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胡笳十八拍 第一拍 乾坤挪移

maolaoda 收藏 4 299
导读:[原创]胡笳十八拍 第一拍 乾坤挪移

第一拍  乾坤挪移
    世间没有偶然,那些偶然都是必然的孕育。 

    1641年,荷兰人把葡萄牙人赶出了马六甲海峡,控制了这条黄金水道。

    北京时间2006年10月6日凌晨3:00前后,世界各大国的地震台网都检测到了一股强烈的地震波,世界各大国都给出了一个不相上下的震级数字:8.6-8.9级!但是这次包括CNN、ABC、BBC凤凰卫视等在内的好多都落在了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后面,因为在地震发生前的96小时时,央视已经向全世界发出了地震预报,预报的震级是8.7级,同时中国中央电视台已经现场直播了震前人员、牲畜的疏散情况。

    “还联系不上吗?”胡哥的眼睛鲜红,一向温文儒雅的他这时候有些急躁。

    “联系不上,同时我们的一切探测设备都探测不到龙魂的信号!”机要秘书快哭出来了,五天前他刚去过龙魂基地,可是现在龙魂基地却神秘消失了。

    “专家组怎么说?”胡哥有些急躁的情绪稳定了下来,这种情况太不正常了。

    “我们在太行山区的专家用包括地震波探测仪在内的各种设备对300米到1200米的地下区域进行了探测,可是什么都没有探测到!”机要秘书的情绪也稳定了下来。

    “一座能够容纳几十万人的地下城市不可能就这么消失得无影无踪,命令震区搜索队继续搜索,一有消息马上向我报告,拼着让太行山龙血基地曝光的危险,也要把低下那三万多人救上来!”主席擦擦汗,“现在我要对同胞们发表电视讲话,温总理一会儿过来,让他先等一下!”主席说着走了出去。


    “还联系不上吗?”龙永生看着一片电磁干扰的大屏幕,整个龙魂基地安静异常,刚才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巨响,然后是整个基地剧烈震动了一下,随后所有的电磁设备都失灵了。

    “我们好像进入了一个被屏蔽的区域,除了电磁干扰之外什么都收不到!”韩复兴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地震不肯能就震动这么一下,况且这么一下震动不可能给我们基地造成任何损害!”李汉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感觉胸中非常郁闷。

    “说句不负责人的话,肯定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了!”龙永生抹了抹花白的头发,“我建议我跟李汉同志带上警卫员出去看看各个岗位的情况!”尽管自己是这个基地的最高指挥官,但是危急时刻龙永生还是要听听跟自己一起蹲过猫耳洞的老战友的意见。

    “我们已经在有36个小时没法跟外界联系了,现在那三颗给我们专用的卫星没有了踪影,我们基地里的一切电子设备几乎都失灵了,而基地跟外界连通的六十部电梯全部连电、损毁,我们只有依靠自己的手脚眼睛耳朵了!”韩复兴看着龙永生的眼睛,“老龙,还是你守在这里,我跟李汉出去!”

    “主任、司令!”李汉按了按腰里的手枪,“你们待在这里,我出去看看!”

    李汉说完推开们出去了,警卫连长任抗日跟在了后面。

    门口站岗的是广东小伙子陈小宝,看到团长连长出来了,陈小宝一个漂亮的军礼,李汉回礼完毕叮嘱道:“好好守在门口,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任何人进去!”

   “是!”陈小宝把怀里的微冲抱紧了些,李汉带着任抗日穿过一条长达60米的走廊,来到了一部电梯前。电梯上的指示灯现实数字15的时候,李汉跟任抗日踏出了电梯口,然后两人坐上了一辆电瓶车,顺着一个标有“特通”二子的甬道前进了3200米除时,那天迎接主席的那个大约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广场出现在两人面前,广场的最南端是一溜电梯间,门口守着两个跟陈小宝同样装束的哨兵。

   “情况怎么样?”出示过自己的证件后,李汉开始询问这里的情况,因为这里的大大小小60部电梯是联系外界的唯一通道。

   “按照上级指示,从5号晚上18点起所有电梯关闭,我们同外部安保部队的联系暂时切断,现在没有接到外部任何信号!”哨兵自己的回答,“36个小时之前,这里的电梯全部失灵,我们跟外界的有线、无线电话也全部失灵!”

