然矗立起来的这个庞大建筑的时候,关于《巧夺天工》那本书被传神了,人们在街头巷尾议论着这些从海外回来的大明汉家儿孙们。而接下来的事情更让这些居民赶到新奇:城内的县衙撤销,一个名叫人民政府的机构建立起来,随后担任这个政府长官的李汉又在文庙附近搞了一个学堂,专门让一些年龄不超过十六岁的男子学习据说是从《巧夺天工》这本书里得来的知识,其实说白了就是建筑、制造、种植等技术。同时李汉那个运进了打量生产设备的食品厂开工了,这些极其所需要的动力来自地下基地的常温核反应堆,然后通过一条胳膊粗的超导电缆传输到了这里。这是中国人在2008年刚刚创造出来的不需要大量冷水就能运转的核反应堆,没有人想到这项世界最先进的核反应技术的第一次应用却是在乱世中的明朝末年。

    李汉带着自己用食品和衣物引诱到自己学堂来学习是食品制造一百名男学徒和地方上一些诸如孙瑞海等有头脸的任务参观了自己的食品厂,看着粮食和调料从机器的一端倒进去绿豆糕和其他一些吃起来极其好吃的熟食从机器的另一端跑出来,这些老成持重的人跟那些年轻人一样,不由自主睁大了眼睛。然后紧挨着食品厂,一座纺纱、织布成衣制造工厂也建立了起来,并且很快利用基地内运出的设备开始了服装生产。定州城内的民众居然在不到三天的时间里接受了龙血部队和龙血部队带给他们的文明,这让李汉吃惊不小,同时经过简单培训的一些男学徒很快掌握了食品生产的环节,这样整座食品工厂除了负责人和保安工作是从龙血基地出来的之外,任抗日的定州老乡很快成了这座食品厂的主力。

    没有遭遇到农民军的反扑,这让韩复兴很意外,派出去的侦察员报告,吴三桂已经从山海关出发了,据说要回北京投靠李自成。


    吴三桂带着一万人马磨磨蹭蹭地走着,这是他的一个策略,他故意拖延进京的时间,等待着局势的变化,然后再做取舍。两天前他接到消息,说定州城被一直装备奇异装束奇特的队伍给占了,可是李自成并没有派军队反扑,因为李自成认为定州一座小城算不上什么,等到自己把吴三桂和多尔衮的八旗军问题解决了,自己几百万人的军队踏平定州也只是小菜一碟。

    吴三桂一路走着,走走停停。现在是离开山海关的第四天了,吴三桂不断接到来自各地的消息,其中包括李自成的、多尔衮的、张献忠的、明朝王室的,还有那支占领了定州城的奇异部队的消息。

    突然,有人给吴三桂带来了一个晴天霹雳:李自成杀了吴三桂全家一百多口,同时陈圆圆已经被李自成列为禁脔,日夜派人守护着,吴三桂当场吐血昏迷了过去。


   “有了拿下定州城的经验,我们可以移植到解放保定上!”李汉和卫华把定州城的防务、管理交给了特种作战三团,现在他的任务是去把保定拿下来,同时捎带解决了望都。现在站在韩复兴面前的除了一团团长李汉、二团团长卫华外,还有五团团长丁杰、六团团长楚伟、七团团长江风、八团团长米蓝、九团团长高翔。

   “这次行动一定要注意保护古文化遗址,尤其是古莲池和大慈阁,这些地方要是缺了一块儿砖瓦,回来我把你们工资扣光!”韩复兴看着四个急着动手的手下喊道。

   “司令大人,我们的工资又不能买东西,你扣就扣吧!”丁杰一向说话随便,他的话让所有人哈哈大笑,因为丁杰说得是实话,他的工资放到1644年的乱世中实在什么也买不到,除非什么时候大家不用银子、银票、铜钱而改用人民币了。

    吴三桂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卫华的二团为先锋,七个特种作战团近八千人人的队伍已经开到了望都城下。在经过清风店的时候,七个特种作战团对这个小镇不屑一顾,但是这一路上他们近千辆各种型号的车辆掀起的冲天烟尘还是让无数人为之侧目,而九团不时盘旋在空中的直升飞机则让好多人感觉到了无比的恐惧。当然这支让所有人都看不懂的队伍引起了李自成、多尔衮、吴三桂等逐鹿各方的贯注。

    胡彪终于从他藏身的一家人的密室里跑出了定州城,然后快马加鞭逃窜到了望都。这里的戍卫官是他的哥哥胡龙,当胡彪用颤抖的强调把发生在定州城的事情告诉正搂着从望都知县手里抢过来的女人饮酒作乐的胡龙时,胡龙却眯缝着迷离的醉眼说道:“二弟你太……太……好色,大哥我……我……我……给你报仇,让……那些……那些什么龙血军血洒我……我……望……望……望都城下!”

