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胡笳十八拍 序章 末日计划

    最近经营不顺,所以悠闲几天,写点儿东西给兄弟们解闷!

    其实好多历史都是可以改变的,不过我们没有留意到而已。

                                                                       毛老大  



  序章  末日计划
   
    一个没有危机感的民族很容易被淘汰!

    公元200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国庆日。

    本来依照胡哥的性格,中央几个常委一致同意不搞这样劳民伤财的阅兵式,可是对于去年刚刚成功举办了奥运会的中国来说,人民的热情已经很难冷却了。于是在全国人民的要求下,中央不得不尊重民意,搞了这次阅兵式。

    台下正在走过的是天兵方针,这个方阵由中国航天部门的工作人员组成。走在方针最前面的是费俊龙和聂海胜,尽管两人个子不高,可他们的脸上却透出一股近年来中国人特有的骄傲,数字化的影像设备把他们的形象以无线电波的形式传到了十几亿中国人面前:从观礼台到天安门广场,从东海之滨到西北边境、从漠河小镇到南海岛屿,只要有电视机的地方都轰鸣着掌声和欢呼声。

    胡哥和其他几个常委以及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和准成员国的嘉宾们都面代笑容地看着眼前走过的方队,巴国主席木沙拉福摘下帽子,对着下面的方阵挥舞着。现在木沙拉福正在考虑巴国的航天事业,就在昨天晚上他跟胡哥举行了会谈,中国同意为巴国培训一批八名航天员,并且以神五为蓝本帮助巴国建造一艘宇宙飞船,而且这艘飞船以安拉的名字命名,当中巴两国一公布这一消息的时候,全世界穆斯林沸腾了,因为作为一个拥有几亿人口的阿拉伯世界长期以来都是全世界的油桶,他们自己却积贫积弱。这让得到消息的印国很不爽,因为印国长期以来在航空航天乃至运载导弹方面领先于巴国,为此印国在印巴双方有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享有战略优势。中国的这一举措很容易打破克什米尔地区的现状,于是印国总理正在微笑的面容下盘算着如何从俄国、美国或者干脆从中国拿到不次于神五的飞船建造技术。印国总理不知道的是,中巴两国的合作其实是一种变相的搭载行为,因为中国为巴国建造的安拉号要在中国组装、在中国的国土上发射升空,然后选择在中国的国土上降落,并且飞船上的航天员组成是中巴各一人。中巴两国新闻发言人对外的口径非常一致,说这么做是因为巴国国内暂时还没有适合宇宙飞船发射的场地和降落的着陆场,再加上后勤保障等问题。

    包括巴国主席和印国总理在内的所有人都在微笑,可是细心的人都能看出所有人的笑都透着虚伪。

    胡哥看着正在走过眼前的航空航天方针,他的心却正在想着另外一个地方的另外一场阅兵式,那是一场永远不会为外界所知的阅兵式,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几个大国几乎都在搞这样的事情。

    正在指挥着一万多人对龙魂基地各个环节进行检查的韩复兴看着从红旗轿车上走下的两个人,又回头看看正在进行现场直播的建国六十周年阅兵式,赶紧跑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作为龙魂基地的护院,韩复兴每天的睡眠时间超不过六个小时,因为他保护的这个基地太重要了,它关系到中华文化薪火的传承。而就在五天后的10月6日,龙魂基地将面临一个重大的考验:一场震级超过八级的大地震的震源就在距离龙魂基地不远处。

    胡哥曾握着他的手说过一句话:“在全世界都回到石器时代之前,我不会走进你们这个基地!”但是现在的世界至少表面看来风平浪静,即使在巴以、印巴、日韩、中非这些地区偶尔激起几朵小浪花,也会很快被欧美中等地区的打过给压下去,不让它们闹得太出格,因为毕竟到现在为止人类还没有找到第二个地球,其实即使找到了,人类现在的运载水平也不能保证能够把全世界所有人都从这个地球上鼓捣出去。但是当全世界五大核子国的核武器能够把全人类消灭几十次的时候,各大国几乎同时开始制定本民族的薪火保全计划--末日计划。中国人不喜欢末日俩字,就自己的末日计划命名为龙魂,意思是中华文化薪火不灭,龙的传人永远流传下去。于是这个基地也被命名为龙魂,保护这个基地的部队被命名为龙血,这12100名军人都是从二百多万优秀的中国军人中的精华,是优中之优!

    韩复兴不知道别国的末日计划是怎样的,但是中国的末日计划他却很清楚:在太行山下几百米深处,钢筋、钢板、特种水泥唱主角,构筑起了一个魔方般的世界。中国的末日计划从1978年邓公上台开始实施,一期工程耗时10年,一个能够容纳16万人的地下城市建立了起来,地下城储备最到的是食品、服装、成品油、武器装备,然后一千二百座仓库里存储了代表当代中国最先进工艺水平的各种机械设备、小型船舶等生产、交通设备。地下城的食品每一年更新一次:陈粮出库,新粮入库。而机械设备等则每五年替换一次,同时由专人在低下城市中维护保养着这些机械设备。二期工程从1989年开始,更多的技术资料、生物样品、作物种子储存了进来,所以尽管地下城规模整个扩大了1.5倍,但是地下城对人员的容纳能力只扩大到了30万。