   “你们先守在这里,随后我带人来!”李汉在哨兵的注目礼中离开了小广场,9分钟后他出现在了龙永生和韩复兴面前。

   “我建议我们马上开挖通向外界的通道!”李汉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天上有美国人、俄国人卫星的话,那么龙魂基地有暴露的可能!”韩复兴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小心作业,只要我们能够跟外界取得联系,下一步行动就好说了。我们不能被动地等待外面的信息进来,现在距离地震时间已经过去了36个小时,我想龙主任说得对,一定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了!”李汉在韩复兴面前说话一向直来直往。

   “我赞成从内向外打通一条通道,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不许使用工程炸药,只能用挖掘机械!”龙永生首先支持李汉的意见。

   “我也同意,现在马上动手,但是通道不能过大,以免对龙魂基地造成不必要的损坏!”韩复兴象爱着自己的孩子般爱护着这个基地,“这个项目由狄扬子工程师负责指挥施工,抗日带着警卫连负责外围保障,李汉你就坐镇中军仗,我跟老龙分别负责龙血部队和龙魂基地其他人员的安抚工作,把基地的真实情况有策略地告诉大家!”韩复兴的大将之风开始显现出来。

   “司令?”李汉对韩复兴的安排有些惶恐,因为这种安排相当于把对整个全局的控制权交道了自己这个团长身上。

   “要你去做全军12100人的工作,你能胜任吗?”韩复兴说完走了出去,龙永生和任抗日跟在后面也走了出去。没多久,当李汉给负责守卫电梯的哨兵打电话询问情况时,接电话的已经是任抗日了。

    公元1644年,陕西米脂人李自成率领他的农民军攻入了北京城,明朝最后一位皇帝崇祯在煤山上吊自杀,李自成和他手下的高级将领开始享受明朝统治者留下来的美酒美食美女。此时无论是关外的皇太极、镇守山海关的吴三桂,还是在北京城内肆意淫乐的李自成和他手下那些高级将领们,都对发生在距离北京城不过几百里的定州城发生轻微地震毫无所觉,这场轻微地震发生在李自成攻入北京城第六天的深夜。

    任抗日从直径不超过八十公分的洞口探出脑袋,外面阴云密布,可见度极低,远处闪着模糊的灯光。任抗日不由拉下了作战头盔上的夜视设备,他发现自己正处身在一片荒地上,一座城池就矗立在距离任抗日不远处,刚才朦胧的灯光正是从城门楼子上发出来的,一面绣着巨大的“李”字的黑色旗帜飘荡在夜风中。看着头盔上不断变化的数字,任抗日知道这座城池距离跟自己头盔之间的距离是1860米。把手里一个红外探测设备对着洞口外转了一圈,任抗日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人,他轻巧地跳出了洞口,跟在他后面的是警卫连的九名战士。最后一个战士把一截展开的天线固定在了洞口处,任抗日对着头盔上的麦克风吹了口气,耳机中想起了回应。

   “龙三,龙三,我是龙九!”任抗日笑声说道,“请确认!”

   “龙九,我是龙三,外面情况怎么样!”李汉的身边还站着刚刚回来的龙永生和韩复兴。

   “应该是有什么异常发生了,我们的无线通讯系统不能搜索到任何卫星信号、也搜索不到其它无线网络信号,洞外值守人员失踪,我们周围是一座大平原,一座古式城池在距离我们1860米处,怀疑是影视城!龙九决定抵近侦察!”