   “哥,那些铁疙瘩打不坏,他们还能冲破城门!”胡彪看着醉醺醺的大哥,提醒道。

   “哥……我……我早就……听……说……说了那些……人……在定……定州……的事情,哥……我……我不怕!”胡龙说着抓起自己的大刀,迈步就要往外走,那个端起酒杯要灌他酒的女人被他撞了个趔趄,也就在这时候,连招呼都不大就率领重装部队闯进城的卫华的坦克已经停在了县衙门口,因为是白天,他的坦克挨了几炮,但是当那些城门上的铁炮对着这样坦克无可奈何地停止射击的时候,也是城门守卫仓皇逃窜的时候,因为卫华的坦克对着城门不远处开了一炮,一个直径几米的大坑的出现让那些守城的农民军彻底失去了斗志。任抗日带人从一辆装甲车上跳下来,啪啪两枪把举刀砍向自己的两个守卫撂倒,然后冲进了县衙后宅,一脚踢开了房门。

   “哥,他们来了!”胡彪看到了举枪冲进来的任抗日和他身后的百十来号人,胡龙也不管来的是什么人,举起大刀就要杀人,任抗日手里的枪响了两声,跟门口的两个守卫一样,胡龙胡彪兄弟都是腿上中弹,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那个赔胡龙喝酒的女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把他们都拖出去包扎伤口!”随后走进来的卫华大声命令。

   “卫团长攻城的任务完成了,我看我们是不是该把这座小城按照既定计划交给丁杰了,我们得去城外会合老楚,向北京出发吧?”

   “你以为我们团没有坦克?”丁杰笑着走进来,“这样的小城我们一个班一辆坦克一辆架桥车就能打下来!”

   “我们团派两个人驾驶一辆坦克一辆架桥车就能打下这样的小城,老丁你们用一个班太浪费了!”楚伟也进来了。

   “先别光顾着吹牛,我跟卫团长得去山海关看看了,老丁你留在这座小城开始你们伟大的战后守卫、战后重建工作吧,反正这里没法连接上基地的电能,你们到了晚上办公只能用柴油发电机了!”李汉有些嘲弄的意味。

   “你比我恐怕更惨吧,别以为自己有仗打就了不起,我看你们面对山海关大战的局面怎么动作,哈哈哈!”丁杰说着对着自己的警卫员一挥手,“让一营二营负责城墙、城门的守卫工作,让政委带着三营搞政工,老子也乐得轻闲几天!”

   “别忘了我们在定州的经验,此外对外言行口径尽量保持一致!”李汉有在定州的工作经验,他不由嘱咐丁杰道。

   “去山海关外喝你的西北风吧,我老丁的五团要在望都给你搞出点儿声色来!”丁杰说着就往外推其他三个团长,他现在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盘了。

   “过河拆桥呀,要不是老子的重装团把这里的人都吓住了,你小子能这么快就进来当土皇帝!?”卫华笑着走了出去,然后三个团长各自踏上自己车辆,穿过北门跟等候在北门的七八团九团会合后向北而去。

  
    从昏迷中醒来的吴三桂抽出箭囊里的一只羽箭,随手折断:   

   “我吴三桂对天发誓,不杀光闯贼,誓不为人!”说完他传令下去,一只万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变了个行进风向,向着山海关方向折回,中国历史上“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传说开始了。

    多尔衮看着细作从北京发回来的飞鸽传书,他知道李自成犯了一个大错误,那就是不应该杀了吴三桂的家眷并占有了他最宠爱的小妾,他知道吴三桂倒向自己这边只是时间问题了,大明关内的万里锦绣江山指日可待了!不知道怎地,多尔衮突然想起了自己见到的陈圆圆的那幅画像,胯下之物不由骚动起来,他想起了到了床上就跟一头发情的母狼没有区别的那个女人--他的嫂子,也就是后世的孝庄太后。

    张献忠刚刚从睡梦中醒来,摸摸身边玉体横陈的几个美女,张献忠的欲念大洞,可是这几个被自己摧残了一宿的女人不再是处女了,他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这里有四个被拔光了衣服并排成大字绑在床上的处女,这张大床是特制的,张献忠最多的宿在这张床上结束了六个女人少女时代。张献忠扑到这些女孩子身上的同时也是这几个女孩子惨叫开始的时候,门外的老仆人心里暗暗叫着“造孽”,却无能为力。

    与此同时的南京,不怎么被后世承认的南明皇帝登基了,尽管北方的江山已经大乱,可是这个新登基的皇帝还是把登基大典搞得隆重无比,也许这些能够弥补他以后死在缅甸的遗憾吧。