    在中国最核心的权力机关,10万名各个领域的精英被纳入了末日计划,只要威胁地球的灾难来临,这些人和他们最亲近的两个人就会人间蒸发,被带进这座地下城市严密保护起来,当外界的灾难过后他们将担负起中华民族复兴的重任。1999年以后,随着美国“生物圈”试验的失败,中国人对自循环系统的研究步伐加快了。2004年,在非典的阴霾笼罩中国的同时,地下城却出来好消息:历时四年的“盘古”计划成功,地下城能够利用现有资源维持30万人99年的生存、繁衍。知道这个好消息的人不会太多,它的知情范围控制在了中央高层和技术人员之间,而这些技术人员永远都不会泄密,因为他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走出地下城了。

    韩复兴不知道的是他知道其实只是龙魂计划的一半,另外一办龙魂计划被放在了四川某座大山里,并且那个基地的规模要远远大于太行山下的这个基地。

   “主席来了!”韩复兴带着特种作战一团团长李汉跑出去,两人的警卫员赶紧跟上。韩复兴想不到来的会是主席,昨天晚上他就接到北京的消息,说中央有高层人物要来基地视察,这不一大早基地主任周笑船就做好了迎接准备,但是韩复兴的心却悬了起来,因为每次中央来人都说明有事情要发生了。所以今天他一直待在自己办公室,严密注意着基地内外的一切动静。而作为他最得力的手下,李汉老早就来到了韩复兴的办公室听候调遣。

   “龙魂基地龙血部队司令韩复兴、特种作战一团团长李汉前来报到!”韩复兴、李汉两人同时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韩复兴同志、李汉同志!”主席的普通话不怎么标准,“太行山区将有特大地震,估计震级将超过8级极以上,我实在不放心我们的基地,还有我们的‘盘古’二期试验!所以进来看看,想不到惊动了你们两个,劳民伤财呀!”主席的话虽然幽默,可是韩复兴和李汉却听出了主席话里沉甸甸的感觉。

   “请主席放心,我们的地下城能够禁受得住9级地震的冲击,二期工程更是能够抵抗11级地震!”主席身边一个带着高度近视镜的人中年慢慢说道,“此外全世界也还没有哪个国家的核武器能够在把整个中国大陆炸城一个深360米、面积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坑前毁掉我们的基地,中华薪火,永远会燃烧在地球上!”

   “笑话,如果哪个国家把中国炸成那样了,整个地球不早就变成尘埃了吗?”韩复兴心里暗骂这个书呆子,他看了一眼身边的李汉,李汉的嘴角同样是一丝对这位书呆子设计师的不满。

   “没事最好,如果有什么意外,我们都将称为历史的罪人!”主席的话很平静,但是包括基地负责人龙永生在内的所有人的心头都如同坠了一砣铅。

    是呀,如果不是火烧眉毛,胡哥会让自己的一个替身站到一大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准成员国的领导人之间吗?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主席对基地的各个薄弱部位都进行了视察,龙永生、书呆子设计师、韩复兴、李汉都跟在主席身边,他们都能感觉到主席一身的忧郁。

    在“盘古”试验中心透明的玻璃墙外,主席通过电话同技术人员、志愿人员进行了交谈。李汉突然的心里突然感觉出一丝不安,身边的空气特别压抑,好像整个世界都在缩小,几乎憋得他喘不过气儿来。十八岁考上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二十二岁正式这支特殊的部队,这个农民的儿子已经把最美好的日子都留在了龙魂基地,他每年在父母面前尽孝的时间超不过28天。可是现在他却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感觉自己要失去他们。李汉猛然打断自己脑子里的奇怪想法,眼前的主席已经跟“盘古”试验中心的那些人交谈完毕,正在向外走,李汉赶紧追了上去。

    看着主席跟一个机要秘书踏上那部通向外界的电梯,李汉再敬礼的一瞬间,眼角的的泪水流了下来。接着摘帽子弹去并不存在的灰尘的时机,李汉抹去了眼角的泪水,然后跟在韩复兴后面回到了办公室。主席的红旗车正穿梭在太行山的山谷中,但是它却处在天空那三颗专门为了包围龙魂基地而发射的卫星的监控中。只要韩复兴愿意,他可以调整卫星的姿势,看清主席红旗车的车牌,还有贴在挡风玻璃上的特别通行证上的较大字迹,这完全是中国人设计的天眼监控系统的作用。

    “李汉,你看主席--”韩复兴的话就说了六个字,同时瞅了一眼大屏幕上那辆正在拐上一段泥土路面的红旗车。

    “司令,不是看主席,是看我们这个龙魂基地!”李汉看着韩复兴的眼睛,“这是我国科学家第一次发出时间准确的地震预告,但是至于震级却只是含混地说了八级以上,我感觉这里面有文章!”

    “你的意思是?”韩复兴想到了一种可能,他的眼睛从大屏幕上收了回来,主席的坐车颠簸了几下,然后稳稳地往前驶去。

    “太行山区将要发生的地震可能是毁灭性的,也许他将把整个太行山脉给扯得支离破碎!”李汉后面的话让韩复兴感到一丝不祥的预感,“我会跟龙魂基地共存亡!”

    “不是你李汉一个人跟龙魂基地共存亡,是整个龙血部队的12100个成员,还有正在龙魂基地工作的21000名优秀的科研人员、工程人员!”韩复兴的话很严肃,他的眼睛不满血丝,这些日子他太操劳了,“你在去各个角落看看,我不愿意龙魂出现什么损伤!”

    “是!”李汉敬礼出去了,临出门他看了一眼主席的红旗,红旗车正在匀速行进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