   “龙三同意,随时报告情况!”李汉看看身边沉默的龙永生和韩复兴,三人的目光交换了一下,李汉跟龙永生相信韩复兴的判断是正确的,肯定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了。

    留下三个人散步在洞口周围保护天线和洞口,任抗日带着六个全副武装的手下悄悄摸近城门口。随着几个人接近城门,几个人脸上都露出怪异的神情,因为他们看到了城门上手持大刀长矛的卫兵。护城河里的水哗哗流着,吊桥高高吊起,任抗日感觉自己头脑中嗡了一声。其实早在龙魂基地开挖这条通向地面的通道的时候,韩复兴就分别对龙血部队的官兵做了不少工作,告诉这些官兵们可能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在基地了,大家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要平静对待。可眼前的一切太诡异了,在任抗日的记忆中,中国境内还没有这么规模宏大的影视城,难道这里不是中国?不肯能,看看城门上迎泰两个汉字,全世界只有中国一家才把南门称为迎泰门,猛然间任抗日心里一激灵,他突然想起了定州城的南门叫做迎泰门,在二十世纪末期这座城门经过修缮后对有人开放了,难道这里是定州城?带着作战头盔向着东北方向偏偏头,从小在定州土生土长的任抗日的嘴巴长大了,那座自己熟悉的宝塔在夜空中高高的矗立着,音乐中任抗日听到了塔铃声。任抗日的脑袋马上大了起来,可是他没有忘记向李汉报告:

   “龙三,情况查明,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河北定州城南郊,我怀疑我们回到了宋元明清的某个世间上!”任抗日的声音颤抖着。

   “龙九,启动影音同步传输系统!”李汉相信任抗日的话不会错,因为任抗日是土生土长的定州人,但是作为一个理性的指挥官,李汉还是提醒了任抗日,应该打开影音同步传输系统。

    任抗日这才想起自己太镇静了,居然连起码的事情也没有做,当他用颤抖的手按下头盔内侧的一个按钮的之后,他看到的一切同时也出现在了李汉和他的两个上司面前。三人之间经过简短的讨论之后,李汉再次对任抗日发布了命令:“看看能不能抓住一个人审问一下!”

   “是!”任抗日有些迷糊的头脑在接到抓人命令后清醒了起来,战斗是他的最爱,只要能够战斗,任抗日能够把一切都抛弃。在命令自己的六个手下都打开他们头盔上的影音同步传输系统后,任抗日带着几个人绕城找寻着机会。可是老天好像故意跟他们作对,整个定州城外居然是一片死寂,护城河以外看不到任何活人活动的迹象,任抗日的脑子转了转,想到了定州周围的几个村镇,在二十世纪末的时候,定州的规模扩大了不少,吞并了几个村镇,而距离定州城较近的村庄就是紧挨着任抗日他们村子不远的扬庄子了。

    十六岁的杨二蛋是一个刚刚失去父母的少年,前几天闯贼的一支进攻定州城,杀死了他的父母,现在他正蜷缩在被窝里发抖做恶梦,梦里他再次看到了父母被两个带着毡帽的人砍下头颅的情景,不由一声惊叫坐了起来。可是影影绰绰,他感觉有人站在自己炕头,随即鼻孔中一酸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到了传说中的仙境:一条常常的棍子悬在头顶,发出刺眼的白光,一个头发极短衣着(军装)怪异的男人正坐在他面前一张怪异的桌子后面,桌子上摆着各种颜色的盒子,其中有一个大盒子正发着光(电脑显示器),一条怪异的鱼虾在盒子中游来有去(屏幕保护程序),当杨二蛋低头看自己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也穿着跟那个人差不多的怪异服装,同时自己还坐在一张怪异的椅子上。

   “你叫什么呀?”任抗日发话了,口音跟自己整天听到的差不多,不过强调怪怪地。

   “杨二蛋!”扬二蛋老实地回答。

   “你家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任抗日又问。

   “爹娘被闯贼杀了!”杨二蛋哭起来。

   “什么闯贼?”任抗日心里想起了李自成,不过他不敢确定自己就真的回到了古代。

   “就是李闯王那个判贼!”杨二蛋抹了一把泪水,“仙人爷爷要为我作主呀,为我爹娘报仇呀!”