    在保定南门,龙血部队分成了两股:六团七团的部队留下了,而一团二团八团九团则继续向前开进,他们要绕过北京去监视山海关战场,然后找个合适的机会拿下北京城。这是一种最好的安排,因为六团七团的装备虽然比起二团差了许多,但是他们的轻型坦克和装甲车在这个世界里还找不到龙血部队以外的作战对手,而八团作为后勤保障团九团作为航空团开赴山海关是再好不过了。

    李自成得知吴三桂引兵回到山海关的消息后沉默了,他也不知道自己那根筋不对了,挥手之间就把吴三桂一家老小给杀了,这个命令好像是自己在睡梦中发出的吧?不过现在没有时间去检讨过去的对错得失了,当务之急是解决了吴三桂这个心腹大患,然后想办法对付多尔衮的八旗军。李岩一手策划的情报系统送来了南边那支奇异队伍的消息:他们又攻占了望都、保定,并且已经有一部分怪异车辆开赴京城方向,而这只队伍的上空还有各种闪着金属光泽的铁鸟盘旋飞舞。

    把牛金星和李岩召进宫,李自成让能掐会算的牛金星和文采盖世的李岩出主意。

   “神兵天降呀,但是他们不会进攻我大顺帝都!”牛金星摸着山羊胡子,一对三角眼滴溜溜乱转。

   “待臣下去跟那支队伍接触一下!”李岩说完走了出去,自从李自成进北京后,李岩赶到自己身边的人都变了,变得贪财好色了,以前一起打天下的老兄们之间更隔膜了许多,大家都没有了往日的互相信任。最近以来李自成一直在排挤自己,同时坊间传来各种闲话,说什么“十八子主神器”的十八子--也就是李字不是李自成,而是李岩。 
当然以前为了让李自成顺利夺取明朝政权,李岩利用人们的迷信心里编造出了这句话,还有那些“打开大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梁”的儿歌、民谣,都起到了收买人心的作用,但是现在自己反而是作茧自缚,尤其是“十八子主神器”这句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要了自己的名,与其如此,自己不如远离北京这个权力漩涡,眼前出现的据传是大明后裔组成的龙血远征军应该正是自己离开北京的机会。

   “李兄弟小心!”李自成不知道怎么说出了这么五个字,让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李岩感动了许久,“李兄弟”这三个字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

    走出门口的时候,李岩看到牛金星的嘴巴已经凑到了李自成的耳朵上。

    多尔衮看着细作划出的那支军队装束图,眉头陷入了深锁中,这是飞鸽传书送来的函件,多尔衮直接控制着军队的情报部门,这是一只不归属八旗军任何一支力量管辖的细作队伍,他们都经过多尔衮精心培育,这些人出了为人机警之外人人都能在看过一件事物之后把它画出来,明军神机营的弓弩的制造方法就是这样泄漏出来的。

    当然龙血部队几乎兵不血刃地拿下来定州、望都、保定,而且在定州城外拉出了铁丝网、在城内搞出了一个怪异的作坊,能做出好多好吃的东西。多尔衮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东西,但是他看到坦克和装甲车的时候却想到了古代的战车,那些士兵身上的武器装备让他想起弓弩,天上铁鸟的样子多尔衮只能联想到草原上的大雕。

    吴三桂同样得到了保定城被那支奇异对付攻破的消息,他在责成细作密切贯注这支部队的同时也拿到了那支军队的各种装备的画像,吴三桂的认识跟多尔衮差不多,但是最让吴三桂镇静的是这样一只队伍用了几十辆车就攻破了保定城,城里的农民军抱头鼠窜。如果自己能够跟这支军队联手,那么驱逐鞑虏,剿灭内贼不是易如反掌吗?所以吴三桂决定派出自己的心腹爱将前去接触一下儿这支部队。

    吴三桂的案头已经摆上了一封看起来不是降书的书信,这是他写给多尔衮的,因为他知道李自成肯定会对自己动手,以自己手里这缺乏给养的三十完边关守军对抗李自成铺天盖地而来的农民军,获胜的希望不大,即使获胜了,自己也会元气大伤,那么多尔衮再趁机动手,自己恐怕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拿下保定后,六团七团作了分工:六团戍卫,七团负责整饬整座城市,让这座农民军刚刚抢掠过的城市尽快恢复生机。保定城里出了农民军外,还有不少面对农民军放下武器的明朝军队,这就给整座城市的管理工作增添了无数困难,好在有李汉在定州的经验可供借鉴,当八团为一团二团九团运送食品的车辆经过保定的时候,那些绿豆饼再次发挥了效力,许多城市居民打开了他们房门,开始接受这些“大明汉家儿孙”,李汉的谎言在更广泛的范围内流传开来。接着京南门户的窗口作用,“龙血远征军”的宣传工作非常成功,很快南明小朝廷派人来联络龙血部队了。

    一团二团八团九团的部队到达丰台之后就走不动了,前面一彪人马挡住了部队的去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