   “那些人杀你父母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任抗日稳定了一下自己情绪。

   “就是五天前,闯贼的人马来到这里说他们打下了北京城,闯贼要做皇帝了!”杨二蛋的话证明他肚子里有些墨水儿。

   “这么说现在是1644年,崇祯刚从煤山上吊死?”任抗日不想再审问杨二蛋了,他喊了几个人进来把杨二蛋拉出去,然后自己来到了韩复兴的办公室,龙永生跟韩复兴正在低头不语,他们刚才已经通过大屏幕看到、听到任抗日跟杨二蛋对话的情景了。

   “怎么办?”龙永生突然抬起头,看着韩复兴这个昔日一起蹲猫耳洞的老战友。

   “把所有团级以上干部、总工级以上技术人员集中到会议室,把眼前的现实情况通报给大家,然后作出决定!”韩复兴抬起头,看了龙永生和韩复兴一眼,“当然我们只能有两个选择:一是封闭洞口,所有人在龙魂基地利用‘盘古系统’苟延残喘;一是走出洞口,利用龙魂基地的武器装备、技术储备改变外面的历史进程!”

    龙永生明白韩复兴的意思,李汉也明白。尤其是韩复兴说的后者,对于李汉有莫大的吸引力,因为走出洞口后,利用龙魂基地现有的技术装备,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历史都可以重写,这样发生在中国清朝中后期之后好多让李汉痛心疾首的悲剧就不会重演。同样李汉更不希望有那两次世界大战、日本侵华、中美在朝鲜、印度支那的战争,中国的当权者也不要在犯建国初期的那些错误。

   “只能这样了!”龙永生看了一眼脸上无限神往的李汉,开起了龙血基地的广播系统,用明文要求所有团级和总工级以上的干部到龙血部队办公室集合。


    吴三桂正在进退两难中挣扎,李自成和多尔衮都送来了礼物,双方的信史都没有说什么,随即离去了。

    李自成送来的是大量金银珠宝和二十八个十五岁的处女,当然重中之重是一封要求吴三桂将边关事务交代给副将然后回京接受封赐的信。多尔衮出了金银珠宝年青处女外还送来了一个金碗,吴三桂明白多尔衮的意思:要跟吴三桂共享天下。

    李自成是贼,多尔衮是寇,在吴三桂眼里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无论如何李自成都是汉人,自古汉贼不两立,这个道理对于文武双全的吴三桂来说再明白不过,但是吴三桂眼下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拥兵自立,同时寻找适当的时机打破天下均势,然后做出取舍。现在明室已经有人逃往南方了,吴三桂相信他们不久就会在南方某个地区称王称帝,而多尔衮的八旗军进军中原夺取明朝锦绣江山的行动更不会停止,当然李自成也不会把自己到手的胜利拱手让人,还有西南那个嗜杀好色的张献忠现在也称帝了。对于眼下的吴三桂来说,进--拥兵称王--很容易招致对山海关虎视耽耽的李自成和多尔衮的攻击,退--选择一方投降--则难免落下千秋骂名,现在能做的只能是选择不声不响,静观局势变化了。

    李自成看着陈圆圆的绝色丰姿,心痒难熬。李自成出身贫苦,尽管米脂多美女,可是像陈圆圆这样色艺双全的女子李自成从来没有见过,更美有一亲芳泽过。现在大明朝改姓李了,李自成感觉整个天下都是自己的,对于天下的一切自己大当然予取予求,所以当手下把陈圆圆带到李自成面前的时候,李自成马上摒退左右,利用威逼利诱乃至霸王硬上弓的手段把陈圆圆蹂躏了一番。当李自成从陈圆圆身上爬起来的时候,也得知了在山海关的吴三桂态度暧昧,于是借着蹂躏陈圆圆的余兴,李自成开了杀戒:把几个当日负隅顽抗同吴三桂关系不错的几个在押明朝将领和他们全家老小三百多口腰斩于菜市口,同时没收了他们的全部家产。

    在李自成在北京大开杀戒的同时,多尔衮的大军对山海关发动了一次攻击,吴三桂忍着椎心的剧痛率部击退了多尔衮的八旗军。想想在北京城内的陈圆圆,看看自己手下如狼似虎的三军将士,吴三桂相信只要有自己在,山海关就会掌控在自己手里,可是北京城内的陈圆圆呢?想起陈圆圆的种种美好,吴三桂的心更痛了,正是因为陈圆圆的种种美好,他相信陈圆圆早就在李自成身下娇啼婉转了。经过一个不眠之夜后,吴三桂心下有了计较,一封回归北京的书文被快马送到了北京城李自成手中。


    看着坐在长条桌旁边的四十四个团级、总工级以上干部难看的脸色,韩复兴停止了情况通报。

    这些人本来在走进龙魂基地的时候就没有想着再走出去,他们愿意把自己的青春、热血乃至生命奉献给中华民族的薪火延续事业,可是没有人想到过自己会来到战乱的明朝末年,所以当韩复兴踢出要自由发言时,所有人都沉默了。李汉是这些干部中第一个知道自己处境的人,刚才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决定,所以现在他站了起来:

   “龙主任、韩司令,我能说两句吗?”

   “说吧!”韩复兴微笑着,好像往常的例会一样。韩复兴身边坐着龙血部队政委韩必成,这是处于对政委的尊重所以韩复兴才把会议情况通知了政委。在龙血这支特种部队中的特种部队中,政委的角色可有可无,因为没有那个心高气傲的龙血部队成员把政委当回事儿,所以龙血部队政委的工作就是负责当家的伙食、福利问题,至于大事他的作用就是列席会议,他也知道大家左耳听着他的意见的同时右耳朵已经把他的话给释放了出去。所以他再龙血的地位还不如一个副团长,甚至连韩复兴的警卫连连长任抗日都不如。

   “韩司令的意见刚才大家都听了,我们面临的选择也就这两个:在基地里苟延残喘等待死亡,或者冲出去打出一片天下,让中华乃至整个世界的文明史重写。作为军人,我选择后者,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更选择后者。我不愿意再在历史书上读到中国在清朝中期以后一直是割地赔款、遭受侵略的主旋律,说得大点儿我不愿意看到整个人来自从英国工业革命之后就一直生活在不合理的政治、经济秩序下几百年!既然我们这群中国人看似偶然地来到了这个时代,那么我想这应该是天意,是历史发展的一个看似偶然的必然,我们应当相信这是历史交给我们的重任,让我们改写人类发展史。此外我隐隐中有个感觉,这个感觉带着一丝我们共产党人不相信的迷信色彩:因为我们中国人内敛型的儒家文化,即使我们掌握着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力,我们也不会搞侵略扩张。所以,上天把这个重整天下的必然中的偶然应在我们这群中国人身上!”李汉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然后继续说道,“现在是我们对历史负责的时候了,我想我的特种作战一团的每一个战士都会选择后者,因为他们都是中国人、中国军人!”李汉结束了自己的发言,坐下了。

   “龙主任、韩司令,我也说两句!”说话的是特别作战二团团长卫华,这个从指挥着龙血部队唯一的一个重装甲团队的团长跟他的战车长得一样结实厚重,“我对李汉团长的话深有同感,当然我更为我们这三万来人的明天担忧,我们不能生活在人造阳光下,中国人应该在阳光下拥有最为广阔的生活空间!所以我赞成走出龙魂基地,将欧亚大陆控制在中国人的手里,但是我们尊重各地各个民族的权力,可以搞出一些地区自治,譬如犹太人、吉普赛人等!”卫华已经想到了以后的路子怎么走,“此外还有跟我们同源的美洲印第安人,我们应该改变他们的历史进程,让他们在自己的土地上拥有自己的生活!”

   卫华的发言结束后,办公室的气氛热闹了起来:

   “我担心的是生活在我们人类周围的花花草草、虫鱼鸟兽,我们在走出龙魂基地后是否应当重视环保,尽量维持生物多样性呢?”说话的是“盘古”计划负责人阳文开。

   “当然,要不我们走出这个基地干嘛?”龙永生的语气也轻松起来,其他人也跟着议论纷纷,大家的脸上都露出了放松的神情,会议室的气氛马上改变了。

   “好了,我们我提议我们对是否走出龙魂基地进行表决,无论表决结果如何,大家回去后一定做好工作,以免基地引起不必要的骚乱!”韩复兴作为军人的坚决果敢在这是时候表现了出来,“大家同意走出去的举手!”

   阳文开的手第一个举起来,其实李汉、卫华跟他是同时举手的,但是两人举手的速度都没有阳文开快。

   李汉、卫华之后是韩复兴、龙永生、韩必成,接着是更多的人举手。

   “好了,45票通过,绝大多数,现在是我们议定一个走出去计划的时候了!”对于这个结果,韩复兴是满意的,以为他感觉其实这是这些人为他们自己找了一条最佳的道路,至于因为这些人的出现人类的文明史会发生什么改变,韩复兴相信只要得当地运用手里的力量,世界会变得更美好的,“在制定走出去计划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外面的形式,根据我们的侦察,现在外面的世界是公元1644年,明朝刚刚在几天前灭亡,李自成的农民军进入了北京,吴三桂在山海关摇摆不定,多尔衮对关内虎视耽耽,同时称得上有实力的队伍还有张献忠在四川的农民军、蒙古各部落的武装力量、南逃的明王室和即将建立的南明政权、西藏地方政府的武装力量,西班牙、葡萄牙、荷兰的远洋力量还不足以影响到我们本土,我们的东邻日本的实力也不怎么样,至于南亚次大陆上的阿三哥,更不能对我们构成威胁,中南半岛的那些小国同样如此。所以眼下我们要对付的武装力量就是李自成、吴三桂、多尔衮,当然还有我们以什么名义、什么身份进入1644年的历史才能被大多数被程朱理学了六百年的中国人接受的问题。而后者又是我们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因为如果没有后者,我们的部队和我们的文明走出去后很难被老百姓接受,我们这支只有一万多人的武装力量很难在中国的土地上立足!”

    “韩司令说得在理呀,我们总不能出门就对在外面大开杀戒吧,我们要让包括满、汉、藏、蒙族同胞在内的国人接受我们,然后才能谋取更大的发展,一次我们要做的不是用武力解决所有问题,而是用武力保护我们某些吸引天下人、能让天下人甘心跟我们走的东西!”龙永生言犹未尽,李汉却笑了。

    “我们吸引1644年中国的东西就是我们手里的先进技术,现在中国正处于战乱中,经历了农民大起义蹂躏的中国人最需要就是吃饱饭、穿上衣服、住上房子,说白了也就是衣食无忧的安定生活,而我们恰恰能够用我们龙魂基地的技术资料、农作物种子、生产设备来解决这些问题!当然我说的不是解决现在中国土地上全部两亿人口的生活问题,我们可以以一个区域,譬如河北省为突破点。在任丘地下有石油、大港地下有石油,邯郸、唐山的地下有铁矿,只要把河北省控制了,我们可以利用河北的资源把河北建设成一片生活富足的乐土,这样我们就能以河北为中心向山东、山西、河南扩展,进而扩展到关外地区、边疆地区,待中国固有版图稳定之后,我们就可以走向整个欧亚大陆了。所以我们的路线应该是战争--抢夺一定程度的地域、建设--建设一定程度的地域,走完这一步我们可能不会再面临大规模的战争,而是面临大规模的接收问题!”李汉的话超出了一个军人的思考范围。

   “李团长的话没错,所以我建议我们先把眼前这座城池拿下来,然后北上,将望都、保定、涿州、北京拿下,然后趁着李自成和吴三桂、多尔衮的部队即将在山海关爆发的大规模战争,我们来个趁火打劫,将这三方驱逐出河北境内,然后马上动用我们全部的力量在这几座城市中建设工厂、招兵买马。”卫华的话不多,但是给出了一个军事行动的大体方向。

   “我原则上同意李团长、卫团长的方案,不过有些细节要经过推敲!”特种作战三团团长于风开口了,一个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决议就在这四十九个人的发言中决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